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36章

第36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程灏并没有大碍,只是因为发烧再加上劳累过度而有些体力不支而已,程父和程母也很快赶了过来。 在二老的看护下,他没有机会再踏出房门一步。而等到程灏能够自由行动的时候,林羲洲早就被林迹尧带回家了。

    后面几天林羲洲都没有再见过程灏,他一直很忙,成天都跟着林迹尧待在公司。在他面对着一堆有大半内容都看不懂的文件时,林羲洲有好几次都忍不住想问林迹尧为什么这么急着要让他学会这些,甚至连账本都教他看——尽管林羲洲最后还是没弄懂怎么查清会计是否做了假账。但在他把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前,林迹尧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给了他答案。

    他在会议开到一半的时候昏倒了。

    林羲洲和助理一块儿把林迹尧送到了医院,经过一番例行检查之后,林迹尧的主治医生才匆匆赶来,把他们带到了办公室。

    “林少,其实林先生早在半个多月前就查出了右肺叶上有个肿瘤。”医生说,把几张x光和ct的扫描图片放到桌上,可以清晰的看见右肺里有个阴影,“这是之前做的透视检查,那时候肿瘤只有不到2厘米,但是现在……林少,我认为肿瘤起码长到了将近3厘米,而且有持续增长的趋势。”

    这是个坏消息,甚至可以说是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林羲洲本以为他会像书上写的那样‘耳边有一声惊雷炸开’一样的愣住,但事实上他并没有。林羲洲无比清晰地挺清楚了医生说的每个字和其中隐含的所有意思,一眼扫过那些图片,他抬头看向医生,冷静地问道,“所以这是个恶性肿瘤?”

    肿瘤分良性恶性,3-5厘米的肿瘤即为恶性,而恶性肿瘤就相当于是癌症。

    “是的。”

    林羲洲还想说什么,但这时候有个护士敲门走了进来,冲他们说道,“三位,林先生醒了。”

    ******

    林迹尧申请了转院,转到了他朋友开的一家私人医院。三天后,林盛对外宣称旧疾复发,身居祖宅闭门不出。同日,林迹尧的两位兄长林清华和林清城以一个很理所当然的态势进入公司,暂代林迹尧的总裁职位。

    这一切发生得太过迅速,虽然林迹尧还不至于病到卧床不起,但他的病情却是在逐日恶化,而且因为精力有限,他没法回到公司,只能在病房通过电脑处理事务。可林迹尧收到的任何文件都是先经过了其他人的手,这让林羲洲很是担心,却又无可奈何。

    林迹尧是总裁,林盛是董事长。理论上,董事长可以随时解除除了董事和监事以外任何人的职务,但大部分公司——尤其是资产巨大,股权分散的公司,董事长只是一种荣誉性职务,拥有无比尊荣的地位,说的话却不那么有分量,通常只行使召开董事会的权利。

    但现在林盛不在,任何重要决定便都由董事会决定——例如,罢免现任总裁,重新进行竞选。只要有三分之二的董事投同意票,林迹尧就会‘被下台’,谁死说话都没用。

    林羲洲是第一次面临这种商战偶像剧里才会出现的状况,他坐在病床前面无表情地给林迹尧削苹果,脑子里却是一片混乱。

    现在距离林迹尧在会议室昏倒已经过了两个星期,林羲洲去过几次公司,去找林迹尧说过的一些可信的人。他们说现在的情况虽然不容乐观,但也不至于太糟,董事会里并不全都是见钱眼开的人,还有几个老骨头不是林池他们花钱就能啃得动的,不过这也只能拖延一点时间,到底不是长久之计。

    最重要的是,现在林迹尧的身体如果不好起来,林羲洲年纪尚小,又还是个学生,而林池再有一年就可以毕业,同时还有林清华和林清城相助,那么林氏易主是早晚的事。

    ——尽管在那种情况下,林池就算上位也是作为一个傀儡存在,但哪怕是如此,林羲洲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不过比起林氏,林羲洲显然更关心现下——刚刚接受过初次化疗的林迹尧。

    林迹尧对化疗的不良反应格外严重,晕眩,反胃,吃不下东西,呕吐……他瘦得很快,像是个漏气的皮球一样迅速瘪了下去。

    林羲洲把削完皮的苹果切成小块小块的果肉放到盘子里,和叉子一块儿递给他。

    林迹尧很听话,林羲洲遵照医嘱拿给他的东西他都全部吃完了,有时候一切正常,有时候却会反胃到跑去卫生间全部吐出来。

    林羲洲看他一块接一块地吃苹果,不由说道,“爸,吃不下的话就给我。”

