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40章

第40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大学生活的魅力就在于,当你忙了一天之后,细想起来后却又不知道自己这一天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刚进学校的大一新生无疑是忙碌的,各种讲座、各种部门纳新等活动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大学学期末是用综测分来评定一个人的成绩,而综测分又包括智育分、德育分和文体分,参加各种讲座和评优评先都有加德育分,有意向拿奖学金的同学们也就格外积极reads;爱卿懒丞相。林羲洲虽然不缺那点钱,但能拿到奖学金也算是一个能力的证明,再加上同宿舍的另外两个舍友也一副摩拳擦掌的架势,他便也顺水推舟,经常和他们结伴去参加活动。

    生活一忙起来,林羲洲在企鹅群里的冒泡就越发少了,而且因为在学校住宿的关系,他之前答应过小妖和猫的新剧本也没法配音,只能让他们另定主役。

    对此,小妖自然是意见很大,无数次地和他抱怨为什么他和青峥突然都变得那么没时间。明明林羲洲现在不再是高三狗,林峥带的也不再是毕业班,两个人却像是说好似的,上网的时间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这种时候,林羲洲也只能尴尬地笑笑,不再说话。

    而另一方面,关于程灝的问题,他也有仔细想过。

    其实归根到底,程灝和林迹尧的做法是一模一样的,都是自以为地为了他好而去隐瞒部分事情,甚至擅自替他做出某些决定。可是比起程灝,林羲洲对林迹尧所作所为的接受程度显然高了一倍不止,或者也可以说是相当坦然地理解并接受了这件事。因为他知道林迹尧的苦衷,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即便整件事完全就是把他蒙在鼓里的一个骗局,林羲洲也没有任何介怀。

    可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程灝和林迹尧是一样的处境,也许林羲洲因为自己没有亲自参与其中而感受不到他所处环境的棘手和危险,但程灏所面临的艰难却并不会因此而减少半分。

    难道真的是因为太在乎了,所以才对程灏的做法始终无法释怀?

    林羲洲不是个怯懦得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人,既然在乎,那就去亲近。只是虽然理智上这么认为,心里却依旧不免为自己的这个认知而感到些许心烦。

    程灏对他自然是相当好的,因为林羲洲习惯不了天天挤食堂,他就让人每天送盒饭到宿舍里,三菜一汤配上米饭,不论林羲洲几点下课,每次他看到盒饭时饭菜总还是热乎乎的,让其他三个舍友羡慕不已。

    除此之外,程灏每个星期都会来找他,他知道林羲洲不喜欢他在外人面前和他表现得过于亲近,所以从不去宿舍。只是在来之前给林羲洲发个短信,说好等待的时间地点,就一直在那里傻等。

    第一次的时候,林羲洲因为部门开会而没有看到短信,直到他和舍友徐清阳走回宿舍楼时路过校门,才看见了斜倚在一颗槐树旁的程灏。

    那天正下着毛毛细雨,在校门口等待了两个多小时的程灏也透过细密的雨丝看见了他,神情微微一怔,顿时站直了身体,似乎是想要上前,却又不知为何止住了脚步。

    见林羲洲的表情有些僵硬,远处的那人更是怪异,徐清阳戳了戳他的手臂,“那是你朋友?”

    迟疑了半晌,林羲洲点点头,把手上的伞交给他,“这里离宿舍还有一段路,伞你遮回去吧。”

    “诶嘿,”徐清阳咧嘴一笑,看程灏有车,一会儿准会把林羲洲送到宿舍楼下,这会儿也就不再和他客气,接过了伞,“行,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来,晚上八点还有党课,别忘了。”

    林羲洲点点头,转身朝程灏走去。

    一步一步,他距离程灏越来越近,程灏抿了抿唇,心里竟不由自主地生出几分紧张。

    “你来找我?”林羲洲问他reads;老婆,诱你入局。

    “呃……恩,恩。”程灏喉咙有些发干,他张了好几次嘴都没说出话来,林羲洲看上去像是不知道他会来。那么……他是没看到短信才没来,而不是不想来?

