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当家的 > 第四章 有你足矣

第四章 有你足矣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当家的最新章节!

    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掠乡分众,廓地分利,悬权而动。先知迂直之计者胜,此军争之法也。

    ——《孙子兵法》

    ********

    “林先生,这便是我们阁里最漂亮最有才华的苏姬。”待她们走过几间房时,便看到了一女子。那女人在她这现代人眼中是容貌完全抵不过音姬的,她要是在现代也就算个三流美女。但是她真的很会凸显自己的优点,脸色有些蜡黄,却用淡鹅黄色的外衣衬,里面穿了着绿色的中衣,最重要的是她的妆底,不遮原来的肤色却又亮丽,真可谓是人靠衣装,美靠化妆,她居然全占了,要是她在现代绝对会成为有名的化妆师。不过那胸可真大,再看看自己的小笼包,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男人,鄙视他们。

    “嗯。”看她一眼点头当是回过了。

    “音姑娘,请让,我家姑娘要过。”故意称为姑娘提高身份。她是不知道这位苏姬如何,但看她丫鬟这样,她再好也有纵容之过。

    “哎哟,音姑娘你可有听到有狗在叫?”拉住要让路的音姬道,“哪家主子这么不懂规矩,将狗放出来乱咬人。”她可不是不会吵架,湖北女人吵架可是不带输的,只是她胆子小,怕打起来打不过人家。

    “林先生...”这可急坏了一旁的音姬,想笑却不敢笑。

    “对不住,林先生,是苏姬管教不严。”苏姬是家道中落的大家小姐,礼仪是居上的,虽踏入红尘傲骨之气却依旧在,不屑于做有损礼仪之事,孰不知高傲的心已让她入了红尘。

    “狗仗人势,若没有主子的默许,下人怎会如此大胆。”她很欣赏音姬,有才有貌却很接地气。“当真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其实不过是风尘女子供男人开心而已。”在场四人却有四种心情,她只是单纯想帮音姬,苏姬却似被点了穴道,这么多年不忘学问礼仪,只与有名望有文采之人对奕,却不卖身,但何尝不是如林先生所说,只是供人开心而已,又有几人真心待她。那丫鬟满脸惶恐,心道或是自己给姑娘惹了麻烦。

    “林先生,”知她是为自己好,她既感动又自怜,感动从未有人为自己出过头,自怜自己也是她口中供人开心的人。

    “没关系,我们是朋友啊!”她是她第一个朋友。

    “朋友?”她居然愿与她这风尘女子为朋友。

    “对啊,你不愿意吗?”她一定要教会她如何做一个新时代女性。

    “林先生,你如何能评判一人,苏姬从未做过有伤风化俗之事,只是老天待我不公,陷我于此阁。”看着她们,她却觉得她这么多年的坚持很可笑。

    “老天对每人都是公平的,因为它给了我们生命,”不过这个时代女人是真的可悲,还想劝劝她,却听到音姬在耳边道,“她是桑公子中意的人。”

    “啊!那个大胡子?他霸着你心却想着别人,他...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会说话,那个大胡子算什么,咱们不要他,我要上良给你介绍更好的。”她这人总是忘了这个时代的女性地位。

    “林先生。”这个林先生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但她真的很羡慕她。

    “林儿。”他们是被她的大叫给吸引过来的,却听到这丫头在这里...看桑备的脸色就知道她说了多么有失礼仪的话了。

    “上良,你来的正好,我和音姑娘是好朋友了,以后我想请音姑娘上府里陪我可以吗?”

    “好吧!但不能占用你我的时间。”知她在这里没有亲人,也就随她去。

    “你听到了吧,音姑娘,我还是唤你音音吧!明天你就来府里我要上良约上几个好公子。”她已想好定要给音音介绍比大胡子好万倍的人。

    “林儿,”她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这事必有大胡,桑备为她担心。”

    “哼,指望他?倒不如祈求神明,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男人最可恨。我这是在帮他解决他不想要的麻烦,他会谢我的。”如果他真的对音音没感情。

    “林先生,我真是感谢你。”牙都快咬掉了。

    “不用客气的,桑公子。”这个男人她是越看越不爽。

    “好了,林儿,时间不早了,回府吧!”再让她说下去,桑备会被气死。

    “婧娘,你道苏姬不得闲,那为何她会在此。”一个儒雅的声音飘过。

    “费公子,苏姬今天身体不适,这才刚出来透透气。”这蹄子净给她惹麻烦。

    “娘,”那个男子竟从未瞧过她一眼,难道她不够美吗?莫不是因为她是风尘女子?

