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35章

第35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第二天,林羲洲和林池、林迹尧一同前往程家老宅。

    因为程老去世的关系,他们一路走来看到的都是肃穆的黑色,在大厅里站着许多穿着黑色西服或者裙子的男男女女,脸上的神色悲戚得仿佛去世的是他们自己的亲人一样。

    程父就站在程老黑白遗像的右侧接受来宾的慰问,程灏落后他一步站着,消瘦下来的面颊棱角尖锐,轮廓分明,他面色苍白,眼眶下是一圈的青黑,紧抿着的薄唇毫无血色。

    相比之下,林羲洲活得可是滋润多了。

    和周围的朋友打过招呼后,林迹尧上前与程父攀谈,林羲洲和林池一左一右地跟在他身后,应付着同辈分友人的问候。

    过了一会儿,程父像是有些不舒服,由程灏的堂弟扶着去休息了。林羲洲站在一旁看着程父略显佝偻的背影,猛然想起他似乎不知听过谁说过程家有心脏病的遗传病史,少时并没有什么大碍,年纪一大便会渐渐地发生某些不良反应。程老的兄弟和女儿都是因心脏病突发而去世,现在便轮到他自己了。

    大厅里人来人往的,嗡嗡的谈话声让林羲洲感到不耐,他压抑地吐了口气,走到大厅东侧延伸出去的半圆形露台里,林池看了他一眼,三言两语结束交谈后也走了过去。

    外面阳光正好,绿树成荫,花草繁盛。林羲洲避开厅中的视线,走到露台右侧背靠着栏杆,下意识地偏头看向程灏,林池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低笑着挨近他,“怎么,想念你的情人了?”

    程老两次为了他们的事而教训程灏,个中原因只要是肯用心的人都能探听得到,只不过因为两家都不同于普通商人,因此敢背后嚼舌根的人并不多。

    林羲洲挑眉,面色平静,“与你何干。”

    “没什么,”林池侧头看向林羲洲,笑容带着些神秘莫测的意味,“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会喜欢上男人?”

    林羲洲微微蹙眉,两人本就离得近,林池一转头,温热的呼吸便尽数扑打在他脸上。林羲洲厌烦地扭过头,声音不由得冷了几分,“关你什么事?”

    林迹尧对林池的评价真是万分正确,他一点耐心都没有,这幅洋洋得意的样子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最近有什么企划么?

    林池并不恼怒,只是笑道,“不过也对,你长得这么好看……”他摸了把林羲洲的面颊,然而手不过刚一贴上那片细腻光滑的肌肤就被一把打开了,林池无所谓地笑笑,语气轻佻地说道,“这么生气做什么,我夸你呢。”

    “是么,”林羲洲讥讽一笑,“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嘿,小米。”

    就在两人气氛僵硬之时,程灏的声音突然传来,林羲洲和林池正站在半圆形露台的右端点上,紧靠着玻璃门。除非是有人刻意找角度窥伺,否则在有窗帘阻挡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看清这里情况的。

    林池拉开了点距离,站直了身笑道,“程总。”

    “林先生。”程灏冷淡地打了声招呼。

    林池浑然不在意地继续同程灏聊天攀谈,他比林羲洲强得地方就是在于脾气上,这大概也是身世经历使然。林羲洲显赫的家世令他不需要对任何人卑躬屈膝谄媚讨好,而林池则是从最底层一路爬上来,他能适应各种角色,并且将其运用自如。

    事实上,如果林池自小便能够得到林迹尧的教育和引导,那么他的成就和气量定然不会只是局限于今天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

    然而,可惜的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林羲洲倚在一边看着,林池最终还是没能抵过程灏不讨喜的语气和表情,聊了一会儿后便离开露台。林羲洲也跟着要离开,在路过程灏身边时却被他抓住了手臂,“小米——”

    林羲洲回过身,冷淡的眼神让程灏一下子就松开了手,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仍然盯着他,就像只饿了数十天的野狗突然看见了肉骨头一般。

    “有事?”

    林羲洲的态度让程灏不得不转换方法,他笑了笑,努力让眼神显得规律一些,客气道,“林少,不如换个地方说话?”

    林羲洲瞥了他一眼,没有反对,程灏作了个请的动作,率先向外走去。

    两人来到三楼不对外开放的小客厅里,林羲洲坐到沙发上,还是忍不住仰头扯了扯领带,这东西勒得他不舒服。

    程灏倒了两杯威士忌,林羲洲接过杯子,轻酌一口后便放回桌上,褐色半透明的液体经过古典水茶杯表面玻璃的折射变成扭曲如水波般的形状。程灏左手拿着冰桶,右手用镊子帮他夹了三块冰块放进去。

    “你可以不用加冰块。”林羲洲说,“我没打算多喝。”

    “是吗,”程灏坐到他对面,“我还以为你喜欢喝酒。”他笑了笑,面部表情不受控制地变得僵硬,眉头紧蹙,嘴角下撇,嘴唇紧闭。

    这是一个人处于愤怒情绪之中的微表情。

    半晌,他故作轻松地拿起杯子喝了口酒,声音却依然暗哑,“毕竟,你一直去酒吧。”