    这个想法让他的心脏不由得急促地跳动了两下,程灝涩声说道,“我……我中午给你发了短信……”

    “短信?”林羲洲一怔,把书包里的手机拿出来看了看,“抱歉,我中午去开会了,留在部门里帮忙,没注意手机。”

    “没关系,”程灏的神情一下子就明朗起来,连声音都畅快了,“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和你出去吃顿饭,你这两星期忙得不轻,也该放松放松了。”

    这句话说完,程灏的心再次揪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林羲洲,等待他的回答。

    半晌过后,林羲洲点头,应道,“好。”

    也许,人人都该有资格被给予新的机会。

    之后的生活,似乎都已归于平静,林羲洲忙于学业,程灏依然粘人,天天发上几十条微信,患得患失般地变着法地缠着他。

    这样看来,一切仿佛都变得和以前一样了,然而细品之下,却又觉出些不同来。

    程灏虽然胡搅蛮缠,比起先前却又多了几分收敛和克制,小心翼翼地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不敢有任何过分的举动。

    换做以前,程灏大概是巴不得林羲洲周围的人都知道他,甚至是知道他们的关系,因为林羲洲现在的情况实在太过危险——开玩笑,学校里那么多的小鲜肉,他再不盯紧些怎么行?

    但是考虑到林羲洲的意愿——于是结果也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不管程灏自己怎么样,他也只能默默地把所有的想法憋回心里。

    算了,只要小米喜欢,什么都好。

    -----------------------------------------------------

    一年后的暑假

    和程灏一起提着大包小包行李回到家的林羲洲目瞪口呆地看着客厅里的婴儿手推车,那里面正躺着个粉嫩粉嫩的小婴儿,林羲洲辨不出男女,然而对方纯粹得如同天空一般的蓝色眼睛明晃晃地昭示着他是个混血儿。

    “爸、这,这个……小孩子,谁家的?”林羲洲一手指着小婴儿,磕磕巴巴地问坐在离婴儿十万八千里外的沙发上看报纸的林迹尧。

    林迹尧抬头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遍林羲洲,确定他气色红润、健康得能够活蹦乱跳之后才吝啬地施舍给婴儿手推车的小家伙一个眼神,神色淡淡地翻过一页报纸,“他姓林,其他的还不知道。”

    林羲洲:“……”

    程灏扯了扯他的袖子,对林羲洲比了个口型:代孕。

    这一年来他虽然都在省外,但经常是两个省来回跑,该知道的事儿一件都没落下。林迹尧对外并没有详细说明婴儿的来历,只说这是林家的孩子,其他的一个字也没透露。

    林羲洲干笑一声,轻手轻脚地走到婴儿推车旁边往里望,小baby也跟着含着拇指转头看着他,圆溜溜的蓝眼睛格外清澈reads;长刺女王,谁敢碰。

    一大一小对视了一会儿,小婴儿咧嘴一笑,咿咿呀呀地挥舞着手臂要他抱。

    见林羲洲的神情一下子就柔和了许多,程灏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个林迹尧已经够他受得了,再来一个小屁孩他怎么hold得住?!

    *****

    三年后

    “哥……哥哥……”

    林诺在地上四肢并用地划拉着朝林羲洲爬去,程灝憋屈地看着林羲洲把那小屁孩子抱在怀里,林诺咯咯笑着捧着自家哥哥的脸在上面吧唧啃了一口,不知轻重的力道在上面留下了一排牙印。

    程灝登时一惊,声音不自觉的也拔高了几分,“小米——”

    “呜——”林诺吓了一跳,眼睛里迅速地含了一泡泪,把脸埋在林羲洲胸口小小地抽噎了几声,惹得林羲洲没好气地狠瞪了程灝一眼,压低了声音道,“你别吵!”

    程灝:“qaq……”

    *****

    五年后

    林羲洲大四时获得了保研名额,因此毕业后就继续读研,不过因为林诺的关系和程灝的一再要求,他选择了省内的大学继续进修。

    “哥哥!”