    “苏姬,费公子等你很久了,你可要陪他到尽兴啊!”既然被看到了,你就自己去解决,婧娘暗示道。婧娘是苏姬的姑姑,她本是齐国大夫之女,可想修养定是极好,后嫁于楚国某商人,夫死后便借着夫君以前朋友的手办了这涟漪阁,未曾回齐。直至前几年侄女找到她,她才知家已散,亲人已不在,所以她对侄女必是好的。可是侄女却是相当傲骨,偏生要靠自己,亏的她的修养文采好,便得了现在的名。

    “...”却不答话,眼神落于林雅青身上道,“林先生,今日一话对苏姬感想甚多,在此谢过!”转身离去时却多多望了上良几眼。却被林雅青瞧于眼中,上良与桑备交换一个眼神便拉着正与音音话别的女子离开了涟漪阁,桑备却留了下来与音音尴尬。

    “上良,那苏姬喜欢你。”真后悔带上良去,什么才气女子,敢觊觎她的男人。

    “真的?那我回去问问。”喜欢看她在吃味,故意逗她。

    “你敢,您不可以去,你要是去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感情上她是零经验。

    “傻丫头,有了你我谁都不要,拿江山与我换我也不换。”抚着她的发道,她真不知他有多爱她。

    “上良,你总是忘了你比我小。”不只一次。

    “你也知道你已二十四了,别人可都是几个孩子的娘亲了,我也只能屈就点娶你了。”

    “上良,你这是在求亲吗?”幸福来的太突然了,不敢相信。

    “你现在才明白吗?”真是个喜爱装聪明的傻丫头。

    “呵呵,你要娶我,有人愿意娶我了,”开心,可是,“上良,娶了我便不能娶别人,只能我一人。”

    “此生非你不可。”她是他寻觅一生终要求得的,别人却只是云烟。

    “上良,我快哭了,你要对我好一辈子。”

    “我会的,昏礼就定在十五天后。”这件事他已考虑很久了。

    “这么快?”这算闪婚吧,嘻嘻,她的上良真时尚,“你决定就好。”

    手牵手一起漫步的感觉真好,她不在乎钱多少,只要一辈子有个爱她的人陪她走到老就够了。

    “林儿,你那字里为何这么多我不认识的字,你能教我吗?”不似那些简化字,像蛇。

    “那个是别的国家,呃,不是楚国以外的,而且中国以外,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啦!那些字我认的也不多,老师教的出学校后全还给他了。”她是语言白痴,除了普通话和地方方言,啥也不懂。

    “你上过学堂?”竟有学堂收女子!

    “当然,我还上过大学了,就是你们这的秀才还要高一点。”知道她的厉害的吧!

    “是啊,你很厉害可以了吧!”和她一起就是轻松,不由自主的开心。

    “上良,你讨厌,你居然取笑我。”

    “能听出来吗?”

    “上良...”

    一个黑影进入唐府书房,里面一盏油灯亮着似在等他,待他进来后便关上手中正在看的东西放于桌底。

    “那几人果然都相继去了太子府邸,离间太子与陛下,劝太子谋权。”他们白日故意到音姬房中等,却是因为费无忌的弟弟在隔壁正与几位心腹商讨计谋。

    “太子呢?”

    “有心动,却没那个胆子,需要去告知伍大人吗?”

    “不用,明天开始准备我与林儿的昏礼(注:1),十五天后我与林儿成亲。”

    “什么?你要娶那个林,林先生?”比新郎还激动,“上良,你可要想清楚,这是一辈子的事。”

    “就是一辈子才决定成亲,对她我放不下了,你知道吗?”

    “...”他从未在他面前说过这种话,知道无法劝他了。但是,他真的不喜欢,也是害怕林先生,她耿直的不留余地,却也懂的找靠山,“可是我们的计划...”

