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当家的 > 第六章 楚王发难

第六章 楚王发难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当家的最新章节!

    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孙子兵法》

    ********

    忧思过多喜必来,喜事连连含忧患!最近府上确实喜事不断,她是*就中奖,才两个月当家的便找了两个比她还壮实的丫鬟和赵麽麼看着她,害她被桑兰那丫头嘲笑半天,早晚得把她嫁出去,省的在家碍她眼。可以知道桑兰骨子里就比较现代化,善于接受新鲜,也乐于改变,不像音音,*这么久还是那样以夫为天。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她与桑备的感情至少不那么岌岌可危了,在一个偶然的夜里有了夫妻之实,虽说不那么深厚,却也不是特别相敬如冰了。

    “林姐,唐先生怎么舍得放你出牢房?”怎可不借机嘲笑一番。

    “兰儿妹妹,你似乎对我抱怨颇深?”斜睇那个兴灾乐祸的女子,柔声道。

    “怎么会呢?”咋吧咋吧那双大眼睛,“林姐对我来说有如天神降临,有如再生父母。”

    “兰儿,你在说什么胡话?”天神?这丫头挺会拍马屁的,闭上眼做出一副享受的模样,“说说吧,我怎么成你再生父母?”

    “你。”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你对我和无间付出这么多,我自然很感谢你!”

    “不用客气,你知道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善良!我会不好意思的。”故意忽略某人的咬牙切齿,不入我眼。

    “你可真是善良!那请问你故意将汤泼在无间那,那里是何意?”未出嫁的女子还是太单纯。

    “我可是为你以后的性福着想!”什么都占理就对了,她说母狗是天仙那也是对的。

    “幸福?这和幸福有什么关系?”傻孩子,一脚已经踩到别人陷阱还不知,虽是卖文不卖身,但身处烟花之地多年也不是不懂言外之意。

    “好了,林儿,她还是未嫁之人,莫要与她说这些!”不管怎么样她也是她嫂子。

    “咦,音音你也在,什么时候来的?”重色轻友的人她只当没看到。

    “唐夫人,妾身一直在房中。”她也遭受连累。

    “哦,是吗?兰儿妹妹你可有注意?”不甚在意的问法。

    “我也未有注意,音姐,你进来也不打个招呼?”小姑子“责怪”道,那么温柔的音姐怎么会看上哥哥那个大老粗。都怨林姐,害她现在也是见着温柔的人就想欺负。

    “这是我的房间!”怎么战火烧到她身上了,这兰儿还落井下石,也不想想她是为了帮谁。

    “音音,你傻呀!我们当然知道是你的房间,不然我们来这里干嘛?”

    “好啦!林姐,不理这个只有夫君没有朋友的女人,你说说刚才的幸福是怎么回事?”

    “你真想知道?”这小妮子真是什么都不懂。对面的音音只能摇头叹气。

    “嗯嗯。”与无间有关当然要知道。

    “那天泼的汤是热的!”

    “...”

    “泼在男子那里男子若没反应便是不举。”她说的够直白了,可是有人还是不明,一度陷入深思中。

    “音音,你家夫君哪去了?”好无聊,男人们把她们丢在府里自己去逍遥了。

    “他未与我说过。”她也不干涉。

    “太过分了,我们女子是有之情权的。”

    “知情权?”还是不能适应林儿偶尔说出的奇怪话语。

    “哎呀!那不重要,音音,这样吧,你把大胡子给休了,我让当家给你介绍尊重娘子的!”那大胡子到现在还不知道感谢他,那就把他娘子拐走。

    “女子可以休夫君的吗?”太不可思议了。

    “你敢!”刚回府的桑备便听到有人在他娘子耳边煽风点火。

    “我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你当初只是为了不让音音被嘲笑才娶的她。”敢恐吓她,胆子不小。

    “你...”他无法否认。

    “我怎样?我现在是在解救你,你该感谢我,别告诉我你离不开我们音音了。”火要经常加柴才能越烧越大。

    “你,强词夺理!不可理喻!”似被猜中心思般狼狈转身离去。

    “夫君。”看着离去的背影,她想跟去与他说她不会离开他。

    “音音,我们去做秋千吧!”从他进来眼神便未离开音音,她敢断定他对音音有情,现在必须让他自己想清楚才是对他们好。

    “可是,林儿...”她该怎么办?

    “林姐,那无间他有没有不举?”

    “...”

    “...”

