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38章

第38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林迹尧的手术时间提前了,医生本打算让他休息十来天再手术,但一星期之后的一个早上,林迹尧却坚持要下午就做手术,林羲洲没办法,而且他对这些医理知识半点都不了解,只能全权听从医生安排。

    最后,医生和林迹尧各退一步,决定在明天动手术。

    手术那天,之前只露过几次面的林池也来了,他们俩和程灏一同等在手术室门口,过了大概十多分钟,就有穿着一身消毒服装的护士走了出来。

    “三位先生,林先生的ab型血医院库存不足,不知道你们可否去做个血液检查好方便供血?”

    “库存不足?”从手术开始就情绪紧张的林羲洲不受控制地拔高了音调,“你们是什么医院,ab型血这样常见的血型也会库存不足?!”

    “非常抱歉,但前天晚上——也就是昨夜凌晨,市里有一场八车追尾连环撞事件发生,临近的大小医院都把能用的血液送去了,所以——”

    “好了好了,”林羲洲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现在也没有时间多作解释,他站起身对护士说道,“我是o型血,可以用。”说完,林羲洲又转头看向林池,“你呢?”

    林池一愣,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我不知道,先去验血吧。”

    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事,因为林池从前家庭拮据,向来是只参加学校组织的体检,而学校体检一向敷衍,就算是抽血检验也只是检测是否患上什么疾病,并不会将血型印在体检单上。

    林羲洲本想问林池认祖归宗难道就没去验血和验dna?可是一看见他那张肖像林迹尧的脸和五官就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但凡认识林迹尧的人都会觉得他们俩有血缘关系,更不用说林池的出生证明上的时间跟他母亲爆出怀孕的日子相吻合——关于这个时间林盛是最清楚的,在林迹尧用两百万让林池母亲离开后,那女人也私下找了林盛一次,额外得到三百万的‘堕胎费’和‘精神损失费’。

    至于为什么没去验dna,大概是因为时间问题?林池过来的那天正是大年初一,又刚刚丧母,于情于理林盛都不会要求马上去做dna检验。

    想归想,但林羲洲却没敢多耽搁,连忙和林池跟着护士去抽血检验。林池验完血型后是ab型,和林迹尧的血型一样,他和林羲洲的血都可以用。两人就各自抽了的血,林羲洲怕不够,又硬是让护士多抽了,然后坐回手术室门口唇色苍白地撑着头盯着门上亮着的‘手术中’的灯。

    程灏怕他因抽血太多而晕倒,火急火燎地跑去找值班护士泡了杯葡萄糖,又要了几颗大白兔奶糖回来,剥开糖纸让林羲洲吃下去。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大白兔太甜了些,林羲洲吃完反而有些反胃恶心,他呆呆地坐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手术室的灯忽地就熄灭了,他连忙站起来想要走上前,却感到眼前一阵晕眩,险些要站不住。程灏眼疾手快地扶住他,林羲洲却顾不上太多,匆忙向着走出来的医生迎了上去,在得到‘手术非常成功’的答案后心中的石头才终于落了地,急忙问道,“什么时候可以进去看他?”

    “麻醉药的药效还没过,”医生说,“大概再过半小时就可以了,一会儿护士会将林先生送回病房,您可以先进去陪着他。”

    林羲洲点点头,“辛苦你了。”

    程灝站在旁边,依然抓着他的手臂不放,坚持道,“你这样不行,先去躺一会儿,林叔自然有护士照顾。”

    林羲洲没理他,抬腿就跟着护士往病房走,若是林池不在他或许还真可以靠一会儿缓缓神,可现在对方就在一旁虎视眈眈,他怎么能放得下心把林迹尧一个人留在病房?