    “按计划即可。”不愿多说。

    “好吧!我明天就开始准备。”知己得到幸福就够了。

    “上良,你会对我好一辈子吧?”她好像得了婚前恐惧症了。

    “会的。”知她心里不安,每个女子都有这样的感觉。

    “可是我们没有长辈啊!”她都不知道他有哪些家人,这样就把自己嫁了会不会太不负责任了。

    “我只有一个姑姑远在齐国,现在赶回有些仓促了,以后若有机会我带你过去探访。”对于这个姑姑他没有过多的感情,也可以说除了对林儿,谁于他都是无关之人。

    “那是否需要知会老聃他们?”他们完全无视他的存在。

    “不必,现在时期不适。”那些人都不必参加,若是出错,必会影响婚礼。

    “那就没有需要邀请的了,林先生,你可有需要请的人?”新娘家也不能没有人。

    “呃,可是我在这里没什么朋友。”这时才知道孤立无援,这里结婚真方便,不用领证,办个婚礼就可以了,对女人真是没保证。

    “你不是楚国人?”桑备眼神突然变的犀利,却遭到上良的警告。

    “我当然是楚国人。”她可是标准荆楚大地子民,只不过是未来的,“比他还纯。”指指她的未婚夫婿。

    “林儿,可否解释是什么意思?”这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我老爹老娘都是楚国人,你又不是。”

    “那你怎么会没有亲友?”他就觉得这女子不可信。

    “你在审问我?上良,他欺负我,我好可怜,没有亲友倒成了我的不是。”小样,敢这么对姑奶奶,非整死你不可,“他肯定特别讨厌我,他肯定在谋划以后趁你出府将我杀掉,好满足他的愿望。”

    “他会有什么愿望?”看着她这样也知她在做戏,他也愿意陪她做足。

    “他喜欢你呀!”断袖之癖就是古代就有的。

    “林儿。”越说越过分了,看没脾气的桑备都已经被气的不行了。

    “呜呜,你果然也喜欢,我就在想你为什么要娶我,原来是为了掩人耳目,遮掩你们暗地里的感情,难怪我和你走到哪都能看到他。娘啊,女儿被骗了...”

    “好了,林儿,你有什么话说便是。”虽是只有几天却如同好几世的了解她。

    “真的?不可以反悔哦!我要与音音一起嫁!”音音这个朋友她一定要交。

    “好吧,那便一起吧!”她的心思他岂能不知,“桑备,这事便交于你了。”

    “什么意思?上良你想同时娶两房?”不知为何,他心里却真如同被拿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你且去办便可!”那天必然精彩绝伦。

    “...”上良本就是狐狸,现在他为何感觉他似是成仙的狐狸,更可怕了。

    “上良,我做的对吗?”待桑备走后问道。

    “...”这丫头现在才想对错吗?

    “嘻嘻,上良,你太*我了!”她都被*的无法无天了。

    “我喜欢*你。”爱她便只专*她。

    “你站住!”刚送走上良便想着上府里书房去和那些不认识的字打打交道却让怒气冲冲的桑兰拦下。

    “哟!是可爱的兰儿妹妹呀,多日未见真是越发漂亮,容光焕发。”来者不善,不过好歹伸手不打笑脸人。

    “你,我们昨天才刚见过面。”陆哥哥为何会喜欢这种谄媚的女子。

    “真的吗?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来的正好,我们出去买些东西吧。”有人自动送上门,不用白不用。

    看着繁闹的朱雀大街,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为何被她拉上大街,她还是不明白。

    “快点啊,兰儿妹妹,来两串糖葫芦。”接过糖葫芦递给桑兰,“酸酸的很好吃的,赶紧吃,我们今天要多花点,反正不是我们的。”

    “...”对这个比她大的女子她是真没办法了,不过这糖葫芦真的很酸,却很好吃。

    “兰儿妹妹,这个是什么?”好多漂亮的小玩意。

    “这是火镰,专门用与取火的。”哦,她为何这么听话。

    “华夏人民真是聪明。”

    “哇,看看这胭脂,真香。兰儿妹妹,我送你一些胭脂吧!”慷他人之慨麼。

    “不用了。”强拉下脸道。

    “不用客气啦,你的肤色有些发黄,我们等下再去买一块好看的布做几套衣服,你一定要当我成亲之日最漂亮的女子。”顺便给她自己买点胭脂和衣服,反正把衣服款式画下来,能做便做,不过这倒是个好生意。

    “你...真的可以吗?”她被说的有些心动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兰儿妹妹,没人与你说过吗?你的五官很漂亮,别有风味,只要把肤色改一下就更美了。”

    “...”暂时相信她,“布店在西街。”

    “呵呵,好,我们这便去。”以后她有并肩作战的姐妹了,内有兰儿,外有音音。她要将她们*的如21世纪的新女性一样。

    “掌柜的。”

    “呀,是桑姑娘,您今天来的真巧,店里刚来了一批新料子,正打算送到府上。”真是会做生意。

    “你常来?”

