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27章

第27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寒假一到,林羲洲就没有了再往外跑的理由,成日里和林迹尧低头不见抬头见。好在没过几天就是春节了,家里每天都会有亲戚或者朋友来拜访,倒也不会太尴尬。

    每日宾客满座的林家直到除夕那天才安静下来,林羲洲抱着饭团缩在沙发里玩手机,等着8点的春节联欢晚会。

    并不是林羲洲对春晚有多感兴趣,只是不看电视也没有什么好做的,他总不能除夕夜的还跑出去吧?

    只是看着看着还是有些发困,林羲洲把饭团放到地上,躺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结果在看一个歌舞表演的时候仍是没忍住睡了过去。

    林迹尧无奈地摇了摇头,上楼拿了件外套下来给他披上。饭团乖乖地趴在沙发旁边没有出声,林迹尧讶异地看了它一眼,饭团没理他,把头靠在爪子上继续看林羲洲睡觉。

    林羲洲这一睡就睡了两个多小时,如果不是拜年的短信让手机响个不停,他估计会一觉睡到大天亮。

    “想睡就去房间睡,”林迹尧温声说,“别在沙发上躺,容易着凉。”

    林羲洲打着哈欠点点头,揉着眼睛正要上楼回房间,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那是来电铃音,硬是剽悍地破开了无数的短信通知音在客厅里回响。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程灏打来的电话。

    这时候,指针刚好指到12这个数字,电视里的主持人满面笑容的恭贺新春,林羲洲上楼走到阳台透透气,顺便接起电话。

    但很快地,他就发现这是个错误。

    “新年快乐!”

    林羲洲听得出程灏几乎是嘶吼一样地在说话,但他在无数烟花爆竹的声音下还是难以听清,只得再回到房间里。

    “新年快乐。”林羲洲漫不经心地回复了一句,说实话,他觉得这样说有点傻。

    “小米,没办法和你一起过年。”程灏说,他也较劲似的喜欢上了小米这个称呼,“你和林迹尧一起过的么?”

    “当然。”林羲洲说。他们这里的传统都是自家人过除夕,不是一大家族聚在一起,只大年初一拜年的时候才去长辈家。

    程灏说:“我很想你。”

    林羲洲一下子就笑了,他们在一起快半年——是确定关系,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之后,恋人之间的甜言蜜语程灏没少说,但是时间一久,他却总能在这样简单却真挚的话里面听出些别样的郑重和意义出来。

    “怎么了?”林羲洲笑问。

    “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和你一起过年。”程灏说,声音有些低沉,在外面烟花的轰响中一点一点地传入林羲洲耳里,“小米,我想和你一起过年。”

    林羲洲没有说话,程灏又接着说,“林羲洲,我爱你。”

    林羲洲笑,不过这次他没有沉默,而是回答道,“恩,我也爱你。”

    那边的声音一顿,紧接着,程灏的声音就急促起来,“你说什么?”

    “听不清楚?”林羲洲笑,坏心眼地说道,“那就算了,不是什么重要的话。”

    程灏在另一头鬼哭狼嚎,“小米小米小米!!再说一遍,我求你了求你了。”

    “你明明有听清。”林羲洲不吃他这套。

    “可是我还想再听……”

    林羲洲闭口不言,任程灏在另一边撒泼打滚就是不再说话。直到快要挂电话的时候,他才说,“最后一遍,听清了。程灏,我刚才说,我也爱你。”

    这一次程灏沉默了更久,久到林羲洲以为电话是不是因为没信号而挂断了,刚要出声询问,就听到那边传来弱弱的一句,“小米,我硬了。”

    林羲洲脸色一黑,毫不留情地按了红色的挂机键。

    没过一会儿,就在林羲洲挂电话之后还不到5分钟,林峥也来了电话。

    林羲洲习惯了他在企鹅上的颜文字卖萌,一讲起电话来也有些不习惯和别扭,但还是接了起来,“老师?”

    “恩……羲洲,新年快乐。”林峥说,“其实你可以叫我名字的。”

    “好,林峥。”林羲洲垂眸,轻轻拨弄着饭团柔软蓬松的白毛,“新年快乐。”

    接下去就是长久的沉默,林羲洲不是个难相处的人,但是这时候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最后,还是林峥先开的口,“你……恩,你和你伴侣,相处得还好么?”

    “挺好的。”

    “我想也是。”林峥笑笑,“我看你后面几次考试都发挥得不错,想来肯定是心情和情绪都不错了。”

    “那只是一部分。”林羲洲装出一副严肃的口气,“最主要的原因当然还是我热爱学习天天向上。”

    林峥果然被逗笑了,“唔……好吧好吧,看来我得找个时间让你在班里做个演讲,看看你是怎么热爱学习天天向上的。”

    气氛渐渐宽松起来,两人又聊了几句,然后林峥才说道,“行了,就先这样吧,虽然是除夕,不过也别闹得太晚,早点休息。”

    “好,我会的。”

    “对了,你明天下午有空么?我要去找外婆拜年,就在你们那个小区,想顺便带哥斯拉去看看饭团。”

    哥斯拉……?

