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当家的 > 第一章 倾心倾命

第一章 倾心倾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当家的最新章节!

    讲话不求多而求智,不求文采而求明察。

    听其言,迹其行,查其所能而慎于官。

    ——《墨子·尚贤中》

    ********

    黑暗,迷茫,困惑!第一个感觉是背疼,第二个感觉是全身疼,她茫了半天才想起来,她们遇到恐怖事件了。背时啊!但是那么多人去旅游,怎么就让她遇到了,看来改明儿回去她可以去买彩票了,兴许能中大奖成为大富豪。

    “甑女士,甑女士,小美...”周围怎么这么安静,似乎整个世界只有她自己,难道都被救走了,只留下她了,那不对啊,甑女士不会忘记她的呀!难道她出什么事了吗?对朋友的担心和黑暗的恐惧让她觉得害怕,但忘性大的她却在黑暗中又睡着了。

    醒来时,天亮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隐形眼镜因为她将眼睛闭上没被炸到,才不至于当个睁眼瞎。睡了一觉醒来身上的痛也没有了,四处张望了下,她记得她是在草地上的,现在怎么在树林里,是被炸飞了吗?摸摸脖子,玉不在了,这可是她上半年去峨眉山的时候别人说保平安才求的了,花了不老少的钱了。不过,人被炸飞到这里了,她的背包怎么没被炸坏呢?对,先打电话,连忙拿出手机打算打一一零,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没信号,没信号,郁闷!先找到信号再说,孤身一人在树林里,怎一个怕字了得!

    “唐陆,都是效忠于陛下,你为何不与我联手,却投向那个老匹夫!”言语中可以听出这人对老匹夫的鄙视,一身白色长袍衬的男人更健壮,单看侧面那也是一代美男子。

    “...“静声一片,只看见灰白色的背影,背影确实帅的。

    “你该知道你想要的老匹夫能给的我都能给,只要你与我联手。”两大帅哥!!!暗处的林雅青却犯起了花痴,这两个明星是新出道的吗?怎么没见过,比天宇青出于蓝啊!啊!能拍戏那就是有信号啊,手机,手机???信号呢?我人品不会差到信号都远离了吧。

    “呃,这位帅哥。”咦,那个帅哥怎么低了个头就不见了,不理我,抬头看下我也好啊!要不是没看到导演组,她也不会来打搅他啊!“能把你手机借我一下吗?用完我马上还你。如果你不放心的话,你帮我打电话报警也行,只要告诉他们我的所在地就好。”

    抬头,抬头,你倒是抬头啊!太过分了,明星怎么能这样了,以后绝对红不了,贪生怕死胆小的她只能在心里os一把,想很有骨气的转身继续寻找可帮助的人,却只看到空无一人的树林,她只能很没骨气的决定赖上这个不爱搭理人的男人了。

    看着这挂在自己手臂上莫名其妙的老女人的,男人缓慢的举起另一只手将林雅青的衣领提起来准备摔出去,却看到了一双胆怯含泪未流泪又强装轻松的眼,真的很丑,脸大,嘴大,鼻子塌,还那么壮实,着实不像个女子。可是他停下了,因为心里痛又紧。

    阴为生来,阳为死去,若无死,必先生。

    生若来,便等到,死若来,便求得。

    害怕不见了,恐惧不见了,只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不是特别深邃,平常的黑眼珠,丹凤眼,很亮,很有神。眼角有笑纹,给人笑的感觉却觉得他是从来不笑的,但给了她安全感,可是到底是为什么?他们似乎是第一次见面,可是为什么她却不觉得他陌生,反而感觉应该很了解他。难道是?刚才离的远,没看清楚长相,脸有点瘦削,又不是特别没肉,不是时下的小鲜肉,有点似文艺范。她想她真是遇上一见钟情了,钟的还是一个明星,完了,她是不知道明星的生活是怎样,但她知道她和明星不可能,看来她的爱情是没戏了。在她自怨自艾的同时,男人放下浑然不觉的女人转身定住片刻,提脚便走,却发现后面的女人依然没跟上,深感无力的他回身拉起林雅青的手向树林出口走去。

    被自己喜欢的人牵手是什么感觉,幸福感爆棚,嘻嘻...啊!不小心笑出声了。前方男人听到后面奇怪的声音,再次无力抬头看看天空,这是他的命吗?算得古今,却算不到自己原来,哎!这若是命,他也认了。

