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当家的 > 第二章 各家聚首

第二章 各家聚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当家的最新章节!

    蜂出并作,各引一端,从其所善,以此驰,联合诸侯。

    ——《汉书.艺文志》

    ********

    按照唐陆的“剧透”,现在楚国是楚平王当政,这个战国时期那么多国家,当政者一个接一个,多如牛毛,她是知道孙子,但她哪知道谁是楚平王。这时她便有些感谢老妈了,当初楞是要她去考教师,她被逼的没办法,只要下苦工重新复习她最弱的也是最喜欢的历史!真是凡事冥冥之中自由注定!

    昨晚唐陆带着去看星星,完了又看日出,确实没受工业和化学污染的世界就是美丽的让人心动,回来便累的躺下了,根本没时间看。今天她还没睡醒,便感觉到几道眼光恨不得杀死她,就被人用眼神给拉下*的。

    现在她正处于一种让人害怕的状况下,这全要怪那个男颜祸水,所有说男人真不能长的过于祸国殃民!作为男主角的唐陆自然能感受到林雅青的怨视,他是矛盾的,害怕她受到伤害,也怕她没有能力应付这一切。再听到桑兰气冲冲的前去她房里时她是非常担心的,他能替她解决眼下的问题,只要在她身边就能替解决一切麻烦,可是他如果不在呢?爱情其实是最甜蜜也是最幸福的!

    “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说话的男子是故意忽视是主人带她进来的事实,确实不太符合他满脸落腮胡,他不像耍心机的人,一看就是个莽夫,但人不可貌相,为了追夫之路还是小心为上。一切绊脚石都要踢开,路边的野花全除掉。

    “还能是什么人,肯定不是正经人家的姑娘,不然怎么随便进出男子的府邸!”不是说这个时期的人都特别有文化特别温柔的吗?说话特别斯文吗?怎么这个傲娇女人看上去一点也不像,看她一身纯白的外衫,呃,内衫似乎也是白色的,啊,鞋也是的!要不是那张发黄的脸,她还以为来了一白鬼了,白鬼可比她漂亮多了。她其实不爱这样批评别人的,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对方觊觎她的猎物!她还是配那个胡子男最合适,对面的男子被她看的自己有些忐忑,思索这怎么逃过现在这种状况,他早该知道那只狐狸的朋友都是没有羊的,除了他!女子被忽视心头带气责问道,“看什么看,我问你话你没听见吗?你一个女子盯着陌生男子看成何体统?”

    “我也知道,可是看到这么俊的男子自然会多看两眼了,爱美之心嘛,人皆有之!”原谅她说了违背良心的话,啊!好痛,唐陆这个小人在背后偷袭她,谁让他不帮她的,她要自救,寻求伙伴!这个年纪不大不会打扮自己的丫头便是她要拉拢的对象,她完全不像表现出来的这番无理取闹,她觉得她应该是个心思简单之人。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知羞耻?这种话竟在大庭广众之下便脱口而出。”她那么生气干嘛?所以她确定她不是太难对付的人,正所谓喜怒不形与色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她兴许还能成为她的好闺蜜,她要把所有对她有利的人变成她的朋友。

    “这位小妹妹,你最近是不是睡的不安稳呢?”先巴结了再说。

    “你怎么知道?”这个女子也太神了吧!“是什么大祸吗?”

    “我看了你的面色猜你最近睡眠和食欲应该都不佳,而且应属郁气纠结所至。”其实就是上火,古人医学不发达是他们的悲哀。

    “真的吗?严重吗?那我该怎么办?你是...”

    “咳咳。”兰儿又被牵走了,他这当哥哥的对单纯的妹妹真是无话可说。听到后面传来的咳嗽声,她就知道她犯傻了。

    “这个有我在绝对保你身体健康,”林雅青拍着胸脯保证,虽然胸不大,但举止还是引起了胡子男的注视,可是他可不敢一直停视,身边男人都快用眼光将他烧死了。

    “是吗?那你有什么条件?”可怜的孩子,在这个战国时代被磨的一点他信力都没有了!