    ——一直去酒吧,一直喝那个长相漂亮得雌雄莫辨的男人调制的鸡尾酒,甚至是——一直不拒绝对方的拥抱和亲吻。

    天知道程灏那时候有多嫉妒,但却又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他连林羲洲的面都见不到。

    程灏向后靠着,两腿交叠,坐姿优雅。按理论上说,这是一个令人舒适而又放松的坐姿,但他的上半身仍然是紧绷着的,而且置于腿上的双手尽管是交握着,可两手拇指不断地摩擦和勾动也彰显了他并不平静的内心。

    紧张,焦虑,不安。

    林羲洲收回视线,他突然觉得自己当初应该选文科才对,然后专业就报心理学——刚才他观察程灏并且分析的方法就是和心理学有关,昨晚林迹尧说了些在谈判桌上需要具备的技巧,其中就包括观察对方的微表情和肢体语言。

    当时林迹尧没有说太多,这些只要掌握基础知识,并不要求精通,而且没法死记硬背,只能靠经验的累积再辅以理论知识。林羲洲觉得有趣,便先自行上网查找了一些相关资料,然后查到了一部美剧,通宵看了十多集,足够他学会点皮毛了。

    想到美剧,林羲洲的心情顿时愉悦了许多,算上第二季他还有三十多集没看,足够他消磨时间了。

    漫不经心地掸了掸裤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林羲洲开口说道,“找我来这里做什么,说吧。”

    程灏的嘴唇动了动,脑子里闪现过千万种思绪,然而到了唇边,却只能艰涩地吐出几个字,“……你知道的。”

    你知道的,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知道我的计划,知道我根本不会和那个甚至还称不上女人的少女订婚,知道……我爱的人是你,只有你。

    林羲洲垂下眼帘不去看他,淡淡道,“哦,所以?”

    所以?

    程灏有些茫然,片刻的失神后,他攥紧了拳头。

    “小米,再等我一段时间,最多一个月,再一个月,我——”

    “程灏,”林羲洲打断他的话,转而说起另一件不想干的事情来,“昨晚,林迹尧找我谈了些事情。”

    他鲜少直呼林迹尧姓名,而这种时候,通常就代表着林羲洲没有把林迹尧当做是父亲——最起码,不全是父亲的角色。

    程灏一怔,随即便警惕了起来,双唇抿成一条直线。

    “他说了什么?”

    “他问我关于未来的计划。”林羲洲说道,“是要接管家族企业,还是远离林家这个是非之地。他还说,不管是哪种选择,他都会保我一生无忧。”

    程灏右手一颤,林羲洲语气的平静温和让他感到不妙。

    林羲洲专注地看着古典茶杯上的花纹,继续说道,“程灏,你看,林迹尧就不会私自替我做决定——那些,他自认为是对我好的决定。”

    “他变了,和以前想比……他改变了很多。”

    而这些变化,毫无疑问,都是为了林羲洲。

    由此可见,那天在办公室里他是说动了林迹尧的。所以对方才会竭力克制他那些见不得人的占有欲和控制欲,甘愿让自己承受刀绞般的痛苦和求而不得的折磨,只为了林羲洲能够过得更好。

    林羲洲探身拿起桌上的古典茶杯,冰块已经融化了大半,杯壁上覆盖着一层细密的水珠。他晃了晃杯子,流转着的酒液裹挟着残留下来的冰块一起转动。

    一时之间,小厅里谁都没有说话,寂静得只听得见冰块碰撞的清脆声响。

    程灏是个聪明人,他听得懂林羲洲话里的意思。

    “小米——”

    “是,你说得对,我是知道的。你决定要这么做的原因,动机,目的,结果,我都知道。”林羲洲说,“可是,那又如何?”

    杯子里的冰块已经消融殆尽,尽管杯里的液体不减反增,但纯粹的威士忌却是不复存在了。

    程灏扯了扯嘴角,声音有些微的颤抖,“小米,我会改的,我一定会改,只要你……”

    只要你,再给我一个机会。

    程灏起身走到林羲洲面前,却又想起小米不喜欢别人居高临下地看他,便在他面前单膝跪下,抬头直视他的双目。

    两人无声地对视了一会儿,程灏握住林羲洲放在膝盖上的手,那只修长白皙的左手还带着酒杯上冰凉的水珠,顺着手臂直直冷进他心底。

    林羲洲淡淡道,“程灏,你知道的,我在某方面上有种特殊的固执。”

    闻言,程灏顿时笑了,声音低沉沙哑,“是……你不喜欢我过分干扰你的生活。我还记得,那一次你生气了,我们在办公室里做,你故意捉弄我……在有人靠近的时候突然插进来,还不许我出声……”

    他站起身,长腿一跨便坐到了林羲洲腿上,捏着他的下巴缓缓靠近,不是强势的掠夺,而是如羽毛轻拂而过一般的轻吻。

    如果林羲洲想,那么他愿意收起爪牙,敛起全身锋芒,俯首称臣。

    “林少……原谅我。”

    模糊的音节从相贴着的唇间发出,程灏没有闭眼,林羲洲也没有,清透黑眸里的清明冷静让他一阵失落。

    这时候,门外突然有人转动了门把手,只是因为门锁上了而无法打开。

    “小羲?”