    “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们好像不认识啊!你怎么可以牵我的手?”不能被感情蒙蔽双眼,虽然她是很喜欢与他肌肤相碰的感觉。

    “...难道你现在才发现吗?还是谁都可以牵你的手的吗?一名女子跑到荒郊野岭胆子也未免太大了?”男人似乎被气的不轻。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啊,他们又不是你!”怎么可能,她很纯洁的好吧,不过这个男人脸色还真是阴晴不变,太吓人了。“哎,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唐陆。”听到她的话再大的气都消了。

    “我叫林雅青,今年二十四岁,我是湖北荆州的...”

    “二十四岁还不明事吗?一个女子危险诸多,你居然一人在外。”叽里咕噜,叽里咕噜,她上当了,他居然是个管家公,“你应该在家做...”

    “你是想说要我现在回家当贤妻良母吗?”没想到这人还这么老八股,二十四岁都已经老了,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一个人出来探险的。她是很佩服她们的,要是她肯定不敢。

    “你嫁人了?”他的脸好黑啊,却忘了她已二十四高寿,再过几年都该含孙弄怡了。

    “您老高寿啊?”好怕怕啊,像是要将她吃了,聊些别的,免得被他掐死在这荒郊野岭,太难看了。

    “...”对于眼前这个女子他感到无力,却又发不起火来,平日他基本是懒得说话,只需要一个眼神别人就知道他的怒气,可是这些在她身上似乎不管用。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要带我出树林吗?”这种状况还是谨慎点好,这么荒凉的地方,他要是成狼了怎么办,虽然她挺希望的。

    “我叫唐陆!”哇!这人到底什么个性,话时多时少的,她第一次爱的就不是个正常人啊!“不用唤我先生生。”

    “啊?哦!”相信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她额头的冷汗,“不过这位先生您是闹哪样啊,不唤你先生难道唤女士不成?”不会真是女人吧,现在有很多女人长像男人,不对呀!有喉结。

    “女士?你是在说我是女子吗?”这个女子是在摸他脖子吗?成何体统,太不像话了。

    “呵呵,别逗我了,还女子,那么文绉绉的干嘛,又不是没进化完全的猿人,别不是...”被两个字雷到了,穿越,完了,我刚买的房还在装修了。不可能,她语气不会这么好的,不能自己吓自己。

    “猿人?”老天怎么给他这么个神神叨叨的女子,从不相信自己会对哪个女子一见倾心,可是现在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就是没文化毛又多...呃...那个不重要啦!”看着他敢说才怪了,“唐陆!那现在是什么朝代啊?谁做皇帝啊?”

    “楚国?楚国?齐楚燕赵魏的楚?”妈呀!封建社会呀!还没退化完全的时代,呜呜,我要去清朝啊!虽然她讨厌清朝男子的发型,“啊!痛,你打我干嘛?”可恶,欺负弱女子。

    “笨蛋!”嘴里骂着却将手放到她头上按了按,暗道,没有用什么力吧?

    “那我们现在去哪?”她够不耻下问吧!

    “前面有户家人,我们且前去讨些吃食,顺便将你这身衣物换下,免的进城被人比作异物!到时我想护你周全都难。”他没说出口的是只要他认定了,便是生命的守护。他不提她倒是忘了,身上还穿着棉袄了,还好不暴露,不然那还了得!

    古代这点最好,到处都是民居,还无需房产证,没房产证烦恼就是任性,想要多少房就有多少房。

    古代的不好就是衣服不好穿,要不是有女主人的帮忙,她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姑娘,我帮你将发丝盘上吧!”姑娘的发丝真是柔细,摸着摸着舒服。

    “好的,谢谢你,大姐!”真好,还是好人多。

    “没事,外面是你夫君吧?待你真好。”八卦是人的天性。

    “呃,大姐,你误会了,我们是在半道认识的。”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对我好了,那么重的包还是我自己背的了,也不帮忙。她不知道的是这个时代男子将女子放于身后便是用生命在护她,有危险他先上。

