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杯具崛起[星际]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杯具崛起[星际]最新章节!

    “学长要是不能忍受与别人住在同一个房间里,我和小狼可以在客厅凑合着睡的。”看谢少棠一副欲言又止甚至还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季末还以为他是对自己擅作主张定下这个房间而感到不满。

    “不、不是,”谢少棠赶紧回过神,连连摆手道:“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怎么可能让你们去睡客厅!我是说……这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三个人要同睡一张床,谢少棠光是想象一下就心跳得飞快了。

    “什么?”季末努力地竖起耳朵听,但谢少棠的后半句话声音越来越弱,到最后他完全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

    这到底是嫌弃还是不嫌弃?

    算了,谢少棠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何况这旅馆房间的床足够大,他和儿子晚上也不会乱翻身抢被子盖,应该没什么问题。

    大家都是男人,将就一下就行了,季末的想法很简单。

    但正因为都是男人,谢少棠才会犹豫,甚至还被自己喜欢的人误会了,实在有点哭笑不得。

    “……我是怕自己管不住自己啊。”谢少棠以季末听不见的音量叹息道。

    不过难得有机会能和喜欢的人一起出门旅行(就当它是旅行吧),又阴差阳错地仅剩一个房间,只能和季末睡在一张床上,简直像是连命运之神都在帮自己撮合!谢少棠按捺下说不清是紧张还是激动的心情,在季末进入卧房后,他也忐忑地跟了上去。

    谢少棠前脚刚踏进房间,后脚就挪不开步子了——季末正站在床边,旁若无人地脱衣服,那具瘦削而白皙,还带着少年青涩的身体完完全全地展露在谢少棠面前。

    “……”谢少棠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发干。

    “都站在门口了,怎么还不进来,学长?”听见脚步声的季末转过身,与谢少棠的视线对了个正着,“学长也快点脱衣服吧。”

    脱……脱衣服?

    谢少棠刚觉得恋情有了希望,这坐火箭一般神一样的进展,把他弄得都有些懵了,心跳扑通扑通的声音直击耳膜,直到季末再次催促,谢少棠才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脱……做、做什么……?”

    “换衣服啊。”季末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从表情上完全看不出任何引人产生遐念的地方。

    谢少棠终于从云里雾里回到现实:“换衣服做什么?”

    “我打算现在就去那个矿脉附近看一看,也好让自己心里有点底,看看还要不要准备点什么东西。”季末回答。

    “那里不知道有多少个佣兵团,你自己去会很危险的。”谢少棠立刻道。

    “所以我打算和学长一起去,来,先换衣服吧!”季末清楚,如果他一个人去探路,谢少棠肯定不会同意,与其僵持不下,还不如和对方一起去,要是遇到危险,最多自己多警惕些,反正他有自信护得住谢少棠。

    季末准备的衣服看起来普通,样式也比较老旧,但衣服的料子却和那天巷子里的那伙流氓身上穿的一样,而且那伙流氓的衣服只在心口处运用了特殊材料,季末准备的防护服却全身都是那种特殊材料,一般的刀枪很难在衣服上留下痕迹。

    就是这衣服价格有点贵,季末没有时间自己收集原材料合成,只好买下商店卖不出去的旧款,幸好衣服可以贴身穿,拉尔星球气温又足够冷,就是把自己裹成一个球,也没人会觉得奇怪。

    谢少棠摸了摸衣服的料子,立刻明白过来这是什么,当下收拾好犹如坐了过山车般的心情,拿出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接下来的行动。

    “等等,如果我们都去了矿脉,那孩子怎么办……”谢少棠忽然想起来,犹豫地看向了季末。

    在他看来,矿脉附近危险得很,小末还是跟孩子一起待在旅馆里,剩下的事情交给他就好。

    但季末显然不这么看:“当然是和我们一起去,他也是我白银佣兵团的一员。”

    自己还在季小狼现在这个年纪时就已经开始严格的体能训练了,季末可不是前身的父母,把孩子娇养得柔弱不堪,经不住打击不说,还差点就连唯一的血亲也一并连累——要是自己没有重新活过来,只能依靠父亲而活的季小狼说不定现在也已经死了。

    所以,不管孩子现在有多小,只要他已经能走路、能说话、能感知这个世界并形成自己的判断,就不该把他继续关在温室里,社会是最好的老师,小狼崽就应该在风雨中学会站立。

    “巴!”