    “夫人,这个您不能玩。”当家的肯定看她不爽,给她身边安了个管家婆,特别是那个忘恩负义的桑兰居然还在旁边幸灾乐祸。

    “赵麽麼,你可真是尽责呀!”赵麽麼其实才三十出头,但已是四个孩子的娘亲,不巧的是她是布店掌柜的夫人,可想而知对当家的很衷心。就因为这个和她有经验才让她来照顾。

    “过奖!”在她眼中夫人就像个小孩,却也很轻松。

    “啊!赵麽麼,你被林姐教坏了。”林姐做的这什么秋千真有意思。

    “音音,有人想嫁人了,你赶紧把她嫁出去。”长嫂如母,不嫁也得嫁。

    “嗯,好像是的,是该嫁了。”她相信无间会善待兰儿的。

    “音姐,你怎么也这样,林姐你那么想我嫁出去,那就没人陪你了。”就算嫁了也要住府里,反正无间对她好,不会拒绝她的。

    “吃闲饭的太多,能踢一个是一个。”

    “林姐...”

    “夫人,费二公子到访。”来的真及时。

    “不见,反正有人不想嫁。”敢笑她,大家都别好过。

    “林姐你,真是越来越美了。”

    “好了,好了,每天说这些实话我都不好意思了!陈管家,让人进来吧!”全然不顾大家的白眼。

    “唐夫人,桑夫人!”这两位不可忽视,暂不说她们的夫君,单说她们与兰儿的关系他就得小心。

    “哟!是费二公子,不知到府上所谓何事?”男人就是越容易得到就越不会珍惜,岂能让你如此顺利。

    “唐夫人,小生这番前来是有事相求?”万事礼开头。

    “哦,说来听听!”最近也确实闲的快发霉了。

    “我与兰儿之事大哥未曾知晓,恐难应允,故想请二位帮忙打理。”

    “你与兰儿之事?我怎么不知道,难道你们已有夫妻之实?”

    “唐夫人!”饶是再喜怒不形于色的费无间也是瞠目结舌,无法言语,最让他无奈的是心上人儿。

    “无间,你可是不举?”她依旧惦记那件事。

    “噗嗤。”含蓄温柔的音音也实在忍不住。

    “哈哈哈...”有人可就没这么低调了。

    “兰儿。”他能怎么说,爱上这个平时小聪明其实大智若愚的傻丫头他就已经不了解自己了。

    “呵呵,兰儿妹妹,你且去试试便可知道。”好玩,太好玩了。

    “当家的,那大胡子什么情况?”太过分了,居然明目张胆的将“小三”领回府。

    “小宝,莫要多管闲事。”小宝真的很爱管闲事,他与桑备认识多年,却也未曾过问他。

    “什么叫多管闲事?要不是因为音音我才懒得搭理他。”越想越生气,她最恨的就是找小三和打女人的男人,“不行,我们得想办法帮音音。”

    “我们?”什么时候成我们了?

    “实在不行就给大胡子下药让他再也没能力做那事。”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当家的,你怎么想?”怎么总是她在着急。

    “好了,小宝,此事他自有打算。”再不阻止她非得弄的一发不可收拾。

    “什么打算?他能有什么打算?”不对劲,“当家的,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你想知道吗?”

    “呃...不想。”知道越少越好,她就不会插手。

    “可是我想告诉你!”看着她想知道又害怕知道,他就想逗逗她。

    “不,不要,我不要知道。”

    “真的?”他看过她写的,里面有他不敢相信的,未知的。他知道秦越来越强大,可不曾想是统一六国。他明白为何她不想知道,不知便可不做不管。

    “嗯嗯。”点头如捣蒜,“不过你们做你们的,我管我的。”

    “好吧!”知道阻不了她倒不如放手让她去做,把事情安排好,让她无后顾之忧去玩,“现在不要管别人了,你要负责喂饱你夫君。”怀孕后的她脸色变的越发红润,双锋也变的丰挺。

    “色鬼!”太淫了,这个古代人。

    “只对你色。”随着呼吸的急促房内的温度也逐渐升高。。

    “上良...小心...孩子...啊...”

    “...”

    “都怪你,人家怀孕了你还这样,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太过分了,居然用男瑟佑惑她,害她差点忘了自己的“使命”。她一定要组织一个女权维护的团队,和这些男人斗争到底,只是苦了当家的,没办法,谁让桑备那家伙是他救的。

    “上良,你已成亲许久,何时将你娘子带来给寡人看看。”楚王是个疑心重且心恨手辣之人,坐上王位之君必不是良善之辈,都是趟着兄弟臣子之血走过的。对于妹妹唯一的儿子他亦有防范之心,即使他从未表现出对政权的*,但他知道他有这个能力,否则岂能做上第一商豪之位。

