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31章 【修】

第31章 【修】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高三狗的假期短得可怜,林羲洲用不了多久就再次回到了学校。他们这一届高三的上半学期格外长,于是下学期也就相应地缩短了许多,等到他们开学时距离高考只剩下120天不到了。

    虽然老师们反复叮嘱强调,但在现在这个还不到倒计时的时候,班上的气氛依然不怎么紧张,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林羲洲依然习惯在外面待到晚自习结束后才回家。其实那晚之后他有考虑过林迹尧说的话,也有想过如果不掺和林池那档子破事,他还可以依附母亲的娘家。但现实始终是残酷的,外公外婆虽然疼爱母亲,也连带着疼爱林羲洲这个孙子,可他毕竟是外孙,况且母亲还有两个哥哥,平白多了他一个去分家产,人家能乐意么?

    或许适当的庇护是可以,但若是碰上了强硬的对手,等到外公外婆一走,两个舅舅愿意不愿意护着他就不一定了。

    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林羲洲叹了口气,用钥匙打开家门,饭团还是第一个扑上来迎接他的,白色的萨摩耶使劲把两只前爪往他身上搭。林羲洲摸了摸它的头,走进去后却发现客厅里坐了一堆的客人,有老有少,面色凝重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林羲洲一愣,露出笑容挨个打了招呼,礼节性地互相寒暄问候几声后便背着书包上楼回房间,饭团也跟着啪嗒啪嗒地跳上楼梯。

    从书包里拿出没写完的数学卷子,林羲洲叹了口气,认命地在没用完的草稿纸上继续写写画画,将近半个多小时过去,他才勉强把倒数第二道大题给算出来。

    扒了扒头发,林羲洲一边咬着笔杆一边想最后的压轴题,身边的饭团却突然从他身边猛地窜起,紧接着,门外就传来了有规律的敲门声。

    这种跟强迫症似的一定要在每次敲门时都控制着精准的时间差的行为,也只有林迹尧做得出来了。

    “进来。”

    林迹尧推开门走进房里,饭团呜呜一声,把自己蜷缩在林羲洲桌子底下的最里面,身子摊平,硕大的脑袋紧贴着自家主人的小腿。那怂样让林羲洲又好气又好笑,饭团长到现在也算是只大型犬了,但是对于林迹尧依然是怕得很,都说萨摩耶胆小,这话果然不假。

    “爸,”林羲洲脚尖轻点地板,转椅便顺着他的力道转了半个圈面对着林迹尧,“有事?”

    “程老住院了,”林迹尧说,略过沙发径直坐到林羲洲床上,“据说是小程惹他生气了,生生将人气进了医院。你也知道程老的心脏本就不太好,这一次住院……估计,出来的可能性不大。”

    林羲洲一愣,“这么严重?”

    林迹尧点点头,“程灏到现在一直没个着落,程老担心他,主意着尽快让他和陈家的小姐订婚,就是你上次见过的陈清清。”说这话时,他一直紧盯着林羲洲的脸,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但林迹尧注定要失望了,林羲洲并没感到紧张或者失落,就他了解的程灏而言,一个订婚不可能让那个没脸没皮的家伙就此屈服。

    “哦。”林羲洲淡淡道,“我知道了。”

    林迹尧顿了顿,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冷淡,但还是继续说道,“小羲,程灏终究是要结婚的。”

    “我知道。”林羲洲笑了笑,“同样的,爸,我总有一天也会结婚。”

    林迹尧:“……”

    好吧,他后悔挑起这个话题了。

    ------------------------------------------

    在林羲洲和程灏正式在一起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他最熟悉的就是对方那犟得不得了的牛脾气和爱吃醋的性子。之前死扛着程老一顿揍不说,就几天前出去玩时林峥喜欢他的事儿,程灏记着林羲洲给过的教训,事后没敢再多说什么,却是缠得越发紧了,林羲洲平时上个体育课或者上厕所都能来一次‘偶遇’,弄得他哭笑不得。

    所以就算林迹尧说了程灏会订婚,林羲洲也没有丝毫怀疑对方会答应下来。也因为此,在程灏和他提分手的时候,林羲洲足足愣了几十秒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林羲洲有些呆滞地看着他,迟钝的脑子仍然运转不过来,“我知道程老住院,但是……”他下意识地紧了紧拳头,放缓了声音,“程灏,有什么事一起商量,之前是你说过,不能那么轻易就提分手。”

    “轻易?”程灏耸耸肩,“并没有,我可是经过深思熟虑了的。”他的语气恢复了最初时候吊儿郎当的状态,就像是之前那个会为他做菜、整天发短信发微信的男人从没存在过一样。

    看着程灏脸上的无所谓的表情,林羲洲心情复杂得很,程灏就这样喝他提分手,那他之前做出的付出和转变都算什么?

    打从心底里说,林羲洲仍然固执地不相信程灏会变心,他会这么决定肯定是有苦衷。但是林羲洲却也真的是被气着了,就算程灏家里为难,有什么事不能一起讨论慢慢解决,非得用这种下下策?

