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37章

第37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最近几天程灏总是频繁地来看望林迹尧,一脸的礼貌和温顺,带来的水果和补品把两张拼起来的小方桌堆得满满当当。

    林迹尧精力有限,扛不住程灏成天地在他面前刷存在感,尤其是在他一声惊天动地的‘爸’之后,林迹尧呛了口水咳得差点昏阙过去,一旁的林羲洲吓得连忙按铃叫护士,然后气急败坏地扯着程灏的领子把他带到客厅。

    “闹够了没有?你到底是要干什么?!”

    “照顾你……和他。”最后两个字程灏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可以想见他刚才叫的那声‘爸’也狠狠地恶心到了自己。

    林羲洲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不用你照顾,林迹尧也不用,少来瞎掺和。”

    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多少有些尽人事听天命的味道。林羲洲和林池都算不上是公司的决策层,该做什么决定也不是他俩该考虑的事,他们现在的竞争说白了还是林迹尧两个哥哥和林迹尧的争斗,林羲洲与林池只不过是被当做了两枚旗帜摆在明面上而已。

    想到这儿,林羲洲不禁又回想起昨晚林迹尧和他说的话。

    “小羲,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更加干脆利落,也更保险。”

    “……是什么?”

    “我三年前就立了遗嘱,林氏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林羲洲当即就变了脸色,遗嘱是好用,但使它生效的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林迹尧必须得死。

    真是笑话,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对他来说无足轻重的东西去牺牲自己的父亲?

    林羲洲不自觉地拧起眉,冷冷地瞥了程灏一眼,“没事的话就滚,我要回去了。”

    今天是林迹尧做第二次化疗的日子,等到这次化疗结束后,只要再修整一个星期左右就可以做手术了。医生私下里曾和他说过林迹尧这段时间的化疗的治疗效果很好,肿瘤有明显的缩小,同时又配合中药清洁了肺部,有利于后期手术的成功。

    在注射完化疗需要的药剂之后,林迹尧显得有些精神萎靡,林羲洲一直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程灏也坐在角落里的沙发里默默地看着,一言不发。

    等到林迹尧小睡了一觉醒来,林羲洲正站在桌边把程灏买来的皮蛋瘦肉粥盛到碗里。他想说话,张嘴却忍不住咳嗽,林羲洲连忙走过去把他扶起来靠着床,在背后塞了块软枕头,然后又倒了杯温水给他。

    林迹尧喝了半杯水润了润嗓子,见林羲洲略显担忧地低头看着他,忍不住笑了笑,抬手摸摸他的脸颊,温声道,“小羲,吃饭了没有?”

    林羲洲摇头:“我还不太饿,一会儿再吃。”

    这时候,程灏端着粥走过来,林羲洲弯腰把床上桌支起来好方便他吃饭。

    林迹尧拍拍他的肩,“别忙活了,你们也去吃吧。”

    林羲洲本想拒绝,但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走了进来,来人是平日里和林迹尧关系不错的一位表兄弟,名叫乔谌,之前一直在国外四处旅游,今天也是听说林迹尧出事了才回来的。

    林羲洲礼貌地和他打招呼,“表叔,晚上好。”

    “哟,小羲都长那么高啦。”乔谌掐了把他的脸,状似不经意地瞥了眼林迹尧,笑嘻嘻地说道,“瞧这帅的,以后追你的女孩子肯定得绕地球一圈。”

    这话一出,病房里突然诡异地寂静了下来,半晌,林羲洲尴尬地笑笑,“表叔说笑了。”

    旁边的林迹尧拿汤匙敲了敲桌子,语气平淡地道,“我可舍不得让他走,林慎,你少在这诱拐青少年。”

    乔谌怒瞪眼,“嘿,我大老远跑回来想要帮你,你还——”

    林迹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帮什么?有什么好帮的?我都说了我应付得来。”

    林羲洲见他们有要深谈一番的趋势,连忙拉着程灏出去,“表叔,你们慢慢聊,我和程灏先去吃饭了。”

    等到两人关上房门离开,林慎才拉了块椅子在病床旁坐下,“说说吧,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肺癌。”

    “这个我信,”林慎说,“不过肺癌晚期?我说林迹尧,别人不清楚你,我还能不知道么?为了你那个宝贝疙瘩,你花了多少时间精力去关注健康和保养,要真是肺癌晚期怎么会拖到现在才发现?”

    林迹尧抿了抿唇没有说话,林慎哼唧了一声,“亏我还火急火燎的跑过来想要帮你,谁知道……”他拉长了声音,不怀好意地冲林迹尧挤了挤眼,“你过得挺滋润的嘛。”

    “滋润?”林迹尧斜睨了他一眼,“两次的化疗还有一个星期后的手术,你觉得滋润的话倒是自己来试试。”

    见林迹尧确实是瘦了很多,面部尤其明显,骤然的消瘦让他越发显得眼窝深陷,轮廓锐利,倒有点像混血儿了。林慎讪讪地笑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先不说这个了,不过关于林家那个惹事的小杂种,我倒是有些信息要给你,只是我还不确定到底情况如何,不知道有用没有。”

    “什么信息?”