    “这是陆哥哥的店铺,这条街一大半生意都是他的。”只有他不在她才敢这么叫他。

    “什么?”知道他有钱,却没想他这么有钱,只以为他做些小生意罢了。回去要好好盘问盘问。

    “这位是?”掌柜是何等精明之人,一看便知这女子身份必不一般。

    “这位是,未来的唐家夫人。”虽不情愿但也只能认了,好在她不讨厌林雅青,但她也决不会喜欢她的。

    “原来是夫人,真是有失远迎,请见谅。”真是荣幸,他定是第一个见到夫人的,等会便可去其它掌柜那里炫耀一番。

    “不碍事,是我们叨扰在先。”不能让上良在下属面前丢人。这却吓呆了桑兰,她何曾见过这样的她。

    “那夫人,您请里面看。”

    “不用了,你且将一些比较亮的布匹送与府上。”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她未来老公的底细,心里怎么也是不舒服。

    “好的,夫人,小的这便派人送过去。”唐先生幸福就是他们的心愿。

    “烦劳掌柜的了。”得赶紧走,不然快露馅了。

    “哪里,哪里。”掌柜的是越看夫人越觉得夫人与唐先生般配。

    “兰儿,你与我说说你们家唐先生。”

    照兰儿的说法,上良是个大富豪,整个楚国一大半的生意都在他手中,每一行他都有插手,那第一次见那男子想要拉拢他就是情有可原的了。

    “上良,你为何不与我说你很有钱?”

    “...”看她一眼不回话,看自己的书。

    “厚,上良,你是不是为了书才娶我的?”她真怀疑,人家都不理她。

    “上良...”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好吧,你要问什么?”这个拽她衣服的女子真有二十四岁了吗?

    “问什么?”他的突然她问话有些楞住了,“哦,对对,我有好多问题要问你的。”要问什么呢?怎么真要问的时候就感觉什么问题都不重要了。

    “我忘了。”

    “...”她的一切他都不觉得突兀了。

    “啊!”想起来了,“上良,那布行掌柜的和桑备一样也是你救的吗?”

    “不是。”他有些自厌。

    “啊?”什么意思?

    “我根本没想救。”当年他刚从齐国来楚,路上遇到桑备兄妹恰被老虎堵在道上,他却根本没想出手。可那老虎偏生犯傻,放着那兄妹不要却来攻击他,可想下场如何,便多了两个甩也甩不掉的麻烦。后来因为习武被桑备发现,他便认为恩公要教他武功。教他们识字是因为他平时就懒的动,他们来烦他时,他便丢给他们一份竹笺,结果他们还自学成才,越来越感谢他。管事和那些掌柜的事也是大同小异,机缘巧合之下。

    “哈哈,太有趣了。”这可千万不能与他们说,否则得呕死。

    “林儿,勿要再笑了。”见她还在笑,便将她拉于自己腿上坐着,“你可要与我说说你。”

    “我,阿爹阿娘健在,还有一个小弟,家里没出什么大人物。还有什么呢?上良,我好像没什么可以拿出来说的事。”

    “那你以前在家是做什么的?如何会出现在林中?”他一直未问,是害怕可现在不同,他要了解关于她的一切,不能让自己措手不及。

    “我以前是写小说的...”这一天他们聊到很晚。

    望着*边那个盖着盖头的女子,他心满意足。终于,他感到他的心完整了,原来是她将他心中缺失的一块拿走了。颤抖着将盖头揭开,却失了神,如此勾动他心弦的,含羞带笑却又大方自如,她是矛盾的,却又是这么自在,这便是她。

    “你终于属于我了!”轻覆于唇,洞房之夜,确实美好。

    这便是违了天意,阴为死去,阳为生来,阴阳相倒,阴阳已合,无力回天。

    阴为知先,阳为断言。

    注1:就是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