    就在他打算继续劝一劝的时候,程灏突然跨上前一步,两人本来就离得不远,这一下几乎是贴在了一起。林羲洲下意识地就要后退,却被程灏揽住了腰。

    “干什——”

    “怎么,舍不得我?”程灏捏住他的下巴,以一种近乎于调.情的放.荡动作贴上林羲洲的侧脸磨蹭轻吻着,声音轻佻地笑道,“这有什么关系,你要是想要了就来找我,随时——”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林羲洲用力推开了,紧接着脸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力道大得使得程灏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感觉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

    “我这是什么狗.屎运……”林羲洲怒极反笑,“一个两个都是这样,程灏,你要纵.欲发泄那是你的事,少他妈来糟蹋这份感情!”

    痛苦地捂着脑袋,程灏呆呆地看着林羲洲摔门而去,他扯了扯嘴角想要继续,鼻子却是发酸得几乎落下泪来。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家里不知道怎么的发现了他和林羲洲的事,这本来不要紧,但问题是这事儿也传到了程老的耳朵里,于是麻烦就大了。上次程灏除了挨了顿揍还在家里关了好几天,老头子本就勒令他不许再和林羲洲来往,奈何这次东窗事发,老头被气得进了医院,事情就更严重了。

    虽然程父不在乎他和林羲洲的事,但他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孝子,就和龙楼梦里头那贾政似的,一切以程老的话为标准。这回老头子一发话,程灏再坚持也没用,父亲铁了心要遵从程老的意思给他订婚成家。

    程灏实在没辙,为了避免双方的悲剧,他便去找陈清清说清楚。内容言简意赅,就是程灏一点也不喜欢她陈清清,永远都不会喜欢,就算订婚了也是暂时的,未来更是不可能结婚,让陈清清慎重考虑。

    小姑娘一下子就怒了,“谁喜欢你了,鬼才愿意和你订婚!”陈清清委屈地揪着裙子,她一点都不喜欢程灏这种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明明父亲之前是有意定下林羲洲的,为什么现在会换成程灏?

    陈清清气得去找父亲理论,陈父却以为她在意的是两人之间六岁的年龄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男人大一些挺好的,有一定的能力,成熟体贴又会照顾人。小程那孩子之前是胡来了些,可这一两年来已经收敛很多了,我看着挺好。”

    在父亲那儿吃了闭门羹,陈清清眼里已经含了一包泪,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不管她愿不愿意就把这门亲事定下来。而程灏好死不死地又在这时候来挑衅,陈清清一个没忍住,直接哭喊了出来,“我才不和你订婚!我又不喜欢你,我不和你结婚,我不要不要不要!”

    在某种程度上,两人可以说是一拍即合,相看两生厌,程灏当然知道陈清清喜欢林羲洲,但这时候他已经穷途末路了,只得向情敌寻求合作。经过一番商量,陈清清决定先以自己年纪小为借口先拖下来,不管订婚没订婚,两人都绝不可能在一起。

    事后,程灏冷静下来后一想,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也许订婚对象是清清这还是好事,陈清清不喜欢他就不会纠缠,万一换了别的女人指不定还要多多少麻烦呢。

    但是现在……

    程灏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瘫坐在办公椅上无力地望着天花板。

    整个计划里他最顾虑的就是林羲洲,接连遭遇这种事,之前是迟暮现在又是他,林羲洲心里不知道心里得有多难过。

    但事实上,程灏的想法可以说对也可以说不对。林羲洲自然不会傻乎乎地觉得程灏喜欢上别人,但是他也没大度无私到再次低声下气地求程灏重新考虑,既然那个白痴做了这种决定,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只是,虽然理性的想法是这样,但这也并不代表他就不会伤心。林羲洲自认为自己做了足够多的改变,他知道程灏没有安全感,这里面他自己的问题占了大部分原因。所以林羲洲已经努力地去付出和转变,例如回复程灏的每一条短信,跟个大妈的一样天天通电话,和能划清界限的人都不再过多来往,就连之前和猫他们出去玩也是几乎和林峥零交流。也许这些都只是小事,但碍于学业原因,林羲洲也确实腾不出更多的时间去做一些其他的事。在学习累了的时候,他也有想过等之后暑假闲下来的时候要做些什么,要怎么瞒过双方家长和程灏单独出去旅游……这些事情虽然棘手,可只要有那份情意在,多难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然而到了现在,林羲洲也只有苦笑的份了。他以为程灏也是像他这么想的,他以为自己做的已经足够,足够让程灏信任他,让程灏相信不管有什么事他们都可以一起解决。

    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成了笑话。

    晚自习放学后回到家,林羲洲抱着饭团在床上窝了一晚上,什么作业都没写什么东西都没读,他需要一些时间去调节心情,以免影响到后续的高考冲刺。

    事实证明,莫装逼,小心遭雷劈。林羲洲不是那种不把作业做完还可以心安理得学生。他荒废了一晚上,早上就早起了半个小时补作业,挑着把一些比较难的题目先做了。

    最终的结果,就是他成功地在林峥的课上一睡不起,然后在下课后被叫去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