    林羲洲周末回家,林诺一听见门开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啪嗒啪嗒跑下了楼,林迹尧和他不亲,甚至可以说是没管过,所以林诺最喜欢最亲近的人就是自家哥哥了。

    “哥哥,诺诺好想你。”林诺跑过去抱住林羲洲的腿撒了会儿娇,然后才张开手臂,被心情大好的林羲洲抱起来荡了个秋千。

    林羲洲身后,默默给自己倒水给饭团喂狗粮的程灝表示,他已经习惯了,真的。

    林诺笑嘻嘻地趴在林羲洲肩头上,对坐在角落里显得格外凄凉的程灝一个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

    程灝差点没拿住手里的玻璃杯:“……小兔崽子!”

    *****

    二十年后

    毫无疑问,林诺是被用来培养做继承人的,作为知情人的林羲洲对此难免感到愧疚,如果不是他,林诺本该拥有一个温柔美丽的母亲和完整的家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有一个对他漠不关心的父亲。

    所以出于种种客观原因,林羲洲对他格外纵容。

    林诺20岁的时候,林羲洲已经在国外和程灝领了结婚证有五六年了,但是仍然是在国内定居,只是不住在林家,和程灝自己在外面有一套房子,一周只回家两三次。

    这周周末,是他们固定的回家日。

    20岁的林诺——尤其是20岁的,被林迹尧重点培养的林诺,该有的手段和阴谋自然是一样不少,然而对方特有的混血儿英俊的相貌却又让林诺看起来就像只纯良无辜的小兔子,没有半点杀伤力reads;中校老婆惹不得。

    ——不过,对这只‘小兔子’,程灝绝逼是领略得最深的那个人。

    “哥,你回来啦。”林诺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前,抱住林羲洲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今天好像早了点呢。”他语气亲昵,一如既往地无视了旁边的程灝。

    “嗯,父亲在公司开会,一会儿我们去接他,再一起出去吃饭。”林羲洲笑说,而后又问,“小诺,最近过得怎么样,父亲会不会很严厉?”

    “还好,就那样吧。”林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兴致勃勃地拉着林羲洲的手,“哥,我给你买了好几套衣服,去我房间看看吧。”

    这时候,从头到尾一直充当背景板的程灝终于憋不住了,“又买衣服?”林羲洲的衣柜里除了几套定制西装,其他的衣服鞋子甚至内衣裤全都是林诺给买的,上次他只是暗示性的让林诺适可而止,结果这臭小子当下就跑去找林羲洲哭诉,那副又可怜又委屈的样子就好像是他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样。

    最后的结果,就是林羲洲连续三天加班没回家,程灝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屋子过了三天。

    林诺不着痕迹地冷瞥了他一眼,望向林羲洲时又换了一副表情,湛蓝的眼睛眼巴巴地看着哥哥,“哥……不行吗?”

    “当然不是。”林羲洲连忙说,他对自家弟弟一向招架不住,林诺小时候可爱,长大后更是俊朗,深邃的轮廓和五官不知让多少女孩疯狂。

    他径直略过程灝,笑着揉了揉林诺的头发,“走吧,一起上去看看,然后就去公司接父亲。”

    “哥哥最好了。”林诺高兴地抱着他又亲了一口,得意地斜睨了一眼程灝。

    程灝:“……小兔——大兔崽子!”

    *****

    三十年后

    林诺结婚了,和一个他根本没见过几面的女孩子。林迹尧说这样对林氏发展有益,所以林诺就同意了。

    林迹尧罕见地正眼看了他一眼,林诺不禁轻笑,“怎么,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死扒着哥哥不放?”

    林迹尧没有说话,他已经不再年轻,眼神却依旧如鹰隼般锐利。

    林诺说:“我去联姻,林氏就能更进一步,哥哥背后就会有个强大的靠山,他想做什么就能什么,这没有什么不好。”

    林迹尧收回视线,淡淡道,“你倒是看得开。”

    “这有什么看不开的。”林诺摊手,“哥哥和程灝已成定局,除了想办法让他过得更好,我还能做什么?”

    事实上,林诺很早就知道了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林迹尧不忍心把公司的重担压在林羲洲身上,所以才会有了他。

    但那又怎么样呢?林诺不在乎,得知真相前他不介意为林羲洲承担一切,知道原因后,这份心意也不会因此而改变分毫。

    他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