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30章

第30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猫的话一出,林峥红着脸默默地低头吃薯条,林羲洲也低头啃鸡翅,弄得程灏没辙,只能一笑而过。

    他们几人本就是在鬼屋附近的自助餐厅吃饭,吃饱喝足后休息了一会儿后便浩浩荡荡地冲着鬼屋行进而去。六个人自然不能走成一排阻碍道路,所以大家都是两两走在一起,女孩们在一块儿,猫和林峥比较熟,而程灏熟悉的就只有一个林羲洲,分配好后,这一路上倒是意外的和谐。

    “男神,恩?”程灏哼出一个鼻音,伸出手想去拉他。林羲洲皱了皱眉,两个女孩儿已经兴奋地跑到了鬼屋门口,正回头招呼着他们。他拍了下程灏的手背,避开他的手,低声道,“别闹。”

    程灏不满,“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他直白地说道,一双眼睛紧紧地看着林羲洲。

    “怎么了?”林羲洲失笑,“我和他什么都没有。”

    程灏扯出一个笑,心里依然阴郁。他知道这种感觉并不是嫉妒,而是不安。只是他不好意思说出来,他不愿意自己变得跟个女人一样敏感脆弱。

    “放心,我已经和他说明白了。”林羲洲说,趁大家不注意,偷偷握了握程灏的手然后又很快松开,“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只要你不提分手,我就不会离开。”

    程灏默不作声地抿了抿唇,从这几句话里,他就能确定林峥对林羲洲远不只是‘男神’这样简单。否则他刚才那样问,林羲洲就应该澄清‘男神’只是相当于崇拜者一样的定义,而不是解释说‘他已经和林峥说明白了’。

    但是不管他们说明白了什么,这就证明,他们之间有过什么,至少是曾经有过什么。

    不过这依然无甚要紧,别说他们没什么,就是他们现在有什么,程灏也自信他有这个本事把他们重新变回‘没什么’的状态。

    一行人拖拖拉拉地走到了鬼屋门口,程珊珊噘着嘴抱怨,“你们怎么走得那么慢。”

    程灏冷哼了一声,“你倒是到得早,怎么不上去敲门?”

    鬼屋的大铁门锈迹斑斑,上面还写着几个血红大字‘有进无回’,程珊珊和小妖两个人紧紧地握着手,谁都不敢上前。

    林羲洲无奈地瞥了她们一眼,走过去敲了敲门,大铁门里的厚重的木板门吱呀一声打开来,露出一个穿着护士装浑身是血的工作人员,脸上还有一道皮开肉绽而后又用针线缝了起来的伤疤。

    小妖吓得尖叫了一声,林羲洲也被吓了一跳,准确点说,他是被程灏猛地往后拉了一把而吓到的。

    猫哆哆嗦嗦地干笑两声,“这化、化妆,还挺逼真的,哈,哈哈……”

    “几个人?”那女护士问他们。

    “六个。”

    各自付完了钱后,女护士开了大铁门带他们走进去,里面是一个黑漆漆的房间,红绿两色的霓虹灯照着地面,面前有一台破旧的电视在播放着废弃医院的传说。

    小妖抓紧了程珊珊的胳膊,林羲洲的手则被程灏握住了,他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却见程灏一脸苍白,整张脸绷得紧紧的,倒不像是装出来的紧张。

    林羲洲恍然,忍不住嘲笑他,“你怕鬼?”

    程灏僵了一下,故作镇定地看着他,“不怕。”

    程珊珊在旁边插嘴,“他只是怕黑而已。”

    “程珊珊!”被戳破了心事的程灏恼羞成怒地瞪着自个儿表妹,程珊珊嘻嘻一笑,“小米,你可要保护好我哥呀。”

    女护士也笑了,说道,“别担心,里面虽然没有灯,不过我会给你们发一把手电筒用来照明。”

    “一把?”猫瞪圆了眼睛,“我们6个人就一把?”