    “不用了,”林羲洲拉开他的手,“我在床旁边的沙发上坐一会儿就行,你也在这儿待了那么久,先回去吧。”

    “我不——”

    程灝本想跟上去,正巧这时候有个黑西装快步向程灝走来,似乎有话要说,林羲洲便趁机溜开,和林迹尧回到病房。

    坐回沙发上,林羲洲总算知道为什么法律规定献血只能献了,他现在眼前金星直冒,原本只是想坐着等林迹尧醒来,可没想到他只是闭眼休息了一会儿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腰间的异样让他迷糊着睁开眼,林池那与林迹尧有几分相像的面容让他猛地清醒了,在发现对方正顺着他的腰线往上摩挲时更是黑了脸,二话不说就将林池的手臂反扭到背后用力将他推开。

    盛怒下的林羲洲的力道大得让林池踉跄了三五步才勉强稳住身形,望着怒不可遏的林羲洲,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语气轻佻地说道,“玩玩儿而已,你和程灝不也是这样么,何必那么生气。”说完,林池眯起眼又上下打量了林羲洲一遍,还别说,那腰侧柔韧肌肉的触感真挺好的。

    林羲洲一言不发地冷眼看着他,那目光看得林池心里没底,却还是忍不住嘴硬道,“瞪着我做什么?你现在要是肯服软,兴许日后你林二少的位子还能保得住。”

    “林二少?”林羲洲冷笑一声,“你若喜欢就拿去,我不稀罕。”

    林池早想到林羲洲会是这样的反应,当下也没再多说什么,理了理身上的西装后便昂着下巴离开了。

    林羲洲看得又好气又好笑,就林池这魄力,现在还什么都没成呢就开始飘飘然傲得跟什么似的。也不想想林迹尧那两个兄弟是这么好相与的么?现在林池除林家血脉以外什么都没有,还真指望能得到多大的好处?

    揉揉涨疼的太阳穴,林羲洲低头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他又回头望了眼林迹尧,似乎还没有要苏醒的样子。

    林羲洲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等林迹尧醒后会需要些什么,应该是……喝水和吃饭?可是手术后好像要六小时才能进食,那就只能先喝水了。

    林羲洲努着嘴巴使劲想,但混沌的脑子并没有给他太多的灵感,他抓了抓头发,用手机发短信给自己订了份盒饭,然后便拿起水壶走到外间去烧开水。

    在等水开的时候,林羲洲回想起刚才的情景,突然升起几分落架的凤凰不如鸡的感觉,但随即又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摇了摇头不去多想,林羲洲把开水倒进杯子里,兑了些凉水后端进病房。

    他推开房门,便看到林迹尧正睁着眼定定地看着门口,像是知道他下一秒就会推门而入一样。

    林羲洲一愣,随即加快脚步走了进去,“醒了?感觉怎么样?”

    林迹尧的手术伤口还在隐隐作痛,随着麻药的消退,痛感也越发强烈起来。

    林羲洲握着他的手有些担忧地问道,“爸,要不要让护士来打些止痛药?”

    林迹尧摇头,和他交握着的手紧了紧,低声道,“我没事。”顿了顿,林迹尧问道,“小羲,大学应该都开学了吧?”

    “嗯,最晚的也开学有一个多星期了。”

    林迹尧唔了一声,“真要等明年再入学么?这样你就会比别人迟一年毕业。”

    “怎么了?”林羲洲笑问,“这又没关系,我无所谓的。”

    闻言,林迹尧顿时沉默下来,没有再说什么。

    *****

    其实若真要从头论起,林羲洲这二十年来的生活过得还算是顺风顺水,若不是后来陆陆续续的出了这么堆幺蛾子,他也可以算是一枚妥妥的人生赢家了。

    他本以为人生在世,谁能没几道难过的坎,并且也已经在头几个失眠的夜里仔细做好了以后的规划和打算,但没想到,这次迅疾的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在他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雨点已经渐渐变小,直至停歇。

    手术后几天林羲洲一直在医院照顾林迹尧,看着他的身体一点点的好起来,心里也放心了很多。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纵使再聪明也不可能从普通的高中学生在一两个月的时间里拥有掌管公司企业的能力和才智,那只可能是小说里才会发生的事情。所以他想的问题更为具体也更为普通,例如如果事情发展到不能挽回的地步,他要怎么把林迹尧安全的带离这个地方,有多少人是他可以信任并且求助的,毕竟林迹尧的身体状况必须要有专业人士护理才行。

    然而,在林羲洲前前后后考虑了这么多之后,事实却告诉他——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当许久不见的林盛乍一露面的时候,他着实是吃了一惊——林羲洲自然知道林盛出了什么事,表面上是闭门养病,实际上却是被软禁在林家老宅里,如果他能够出来,那是不是也代表着……

    看林羲洲愣愣地站在门口盯着他,林盛心中也是五味杂陈,小孩儿瘦了很多,棱角尽显的面部轮廓简直和林迹尧相差无几。一直以来他都因为某些原因而不喜欢这个和林迹尧半点都不相像的孩子,但没想到到了最后,林迹尧身边能够依靠的人却只有他。

    林羲洲仍然傻乎乎地端着削好了皮的苹果站在门外,林盛拿拐杖敲了敲地板,神色依旧严肃,声音却是温和,“怎么,这才几天没见,就不懂得叫人了?”

