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当家的 > 第八章 一触即发

第八章 一触即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当家的最新章节!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孙子兵法》

    **********

    “舅母,不要理他,我们继续聊聊公主娘亲好不好?”他不告诉她,她就想办法从别处知道。

    “陛下那不打紧吗?”陛下最近情绪不稳定,她不想上良受到波及。

    “不碍事,王后。”他才不像小宝那般厚脸皮,遇到不熟悉的人便那么亲切,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舅母偏心,老爷来了就不理林儿了。”都怨上良,他就是一妖孽。

    “好,好,好。舅母就疼你一个人。”她没有女儿,也真心希望她便是她女儿。

    “还是舅母好,舅母以后和我一起生活好不好?”她希望能多一个母亲。

    “你这傻孩子,舅母是一国之母怎能...”难为这孩子这般看重她。

    “哦!可是林儿真的好喜欢舅母。”当然知道她不可能,与人交际之二便是溜须拍马,专攻人心,嘴上抹蜜。她能看出王后的孤独以及对她的喜爱,说些话既能让她开心又能给自己找后台,为什么不呢?

    “上良,你对你母亲还有没有印象?”

    “...”

    公主娘亲去世那年他才十六岁,这些他与她说过,他娘亲去世后他便随了娘亲的心愿离开齐国来到楚国,这么便多过了多年。

    “可怜你了,上良。”没想到当年一别竟是最后一面,“你娘亲当年是宫中最受*的公主,她漂亮善良,她爱笑,当时想当驸马的人数不胜数,可是......”

    自行宫离开回府时已是天黑,她肚子虽说没鼓起来,但却感到乏了,可是身上全是汗味怎么也不舒服。

    “当家的,我要净身。”好舒服,男人的手劲就是大,捏的她小腿肚子好爽。

    “嗯,小金,去给夫人备好衣物。”赵麽麽晚上要照顾自己的小孩,便只有小金照看。小金今年才十四岁,与赵麽麽一同来到她身边,赵麽麽照顾她身体,小金则负责贴身保护她。

    “是。”

    “走吧!”知她定是累了,将她抱着便往净身池走。

    “我饿了。”她要一人吃两个补。

    “奴婢这就去准备。”不待先生吩咐,立即离去。

    “呃,你,你干嘛?”刚入净身池的她正感叹水温正好时,却见上良脱了衣服进入池中,虽说已是夫妻,但这般在池里坦诚相待还是第一次。

    “你不是累了吗?我帮你洗。”这是夫君该做的。

    “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洗。”太瑟情了,这个淫贼。

    “不用和夫君客气的。”手抚上小宝的肚子慢慢摩擦。

    “啊!”没办法否定这人的霸道,那就享受,“当家的,没想到你还是皇亲国戚了,说,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全部招来,饶你不死。”

    “你真想知道?”上良扬起一丝*溺的笑道。

    “呃,”怎么办?以她鸡婆的个性知道了一定会管,“你只说关于你的事就好了。”不要说她没良心,只是她也无法改变历史,也不能预知因她改变后会有多少事端。

    “你已经知道娘亲是楚国公主,当年娘亲与人私奔后其实全无别人口中那般好...”

    “后来母亲带着我离开那里,便由当时尚还支持她的姑母将我们介绍到孙府做些杂工。”天啦!一代公主轮为打工妹,太颠覆了。

    “这般相安无事了几年,娘亲却因抑郁寡欢离开人世,这时姑母却带着那人来接我回府。”

    “你姑母也太过分了,她明知娘亲不会让你回府的,居然等娘亲去世了便来接你回府,这不是摆明了不想接娘亲回去。你那个爹也太不是东西了,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人,当然,你除外。”看着这个女子为他母亲同仇敌忾的模样,他是感动的,其实他倒是没什么不满,或许他天生就较于寡情。

    “那你和那个费无忌呢?”泡的好想睡觉了。

    “当年我意外发现他与人有染,却在回府途中迷了路,便遇上了老师和费无忌,被困于老师设的八卦山中,两年后才解开阵出山。”继续擦拭她的身体,对他来说真是一种耐力考验。

    “八卦?”她不懂,下次再问,“那娘亲呢?”

