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34章

第34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林羲洲那天回去后果然是被林迹尧拉去书房彻彻底底盘问了一顿,但是他也没什么好交代的,所以他只是说遇到了程灏——当然,仅仅是这一句话就已经足以让林迹尧阴沉了脸。

    之后的生活就平静许多了,林羲洲和几个同学相约着出省玩了一趟,回来后就是高考成绩出来的时间了,那天早上班级群里吵吵嚷嚷一片,直到晚上查询完成绩之后才再次寂静下来,随后而来的就是成堆[大哭]的表情刷屏。

    林羲洲自己倒是还好,只有在等待网页反应的时候才稍有些紧张,然而等成绩完全出来后就只剩下宽慰和欣喜了——他考得很不错,虽然不到学校里数一数二的拔尖程度,但和之前估分的成绩差不多,没出什么不必要的意外。

    又过了一天,一本切线也已经登报,虽然林羲洲已经打定了主意要上l大的网络工程专业,但林迹尧仍然是紧张兮兮地翻着指导填报志愿的书硬是决定了另外四个学校,并且坚持看着林羲洲在网上填报完志愿,像是如果他不随时监视,林羲洲就会私自篡改志愿跑到偏远的北方去一样。

    对此,林羲洲只能默默将其无视,除了出去运动和偶尔去酒吧以外,假期宽裕的时间让他还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例如——回归广播剧配音。

    青峥:【快集体列队欢迎!!男神回来啦回来啦回来啦~\(≧▽≦)/~】

    林峥这一句加黑的特大号宋体字‘砰’的一声砸在企鹅群里,顿时惊起了一片波澜。

    乘着黄瓜穿越菊花:【哎呦我操,稀粥你tm终于在外面浪够了回来啦?】

    稀粥:【[抠鼻/]什么就浪了,我是在准备高考。】

    青峥:【我作证!男神可辛苦了qaq】

    小妖:【哟哟哟,有你啥事儿啊?】

    崖底的鱼:【嘿,得了吧妖儿,你又不是不知道青峥那尿性,小米所有的事都和他有关。白眼/白眼/】

    ……

    一群人插科打诨了地讲了好一会儿话,这个群规模不大,但全都是互相认识而且关系比较亲近的人,所以一时之间聊得很是热络。

    稍晚一些的时候,小妖私戳了他。

    【小米,我手头有个古风的剧本,想让你配主役攻的音行不?林峥是主役受,我想着你们俩熟悉一点,也比较有默契,配起来容易些。】

    林羲洲敲键盘的手一顿,【……*?】

    小妖:【不然呢?姐姐就没配过言情。[傲慢/]】

    稀粥:【好吧,你发个txt过来,我看看。】

    稀粥:【对了,h戏多不多?】

    小妖:【还……还好吧。】

    林羲洲看小妖这口气就有些不妙的预感,尽管对方没有附上任何表情和颜文字,但他还是从中看出了不少心虚的意味。

    果然……

    林羲洲扶额,重新点出企鹅对话框,没好气地敲键盘打字,【小!妖!】

    稀粥:【才一章里面就有整整三段是h!这还不多?你绝逼是在逗我吧?!】

    小妖:【小米……[快哭了/][快哭了/]】

    小妖:【可是你和青峥都很熟了啊……[委屈/][委屈/]而且青峥都很乐意的,你是在别扭什么嘛。】

    林羲洲神色复杂地盯了会儿屏幕,这时候外面突然有人敲响了房门,吓得他心头一跳,连忙把页面全都最小化,打开全屏模式装作正在看电影,一边扬声道:“进来。”

    林迹尧走进来,顺手带上房门,在右边的沙发上坐下。

    “爸,”林羲洲把电影按了暂停键,转过转椅看向他,“脸色这么差,怎么了?”

    林迹尧和林羲洲对视了一会儿,那眼神直把林羲洲看得浑身发毛,半晌,林迹尧才说道,“小羲,程老去世了。”他的语气寡淡,就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林羲洲一愣,“什……什么时候的事?”

    “应该是昨天下午走的,但是消息刚刚才传过来,明天我们需要去程家祖宅一趟。”

    “哦……”林羲洲仍然有些发愣,身边的人的突然离开实在是一个很……不容易接受的事情,哪怕他们并没有多少交集,“明天早上去么?”

    林迹尧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小羲,你以后想做什么工作?”

    “啊?”林羲洲更呆了,“你……呃,不是说要进公司?而且最近你教我做投资炒股票,不是也说我还挺有天赋的?”