    林羲洲后知后觉地连忙躬身打招呼,“爷爷。”

    林盛点点头,而后又看向林迹尧,说道,“你好好休息,公司的事有齐老他们先看着,等身体养好了再说。”

    林羲洲越听越糊涂,林盛的意思是公司这是没事了还是怎么的?可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几天明明都和之前一样,怎么情况就突然好转了?

    林迹尧皱眉道,“这次因为这件事已经开除了几个高层,我担心有些人会——”

    “没什么好担心的。”林盛说,有意无意地瞥了林羲洲一眼,“有程家站着呢。”

    林羲洲:“……”

    谁能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到林盛走后,林迹尧不等林羲洲发文便递给他一个文件夹,里面是医院签发的文件。

    “这才是真正的文件。”林迹尧轻声说。

    林羲洲一目十行地看过去,连续的几个关键词让他的思绪渐渐明朗起来。林迹尧的肺部确实有肿瘤,但并不是恶性而是良性;在后期肿瘤也得到了很好的控制,那些所谓的‘肿瘤扩大’的x光片也只是医院的其他病人的而并不属于林迹尧……

    所以说白了,就是肿瘤是真的,化疗是真的,手术是真的,但林迹尧的实际情况并没有这么严重。这一切不过是他顺水推舟布下的局,除了一两个得力助手以外没人知道公司的实际运转仍然是由他亲自掌控着。也正因为此,所以林迹尧才要转到朋友名下的私人医院,这样不管是安全还是*都有了保障。

    “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林迹尧说,看向林羲洲的眼神里带些些紧张和不安,“只是这事儿非同小可,绝不能出现任何偏差。”

    林羲洲点头表示理解,他清楚棋差一招的后果,所以这时候也没有矫情地表示什么不满,只是问道,“那……那三个人呢?”他问的自然是林池三人的去向。

    “挪用公款,贿赂官员。”说到这里,林迹尧微微一笑,“用不了几天就该进去了。”

    林羲洲听得有些发懵,挪用公款一类的账本还好操作,可是贿赂官员?都说官商勾结,贿赂这种事的存在本就是不正常中的正常现象,对商人来说,更重要的是要把握好一个尺度和形式的问题,林迹尧也是有做过送礼一类的事情的。更何况这样的丑闻一旦揭露,公司的形象必然受损,也会牵连到不少人,他这样做真的没问题?

    像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林迹尧笑道,“别担心,我都安排好了,虽然林氏的发展可能因此而迟滞,但还构成不了什么太大问题。”

    林羲洲迟疑着点点头,“可是……林池他不是林家的——”

    “他不是。”林迹尧摇头,黑色的眸子深不见底。

    大概是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多了,所以林羲洲此时也只是呆呆地哦了一声,等着林迹尧自己解释。

    “小羲,林池其实是乔谌的孩子。”

    “表叔……?”林羲洲费劲地思考着这一大段混乱的关系,表叔是林迹尧的表兄弟,也就是林迹尧母亲一系的人,林池是表叔的孩子,那么也就能解释他们长相相似的原因……

    林迹尧接着说道,“这消息也是乔谌那天回来时说的,我便借着手术的机会让林池验血,ab型血,和我一样。但林池母亲是o型血,两个血型配对不可能产生ab血型。”

    林羲洲沉默了一下,迟疑着问道,“可是你一开始不知道这件事吧?那原计划又是什么?”

    “父亲不会允许任何能危害到林氏的人存在,哪怕他姓林也一样。”林迹尧说,“当然了,如果林池当真没动一点别的心思,我自然还会有别的计划。”

    而且不知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林池来林家的时间太过巧合,但听护士说,手术那天林池对于要抽血化验的要求却又没有抗拒……

    虽然仍有些还未明朗的细节,但从现在看来,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林迹尧看向仍然纠结地皱着眉头的林羲洲,心中不由叹了口气,说实话,生病的那段时间真是他这辈子过得最好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