    是林迹尧。

    程灏顿时心火上涌,若换做以前,他十有八.九会拉着林羲洲来个狼吻,或者在对方身上弄出点痕迹来宣誓主权,但是现在……

    程灏握住林羲洲要推开他的手,“小米,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证明给你看,他可以做到的,我也可以,你想要的一切,我愿为你双手奉上。”

    情话动人,林羲洲却只是皱眉,冷声道,“让开。”

    程灏不甘地又凑上去亲了亲,却因为林羲洲的偏头而只吻到脸颊,心中难免苦闷,但到底林羲洲没有直接拒绝,他强自压下心里挣扎着突破牢笼的负面情绪,体贴地帮林羲洲整理好衣服和领带,然后才站起身。

    林羲洲走去开门,林迹尧脸上是公式化的微笑,却不难看出几分不耐烦,林羲洲相信如果他再没有回应的话林迹尧就得砸门了。

    “在聊什么,那么久才出来。”

    见他没事,林迹尧的神情这才软化了下来,他拍了拍林羲洲的肩膀,“下来吧,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林羲洲笑着应下,“好。”

    两人离开,程灏在小厅里又坐了一会儿,这才收拾好心情下楼。

    不巧的是,他一回到大厅便看见林羲洲正在和陈清清说话,女孩略显拘谨地站在林羲洲面前,朴素的黑色衣裙无法遮掩她精致妆容下的美貌,含羞带怯的模样让任何男士都忍不住心醉。

    ——当然,其中并不包括他。

    程灏握紧了手中的玻璃杯,这是刚才林羲洲用过的那个,他仰头喝完了杯中所有的威士忌,仿佛也将林羲洲的气息尽数吞进身体里,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但是——

    陈清清的刘海有些散了,她把发卡拆下来,却又因为没有镜子而无法夹好。陈清清求助地望了望林羲洲,林羲洲便拿过那个镶慢亮晶晶水钻的蝴蝶发卡,一手拢着陈清清的刘海撇到一边,亲自帮她戴了上去。

    在那一瞬间,程灏似乎听到了他费尽千辛万苦所建立起来的理智和自制力全盘崩溃而发出的哀鸣。

    手中的古典茶杯再也握不住,顺着青玉瓷砖铺就的楼梯一层层的跌落下去,最终落到尽头处柔软厚实的羊毛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插曲,很快就有仆人来收拾清理,程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楼梯的,但是想也知道他脸上的表情一定是僵硬而阴沉。他做了个深呼吸,竭力控制着有限的理智,不要再做出任何让林羲洲厌恶的事情。

    不远处,陈清清背对着程灏不知道和林羲洲说了什么,而后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面颊,转身离去。

    程灏用力地闭上眼,不要看,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

    他的右手死死地扣着楼梯的扶手,骨节突出,泛起渗人的青白色。

    周围有人察觉到不对,纷纷关切询问。管家迅速赶了过来,忧心地问他有没有事,需不需要休息。

    程灏睁开眼,唇色苍白,额头上渗出些微冷汗。

    他摇摇头,“不,我没事。”

    眼前的景物似乎在旋转,像蒙上了一层白纱一样模糊不清。程灏用力咬了下舌头,松开扶手朝林羲洲走去。

    他感觉自己走得有些晃悠,有宾客扶住了他,然后就是一阵惊叫声。

    “哎呀,程先生额头好烫呢……”

    “是发烧了吧?”

    “应该是,程先生为丧事累了好几天了……”

    嘈杂的声音包围了他,程灏不耐烦地挥开靠近他的人,跌跌撞撞地继续朝林羲洲走去。

    直到有一双手臂揽住了他的肩膀,压制了他的抵抗动作,熟悉的声音近得仿佛就在他的耳边响起,“程灏,你发烧了。”

    他猛然放松了身体,眼睛却没舍得闭上,依然贪婪而不知餍足地看着此时搂抱着他的人。

    林羲洲高声叫来管家,并帮忙把程灏扶上楼,家庭医生很快赶到,接下来便是一阵兵荒马乱。

    看房间里忙成一片,林羲洲悄然退了出去,把口袋里震动了两三次的手机拿出来查看。

    是陈清清发来的短信。

    陈清清(10:59am):【林哥,我喜欢你,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尽管你刚才拒绝了我,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

    陈清清(11:02am):【不好意思,如果我或者我父亲无意间给你造成了困扰,很抱歉。】

    陈清清(11:13am):【本来想说做朋友的……可是我想了想,还是做兄妹吧,林陈两家是世家,而且我也很想要你这么一个帅气的哥哥呢,林哥,好不好?】

    林羲洲笑了,打出两个英文字母:【ok】想了想,他又附上一个颜文字,【ok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