    林羲洲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林峥养的阿拉斯加犬,之前好像有一起溜达过,便点点头,“有空,那明天下午4点,我在楼下的花园那边等你。”

    “行。”林峥笑了笑,声音清透而富有磁性,“就在我们之前坐过的那块石桌那边。”

    林羲洲恩了一声,然后挂掉电话,低低地叹了口气。

    他们为数不多的单独相处过的几次经历,林峥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禁不住又是一声长叹,接着手机锁屏就亮了,企鹅信息的提示出现在屏幕上方,还是林峥。

    青峥:【男神~\(≧▽≦)/~新年快乐~爱心/爱心/祝越长越帅越考越好带着饭团在牛逼哄哄的人生道路上撒开蹄子一路狂奔,迈向人生高峰~\(≧▽≦)/~】

    稀粥:【噗,这是什么鬼。】

    稀粥:【算了,新年快乐!爱心/祝永远开心幸福~爱心/】

    青峥:【害羞/害羞/】

    --------------------------------------------------------

    大年初一的早上,林迹尧带着林羲洲去了爷爷奶奶家,一起用了午饭,直到下午快两点才回到家。林羲洲小睡了一会儿,等到和林峥约好的时间到了才带着饭团下楼。

    他以为自己已经够准时了,没想到等他到下面的时候林峥已经坐在了石椅上,阿拉斯加穿着一件蓝色连帽卫衣蹲在他脚边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体型比当初见到时还要大上不少。

    “林峥。”林羲洲走过去,饭团也大了很多,拽着绳子直往哥斯拉的方向跑去。他觉得等再过几年就不是遛狗,而是狗溜他了。

    林羲洲只得帮饭团把项圈摘下来,两只狗嗷嗷叫着扑到一块儿,竟是比当初还要亲昵了许多。

    林峥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从旁边拿出一个小塑料袋,“给,这是给饭团的礼物。”

    林羲洲打开看了看,里面是一件和哥斯拉身上同款的卫衣,只是颜色是喜庆的大红色。虽然林羲洲对这种鲜艳的颜色无甚好感,但不得不说,饭团一身白色的绒毛穿上红色的衣服确实很好看。

    “怎么突然想到要给狗买衣服了?”林羲洲笑问。他们所在的城市在南方,冬天很少下雪,而且萨摩耶和阿拉斯加都是长毛犬,一身又松又软的皮毛足够御寒了。

    “宠物店里看到的,觉得还不错就买了。”

    林峥帮着林羲洲给饭团穿上衣服,换好后和哥斯拉站在一块儿,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和谐。

    林羲洲高兴地搓了搓饭团的脸,林峥一把拽过也想去求抚摸的哥斯拉,问道,“一起出去遛遛狗么?”

    林羲洲看饭团正在兴头上,便点点头,“也好。”

    两个帅哥牵着两只帅狗走在路上尤为显眼,两人走去了附近的一家奶茶店买了两杯咖啡,因为林峥有事,没一会儿就带着哥斯拉先走了,林羲洲带饭团去宠物店洗了个澡,然后才打的回家。

    没想到,回到家里一打开门,客厅里的气氛竟是意外的凝重。

    “小羲,过来坐在爷爷旁边。”林盛拿拐杖敲了敲地板,林羲洲不明所以,正要越过林迹尧走过去,就被他拉住了手臂。

    “坐这儿就可以了。”林迹尧说,拉着林羲洲在他身边坐下。

    林盛眯着眼看了他们俩一眼,没有多计较,只是道,“小羲,这是你哥哥林池,比你大了3岁。”他拍了拍坐在他左手边一个年轻人的肩膀,那人的面容和林迹尧确实是有几分相似,冷着脸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样。

    哥哥?!

    林羲洲满面愕然地抬头看着林迹尧,对方抿着唇一脸冷漠,林池也看着林迹尧,两张相似的面孔对视着。末了,林迹尧轻蔑一笑,“哥哥?不过只是一个私生子而已。”

    林池面色一白,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下意识地握紧了。林羲洲看着他的脸,林池同样冷着一张脸,但和林迹尧的高高在上和傲气凛然不同,林池是用冷漠来掩饰自己的自卑。他穿着廉价的牛仔裤的衬衫,坐在林家昂贵华美的真皮沙发上,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迹尧,怎么说话呢。”林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他好歹也是你儿子。”

    林迹尧还想要再反驳,林盛却站起了身,一锤定音道,“好了,小池就先住在这儿吧。迹尧,孩子他妈去了,小池又是你大儿子,你也多留点心。”

    全程林羲洲都是布景板,林盛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他或者林迹尧或者林池再说什么都是无用功。

    林盛走后,家里瞬间就尴尬了下来。林羲洲看得出林池是有些抗拒的,但是林盛态度强硬,他估计是想着一个私生子也比林羲洲这个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好,所以才硬把人塞了过来。

    林迹尧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林池拉着行李箱被晾在一旁,神色越发冷肃,林羲洲真心觉得他肯定是林迹尧亲生的,不用验dna也知道,父子俩一个样。

    他摸摸鼻子,“呃……我带你去房间吧。”

    林池全身僵着的肌肉慢慢放松下来,却仍是面无表情,点点头。

    “我帮你拿。”林羲洲拿过他的行李箱。

    行李箱有些脏了,随着少年的动作而蹭到了对方熨得平平整整的修身黑色长裤上,带出一些灰色的痕迹。

    林池的脸色一红,从林羲洲手里抢过行李箱,低声说道,“我自己来。”

    林羲洲一愣,随后便放开了手,笑道,“有点重,你小心些。”

    林池看了他一眼,抿紧唇快步走上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