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当家的 > 第五章 诱敌

第五章 诱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当家的最新章节!

    能使敌人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敌人不得至者,害之也。故敌帙能劳之,饱能饥之,安能动之。

    ——《孙子兵法》

    ********

    几家欢喜几家愁,这家是情意绵绵,另一边却是冷冷清清。他自是知道音姬对他的感情,但他却不爱他,可能只是有些怜惜于她。

    揭开她的盖头,即使看着她的脸,此时他却想到了苏姬。

    “桑公子,呃,夫君。”当初林先生找到她时,与她说桑公子要娶她为妻时她是万万不信的,若非桑姑娘在旁保证,她是不会做这等事的。

    “你现在开心了?觉得得到我了?我告诉你,若非我被摆了一道,我又何必娶你。”恼羞成怒的他明知她没错,却妄想要借这样平复自己的尊严。

    “桑公子...”为什么和林先生所说的不一样,“你,不愿娶我?”

    “...”想说是的却说不出口,只得拂袖离去,独留泪流满面的新娘。

    早上的府里竟是如此鸟语花香,空气也好,就是有一点不好,纵欲过度的下场就是腰疼的站不起来了。不公平,真如小说里说的那样,男人越来越有精神,看这人容光焕发的真是嫉妒。“上良,我讨厌你!”

    “好了,我给你揉揉。”知她肯定是难受,暗地用内力让她缓解压力。原来幸福是如此简单,就是早上醒来便看到她在怀里。

    “哦哦哦,好舒服!上良,你用点力。”暂时原谅他,他的大手掌在她腰上揉了几下就不疼了,神奇。

    “上良,你为何唤我小宝?”昨晚他的呢喃让她吃惊却没机会问。

    “不是你希望的吗?”不点明。

    “你,你,你这个伪君子,怎么偷看人家的日记。”哦!丢人,她在里面写了希望未来的另一半叫她小宝,把她当宝一样捧在手心里疼。

    “什么偷看?我是光明正大的看,以后不准再想那个什么天宇。”再看到她对那个天宇的描述与感情时,他真的感到有火冒向头顶,让他一改惰性变得霸道。

    “嘻嘻,天宇只是我儿时崇拜的偶像,该怎么与你说呢?哎呀!就是我们从未见过面,他也不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也只有你会把我当宝。”怎么办?上良吃醋的样子也好帅。

    “那也不可以,以后不准再想我以外的人。”她是他一个人,就算是以后的孩儿也不行。

    “好的,以后只想只看你一人。”男人有时是需要哄的,“那我也要改口,夫君?相公?太俗了,官人?恶,老爷?那我成老夫人了,不行...”可是“老爷”却自顾穿衣服去,也顺便帮她将衣服穿好。

    “啊!想到了,既然你养我,那就是当家的,以后我就唤你当家的。”太聪明了。可是当家的却有些无可奈何,最后决定随她去了。

    “当家的,当家的...”越唤越好听,“你不问我吗?”他必是看到了她的历史笔记了。

    “问你什么?”

    “我,那个...”

    “这与我们何干?”

    “可是楚国...”

    “与我何干?我只要有你就够了。”哪个国家强大无关他事,他没有强大的国家意识。

    “上良。”这个男人叫她如何不爱,他如若是个国家第一的男人便不是他了。“我亦是,即使我知道但我不愿参与,更不愿改变。”

    “...好了,小宝,不必费神这些,你肚子不饿吗?”昨天晚上她也没吃多少。

    “饿死了!”不说她都忘了,都怪当家的。

    “陈义,将大家都叫到大堂,顺道备些粥。”打开房门便看到尽责的管事在门外侯着。

    “是,小老儿现在就去。”他可以让万六多准备些上次林先生做的吃食,他想想都在流口水,不对,不能唤林先生了,但该唤什么呢?

