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26章

第26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林羲洲扶额,程灏这种突如其来的酷帅狂霸拽邪魅狂霸狷的霸道总裁气势是怎么回事?

    陈清清笑着问好,“程灏哥,晚上好。”

    商业圈里拉帮结派也是常有的事,林迹尧和程父这几个人就是一个小团体,遇事则一致对外,遇好则瓜分利益,数年来相安无事,交情愈加深厚。

    如果程灏是个女的,如果林迹尧没有那种心思,也许两家会联姻也说不定。

    想到这,林羲洲的面色不禁有些怪异起来。程灏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只是笑道,“清清,陈叔有事叫你过去呢。”

    “啊……应该是爷爷和奶奶来了,我得过去看看。”陈清清笑得眼睛弯弯,灵动柔美的杏目含羞带怯地垂下了目光,“小米,我先走了。你们也早点回大堂吧,宴会8点就开始了。”这是林羲洲刚才和她聊天的时候提起的外号,陈清清觉得可爱有趣得很,便也就这么叫了。

    林羲洲点点头。

    直到陈清清的背影消失在鹅卵石小路的拐角,程灏才一把搂过林羲洲的腰,阴阳怪气地道,“小米?啧啧啧,你们才认识多久,就这么熟了?”

    林羲洲没好气地一把推开他,“滚滚滚,哪凉快哪待着去。”

    “凭什么?”程灏不依不饶地跟上,“就许你们两个孤男寡女的大晚上在花园里聊天,我抱一下怎么了?”

    “谁孤男寡——唔……”

    程灏一把拉过他闪进小树林里,还没等林羲洲反应过来,单手捏着他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你他妈的就是在勾引我……”

    程灏含糊不清地咕哝道,舌头肆无忌惮地闯进林羲洲嘴巴里,却被对方的舌头截了道,互相交缠着在那狭小的地域里横冲直撞。两人的牙齿不受控制地撞到了一块儿,林羲洲疼得倒抽了口气,皱着眉推开他,“够了,一会儿还得回去。”

    程灏不情不愿地退开,又定定地看了他半晌,末了,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我操,你穿着这身礼服简直是……我操。”

    他连用了两个强烈的语气词来表达同样的情感,林羲洲干脆利落地一巴掌拍上他后脑勺,“你是被顾言传染了是么,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程灏委屈地抱头,压根没敢再看林羲洲,想也知道对方的嘴唇此刻必然是微微肿着的,莹润的色泽诱人得要命,他看上一眼准得把持不住直接扑倒。

    林羲洲怕嘴巴上痕迹太明显,又和程灏在外晃荡了一圈才回到大堂,进去之后马上就分开了,因此林迹尧并没有发现两人是一起进来的。

    今晚说是宴会,其实也就是靠着墙壁摆了许多的大长桌,放着一些吃的东西,像自助餐一样。当然,为了保持形象,不论男女在这种场合都不会像吃自助餐一样吃,只随便吃了几口垫垫肚子而已。

    大厅里灯火辉煌,不断有侍者穿梭其间递送果酒等饮品,林羲洲拿了一杯香槟跟在林迹尧后面看他和各种朋友交谈说话,顺便将他引荐给一些合作伙伴。

    被各种各样的人包围,林羲洲感觉不自在得很,只能不断微笑来应付那些人。程灏和父亲站在不远处,看着林家父子二人众星拱月般地被众人团团围住。

    “程灏,看清楚了没,那人可不是你玩得了的。”程父说道。

    程老是老一辈人,自然看不惯程灏的祖峰。但程父其实对他在外胡闹并没有多在意,谁在外不是逢场作戏?只是仍然是得分得清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程灏眸色一沉,“我没有玩。”

    “哦?”程父挑眉看了他一眼,随即又笑了,显然是不将这话放在心上。他的儿子他还不了解么,看到一个长得好的就感兴趣,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不是亲生又怎么样,老林拿羲洲当亲儿子似的宠着,他这才多大,就忙着带他进入这个圈子。以后哪怕再有什么私生子冒出来,想必也撼动不了林羲洲继承人的地位。这林氏企业,迟早会是他的。”

    程灏不由得嗤笑一声,当亲儿子?哪个父亲会对自己儿子做那种事?

    不过程父这话确实也点醒了程灏,以后林羲洲会接手林氏,那他呢?当学校当个校医固然悠哉舒服,却不是长远之计,手里没有实权就得受压制。如果……如果他也能像父亲那样,如果他也达到了那个高度,林迹尧能拿他如何?家里那老头子又能拿他如何?

    抿了抿唇,程灏低声道,“爸,我想进公司。”

    “恩?”程父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也能有这觉悟?我还以为我得再扛上几年呢。”

    “哪里的话。”程灏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许久不戴的无框眼镜架上鼻梁,“不过我想过段时间再进公司,现在……就先学一学,不急于一时。”

    林羲洲快高考了,能待在学校的时间也不长,程灏想等这段过去了再说。

    这条路,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总是要走的。

    “不错。”程父笑得很是欣慰,拍了拍他的背,“走吧,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程灏和林羲洲不一样,林羲洲是在为将来做准备,但程灏一单身钻石王老五的身份摆在那儿,立马就有许多夫人带着自家女儿凑了上去。

    一见这架势,程灏头皮一炸,转身就想走,却被程父拉住了手臂。

    “我知道你不想早成婚,但这些人也得应付,大不了说明白了就是了。”

