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33章

第33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六月底的时候,林池也从学校回来了,并且在隔天就进公司实习,像是怕林羲洲抢了他什么一样。

    林羲洲懒得计较这些,这个暑假又长又无聊,原本每次放长假林迹尧都会带他出国玩,但鉴于现在的特殊情况,这个计划仍是有待商榷。

    顾言见他实在烦闷,便约他晚上的时候一起去酒吧。

    顾言其实也是第一次来这种一杯酒就是几十块钱的地方,两人在吧台边坐下,林羲洲点了两杯鸡尾酒,穿着整齐白衬衫打着黑领结的调酒师拿着雪克壶来回摇晃,一边用眼尾瞥着林羲洲,那笑容看得顾言直皱眉头。

    “二位先生,请喝酒。”调酒师把两杯鸡尾酒放到他们面前。

    林羲洲道了声谢,调酒师也不走,两手撑着桌子看向他们,笑眯眯地问道,“二位先生是第一次来?”

    这调酒师肤色白皙,眉眼精致,一双妩媚温柔的凤目水光盈盈,含情敛意,唇红齿白的模样透出几分雌雄莫辨的妖冶美丽,看起来分外撩人。

    林羲洲淡淡应道,“嗯,第一次来。”

    顾言在旁边沉着脸不说话,他本来就不喜欢这种下巴尖尖不男不女的小白脸,更别说这小白脸还老缠着小米,活像是几百年没见过男人似的。

    “我姓齐,叫齐饶,”调酒师眯着眼睛说,唇边带着轻巧的笑意,“你叫什么?”

    林羲洲不喜欢把名字随意告诉生人,正犹豫着要不要回答,顾言已经一句话把齐饶堵了回去,“他叫什么关你什么事?”

    顾言的口气冲得很,不过齐饶却也没生气,故作委屈地看了林羲洲一眼,“我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奈何这妖艳美人居然是个男的,林羲洲对这种类型的人完全不感兴趣,差点没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看齐饶仍然黏着林羲洲,顾言顿时更生气了,凶巴巴地吼道,“你他妈看什么看?!”他本来脾气就暴躁,这辈子所有的耐心和宽容有一半都给了林羲洲,剩下的一半则是平分给了他爸妈,面对着外人,别奢望顾言能有什么好脾气。

    齐饶挑了挑眉,顾言的动静着实大了一些,惹得其他客人纷纷侧目,林羲洲安抚地拍了拍顾言的手臂,对齐饶露出一个歉意的笑,“抱歉,我朋友心情不太好。”

    “不要紧,”齐饶依然笑着地看着他,锲而不舍地追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羲洲扶额,回答道,“……我姓林。”

    好在齐饶也要工作,简单聊了几句后便回去给其他客人调酒了,顾言不满地嘟囔,“你搭理他做什么。”

    林羲洲无奈道,“顾言,你也该改改你的脾气了,到了大学没我拘着你,就你这样非得闹出事情来不可。”

    顾言撇撇嘴,“你还说,到了大学没我护着你,你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林羲洲顿时有些啼笑皆非,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问道,“你是不是想跟我打一架试试?我只是不常打架,又不是不会,你忘记我学过跆拳道了?”

    顾言沉默了半天,不确定地说道,“好像……好像有这么回事儿?”

    “去你的,这哪是好像,明明就有这回事儿。”林羲洲没好气地拍了下他的头,顾言捂着脑袋嘿嘿傻笑,林羲洲把酒杯放桌子上,起身想去厕所。

    “哎,你去哪儿?”顾言连忙拉住他。

    “厕所。”

    “我和你一起去。”顾言二话不说就要和他一起走。

    “等等等等。”林羲洲按住顾言,一脸莫名的看着他,“我就去个厕所而已,你跟着干什么?”

    顾言据理力争,“这种地方的厕所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我——”

    这时候,齐饶也插话进来,顺带给林羲洲抛了个媚眼,“哟,要不我陪你去?”

    对方轻佻的话让顾言瞬间炸毛,林羲洲赶紧趁机溜走,却在走过拐角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尽管那人很快就又闪身坐回柱子后面的位子上,但林羲洲还是看清楚,那人……似乎是程灏?