    她明白了,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而已!是她傻,爱上一个不可能爱她的人,可是她却放不下。为什么?明知他不爱,却不愿放手,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她就满足了。

    “桑夫人...”桑夫人?是谁?哦,是她,她嫁与他了。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苦笑一声,这便是她,才成亲却已然成了下堂妇。*未睡颜色有丝苍白,必然要将自己梳洗一番,否则让林儿看到,她必会为她讨公道的,那他就更讨厌她了。她知道林儿是为她好,她早就感觉她们的话中漏洞,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音音,你怎么才来啊!”拉住刚进来的音音做在她身边道,“赶紧吃,这个粥很好吃。”

    “嗯,好的,谢谢!”音音只能强装笑脸,不愿她们为她担心。

    “对啊,音音姐,来,多吃点。”桑兰现在才知她对上良只有对兄长的感觉,她最崇拜的是林姐,她对于兄长的婚事她可是大功臣,不过她的功劳也不少。

    林姐找上她说完她的计划时,她开始也不赞同。

    “你哥已经不小了,好不容易遇上音音这么好的姑娘,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乖乖,她要不同意,哪还有戏课唱。

    “可是,哥哥他...”别看她哥平时好脾气,对她可严肃了。

    “哎呀!别可是了,我们这可是为了他好,不然他可能会打一辈子光棍。”必须要说服到底。

    “那个音音姑娘真有那么好吗?”她有点被说心动了。

    “那是自然的,不然我们今天就去看看。”择日不如撞日。

    “......”

    “音音,许久未见,近来可好?”现代人其实都有点厚脸皮,把哪都能当成自己家。

    “林先生,这位是?”对于林雅青,她是羡慕的。

    “你不要叫我林先生啦,叫我林儿就好,”多生熟,“这位是桑兰,是桑备的妹妹。”

    “桑姑娘!”原来是他最亲近的人。

    “音音,你也别叫她桑姑娘,以后都是一家人。”拉关系从称呼开始。

    “呃...”她确实做不到林先生这样。

    “真的,我们是来为桑公子向你提亲的!”怕她不信才拉着不情愿的桑兰做保证的。

    “呃,对啊,音姑,音音姐,我哥和我说过你,从话语中能听到对你的好感。”原谅她的谎言。

    “真的吗?”初闻心上人对她有好感,就失了礼仪的拉住桑兰的手急切问道,“他,他是怎么说我的?他自己为什么不来与我说呢?”

    “我哥他,他就说你知书达理,温柔贤惠,至于他为何不亲自来,是因为...”实在说不出了,只能她将求救的眼神望向林雅青。

    “是因为他怕连累你,音音,你也知道男人当以国家为重,他怕给不了你幸福。”睁眼说瞎话是现代人都会的技能之一,“我们女子要主动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既然他对你有好感,我们也可以自己主动的。”

    “...”她是久经烟花之地的人自然能听出其中的破绽,但她不愿点破,她想为她的幸福赌一把,失败了就是地狱,可是现在对她何尝不是身陷地狱之中。

    “音音,到时...”计划马上要开始了,大胡子,等着接招吧。

    却未注意外面有一人在自语,幸福可以自己争取吗?

    “上良,你不娶音姬?”可是当初他不是让他去准备两位新娘吗?

    “我有说过要娶她吗?”上良莞尔一笑道。

    “可是你当初为何要...”这不是给音姬难堪,新娘已经快到府了,“那现在事情如何收场?”

    “既是你准备的,自是你去解决!”莫说他自私,他只为林儿,她要什么他便都给她。何况只是推兄弟一把。

    “你可以自己娶她,那便解了这危机不是吗?”按照林儿的“指示”建议道。

    “可是...”他,爱的不是她啊!

    “不愿意就算了,只能到时将她送回涟漪阁了,只是不知大家会怎么看她了。”赶紧把他们的事情都给解决了,这样林儿便不用再忧心了。

    “...”明知是陷阱,却不得不踩。他此刻恨及了上良的多话。

    “那不如在宾客中找一人娶她如何?”初闻林儿的计划时,他是不赞同的,居然让他同时娶两人,要不是他知她,如何应对?

    “我娶她便是!”鱼儿上钩了。

    “音音,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姓桑的欺负你了,我找他去。”给他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新娘他还不珍惜。

    “没有,林儿,他待我极好。”就怕自己给他惹了麻烦,急切的解释。

    “真的吗?音音,有什么事你就与我说,我替你出头。”知道她在说慌,看她的样子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做的对。

    “哟!这谁啊?桑新郎官,昨晚太劳累了,让大家好生久等!”对这男人她就是没好话。

    “林先生,你是一个女子,怎能如此轻浮?”她设计他的仇他可是还记在心里了。

    “你!好,我暂且不与你计较。”看着当家的将菜放到她碗里,她才想到自己还没吃了,等着,吃饱了再教训你。

    “我还未与你计较你倒恶人先告状。”莫说他失了男子风范,与这人一起谈何风范,圣人都会疯。

    “当家的,今天的粥真美味!”管他疯狗在叫。

    “咦,林姐你怎么唤先生当家的呀?”她才不要管她那木头哥哥。

    “兰儿,你...”