    “我的条件就是......”要吊你们胃口,在一双谨慎以及两双看好戏的注视下,她却觉得有趣,她是有点*吗?“就是要你当我的好姐妹!”

    “...”

    “对了,时辰不早了,你们可有进些吃食?”文言文就是拗口,但进食是大事啊,还得入乡随俗。

    “先生,吃食已备好!”管事早已在唐陆的眼色下准备好了。

    “呃,唐先生你们平时早上就吃这个?”这真不能怪她不懂礼仪,哪有大早上端上一只烤乳猪的,旁边不是稀饭,而是一坨,不,是碗面糊糊,难道他们只有小麦吗?吃了两口,平心而论,真难吃,猪肉也没把油炸出来,腻的很。面糊糊里一点味道没有,还干干的,难以下咽,糟蹋食物会天打雷劈。

    “那你平时都吃些什么呢?”对于早上吃的桑备觉得还不错,厨师可是按照他说做的,上良从不操心这种事,只要是吃的他都吃,那就只能他管,曾经经常饿肚子的他觉得吃肉便是最好的。

    “那我吃的可多了,什么粥,面条...”好吃的可多了,重要是营养。

    “那可是平民百姓家吃的,如何与我们相比?”那女子言语中便有高人一等的感觉,对于她的话,桑备却不开心了,才过了几年的安稳日子,妹妹就忘了当初,当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该与她谈谈了。

    “这位妹妹话不能这么说,当今社会人命不分贵贱......”真是管不住这张嘴。

    “谁是你妹妹?勿要攀亲带故。”虽说不讨厌这女子,但只要和她争陆哥哥的她都不能任之随意。

    “那你叫什么名字呢?”没关系,她很随和的,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它。

    “我叫桑兰...”居然着了她的道,全怪她那张脸,太不像“好人”了。

    “呀!原来是兰儿妹妹呀!不用与我客气,唤我一声林姐姐便可。”脸皮厚是一门学问,在哪都能吃的开,一把握住已愣神桑兰的手道,“姐姐告诉你,这个猪肉,太过油腻,早上得少吃,多吃就会长成猪这样,”听她这句话,正吃的开心的桑备突然也觉得没食欲了,又听她道,“而且要和粥一起,中和油腻的肉,可以改善你的面色......”

    这个臭唐陆,坏唐陆,在她好不容易和桑兰把关系打好,他却硬把她拉走,哼,不理你了!

    “我们要去哪啊?”才说不要理他,没走多久就忍不住了,真是没骨气,自己都唾弃自己!

    “你唤我上良吧,这是我的字。”他笑起来好帅啊,以后要一辈子都能看他的笑就好了,可是...她的一辈子在哪呢?看着他厚实的背,她突然冲动的从背后环住他的腰,“上良,我以后舍不得离开你怎么办?”

    “傻瓜,那就不要离开啊!”真的好像言情剧里男主说的话啊,唔,好幸福啊!“好了,别赖在我身上了,你已两天未净身了,肯定不舒服。到了前面热水池里赶紧去净下身,我要人给你把衣服放进去了!”即使她比他大,但他却喜欢*着她,没由来的。

    “好的,知道啦,大叔!”林雅青俏皮的回道。

    “大叔?我很苍老吗?”摸摸自己的脸暗道,待她走后胡子男桑备便出现了,“就是她吗?”语气仍然不确信。

    “...”只有在面对她时话才会不自觉的变多,胡子男似乎也习惯不说话的他,继续“自语”道,“未来我们会遇到什么困难你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像桑兰那么好应付的,她能做好吗?那不是给我们添麻烦吗?到时我们还要分力保护她。天涯何处无芳草,最重要的是是你不怕她是间谍,好,好,好,不说了,我先走了,你自己想想吧!”忠言逆耳,反正该说他已说了,还是去找音姬听听曲喝喝酒比较自在,“对了,你不老,只是不像这个年纪的少年。”终于被他调侃了一次。

    其实桑备的问题也是他一直担心的问题,他也害怕,可他对她就是不能放手,他不能后悔!“郎萍!”