    林羲洲皱了皱眉,解决内急出来后又往隐秘地朝那儿张望了一眼,那人藏得严严实实的,依然只露出一片衣角。

    他坐回位置上,没多久顾言就要走了,林羲洲回头看了看柱子后的位置,那片衣角晃动得厉害,显然是那人又躲了回去。

    顾言看他仍然坐得端端正正,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不由问道,“小米,你还不回家?”

    “你先回吧。”林羲洲笑笑,“我再坐一会儿。”

    劝走了顾言,林羲洲又点了杯‘幽兰火焰’,齐饶把调好的酒端给他,渐变的蓝色由深到浅,杯子边缘还夹着一片柠檬,卖相倒是很好。

    “你朋友回去啦?”齐饶好奇地问他。

    林羲洲点头。

    “那你呢?”齐饶冲他眨眨眼,眉目含情,“这样吧,我快下班了,待会儿一起回去?”

    林羲洲一愣,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回哪儿?”

    “自然是你想去哪就去哪。”齐娆柔声说,用手肘抵着桌子挨近他。林羲洲有些不自然地想要退开,就听齐饶低声说道,“林,有个男人看了你很久了。”

    闻言,林羲洲动作一顿,齐饶笑起来,侧着脸说道,“一身的名牌呢……就那件卡其色外套,少说也要三四千。”他刻意放低了声音,炙热的呼吸扑打在林羲洲脸上,让他实在忍不住想要避开,却被齐饶揽住了脖子,凑到他耳边说道,“林,你是不是也不知道他是谁?”

    齐饶的亲近让林羲洲很不习惯,但也正因为此,他突然想出了个把程灏引出来的主意。

    “你下班了没有?”

    齐饶一怔,随即便笑开了,眼角微挑,平白多了几分妖娆勾人。

    “林,我就是这酒吧的老板,想走就走,还等什么下班呀。”

    林羲洲不在意地摆摆手,“那现在就走吧。”

    齐饶换了便服,一脸笑容地拉着林羲洲就走,林羲洲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齐饶揽着他的腰往他身上贴也不管,就这么半搂着人往门外走去。

    不出林羲洲所料,两人才刚走出酒吧的大门,程灏就从后面追了上来,一把扯住齐饶的手臂把他拉开。

    齐饶细胳膊细腿的,这一下被程灏拽得生疼,但他也不争不反抗,只是用一双狭长凤目泪汪汪地看着林羲洲,里面的委屈不言而喻。

    林羲洲目光冷淡地扫了程灏一眼,一个多月不见,程灏消瘦了很多,面部轮廓便越发显得锋利起来。他依然穿着白衬衫和修身长裤,只是惯常的西装外套换成了中长款的卡其色外套,面色阴沉而冷漠。

    林羲洲的脸色同样没有好到哪儿去,一言不发地走过去拉了齐饶就走。

    “小米!”程灏连忙追上去,“等等,你不能——”

    林羲洲冷笑着甩开他的手,“怎么,我能不能做什么还要问你?”

    “我没那么说,”程灏紧紧地抿唇,连手都在发颤,“小米,你有需要可以来找我,我……”

    “不好意思,比起你我还是更喜欢别人。”林羲洲皮笑肉不笑地说,“程总,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再见。”

    据林迹尧提供的消息,在经过之前一个多月的适应期之后,程灏现在已经荣升副总的宝座,程老住院期间主要都由程父照顾,于是公司事务便都落在程灏头上。如果在这段期间里他做得好,那么等到程老去世后估计程灏就该逐步接手公司了。

    想着,林羲洲的表情便越发漠然,这期间齐饶就跟看戏一样的全程旁观,他会配合林羲洲无非也是为了找乐子凑热闹罢了。这程灏倒是有意思得很,直到林羲洲拉着他离开,程灏都跟个雕塑似的站在原地望着他们,在林羲洲看不见他的时候,程灏脸上强装出来的镇定早已经彻底崩溃瓦解,取而代之的则是令人心酸的失落彷徨。

    “哎,等等。”齐饶眼珠一转便计上心来,他拉过林羲洲,咬着唇带着几分嗔怪地看着他,笑容格外明艳,“林,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你总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林羲洲嘴角一抽,“好吧……我叫林羲洲。”

    “唔,林羲洲,林羲洲……”齐饶反复念了几遍,眯着眼笑起来,“那好,林羲洲,我那么帮你,你要怎么谢我呢?”