    “嘻嘻,这是我对先生爱的称呼。”直接忽略某人的存在。

    “恶!”太恶心了,“音姐,你可千万别学她。”

    “呵呵,音音,不用管她,这女子至今未嫁没资格说!”

    “音姐,你看有人尾巴都翘起来了。”过分,她也要嫁人。

    “...那就给她拉下来!”不愿看他,便逼着自己开心。

    “好,好,好。音姐你去,我在后面看着。”林姐说的推别人下地狱,自己在旁边看。

    “你去,我太柔弱了。”嘻嘻,与她们一起真好。

    “好啊!你们居然联合起来对付我,当家的,有人欺负我,帮我!”她有强大的靠山。

    “哦?我怎么帮?”瞧桑备多可怜,所以千万莫得罪女子,特别是身边这位。

    “嗯,我想想,罚她们将这些吃食全吃完。”肥死你们。

    “你恶霸...”

    “我肚子疼...”

    “先生,费二公子到访!”

    “不见!”客人真不懂事,成亲第二天就拜访。

    “好了啦!当家的。”她可看见有人急的不行,“陈老头,你先去回一声,我们这便去。”

    “是的,夫人。”府里现在夫人最大。

    “夫人?”呜呜,她这么快就就老了?真是*之间从姑娘变成了老婆。

    “小宝!”

    “这费二公子昨天有来吗?”摸清底细再说,“与你关系好吗?”

    话说这费二公子名为费无间,楚国人,其兄长为太子少傅费无忌,也就是第一次出现于林中与上良周旋之人。费无间是标准的书呆子,无心国家政治权位,醉心于文学。但是碍于兄长不得不做些自己不愿做的事,去涟漪阁名为探花,实为探秘。昨日参加喜事,仍为探秘。谁又曾想会...

    “费公子!”当家的话也不说,那姓桑的还在闹脾气中,桑兰脸都不敢抬起来,只能由她这位妇道人家出面了。

    “啊,唐夫人,小生有礼了。”自桑兰进来他眼神便未离开她,林雅青的呼唤却也未让他失了儒雅。

    “不知费公子前来所谓何事?”不错,这男人很懂礼貌,没有这个时期这些书生的自命清高。

    “昨日比较匆忙,未将家兄的心意送上。”他知兄长想将郢都第一商豪唐陆纳入自己部下,以前他是不在乎,可现在他却希望。

    “不用,你拿回去谢与费少傅。”不喜看到自己妻子与别的男子过多言语,虽说他能看出妻子的意图。

    “可是...”他已在唐陆这吃过好几回闭门羹了,可现在却是最难堪的。

    “当家的,你且先看看是什么吧。”帮帮忙么,先看看这个人怎么样。

    “...”那你来什么来换。

    “...”小人,你趁火打劫!

    “唐先生,”看他未说话便当他未拒绝,“家兄说先生必是见过不少奇珍异宝,本没有什么可表达,但日前偶然得到此宝,便想赠与先生。”将随身锦盒送上。

    “哇!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夜明珠吧?”只在电视里看过,没想到比电视里说的更美更亮。

    “唐夫人见过?”这个时期不可能会有特别单纯之人,他听兄长提过此宝未有人见过听过,可是为何唐夫人一下便能说中。

    “当然,没见过,我听说的。”

    “贺礼既送,请回。”他本不想与费无忌有过多的联系,只想将计划完成便罢,但如小宝所说,国家与他无关,他也不愿参与不愿改变。他便有了另一番打算,将计划提前,“小兰,你且送费公子出去!”

    “是!”小聪明的桑兰仍未发现自己的心思已被猜中。

    “那小生这厢告辞!”当然知道唐陆的意思,要桑兰必要与兄长断了关系,不能将唐夫人之事告知。

    “上良,这是何意?”自从这女子出现后他便不了解上良的心思,即使以前他也不完全了解,但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所以只能说他与林雅青八字不合。

    “走啦!音音,我们出去转转!”即使他们相处时间不长,但他抬眼她却已知道他的想法。

    “桑备,你跟我多少年了?”