    最关键的是,季小狼明显也不愿与季末分开,两条短短肉肉的手臂紧紧扒着自己爸爸的脖子,季小狼的脸贴在季末的颈侧,尽管说话还不太利索,但这只面无表情的“无尾熊”眼里隐隐带着对季末的依恋。

    = = = = = =

    三人住的旅馆离矿脉并不远,边散步边留心周遭的环境,还是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并能看到矿脉的入口了。

    一片苍茫白雪中,几个人工开凿的入口还是能隐约看见,而且一路走过来看不到几个人,但在这山体周围却能见到不少人影,有的三五成群还穿着统一的制服,看样子应该是佣兵团的成员无疑。

    由于季末三人表现得太具有欺骗性,大多数一看就会认为这是来旅行的一家三口,所以这些外围巡逻的佣兵团成员对他们没有太多警戒心,甚至季末与他们的距离都能听见谈话内容了,这些佣兵团成员也没有在意。

    “昨天又死了几个人?”其中一个佣兵团的成员问。

    “听说是五个……或者六个。”另一人回答:“嗐,那些散兵游勇怎么能跟我们团比?他们又没有机甲士,怎么拼得过下面的怪物?”

    “说的也是,他们也太不自量力了……唉,我还和其中一个人说过话,今天再来,就只来得及看到他们的尸体被送去了墓地。”

    “能留下全尸也算他们的命好,多少人下去了,连个尸体都找不着的?”

    “老大他们在这里也待得太久了,这里又冷又荒凉,我可真怀念帝都的繁华和那些妞儿!”其中一人嘟囔。

    “我也是啊!只是老大虽然有能力下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开采还是不顺利……”

    季末正蹲下慢慢地替豆丁儿子围围巾,听得差不多时,他抱着儿子站起身,给谢少棠递去一个眼神,“亲爱的,那边的风景好像不错,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亲、亲爱的?!

    谢少棠差点没一头栽进雪地里,还好他心里素质还算强大,只是绷着脸点了点头,明知道季末这么说只是为了演戏给别人看,但听到季末这么顺口地说出这个词,他还是难免会心情悸动,这一天带给他的刺激实在有点多。

    “学长,你在发呆?”

    “啊,没有。”

    谢少棠喘了口气,跟上季末的脚步来到另一处没人看顾的矿脉入口,这个入口离之前那些入口有点远,人工开凿的痕迹少一些,因此入口稍微有些窄,仅能通过一个成年人。

    季末身材瘦削个子不高,抱着儿子也能轻松进入。

    但谢少棠就有点苦逼了,洞口的最高点还没有达到谢少棠的身高,而且两侧山壁并不平滑,谢少棠刚跨入一条腿,尖锐的凸石差点划破了他的大腿。无奈之下,谢少棠只好扶着山壁慢慢往里挪,结果双手碰过的地方,被糊了什么黏黏腻腻的东西,一股刺鼻的味道窜上大脑,谢少棠恶心得差点吐出来。

    “学长,用这个!”

    走在前面的季末突然回过身,递了一个滤气面罩和一支手电筒给他。

    “谢谢……”谢少棠用纸巾草草抹掉手上的黏液,戴上了和季末同样的面罩。再看季小狼也有个儿童款的,谢少棠不得不佩服季末设想周到,几乎什么东西都配齐了。

    “刚才听了那几个人的对话,这矿脉里面估计是有变异生物,所以普通人才无法深入。”季末一边往前走,一边说:“而且,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听出,这里的矿石就算能顺利采集,也有存在某种困难,所以这些佣兵团才会长期滞留在这里……我猜,那个困难,应该是矿石的储存方式。”

    “储存方式?”

    “嗯,对于有实力的佣兵团而言,矿脉里的变异生物算不上威胁,所以真正无法离开这里的原因,最有可能出自矿石本身。”

    “很有道理,既然是新矿,没有找到合适的储存方法也是有可能的。”谢少棠点了点头,又犹豫着说:“那要是我们找到了矿石,又该怎么运出来呢?”

    “见机行事,随机应变吧。”季末并不担心。

    前世他也做过类似的任务,老猎人也有“万物相生相克”的经验流传下来,既然这些矿石能够存在于这个山体,那么必定有什么物质能够装载这些矿石,到时候只要仔细寻找就行了。

    两人从入口往里走了约十分钟,路稍微变宽了些,但是宽度只能容纳两个人,谢少棠提出要走在季末前面,但季末以通路太窄为由拒绝了,“现在可以了吧?小末,我们换个位置,你还抱着小狼呢……”

    “等一下,”季末皱着眉停下脚步,侧耳听了约有三秒钟,他立即回身把儿子往谢少棠怀里一塞:“前面有动静,我先去看看。”

    说着,季末飞快地扯下挂在脖子上的一条银链,眨眼间手上的链子就变成了一把窄刃的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