    “陛下,内人乃一介村妇,恐惊了圣驾。”让那丫头来,陛下非治罪不可,他岂能不知陛下的心思,没隔几天便传唤一次,无非就是看看他有无谋逆之心。

    “无碍,丑媳终归见公婆,寡人是你唯一的长辈,自当要帮你瞧瞧。”说的在理,其实就是下了圣旨。枕边人是最重要的,现在他无谋逆之心,又怎能知道嫁与他之人是何人。

    “是!草民遵旨!”看着这个名为舅舅的人,他无一丝亲情。

    “上良,寡人听闻你与伍奢交往甚密,可有此事?”他不能与朝中任何一人有所瓜葛,更何况是太子之人。

    “陛下,巧合之下有所交涉而已。”想必是费无忌将此事告知陛下,离间一番父子之情,太子一派必有祸患。

    “是吗?你且记住,勿要泄露自己的身份。寡人容不的不忠之人。”对于夺位之人必杀之。

    “是。”先亲情后威严可真是看重他,莫说他无心王位,即使有心,他又能如何。

    “好了,你先下去,明日带你娘子进宫。”是村妇最好,否则上良必除之,他留他多年就是看在皇妹面上。

    “是,陛下。”当年入楚,是因为母亲去世前遗言,将她带回生她养她的地方。当年她受父王兄长*爱,不顾反对要与他父亲在一起,她后悔了,男人本薄性,他父亲在家中早有妻妾,之于爱情母亲忍耐,谁知他未出生几年,父亲便又娶了新夫人。这让心高气傲的母亲如何接受将他带出府,那时他便发誓此生只娶一人。直至母亲离去,也未回去,他与父亲已是多年未见。感情对于他一直是没有便是轻松,父亲他无印象,母亲只是在遥望叹气恨,不要也罢。

    他不担心小宝应付不了楚王,她外表看上去很傻,让人就不会把她当成敌人,其实一肚子鬼主意,又会看人脸色。

    好累哦,都怪当家的不节制,害她都不能出去散步,只能窝在房间里敷敷面膜,美美容。庆幸她平时很重视美容,了解了不少美容方面的信息,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过。

    “林姐,你怎么还在睡觉?我们出去逛逛。”还没见到人就在外面边叫边推门而入。

    “兰儿,胡闹,太不懂规矩了,没人教你进别人房间要先敲门吗?”这丫头怎么咋咋呼呼的,得赶紧把她嫁出去。

    “别这样么,林姐,你这样我还真不习惯。”

    “你呀!你看看音音,才大你两岁,你怎么不和她好好学学。”她倒蛮适合教学的,等以后当家的不要她了,她就去当老师。

    “哈哈哈!林姐,你好好笑,我都是跟你学的!”她还记得她是用脚踹开哥哥和音姐的门,差点没气死哥哥。

    “有吗?”这音音太不给面子了,居然和兰儿一起点头,“那又怎样?我已经是已婚妇女,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能一样吗?”

    “真,真的吗?”看着林姐一脸义正言辞的样子,她迟疑了。

    “当然是这样,不信你问音音。”要是摆不平你,我还怎么混。

    “音姐...”

    “是的,所以你要有女孩子该有的礼仪,不然以后会被夫家嫌弃的。”知道林儿是胡说的,但她也想借这次机会教一下兰儿。

    “是这样吗?”正当她感到欣慰兰儿听进她的话时,她却深感疲惫了,“那我现在就去给无间说让她娶我,那我就和你们一样是已婚妇人了。”

    “胡闹,兰儿,女孩子怎能这么不矜持,”长嫂如母,她是真心将兰儿当亲妹妹一般,“女子当知三从四德,切不可做出有损名声品行之事,在这府里你如何胡闹无碍,但是一旦出府,谁能保你...”

    天啦!这是她那不爱说话的小嫂子吗?林姐,救我!将可怜的眼神望向唯一能救她的人,可那人却给她一个“你自找”的眼神。

    我救你也可以,但你就欠我一个人情。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好,别说一个了,十个也愿意。

    “音音,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呢?”一个人的本性是很难改的,今天的音音话多的不正常。

    “呃,没有啊,怎么可能?”顺顺自己的衣角遮掩道。

    “那那个女人呢?”她岂能不知那个女人的心思,窥视她老公的女人都不是好人。

    “姑娘很好。”自己的悲哀如何能让别人一起难受。

    “这样最好,要是有人给你委屈受了,你就告诉我,我帮你出气。”她不愿说她也不便追问,但不代表她不管,她必须想个万无一失的计划,她得好好想想了。

    “嗯,好的,林儿,你莫要担心我。”她最无悔的就是认识林儿和兰儿,她的亲人。

    “你也别太为这丫头担心了,傻人有傻福。”可怜她家的无间得为这傻丫头担心一辈子了,当初她入府,若非有人故意教兰儿说那样的话,灌输任何女人入府都是有目的的思想,她又如何能有此心思。

    “是啊,我倒希望像兰儿这般单纯。”这样她就不会如此压抑了,喜欢便喜欢。

    “算了吧,这丫头的傻只有无间能受的了,这世间又有几个无间?你若真是这样,大胡子绝对疯掉。”一个傻老婆一个傻妹妹,不疯才怪。

    “你们在说我傻是吗?”

