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28章

第28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大年初二,家里的气氛依然压抑而冷凝。

    林羲洲对待林池并无偏见,毕竟林迹尧是个正常男人,既然他和母亲没有爱情,只是为当时势单力薄的母亲提供庇护所,那么有过风流一夜留下孩子也没什么。或许他还应该感谢林迹尧,如果没有他,母亲的日子将会更难熬——未婚先孕,生父不详,单亲妈妈,每一个称呼都会给她带来无尽的麻烦和舆论指责。

    但是林迹尧并没有林羲洲那么看得开,他厌恶林池闯进了他们的地盘,打扰了他们的生活。

    而林池本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因此,大年初二的餐桌上一片寂静。

    张嫂回家去了,午饭他们是叫酒店送来家里吃的,林羲洲和饭团都喜欢吃龙虾,林迹尧就多点了两盘,一共三盘龙虾摆在他面前。

    林池默不作声地闷头吃饭,只吃自己面前的几样菜,林羲洲夹了几块龙虾肉和炸排骨放到他碗里,他也没说什么,照样吃了。

    林迹尧看了他们一眼,把剥了壳的龙虾肉放到林羲洲碗里,“多吃点,今天的品种是澳洲龙虾,听说质量不错。”

    林羲洲吃了一些,然后把另一块龙虾肉和一些去了骨的排骨肉放在手心里喂给了饭团,萨摩耶仰起头嘎嘣嘎嘣地嚼着,高兴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小羲,去洗了手再吃。”

    林迹尧按住林羲洲又要拿筷子的手,一早起来就是‘生人勿近’的冷肃面色到现在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饭团抖了抖毛,屁颠屁颠地跟着林羲洲跑去卫生间,然后再屁颠屁颠地跑回来,终于如愿地再次得到了一块龙虾肉。

    “小兔崽子。”林羲洲笑着搓了搓饭团的大饼脸。

    然后再次被林迹尧勒令去洗手。

    林羲洲:“……”

    饭团:“……汪qaq?”

    吃过午饭,三个人一人占了一块沙发,林迹尧终于肯正眼看一眼林池并且好好商讨一下关于他这个‘私生子’的事情了。

    “你想一直住在这儿?”

    林迹尧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冷漠口气说这句话,这似乎惹恼了林池——他有一颗敏感而脆弱的自尊心。

    “你以为我愿意住在这儿?”林池反唇相讥,“如果不是因为我妈妈的遗愿,我死也不会来找你。”

    “遗愿?”林迹尧嗤笑一声,“怎么,让你来争家产的遗愿?”

    “谁稀罕你的家产!”林池自觉受到了侮辱,猛地提高了音量,“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满身铜臭味么?!”

    林羲洲看着林池的眼神顿时怪异起来,现在这样的社会还有这种……清高的人,真是不多见了。因为中国人自古以来重义轻利的思想影响,所以人们大多不爱提‘钱’这个字眼,觉得有损自己的人格。但人生在世,有谁真正的不喜欢钱的么?哪怕他说得再大义凛然,但谁不想过上富裕的生活?

    或许是有的,比如某些历经沧桑而获得人生感悟的隐士,但最起码,在林池这个年纪,在他经历了贫苦的童年和求学生活后,他还远没有达到这样高尚无私的思想境界。

    林迹尧显然也是这样的想法,笑得愈加嘲讽了,“你不稀罕?你以为父亲为什么让你住到这儿?”

    “我也并不愿意住到这里。”林池冷冷道。

    林羲洲无奈揉脸,得,又回到起点了。

    “你为什么不要她。”林池突然问道,死死地盯着林迹尧,“你既然和她发生了关系,又为什么不要她?!”

    “这需要理由吗?”林迹尧哂然一笑,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冷漠,“有多少女人想要和我上床然后千方百计地想要留下野种来分家产,你母亲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离开她还需要理由么?”

    “再说了,”林迹尧打断了想要开口反驳的林池,“如果她拒绝那张两百万的支票,也许我会考虑让她进林家。但她既然拿了,你又凭什么反过来指责我?”

    林池摔了杯子愤然离场,林羲洲默默地揉着饭团,未经雕琢的林池简直是原始版林迹尧。不知收敛不懂伪装,两个人碰到一起就跟火星撞地球一样惨烈。

    “爸,他很像你。”林羲洲笑说。

    “像我?”林迹尧用一种‘你在搞笑’的眼神看着他,“我可不觉得我是他这样的。”

    林羲洲说:“你年轻的时候肯定就是这样。”从现在就看得出来,林迹尧若有了少年该有的鲁莽和冲动,就会是林池那样的表现。

    林迹尧不置可否,只是道,“小羲,你不用管他。”

    “爸,爷爷说得有道理。”林羲洲说,“他有林家的血脉,就该认祖归宗。”他并非多么大爱无疆,也是出于自身考虑才这样说罢了,多一个林池来分散林迹尧的注意力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羲。”林迹尧皱眉,似乎恨不能理解他这样做,“你不会不明白父亲为什么硬要让他住过来。”

    “我明白,”林羲洲说,老一辈人对血脉传承总是格外看重的,现在的林氏姓林,但如果到了他手上,以后会姓什么就不知道了。

    他抬头看着林迹尧,笑说,“爸,我不在乎那些。”

    公司股份,家产,地产,继承权,他都不在乎。钱不用多,够用就可以,等到他毕业后工作,林羲洲不认为他还需要依靠林家的资产才活得下去。

    当然,这也是他现在为高考几乎拼了命的原因——他想要脱离林家,脱离林迹尧。

    “小羲……”林迹尧长叹出声,“你不在乎这些?那你在乎什么,你想要什么?”他想把他认为的最好的东西都给林羲洲,然而对方却对此不屑一顾,还能有什么比这更糟糕么?