    一整个晚上,程灏和林羲洲都被不同的人包围,拖拖拉拉地直到快12点才到家。

    林羲洲一回家就瘫在了沙发上,饭团兴高采烈地撒开爪子往他身上扑,林羲洲还记着上次带饭团去剪指甲时那个服务员说的话,当下就不轻不重地打了几下饭团的屁股。

    萨摩耶从来家里到现在还没挨过打,一下子就懵了,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又委屈又可怜地看着他。

    “不许这样跳上来!”林羲洲佯装生气地说。

    也不知道饭团听懂了没有,但是看着那眼神,林羲洲撑不过3秒就心软了,把萨摩耶抱进怀里好声好气地哄着拍着。

    等到林迹尧在车库里停好车回来,看到的就是林羲洲穿着沾了一身狗毛的华贵西装。

    林迹尧:“……”

    现在是秋天了,萨摩耶这种长毛狗掉毛掉得尤其厉害,饭团只要一跑起来,身后绝对跟着一大片翻飞的狗毛。林迹尧有轻微的洁癖,对这种现象简直不能忍。

    林羲洲看到他,讪讪地笑了一下,“爸。”

    林迹尧叹了口气,“把礼服脱下来,明天送去干洗。”

    林羲洲抬手就要解开扣子,林迹尧走上前,“我帮你脱,你别弄了,一会儿再弄到身上。”

    “不用了,我自己——”

    林迹尧已经不由分说得帮他解开了外衣的扣子,林羲洲浑身僵硬,林迹尧帮忙脱衣服什么的,总是容易让他联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

    “爸,里面的我自己来就行了。”

    见林迹尧把外衣搭在手臂上又要接着动手脱衬衫,林羲洲连忙拒绝。

    “怎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林迹尧挑眉看着他,不容拒绝地一颗颗解开他的衬衫纽扣,也许是今晚林羲洲的受欢迎程度让他感觉到了不安,因此态度格外的强势。

    “爸,真的不用了。”林羲洲同样坚持地死死的揪着衬衫,另一手抓住林迹尧的手腕,“我自己可以。”

    他对林迹尧的态度确实软化了许多,但再软也得有底线,他不愿因为自己的过度退让而让林迹尧觉得有什么希望可言。

    “小羲——”

    “爸,我先回房间洗个澡,一会儿就睡了。”林羲洲退后了一步,拉开和林迹尧的距离,“时间不早,你也早点休息吧。”

    饭团嗷嗷叫着跟林羲洲窜上楼去,林迹尧怔怔地站在原地,神色晦暗不明。

    他当然明白林羲洲的心思,小孩单纯,又不懂得隐藏,什么都瞒不过他。见林羲洲这么费劲地想要维持两人摇摇欲坠的父子关系,林迹尧竟也渐渐的有些动摇起来。

    当初和林羲洲摊牌无疑是个错误的选择,否则现在小孩不会这样处处警惕着他。若是他再按照原计划那样进行下去……那么两人的关系,会不会比现在还要糟糕?

    林迹尧把林羲洲脱下来的外衣抱在怀里,轻轻叹了口气。

    ----------------------------------------

    周末过去后回到学校,林羲洲重新换上校服坐到班级里,觉得那天的奢华宴会就像场梦一样。

    话说……他是不是太乡巴佬了些?

    林羲洲无奈地揉了揉脸,他好歹也是富二代一枚,怎么就没半点富二代的样儿呢?

    今年的高三上半年格外长,不只是林羲洲,其他同学也觉得难熬了些。该有的斗志在大考结束后的两个多星期也就散的差不多了,一个个哭天抢地地求放假,却又畏惧着即将到来的高考。

    从期中到期末的这一段时间里,林羲洲跟着林迹尧去见了无数的人,除了少数几个长得好些的他才比较有印象。其他的像公司里一些年纪较大的董事,一个个都是花白头发和胡须,林羲洲全都混到了一块儿,到最后干脆一股脑地全叫伯伯,反正也没人纠正他。

    林迹尧压根没把高考放在眼里,弄得林羲洲也不是那么在乎了,之前略微紧张的情绪也平复了很多。在心态良好的情况下,高三年上学期的期末考中林羲洲各科都发挥得很正常,年段名次一下子前进了5、6名。

    拿了成绩单后还得再补课,同学们怨声载道,这一补就是直接到了除夕的前三天,好不容易解放了,却又是成堆的作业排山倒海一样地压过来。

    林羲洲面无表情地数着卷子,数学11份,英语10份,语文8份,理综6份,合起来一共五十多张。

    顾言撑着头看林羲洲整理考卷,自己桌上那一团乱早就不想管了,反正收了也不会做,便也懒得整理。

    林峥站在讲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全班同学,底下全是一片翻飞的白色海洋,在同学们各种表情包当中,林羲洲的淡定便越发显眼。他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那人若有所感地抬起头,林峥连忙转身拿起黑板擦胡乱地擦着黑板,避开他的视线。

    叶诗瑾和男朋友分手了,那小三虽然没再来闹事,但是叶诗瑾的情绪仍然受到了很大影响,导致这次考试发挥得不太好,于是心情就更差了,趴在桌子上恹恹地拨弄着考卷。

    在逐渐变冷的温度之中,寒假和即将到来的高考一起,缓慢却坚定地朝他们逼近。

    于是,这个寒假哪怕包括了压岁钱满天飞的春节,但对于所有高三狗来说,却也并不是什么令人期待的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