    林迹尧点头,吃了五六块后就把盘子还给林羲洲,林羲洲吃了一点,再把盘子给他。这么一来一去的,两人很快就把一个苹果给解决了。

    林羲洲把桌上的果皮扫进盘子里,林迹尧看着他低垂着眼眸一言不发的样子,便握上他的手,哑声道,“小羲,别担心。”

    林羲洲心里暗自苦笑,不担心?他怎么可能不担心!因为看多了电视剧和港剧,他现在成天都在想着会不会有哪个被林池一伙收买的护士来拔了林迹尧的输液管,或者更加干脆直接地给他注射一剂毒药?更不用说还有那个一片混乱林羲洲完全束手无策的公司,说实在的,他担心得都快失眠了。

    半个多月后就是开学日,但看现在的情况,他最好还是先休学一年比较合适。林氏不提,就是林迹尧,他也不放心让对方一个人留在这里。

    正想着,林羲洲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又被握紧了一些,他抬起头,林迹尧脸上微微露出一个笑容,他神情温和地看着林羲洲,重复道,“别担心,会没事的。”

    林羲洲张了张嘴,“我——”

    “林……先生?”

    程灏的声音突然传来,林羲洲转头看去,他依然还是那副模样,只不过衬衫的扣子解开了最顶上的两颗,恢复了几分以往的随性洒脱。

    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林迹尧是个一贯强势的人,他不会喜欢被外人看到这样虚弱的时候。林羲洲站起身挡住程灏的视线,说道,“我们出去说。”

    “等一下。”林迹尧拉住他的手,林羲洲一怔,随后便顺势俯下.身去。林迹尧抬手帮他理了理领子,然后又摸了摸他的脸颊,说道,“去吧,早些回来。”

    “恩。”林羲洲握住他的手,低声应道,“我很快回来。”

    林迹尧笑了笑,状似不经意地扫了眼程灏,对方浑身僵直却又不得不死命隐忍着怒火的神情很好的愉悦了他。

    安顿好林迹尧后,林羲洲和程灏来到外间,他们住的是高级vip病房,里面是和小套房一样的格式,有独立的客厅、厨房、卫生间和病房。林羲洲走到给程灏倒了杯柠檬水,而后坐到沙发上,语气平淡地道,“有事?”

    程灏在林羲洲对面坐下,仔细地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轻叹了一声,“瘦了。”

    林羲洲皱起眉,他不喜欢程灏的口气,好像两人有多熟稔一样……好吧,虽然曾经是很熟。

    “有话直说。”

    程灏盯着他,眼里的担忧显而易见,“小米,我可以帮你。”

    林羲洲挑眉,他对程灏的说辞并不相信,公司的事情往小了说是内部争斗,往大了说是整个林家的利益再分配。程灏一个外人,顶多保持中立或者偏帮他一些,还能做什么?

    程灏说:“小米,别的不说,护你周全我还是办得到的。”

    林羲洲摇摇头,“不需要,爸会解决的,我也会陪着他直到一切结束。”

    “小米,”程灏加重了语气,“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么?林盛被软禁,林迹尧也已经自身难保——”

    “程灏!”林羲洲打断了他的话,冷声说道,“不论如何,林迹尧都是我的父亲,我不会离开的。”

    “父亲?”程灏讥讽一笑,他这么些天修炼出来的定力一碰到林羲洲根本就毫无用处,心中的怒火和妒忌不断叫嚣着要冲破牢笼。林迹尧是个什么货色,有什么资格让林羲洲对他不离不弃?

    “小米,你莫不是忘了他之前做过什么了?父亲?有哪个父亲会对自己儿子——”

    “够了!”林羲洲忍无可忍地拔高了音调,把手中的玻璃杯往茶几上重重一放,刺耳的尖锐声响让程灏住了口,有些惶然而又委屈地看向林羲洲。

    林羲洲冷着脸和他对视,“你记住,林迹尧是我亲人。他现在生病了,我得照顾他——我不管你对他有什么成见,程灏,你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点。”

    屋子里的气氛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冷凝,程灏抿唇不语,林羲洲对林迹尧再明显不过的袒护让他心中郁郁,虽然知道他真的只是把林迹尧当做父亲,但是却仍然无法释怀。

    毕竟林迹尧和小米曾经那样亲密,而现在他又因为做错了事惹林羲洲不快,连待在他身边都做不到。程灏知道小米最是心软,现在林迹尧病重,万一他们……

    想到这,程灏不禁有些心慌,他气势本就矮了一截,又不舍得再让林羲洲不快,便忍不住服软道,“对不起……是我错了,小米,你别生气。”

    林羲洲沉默了一下,摆摆手道,“没事的话你就先走吧,我也要回病房了。”

    逐客令已经这样明显,程灏只好起身离开。林羲洲把杯子洗了收好,然后回到房间,林迹尧已经睡下了。

    林羲洲站在门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随后便轻轻合上门,走到厨房随便下了点面条当做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