    “...有小七年了。”仍如被救的那年。

    “还记得当年你自己说的吗?”

    “记得,找一个没有争斗的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未曾想他被大家的推崇迷的忘了初心,上良居然还记得,他记得当时他说时他已睡着。

    “我们可以计划了。”到时候了。

    “可是老聃那边如何说?”他已忘了当年的自己,当真是地位权势改变了他,想到此,却是一头冷汗。

    “无妨,实说便是。”当初老聃救他一命,作为报恩,便应了他国家之事。后因为懒的改变便继续做下去,他们都当他是心机深沉却又淡泊名利之人,其实他只是不放心上而已。

    “是。”既已决定,他还能说什么。

    “桑备,既然娶了就好好待人家。”省的老让小宝担心。

    “...”

    “桑姑娘。”自昨日见到她,她的身影便一直徘徊在他的头脑中,她那灵活有神的双眼,她那可人的酒窝,未与她说上话是他最大的遗憾。

    “费公子。”昨日,他立身于众人中,不显不争不露,不似陆哥哥这番看似无害却心机,也不似哥哥那般爽朗豪迈,却是卓越的。

    “桑姑娘可有,婚配?”知此问鲁莽,却压不过心中所想。

    “未有!”若非林姐平时对她与音姐的教导,她必是做不来的。

    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无间上。

    青青子矜,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若为姑娘,必是世可抛,国可弃,亲可断。无间上。

    “无间,他收了?”此人当真会为他所用?费无忌为何会位居高位,在于他投君所好,见势而为,见能便收却未能善用。费无间便是一例,他只当他是书呆一个,无所成,可他却是最会看人心的人。

    “是的。”他从小与兄长便不亲,不因年岁相差太远,更因非一母所生。

    “他那夫人为何人?”何人能嫁于第一商豪。

    “据说是远方表亲,从小便有婚约,此番前来便是为了昏事。”为了桑兰,他愿做罪人,却也不想伤害兄长,有些事便不说。

    “很好,我倒要看看伍奢那个老匹夫如何是好...”想要彻底扳倒太子建,必要将那老匹夫除掉,但是他却有第一商豪支持,可现在他便无所忌了。

    “当家,不是说你们这古乐挺厉害的吗?你可会?”她以前就有听说古乐不比现代歌曲,古乐有节,有侈,有正,有淫矣。贤者以昌,不肖者已亡。不知她家当家的风格会是什么样。

    “你会受不住的。”他曾奏过一曲,当时他母亲刚去世,心中稍感伤痛的他便以乐舒缓心中不痛。他不知道他奏了多久,待他清醒时,周围已是白雪皑皑,在旁母亲养的狗已死,也罢,让它陪了主人去,否则在这世间也无人会对它好了。此时已是六月,幸得此举未有人发现,否则便会被人视为不吉,虽他不在乎,但也难得去应付。

    “什么?你在吓唬我吗?”她又不懂音乐,反正也听不懂。

    “你怕冷吗?”怕冷可真是受不住。

    “呃,怕。”超怕,“听着会冷吗?”

    “嗯。”

    “那算了,等夏天你再给我看。”七月正热,来点冷空气解解署,现在还真冷,她可顶不下去。

    “嗯,我今天会晚些回来,困了就先休息。”对于这个娘子,他放心,但也担忧。

    “好的,你忙去吧!”我自己会找乐子的。将他的衣领摆正,要穿戴整齐呀!

    “嗯。”

    确实有些不舍,即使是短暂的分离,这次她主动的将红唇覆上,却依旧被他抢了主动。

    此时离过年还有两个月,我来这里已经一个月了。爸,妈,今年我不能陪你们了,你们要把我那份快乐一起过,我在这里很好,很幸福,我嫁人了,老公特别*我。放心,我会想你们的......

    “林姐,你在做什么?快点出来。”这人绝对是个祸水,只是可怜了没开眼的费无间要一辈子和她在一起,林雅青心中暗叹一声,只得将笔记本放到包里,咦?是不是少了什么?包里的东西怎么少了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