    “对。”女护士点点头,“里面是个小迷宫,每一组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探寻,如果到时候还找不到出口,那么那些地方相应的工作人员就会带你们出来。哦,对了,里面还有一些柜子抽屉之类的东西,你们要一个个地找看有没有铃铛在里面。如果走出迷宫后集齐了7个铃铛的话,就会得到100rmb的返还现金。”

    “相、相应的工作人员?”小妖结结巴巴地问。

    “就是你们所在的房间里扮成鬼怪的那些人。”女护士解释道。

    小妖哭丧着脸,“与其让一只丧尸牵着我出来我宁愿现在就别进去。”

    最终,小妖还是屈服于奖金的淫.威之下,六人排成一列长队,一个抓着一个地进了迷宫。

    林羲洲拿着手电筒打头阵,里面真的是半点灯光都没有,就只有手电筒的光线用来探路。他们来到第一个房间,除了进来的入口以外,还有另外三个不同的出口。

    林峥看向正中央摆着的一个大衣柜,“那个柜子……有蹊跷吧?打开看看?”

    “谁去?”程珊珊的声音有些发抖,“那个衣柜那么大,藏一个人也不是问题,说不定里面……”

    林羲洲深感女孩子的麻烦,干脆利落地把手电筒往程灏手里一塞,“帮我照着,我去打开看看。”

    他轻手轻脚地上前,打开了其中一边的柜门,没什么异样。然而就在林羲洲要打开另一边的时候,一个穿着芭蕾舞服、两只眼睛都是血窟窿的女孩子披散着长发从里面爬了出来。

    身后顿时响起一片尖叫声,两个女孩儿尖锐的声音中还夹杂着猫和林峥一连串的‘卧槽卧槽卧槽’,林羲洲被程灏大力往后扯了一把,程灏以一种保护的姿势搂抱着他,急促的呼吸清晰可闻。

    林羲洲:“……”

    谁还记得这只是个鬼屋而不是凶案现场?

    长发女鬼也像是无语了,爬出来之后就蹲在地上,用一张惨白的脸和两个血窟窿对着他们。

    林羲洲拍拍程灏的手臂,大着胆子走过女鬼身侧,拿着手电筒照了照衣柜里面。

    “没有铃铛。”他收回手电筒,“往左边那个门过去。”

    他们在进来之前被允许用一分钟来记地图,这里的迷宫不复杂,林羲洲记得住该怎么走。

    左边的门出去之后是一条走廊,走了大概十几步后就到了拐角处,小妖都快哭出来了,“我有种小哥下斗的感觉,万一待会蹦出个粽子怎么办?”

    “乌鸦嘴!”程珊珊没好气地骂了她一句。

    结果还真是一语成谶,林羲洲走过拐角拿手电筒照过去的时候,一只穿着清朝官服、帽子上还贴着一张黄符的僵尸一蹦一蹦地跳了过来。这只僵尸完全是按照林正英的恐怖片来,露在衣服外面的青灰色皮肤又干又皱,平举在胸前的双手的黑色指甲足足有五公分长。

    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下,林羲洲用手电筒一照,就看见僵尸张着嘴嗷嗷叫着朝他们蹦过来,差点没给他吓出心脏病。

    林羲洲什么都没做,只是条件反射地抬手捂住了耳朵,事实证明这是个明智之举。

    清朝僵尸淡定地从他们身边跳了过去,小妖全程窝在程珊珊怀里不敢睁眼,但这也并不妨碍她发出尖叫。

    程灏紧紧地握着林羲洲的手,林羲洲回头想和他们说平静一下就继续走,结果才刚说了一个字,就听见猫用他变了调的声音在后面高声唱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林羲洲:“……”

    “卧槽,你又是抽的什么风??”林峥被他的大嗓门吓了一跳。

    猫:“唱国歌壮壮壮壮胆……”

    林羲洲翻了个白眼,“都别闹,继续走。”

    接下去的路子便都大同小异,女鬼怪物无非就是躲在角落、拐角或者柜子里吓人,一路走下来全都是铃铛声混杂着刺耳的尖叫,林羲洲深深地觉得他的耳朵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蹂躏。

    等到顺利集齐铃铛走出迷宫,林羲洲简直是心力交瘁。

    拿着那退回来的100rmb,6人去咖啡厅一人点了一杯咖啡,然后就是靠在沙发上发呆。

    “嘤嘤嘤我再也不去鬼屋了。”小妖在一旁假哭,“吓死姐姐了。”

    林羲洲无力地趴在桌上,他的耳朵仿佛到现在还在耳鸣。程灏悄悄握住他放在腿上的手,“我送你回家?”