    “是吗?可是我看那位先生看你的眼神绝非一般,深情的我都感受到了。”又要重新盘个少女头发了。

    “!”不管哪个年代婚后女子都这么荤素搭配吗?不过唐陆真如她一样的心思吗?不可能的,她在现代单了24年,没一个人要,唐陆一看就是这里的佼佼者,肯定是大姐看走眼了。

    这个时期不是每个家庭都能用的起铜镜的,这些女子多半是在房里放盆水,当做镜子作用。看着水中的倒影,她突然觉得,她似乎就是该生活这个时代,古代装扮更适合她,将她的大骨架衬的玲珑了一些。

    吃食时,大姐一直在赞扬她,可是唐陆却在第一眼看过她后未曾正视过她,她就没多大食欲了。临走时,主人家赠与他们一些吃食,直道没什么好东西送。唐陆回赠他们郢爰(注:1),他们却怎么也不能接受,他只好收回,又赠与他们一块令牌,可到郢都(注:2)寻他帮忙。

    “我们怎么打算啊?”边吃边问,外面空气还是冷,逼得她又将棉袄拿出来穿,有些不伦不类的,不过配唐陆刚好,看着他背她的旅行包真的很娱乐人。见他不回她话,她有些害怕,“唐陆,你不能将我丢下!”

    “放心,我永远不会丢下你的!”唐陆看到她的害怕承诺道。

    “永远?真的吗?”对未知世界的害怕让她忽略了他话中的意思。

    “是的!”他眼中的坚定代表了他的决心。

    “呵呵,我们赶紧赶路吧!”他眼中的光芒她却没敢正视。

    “好累啊!还要走多久啊?我快不行了。”几个时辰后她真的撑不住了,虽然她喜欢走路,但这又不似现代的路平稳,坑坑洼洼的,最重要的是吃食也完了,他没吃,全到她肚里了。

    “过了前面的镇就到了。”将水递与她,知她肯定累了,未有女子能走那么久的。

    “真的吗?可是我都没看到镇的终影啊,你安慰我的是吧,唐陆!”

    “没有,快到了,要不休息一会吧!”他也担心她受不住,要是他一人,他早就到了。

    “算了,没关系的,我们继续吧。”想到人家已经帮她把那么重的包背上也没有一句怨言,她就不好意思了,虽然她脚真的很疼。

    “什么意思?”看着已将书包反背于胸前,将背背对她的唐陆,她有些愕然,他是如何知道包反背的。

    “你的脚会受不住的,我背你吧。”他这时感觉她的行李真是方便。

    “可是你没关系吗?”她和她的包怎么也有一百四十斤啊!

    “快点吧,否则天真要黑了。”趴上他的背她突然觉得他的背宽的让她感动。

    “唐陆,我会不会很麻烦?”女人总是有些矛盾,又怕麻烦别人还喜欢问又希望别人说不麻烦。

    “是有些!”

    “...那你多大,哦,不,高寿?”古代人真不会说话。

    “二十二。”

    “!!!你比我小!”震惊,太震惊了!她还真没看出来他的年纪,在现代,那么多大叔看上去都年轻的很,“那你要尊重我,我比你大,叫一声姐姐来听听!呵呵,不不,不用叫,我是笨蛋好了吧!您还是把您金贵的手放下去,别为了我这种小人物伤了自己,我会自责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保命最重要!

    “...”无法解释他现在的感觉了,遇到这个女人,再多的想法也无法在她身上也不成立了,看看她的衣着不轮不类的,从未见过!年纪那么大了还穿色彩鲜艳又奇怪的服饰,不过他为何会觉得不突兀呢?行为举止却也不失分寸,与他所识女子却有各种不同。感觉她初闻楚国之时的惊慌失措,对她的戏言也未计较,只望她能放松。可是看到她此时强装忘记的模样确实让他的心更紧了,“真是个笨蛋!”语气却很无奈。

    “...”你才是笨蛋,“那现在是哪一年啊?你是楚国人吗?”

    “不完全是,家父是齐国人,母亲是楚国人!”