    “音音,你最近熬夜了肤色不怎么好,这样等一下你就...”

    “你们怎么这样!”

    “这样可以吗?我等一下就回去试试。”

    “...”没人理她。

    这便是楚国的宫殿,都城的建制和布局采用大城套小城的双城制。楚都纪南城远远望去是呈长方形,城内东南部为宫殿区,沿着古河道一路走过有多座台基。

    宫殿区北面是手工业作坊,再往北即城的东北部则为商业区,这些也都属于当家的。王宫的正门为“茅门”,通过茅门后便是楚王治朝的朝堂。

    拐了几个弯到了宫内,王宫内真的很壮观,有钱人就是任性。既有空间宏大的“高堂”又有曲折相连的“曲屋”, 既有进深幽远的“邃宇”,也有小巧精致的“南房”,都是由大小、高低、长短、层楼、结构、繁简不一的宫廷建筑组合在一起,这样便形成了一个气势磅礴、宏伟壮观、错落有致的皇宫。

    不得不说古人真是聪明至极。

    “草民参见陛下。”

    “民女参见陛下。”不对吗?民女好像是未婚女子吧!

    “上良,这便是你新娶的娘子。”果然不是个有心眼的人。

    “正是。”小宝这下还真是误打误撞的消了楚王不少疑心。

    “好好,果然是个贤良之人,不必站着了,来人,赐座。”不提及皇位权势,楚王对这个最疼爱的妹妹的独子他是欣赏喜爱的。

    “谢陛下。”

    “你是叫青儿吧?”

    “是的,陛下。”一看这楚王便是那种极享受别人膜拜的君主,起身故作慌乱答道。

    “不必害怕,青儿,你且就当自己家里便好。不管怎样上良也是寡人的侄儿,那你也该唤寡人一声舅舅。”楚王依旧还是在试探。

    “民女不敢,可是老爷未曾与民女说过与陛下的关系。”可恶的上良,居然事先不告诉她。

    “哦,呵呵,是寡人不让他说的,会有人对他不利。”他的疑心又放下一点,这女子不足畏惧,上良更是将他的话记在心上。

    “不利?”这个昏君,笑面虎。

    “是的,现在各国都在蠢蠢欲动,若是让别国知晓寡人与他的关系,必会拿他要挟寡人。”孰不知宫廷中毫无亲情可言。

    “那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连连摆手作害怕状。

    “青儿,不必害怕,到时寡人再派些人保护便是。”

    “谢谢陛下。”他就知道她会表现的很好。

    “青儿,你且来看看寡人的这副字摹的如何?”似是不经意的提起。

    “啊?是!”老男人,要不是她懂得看人脸色,他准会把她拉出去砍了,拿起丝帛,暗道,妈的,我认识个毛线,简单的字写的那么复杂,居然在我这找优越感,“请陛下恕罪,民女只识的自己的名字,这几个实在不识。”

    “哦,那你可会写自己的名字,写与寡人看看。”上良为何会看上这样的女子。

    “是。”硬着头皮也得上,天知道她只会拿毛笔不会会写毛笔字。

    “小宝,我不曾知你的字如此难看。”看来楚王对她的疑心是消除了。

    “什么?我的字难看?是你们这里的人太笨了,把字写的那么麻烦。”只有她妈嫌过她的字。

    “不过,你真的很聪明。”居然能把那个老狐狸稳住。

    “是吧,知道娶我你是多大福气了吧?”她就是那种得寸进尺的人。

    “你啊!真是不懂得虚心。”这就是他爱的,可以拿命去换的女子。

    “那是什么?我不又识字。”她是文盲。

    “...”她是多么博学多才的女子,他想和她去她那里,看看她生活的地方,拜访她的父母。但他知道很难,他不知道那是哪儿,他也未问过她,只要她在身边即可。

    “可是,当家的,那天我们真的要去吗?”那会有多少趾高气扬的贵族,想想就反胃。

    “不想去?”

    “可以吗?陛下没关系吗?”

    “无碍,这事我解决便可。”她怀有身孕也确实不适。

    “算了吧,好不容易那老家伙不疑心你了,别在我这毁于一旦。”

    “小宝...”你怎能如此让我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