    林羲洲默默地就要从兜里掏钱,齐饶却一把按住他的手,微微踮起脚尖吻上他。

    林羲洲吓了一跳,他对齐饶这种行业的人着实没什么好感,好在齐饶也没深吻,只是咬了口他的下唇后就又退开,抿着嘴直笑。

    “林羲洲,你别误会,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人。”齐饶声音轻快地说,“我只是看你长得好,喜欢你才帮你的,下次有空再来酒吧啊,我请客。”

    林羲洲愣愣地看着他,还来不及说什么,齐饶就跟个兔子一样地跑开了,末了,还不忘回身向他挥手告别,像只偷吃了鸡的狐狸一样,笑得满脸得意。

    周围有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林羲洲,程灏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大步上前拉住他的手,尽量控制着面部神经,露出一个不那么扭曲的笑容,“小米,我送你回家。”他的声音有些发颤,却还是努力扯着嘴角微笑。

    林羲洲没兴趣给那么多人围观,这时也顾不上挣脱,就这么拽着他走到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子路口,然后二话不说,背过身且右脚后撤,用力一扯程灏的手臂就给他来了个利落的过肩摔。

    其实在最开始他们总是打架,程灏都被摔出技巧来了,但这时候他却不躲不避,就这么顺着林羲洲的劲头‘砰’的一声砸到了地上。

    “别再跟着我!”林羲洲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挤出来,“程灏,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程灏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再也顾不上许多,扯着林羲洲的衣领用力吻了上去,却因为一时收不住力道,嘴唇和牙齿撞到了一块儿,疼得林羲洲倒抽了一口冷气,程灏不管不顾地将舌头探了进去四处翻搅,然而嘚瑟不过三秒,腹部便又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强劲的力道让他再也站不住,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坐倒在地。

    林羲洲舔了舔下唇,一股铁锈味让他忍不住再次皱眉,想着回去之后又该面对林迹尧的一场盘问,心情在瞬间跌到谷底。

    程灏这一下摔得有点狠,眼前一片金星直冒,他死拧着眉头捂住腹部,每一下呼吸都伴随着痉挛般的疼痛,然而即使再怎么难受,却也比不上他看到林羲洲冷漠的神情时来得痛苦。

    这么长时间以来,如果不是他让私家侦探时时跟着林羲洲,才能在小米出家门时偷偷摸摸地跟在他后面看上一眼,不然这些天以来都零交流零见面已经足以把他逼疯,哪有那个闲心逸致去处理事务?

    程灏喘了口气,在肮脏的墙壁上靠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缓过来,而等他睁开眼时,林羲洲却早已不知所踪。

    程灏呆呆地看着面前布满青苔和灰尘的地面,静默了许久,他突然仰着头笑起来,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直到眼泪逸出眼眶,程灏才哽咽着止住笑。

    他原本以为这段时间熬着熬着也就过了,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更何况这也只是暂时的分离。然而事实却狠狠地甩了他一个巴掌,每每看到林羲洲和其他男人走在一块儿,哪怕他们并没有什么,程灏也不得不承认他为此而感到嫉妒,甚至是到了嫉妒到快要发狂的地步。

    压抑地呼了口气,程灏抬手胡乱抹了把脸,勉力扶着墙站起来,走出没几步,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便震动起来,程灏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接起电话。

    “喂,是……是我,程灏。”

    “什么?不行,我等不了了,董事会的那群老不死——”

    “行了行了,这事儿你就别管,我自然有办法对付那群老头子……艹的,当然不是要订婚,我喜欢谁你还不知道?”

    “滚滚滚,懒得和你瞎逼逼……不说了,我先去忙,这次事情先弄好了,后面要干什么都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