    而林羲洲同样笑得无奈,“爸,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父子二人陷入沉默,半晌后,林羲洲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是程灏的来电。

    他看了眼陷入深思的林迹尧,拿起电话坐到阳台外的单人秋千上。

    “什么事?”

    程灏问:“小米,我听说你多了个哥哥?”

    “对。”

    程灏顿时警惕起来,“他欺负你了没有?”

    林羲洲一下子就笑了,饭团跑到秋千后面,两只前爪费力地推着竹条编成的秋千椅,林羲洲脚尖轻点地板,优哉游哉地晃荡着。

    “怎么可能。”林羲洲说,“我说,你的关注点错了吧,不应该是问我会不会欺负他么?”

    林羲洲招了招手让饭团跳上椅子,一边说道,“想想看,多熟悉的设定。豪门世家,身份尊贵的少爷,自卑敏感却又骄傲的外来者,偏心眼的父亲——这要是让班里那些女生知道了,准得写上一篇一百万字的总裁小说。”

    “但是……”开始还听得挺乐呵的程灏突然话锋一转,皱着眉问道,“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大结局不应该是少爷发现那小子是真爱然后爱得要死要活的最后突破家族束缚在一起么?!”

    林羲洲:“……”

    真不知道程灏对这种类型的小说也有涉猎。

    程灏越说越慌,拿了外套就要跑出去,“不不不,你等着,我马上就去找你。”

    林羲洲扶额,“就一小说套路而已——喂?喂!不是吧,大过年的你爸妈肯定都在家,我爸也在,你这时候过来不是找死么?!”

    程灏这才堪堪止住脚步,但仍是紧张地警告他,“小米,你可不许和他看对眼!”

    “……你脑子有坑吗,我没事和他看对眼干什么。”

    程灏转了转眼珠,嘿嘿一笑,“也对,有我这么优秀的人在你怎么会看上他呢。小米,我托朋友打探到了林池生母的消息,听么?”

    林羲洲笑了笑,程灏也就只有在这种关键时候才会靠谱些。

    “少废话,快说。”

    ……

    就这样,林羲洲抱着电话和程灏聊了半个多小时,除开那难得的正经对话以外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插科打诨,这还是他第一次煲电话粥,挂了电话后连林羲洲自己都佩服自己了。

    不过……也许这才是恋人该有的样子?

    林羲洲笑笑,把手机放到一边,下楼去给饭团拿零食。

    走到楼梯口时碰到了林池,林羲洲想起刚才的设想不由得有些囧然,便没说什么,然而林池却主动和他搭话,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了。

    ……虽然搭的话并不怎么友好。

    林池眯眼看着他,说道,“你不是林迹尧的亲生儿子。”

    “是。”

    “他对你倒是很好。”林池眯着眼笑起来,林羲洲觉得他似乎应该重新界定他对林池的判断了,这个人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样不知世事。

    林羲洲耸了耸肩,“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我只是好奇而已。”林池说,脸上的笑容和他的生父如出一辙,“真是奇怪……他那样的人,也会有父爱这种东西。”

    父爱?

    林羲洲笑起来,对此避而不谈,倚着楼梯的扶手打量着他,“我也好奇着呢,哥,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听到林羲洲对他的称呼,林池挑了挑眉,似是有些意外,而后又轻松地笑了。

    “你会知道的,”他说,冲林羲洲眨眨眼,“弟弟。”

    林羲洲看着林池转身下楼的背影,眼中的兴味越发浓厚。

    难道林池那面对林迹尧时的青涩都是装出来的?林羲洲不禁有些感兴趣起来,不知道老谋深算的林迹尧会不会被他瞒过去。

    按照他的猜测,林池的目的无非就是家产而已,或者抽象一些来说,是原本那些应该属于他的东西。

    这很正常不是吗?他们的母亲有着相似的命运,只不过因为林迹尧的一个决定,林羲洲的母亲就能过上风光的生活,被人称上一声林太太,而林池的生母则不得不背负着未婚先孕的名头独自生活。

    一个女人,一个有着两百万巨款的单身女人,足够吸引一些游手好闲的男人的目光。根据程灏打探到的消息,林池的生母过惯了傍大款的富足生活,两百万很快就被挥霍一空,后来又找了个好赌的男人,欠下了一屁股债。

    在电话里,程灏把所有的细节都告诉了他。

    “那些钱是林老帮忙还的,至于林池为什么会找上林家,哈,我可不相信真的是因为那女人的什么狗屁遗愿。”

    “林池的继父对他不好,后来因为欠钱跑路了,但还是经常有讨债的人上门找麻烦。母子俩过得很辛苦,直到后来他母亲病死,林池估计也是走投无路了,然后才找到林老,做了亲子鉴定打算认祖归宗。”

    “小米,林池从小就看遍人间冷暖,他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简单,你得小心些。”

    林羲洲回想着程灏说过的话,一边暗自打算着,也许这时候应该静观其变,说不定……他还能利用林池来摆脱林家和林迹尧。

    “啧……”

    林羲洲摇摇头,让他一个糙汉子来想这些简直就是要脑细胞全部阵亡的节奏,干脆写成一个小说背景去问问群里的姑娘要怎么续写宅斗情节算了。

    不过……希望姑娘们不会脑洞大开地给他脑补出十万字的虐恋情深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