    “在!”黑暗中闻其声却未见其人。

    “以后你就跟在她身边,暗地保她安全!”他必须把一切事情安排好,她不能受到任何伤害。

    “是!”对于郎萍而言,只有服从。

    “唐先生,朝上派人来请先生!”在这个时代思想阶级是非常严重的,先生这个名词只能对有名望有才气的男子和女子称之。

    “...”纵使不愿离去,但“朝上”之事却不便耽搁,“等林先生出来便带她到府里转转,她需要什么尽力满足,与她说明我去去便回!”想想还有什么需要交待的,算了,他还是快去快回吧!全然不顾已瞠目结舌的管事!

    他从未听过先生说过这么多话,看来林先生对他家先生非常重要,他要好好巴结,不,是伺候好林先生!

    “咦!你是谁?上良呢?”刚净完身的林雅青出来却只看到一个倒八字胡的老头子。

    “回林先生,小老儿陈义,是府里的管事,您有什么事都可以差我。”态度极度恭敬。

    “林先生?”搞什么鬼?

    “是的,我们家先生被请上朝前交待带林先生熟悉府里情况。”哦,唐陆是怕别人对她不够恭敬,便先对她以先生相称,被先生称为先生的人必然是有才气的。

    “哦,我的行李放到哪里去了?”那里可有她的全部家当了,当时从酒店出去时才听说要野营,就随便塞了一大堆东西到旅行包里,她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还好包大,希望她要的都有吧。

    “林先生的行李昨日已差人送到先生厢房里了,先生现在要前去看看吗?”

    “嗯,有劳了!”先过去查查资料,有备无患。

    “不碍事,这是小老儿的荣幸,林先生这边请。”一路沿途便介绍了些府里的情况,虽然唐陆年纪不大,父母也早逝,却也如同所有的英雄一样靠自己的本事闯出了一番天地,置办了自己的府邸,帮助了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管事陈义便他帮助的第一个人,陈义的儿子早早便入了军队,结果战死,独留下老父一人三餐不济,幸得唐陆救济才可留住性命至今。桑备桑兰兄妹也是被他从虎口下之救下来的,后来陈义又陆陆续续的“捡”回一些需要帮助的人,所以连带大家对上良必然是肝脑涂地的感激。

    “上良,听说这次有人寻上你了,是有所警觉吗?”仲尼(注:1)对这个情况有些担心,毕竟上良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我也听闻了,墨瞿,你有何看法?”老聃(注:2)在比他们都年长,也可以算是仲尼半个老师,但他对于他们的才情却是他相当佩服的。

    “不碍事!”未等墨瞿(注:3)发言,上良淡道。

    “不可大意,那人身处皇家那必然不是很好应付!”老聃总是将什么都思于人前。

    “然也,此人我有所接触,表不可断其心,心必在手足之间!无意中我却见他对于农家的恶势之态。”墨瞿一直倡导“官无常贵,而民无终贱”,莫怪乎他对那人的看法。

    “皇家之人定会有些高人一等的优越感,那便是他的弱势了。”仲尼与墨瞿的观念如若合二为一,那便是一大快事,幸之两人是好朋友。

    “上良,你是否已有解决之法?”由老聃问出另二人也想知的事。

    “...”上良的聪敏是无人能及的,只有不明之人却将他比作无想法盲目之流,言语却不多。

    “桑备呢?”墨瞿的眼中看的自是不同。却未看到上良眼中异光闪过,道,“他需去加上一把火!”