    “你还记得吗,在那个女人和你上床后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来着,我们一起去过一个朋友的生日晚宴,那晚我喝醉了……”

    ******

    另一边,林羲洲和程灏离开医院后便就近去了附近的一家麦当劳吃晚饭。

    程灏没怎么吃,他基本上是喝可乐喝饱的,而林羲洲忧心林迹尧的身体情况,也只是低头一口接一口地吃东西,并不怎么说话。

    现在的林羲洲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看得程灏不住地心疼。他绞尽脑汁地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只能用饭团挑起话题,因为林羲洲要住在医院里照顾林迹尧,所以只能把饭团托付给张嫂。而程灏知道了这件事后就主动找上门,找张嫂认领了饭团,并且费尽心机地把因为长久见不到主人而有些抑郁的饭团给养成了名副其实的大饭团。

    这个计策显然是成功的,林羲洲听到饭团的事后终于有了些精神头,程灏趁着他还在兴头上,趁热打铁地打电话让司机把饭团载过来。

    林羲洲很高兴,蹲在麦当劳门口和饭团玩闹了小半天,程灏又买来几盒麦趣鸡块,打开来放在边上。饭团摇着尾巴赖在林羲洲身边不肯走,也不肯离开他去吃放在一边的鸡块。

    “乖。”林羲洲笑着搓了搓饭团的大饼脸,程灏把它伺候得很好,一身白毛被护理得松软柔顺,“怎么了,不爱吃鸡块吗?”

    饭团撒娇地用头去蹭他的腿,程灏识趣地把鸡块拿过来,让林羲洲喂着吃。一边看一边心里暗自抹泪,现在林羲洲对他甚至及不上这狗的一半。

    不过因为林迹尧还在医院,所以林羲洲没有在外逗留很久,饭团也该回去睡觉了,它到最后甚至是被司机硬拽上车后座的,大白胖子可观的体重让老司机累得直喘气。

    送饭团离开后,林羲洲和程灏走路回医院。

    两人肩并肩地走在路上,自然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几次碰到一块儿,然而在程灏一鼓作气地想要握上去之前,林羲洲就往旁边小挪了一步,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程灏原本还颇为乐观的心情顿时变得萧条一片,他忐忑着又挨近了一些,“小米——”

    “程灏,我感谢你的付出。”林羲洲打断他的话,声音没有半点起伏,“但现在不是时候,我不想谈这些。”

    听到后面的话,程灏几乎要笑出声来,他了解林羲洲至深,怎么会不清楚对方的真正心思?

    “小米,我知道你还是在生气我自作主张的事。”程灏低声说,“没关系,不管怎么样我都可以等,只要你还愿意要我,我等多久都行。”

    说实话,不管是之前他们在办公室的那一次荒唐胡闹,又或者是他私自分手而导致的后果,这两件事都给了程灏很大的教训——或者说是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更合适。大到他现在在做每一个举动之前都有些惴惴不安,说话之后更是控制不住地回想到底说得合适不合适,会不会留下不好的印象等问题。

    就像是回到了情窦初开的青春年纪一样,既容易使人烦恼,却又让他因为每一次关系的进展而有些难以抑制的小雀跃。

    林羲洲没有回答,现在他真的提不起力气去和程灏说这些。两人一路沉默,过了一会儿,他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拿起来一看,是林峥来的电话。

    林羲洲下意识的没有立刻接起来,现在距离医院大楼还有些距离,当即接起来的话程灏非得全程旁听不可,便转过头对程灏说道,“很晚了,你回去吧,我自己回医院。”

    程灏顿住脚步,他条件反射地就想要追问,却又被理智生生压制住,生怕再给林羲洲过多干涉他的感觉,只是笑了笑,说道,“好,那你记得要早点休息。”

    林羲洲点点头。

    程灏又说,“晚安。”

    “嗯。”

    走出两三步后,林羲洲才接起电话,“林峥?”

    林峥的声音很急,“羲洲,我听顾言说你要休学一年,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林羲洲说,“就是我父亲生病了,我不方便离家远行。”

    “是这样……”林峥仿佛松了口气的样子,“顾言那混蛋说得语焉不详,我还以为是你出了什么事。那这样的话……算是留级?明年要怎么办?”

    “这个没关系,我父亲找熟人疏通好了,明年还是进大一。”

    林峥应了一声,随后就是一段不约而同的静默,却又谁都没挂电话,许久之后,林峥结结巴巴地问,“你、现在有人陪你吗?”

    “陪?”林羲洲一头雾水,“没有,不过我在医院陪我父亲。”

    “不,我不是说这个。”林峥像是太紧张了,呼吸声大得和饭团有一拼,“我、我我的意思是,你有、有……恋人吗?”

    林羲洲一怔,林峥怕他误会,连忙解释道,“我知道现在说这个不合时宜,我只是想说……你如果需要帮忙,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我。”

    林峥屏住呼吸,另一边却始终没有传来任何声音,他懊恼地想着自己是不是太唐突了一些,心里有个小人在内牛满面地锤着地板,一边企图亡羊补牢地说道,“我没有什么企图……就是以一种师生的关系联系,又或者,又或者是朋友关系也可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林羲洲除了沉默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接二连三的相似的话语让他有些心烦,他当然是希望两人能够保持朋友关系,所以就更加犹豫该如何回应这份根本不可能的感情。

    再说了,现在他的脑子里真的是一团浆糊,根本腾不出精力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到最后,林羲洲也只干巴巴地憋出了一句,“好,我会的,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