    “呃,唐陆啊!你是不是这里不好啊?”指着脑袋,“怎么一会凶一会温柔呢?你到底是怎样,一会话多,一会又不说话,很难相处的。做人不能这样,我们要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却看不见唐陆含笑的表情。

    “你怎么孤身一人出来,你...”他这时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整个人如同被雷打了,她都24岁了,不可能没有夫君的,可是他...不管她是谁的,他就只要她。

    “我什么?”这个人怎么总是发愣,该走神的是她吧!她到现在还没接受现在的状况,现在可是战国时期了,她什么都不会,还不知道怎么办了。

    “没事,你...家人为何未与你一起?”知己知彼。

    “他们,算了吧,就舍不得钱,我都说了我掏钱让他们一起,可就是不要,说什么浪费,要我攒钱了以后好嫁人!”说这个她就不爽了,“不过还好他们没来,不然,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我不见了。我想回家,呜呜...”

    从她言语中听出她未嫁与别人,开心之时却见心爱之人伤心。“我却感谢上天将你送与我身边!”

    哇!这男人太会说情话了吧,她本来就对他心动,现在都要无法自拔了。不过,有一点小细节好像被她遗忘了,是什么呢?真的很小,很小的,“你是的意思喜欢我吗?”

    “笨蛋,女孩子要矜持一点的。”不得不说,看着她这样,他也未觉得不妥。

    “哎呀!不管啦!是不是啦,你是不是喜欢我?”她快飘起来啦!原来大姐说的是对的。

    “难道我看上去是那种会随便拉人家姑娘手的登徒子吗?”这个笨蛋,哦,真是不好,他的修养在遇到她全丢了。

    “不像啊!因为你本来就是啊,你真是*潇洒,气宇轩然,才华横溢,人见人跑,狗见狗叫...”

    “够了,越说越过分了。”以后他得看着她,估计她肯定是个惹事的主,“以后多看些书!”

    “咦,为什么啊?”她好歹是个大学生呀,学历还好吧!她忘了高学历在现在没多大用处。

    “你看你说话有几人能听懂?”若不是听懂她只字片语,如何与她交谈。对啊,这里终究还是老思想,她得注意一下,不能被封建社会当成妖怪处置了。

    “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举动的!”看着她害怕的眼神,他的心有丝不被信任的痛。

    “那你怎么不觉得我怪异?”他居然没什么反应,要是她非吓死不可。

    “你不怪异。”他总有感觉,她如何都是正常。

    “可是我们才见面多长时间,你怎么会喜欢我?”生存意识让暂时她不受美瑟佑惑,她好歹也在社会打拼多年了,是一只老鸟了。

    “......”看着她此时精明的样子,他便明了为何上天会将她送到他身边,平时他极讨厌聪明的女子,因为稍微有点智慧的女子都过于清高。现在他却觉得她很迷人,机智却不失女性娇媚,聪慧却无一丝傲气。

    “喂,你说话呀!”让她一人唱独角戏,多难看。

    “我便认定是你就够了。”才夸她聪慧,便又一副小孩不服气的表情,他倒是真想知道她有几张面孔。

    “一见倾心?你当我三岁小孩吗?我长什么样我不清楚吗?你那么帅会看上我,说,你有什么企图?”不对啊,人家能企图我什么,没貌没身材没财的,哦,尴尬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初见你时我也困惑,为何是你?没有如玉的明矇,没有春晓之貌,没有万种风情,没有天真烂漫,”看着身边女子的怒视,失笑道,“我却庆幸是你!”

    “...”好感动哦,“那如果我不爱你怎么办?”直接把喜欢升级成爱。

    “没关系,我爱你就好!”但她要知道,此生就算她不爱,他也不会再放手。

    这时她真的很感觉现代文明让她很有勇气的趴向他的背,这个想她两岁的男人肩却如此宽厚。贴着他的背,闻着他的气味,听着他的呼吸,感受他的气息,她有些困意。

    待她醒来,天已将黑,此时已过去快三个时辰了。

    “天都黑了,你累不累啊,你快放我下来吧?”肯定很累,他的肩膀都硬了。“行李给我吧,我来背,你休息一下。”

    “...”看着一边给他揉手臂一边发号施令的女子,他却是满心幸福,“不碍事的,我乃习武之人,这点不算什么。”

    “习武之人也是有血有泪的人啊,你要是撑不住就告诉我,我不是那么没用的,好吗?”她希望他们能一起度过未来的风风雨雨,她可以与她共同面对的。

    “嗯,好的!”他看到了她的内心深处,这便是他要的她。“快些走吧,前面便是了。”

    注1:郢爰是当时楚国的国币之一,也属于金币。

    注2:郢都是楚国的国都之一,即现在的湖北荆州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