    “火?”为了策略,他们每人都有自己的目标,不能因为自己的无能连累朋友,由于上良的目标是最关键的也是最难的,他们也就越发担心。毕竟当初是他们强让他与他们联手的,这是他们倾其一生都有可能无法完成的任务,却没有看出他的能力。老聃初见他时,他便倒在那路边,嘴唇已裂,已是几天未进食。脚上的鞋子也已磨破,想必是饿着肚子走了不少路,而后一去十年再见却是他求上良。

    “仲尼,你那边学院办的如何?”知晓上良必有自己的打算,也不追问。

    “尚可,学生必会尽我所能!”即使只是半个老师,但依然甚是尊重。

    “老聃勿需担心这人,他那心思必是你我不能及的。”对于仲尼开办学校墨瞿是认可的,可是对于事物理念却尽有不同。

    墨瞿是直来直往之人,可仲尼却是拐弯抹角就是不到点,老聃是和事老,桑备是玩心太重,上良却似乎没有他做不到的事。

    交谈之时,一道黑影俯身上良耳边低语片刻后,便又消失于黑暗中。

    “是有什么事吗?”三人见他不说话,知道他定不会主动说,也习惯,追问道。

    “无碍。”费无忌太低看于桑备,他如何能是*之人。

    “哦,好吧!我们还是各自按计划行事,不能牵涉对方,否则必是国家之难。有何困难再议。”不能失败,只能成功。

    “这段时间我们都不能相见,各方现在都是虎视眈眈,不能出任何差错!”他们都是有些许名望之人,被发现那便是大家的麻烦。

    “林先生呢?”平时商讨完他们都切磋一番学问,这次他却没心思,只想回府见心中的人儿。

    “回先生,林先生自先生走后便进了书房一直未出来。”中途他也差人送过几次茶水进去,却只在门口便被请来了。

    “...你在做什么?”看着房间的一团糟,上良突然觉得有些犯头痛了。

    “啊,上良,你回来了。”思念总是让人上瘾,快速上前牵住他的手。

    “嗯,你是不满意房里的摆设吗?”

    “什么?”回头望望,头皮开始发麻,她刚才是把包里的东西全倒出来了吗?“这是我做的吗?”

    “你说呢?”上良低头反问道。

    “呵呵,我现在马上整理。”他可是整理高手,正收拾着时,却***过来的手吓住了,她知道那是上良的。这个时代,男尊女卑,男子从不插手家事,现代也有很多家庭都是这样。可是现在上良却弯腰帮她收拾,如何不感动,这个男人啊!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她知道他话虽不多,却待她是第一的,“上良!”

    “...”太乱了,她是如何做到的,咦,这个是什么?

    “啊!”我的卫生棉,狂乱的夺回,尴尬,还好他不认识。

    “这是什么?百科全书?里面的是字吗?为何这么小?字居然能刻在这物件上,”太神奇了,将字写的这么小,这是多方便。

    “呃,这个啊,”她要怎么解释,他们这现在都是将字刻在竹笺上的,在她还在思索怎么解释时,男人早将书拿到一边看去了,哪还有帮她收拾的想法,她要收回那句感动的话啦!她还不如书了。

    庆幸他看的是百科全书,里面还有蛮多英文的,要是让他看到她的历史笔记,那就完了。

    终于收拾完了,累死了,那可个男人还在那里一个姿势没换的看书,整个就是一书虫!算了,她自己找乐子去,这个时代肯定很好玩,找谁陪着去呢?这得好好想想了。不过得先去解决一下脏腑的问题,上良早上也没吃多少,看来要多做点了。

    她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他不知道。他从未见过此等神奇的东西。他怀疑这是否是人所创造的,世间果真是大,他虽为阴阳师,却仍有诸多事物不曾接触与了解,但此时他心中却有一丝不安。她出现时机如此奇特,不见来时,瞧不见未来,害怕她会如同她与来时一样无法掌控。

    注1:孔夫子,名丘,字仲尼。儒家的创始人,百家之一。

    注2:老子,姓李名耳,字聃,一字或曰谥伯阳。道家创始人,百家之一。

    注3:墨子,名翟,无字。墨家创始人,百家之一。马上下载汤圆手机客户端,免费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