    林迹尧笑了,隐隐带着几分无奈的纵容,“是,你在这方面是很有天分,学得也快,我也很希望你以后能接手林氏。但我知道你其实不喜欢这些,更何况,你说的也没错,林氏能够保你一生衣食无忧,却也会让你一生劳累,如果你是个有野心的人,这样的生活自然不算什么,可你不是。”

    林羲洲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林迹尧这又是什么意思?前几天还用林池等各种理由说服他,今天怎么就改变主意了。

    看着林羲洲一脸傻乎乎的表情,林迹尧神情柔和,他起身走到林羲洲面前,在对方惊诧的视线下微微俯身,吻上他的额头。

    “我仔细想过了,小羲,我林迹尧还不至于无能到没法让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

    那柔软的触感让林羲洲一怔,不知所措地往后退了退椅子站起来,“爸,你——可你不是说,林池……”

    “我自然有办法。”林迹尧沉声说,薄唇微抿,目光温和地看着他,“小羲,你说说你的想法就可以。”

    他的想法?

    林羲洲心里有些茫然,他没有雄心壮志,也并没有什么清高习性和愤世嫉俗的态度;他不是非得做什么工作,也并非就那么仇视进林氏求职谋生。总而言之,他只是不喜欢被拘束而已,其他的都不介意。

    更何况,就算他有什么伟大抱负,难道还真能撇下林迹尧让他独身一人对付林池守护林氏,而自己则不管不顾地远走高飞?

    “爸,我不要紧,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林羲洲摇摇头,担忧道,“您怎么突然说这些,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林迹尧沉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低着头兀自沉思。林羲洲就这么僵硬地和他面对面站着,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尴尬无措也渐渐转变为了心酸和苦闷。

    直到近距离看林迹尧时,林羲洲才发现岁月并不是偏心于他的,尽管保养得宜,但林迹尧的眼尾处却还是有了些许细纹。虽然这些小瑕疵让他看起来更加成熟而富有魅力,但林羲洲心中仍是忍不住感觉到些许怅然。

    林迹尧不是神,他也老,也会累。而在林迹尧为他付出了这么多之后,是不是到了他回报对方的时候了?

    等到林迹尧抬头时就看见林羲洲正怔怔地望着他,一双神似他母亲的黑眸清透明亮,望向他的眼神认真而专注,就如他在无数个夜晚中梦见的一样。做了个深呼吸,林迹尧克制地握了握拳,故作镇定地露出一个笑容,问他,“小羲,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没、没什么……”林羲洲摸了摸鼻子,却不再避开他的眼神,“爸,你要和我说什么?”

    一说起这个话题,林迹尧的笑容不自觉的就收敛了许多,拉着他到沙发上坐下,斟酌着问道,“小羲,你知道你有两个伯伯吧?”

    林羲洲感到啼笑皆非,“当然了,他们是你的兄弟,就算没什么交集,但我也不至于不认识。”

    林迹尧在林家中排行老幺,他们三兄弟的关系原本是不错的,但自从林盛将公司交给自己的最小的儿子之后,他们的交情也就仅仅维持在了表面上。林迹尧的两个兄长坚定地认为是林盛偏心于林迹尧,并且为此感到愤愤不平,时刻都想着要把林迹尧从总裁的位置上踢下去,自己坐庄,这也就是林羲洲和两个伯伯关系并不亲近的原因。

    林迹尧说:“林池和他们走得很近。”

    林羲洲忍不住皱眉,“他……”

    “还是那句话,他太心急了。”林迹尧讽刺地笑道,“急着和各个部门的人打好关系,和董事会的那些老家伙你来我往……哈,如果不是公司高层里还有几枚暗棋,在我那两个好哥哥的资金支持下,林池翻天都有可能。”

    林羲洲一惊,“你的意思是……他们合作了?”

    林迹尧点点头,虽然情况棘手,但他脸上依旧是风淡云轻的神色,“他根本就不是想要继承,而是要掠夺。”

    林羲洲知道他的弦外之音便是林池想要的只是林氏而已,并不在乎用什么方法去获得。

    但是……

    林羲洲干巴巴地说道,“也许没有我的话……林池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林池这样急切,大抵也只是怕夜长梦多。按照林迹尧对林羲洲的宠爱程度,把林氏给他是迟早的事,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

    这话逗笑了林迹尧,他伸手捏了捏林羲洲的脸颊,笑着说道,“我可不知道你有这么宏大的胸怀,那形容是什么来着,唔……圣母?”

    林羲洲没好气地瞪了林迹尧一眼,侧过头避开他的手,问道,“那现在要怎么办?”

    虽然一样是逃避的举动,但是林迹尧却没看出林羲洲有之前那样强烈的抗拒,而更像是孩子和父母撒娇笑闹一样的感觉。这样自然的亲昵让他发自内心的愉悦,但一想到两人的亲昵完全是基于和谐的父子关系之上,林迹尧心中又难免苦涩。

    “爸?”

    林迹尧抿了抿唇,说道,“小羲,如果你决定了的话,我现在就开始教你。”

    林羲洲:“……”

    “开始?”他瞪大了眼,“那我前几天学的那些是什么?”

    “那些只是一部分理论知识。”林迹尧说,“事实上,人际关系也很重要,你要知道谁能信谁不能信,还有,同在一个公司并不意味着就不存在派系斗争,这些东西你都需要了解。”

    “……好吧。”

    林羲洲默默地扭头看了眼笔记本电脑,看来小妖的剧本是不能接了,而林峥……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