    “你开车来的?”林羲洲懒洋洋地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那也可以。”

    程珊珊鄙视地看了一眼程灏,每次一碰上林羲洲的事就这幅狗腿样,她不屑地哼了一声,但转头面向林羲洲时又是一脸灿烂的笑容,“小米,我看你也累了,大家都早点回去吧。”

    “好嘞。”猫也响应号召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啊,同志们路上小心。”

    林羲洲打了个哈欠,晃晃悠悠地走出咖啡厅,程灏也急忙起身追了上去,程灏看着他们的背影,终是没有再说什么。

    等到林羲洲回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他洗了把脸,困倦地抱着饭团倒回床上睡觉,直到快六点才又起来。

    他换上睡衣带着饭团下楼,正碰上要回书房的林迹尧和林池。

    “睡醒了?”看见是他,林迹尧露出一个笑容,“怎么出去玩一趟都能把自己弄得那么累?”

    “人太多,就闹腾了一会儿。”林羲洲笑笑。

    林迹尧温声道,“张嫂的红菇汤熬好了,你先去喝一点填填肚子,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林羲洲点点头,林迹尧带着林池从他身边走过,他那名义上的哥哥脸上带笑,显出几分炫耀和得意。这楼梯明明就宽敞得很,但林池路过林羲洲的时候却像是故意找茬似的,避都不避地撞上他的肩膀。

    林羲洲顿时就炸了毛,伸手推了林池一把,对方哎呀一声,撞上了旁边的林迹尧。

    ……林羲洲发泄完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个桥段怎么有些眼熟?尤其是在某些宫斗剧里?

    然而,林池是注定要失望了,林迹尧是出了名的护短偏心眼,他肯定是看到林羲洲推了林池的,但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皱着眉低斥了林池一句,“怎么回事,连走路也走不好?!”

    林池愕然地睁大了眼,“父亲,他——”

    林羲洲目不斜视地走下楼梯,林迹尧压低了声音冷笑道,“收一收你那点伎俩,尤其是在公司里,简直是拙劣不堪。”

    林池面色一白,还想反驳什么,却不得不在对方阴沉冷漠的注视下闭上了嘴。

    *******

    晚上,林迹尧将林羲洲叫到书房。

    “爸,”林羲洲走进来,“你有事找我?”

    “小羲,林池在公司的表现很出色。”林迹尧说,“父亲很满意,他希望我能按照林家长子的身份给林池相应的公司股份。”

    林羲洲皱眉,他不是很明白林迹尧和他说这些话的意图,“所以?”

    “我知道你对这些都不在乎。”林迹尧叹了口气,“可你也不能那么松懈,小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你是想说……今天在楼梯上的事?”

    林迹尧点头,“林池心眼太多,小羲,你得防着他。”他顿了顿,而后又继续说道,“你无意与他争这些,但难保他不会针对你——或者说,他是一定会针对你。”

    林羲洲想起之前他和程灏的推测,原本他还以为林池那样子真的能把林迹尧也给骗过去,原来他并没有上当。

    “爸,我还以为你看不出来呢。”

    “看不出来?”林迹尧挑眉,“如果他有点耐性,能蛰伏个五年十年,也许我真的会放松警惕。可是林池太急躁了,刚到公司几天,受了些称赞就开始飘飘然。”

    林羲洲笑,“我看他是想博得你的好感,顺便破坏我的形象。”

    “看出来了。”林迹尧哼哼一声,“无聊的把戏。”

    林羲洲笑着摇头,“好了,爸,这件事我会考虑的,你放心。”

    也许林迹尧是对的,他在林池眼里永远是最大的威胁。就算他真的退出家产的争夺,林池就能放过他么?

    当然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