    “她过的尚可,那时她依旧得*。”

    “哦...”困,眼皮在打架了。

    看着因水温而通红的小宝,他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声音也变的暗哑,“小宝。”

    “嗯?”她快睡着了,不要摸她了,好难受。话语却被含在那淫贼嘴里,她想说这和个男人太现代了。只是可怜了小金不知如何是好,在稳重的女子也无法坦然面对,她不知黑暗中有人陪着她一起看这出朦胧的春宫戏。这晚的吃食他们没吃。

    “你去,桑公子。”他老了,禁不住先生的怒视,看着别人死总是可以的。

    “你去,你是府里的管事,所有事都由你管。”男人欲求不满时最可怕,谁知他们有没有办完事。

    “那是你院子里的事。”暗喻是他未将事情办好。

    “那又怎样?不到我院里怎么进行下一步?”推的真干净,要不是上良推给他,他也不至于会这般苦恼。果然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管事,却忘了他也是院里的主子。

    “哦,是这样吗?”老了,老了,记性不好咯。

    “你...”这个老狐狸,“喜妹也不知现在如何了?”喜妹便是陈义认的干孙女。

    “不碍事,反正有你娘子陪着。”果真姜还是老的辣。

    “...”该死的,若不是扯上他娘子他何必来。房内的人早已知道他二人的到来,毕竟只有他们二人才会在别人闺房外“谈话”。本想起来穿衣的小宝却被某个无赖抱在怀里不得动弹,若非听到有关音音,也便会随他去。

    “进来。”被娘子“抛弃”的人心情自是不会好到哪里去。完了!可怜二人对视一眼皆暗道。

    “呃,上良,事情有变。”被推出的桑备不知在肚里骂了多少次,得不到回应,是最好的回应,“她的丫鬟暴毙于意楼。”

    “与音音有关?”意楼?难道?

    “不,音音是不会做这种事的。”她是什么样的人他如何会不了解,“上良,现在如何做?她们一口咬定是音音指使喜妹做的。”

    可是他急他的,人家却不闻不问,他现在可是满肚子的火,浴火和怒火。

    “上良...”看他神色不郁,桑备便知道今天没戏了,这该死的陈义,地都快被他看出两个洞了。

    “喂,当家的,你快想想办法,音音都被人陷害了。”没关系,有人和他一样急,而且比他胆大。

    “与我何干?”看也不看那二人只是顺了顺小宝的发丝。

    “...”他想说却不敢,上良早已把计策步好,只是在他这里出了问题。即使上良如此冷漠,但他却知道他不会真如此待他们,只是可能他们只剩一口气了。

    “当家的...”知道他在吃醋,暗笑在心里,贴到他耳边道,“上良哥哥,我欠你一次。”

    真的?逐渐变的幽深的双眼询问道,得到肯定答复后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这是真的吗?这么快?他还是不敢相信,以往他都要等上几天。

    是真的。陈义像看到傻子一样怜悯的用眼神回道,他就知道还是夫人厉害。

    桑备此时才明白,林雅青是他日后必须要巴结的人,想到这,他整觉得个人的人生笼罩着暗淡的气息。

    果然,意楼的气氛非比寻常,在大堂内摆着一具尸体,脸色惨白,嘴唇与指甲都已发黑,显然是中毒,不过看她的指甲却有些变形,脸上居然还有许多淤青,必是死前非常痛苦,她看着难受。怀孕的林雅青看着有些难受,只能将头埋在唐陆怀中寻求慰藉。像苏姬这样处变不惊,觉得动一下脸皮都觉得失仪的人居然一脸哀痛。

    音音似乎未发现他们的到来,倒是一旁的喜妹提醒了她。她抬头时,却吓坏了小宝和桑备,多么温婉的女子,一直都含笑的女子,现在却用空洞无神的眼神望着他们。她想上去安抚她,却无法前进,回头望当家的,他却不赞同。

    他这个做夫君的太失败了,娘子在自己家里被欺负成这样了,自己却不得而知。桑备上前握住了音音的手,道,“我在,莫怕。”

    “...夫...夫君。”自发生事情她就未说过话,从最初的害怕哆嗦到后来的无神。她不敢,她害怕,此时她却像是找到了依靠一般将内心恐惧哭了出来,“夫君,她死了,她好痛苦,我却救不了她。”是的,她自责自己的无能。

    “娘子,这与你无关,阎王要她死,你如何能救?就算是我也无能为力。”这时他的心就像刀搅了似的,

    “真的吗?”哭过后的音音慢慢恢复了理智。

    真好,太感人了,转身看到当家的正凝望着她,她觉得心里满满的幸福,回手紧握住他的掌,虽然没有言语,却知道对方的心思。可是有人却不满意现在的气氛。

    “唐先生,你该对小芸有个说大法。”奇怪,此事明明发生在意楼,也该是桑备给说法,这女人胆子真是不小,敢把主意打到她男人身上。

    “苏姬,此事你且与我说清道明。”知上良定不会理会,便代为知息详情。

    “你...”太过分,这唐陆居然不把她放在眼里,她第一次主动与他说话他竟不回话,若是其它人定是喜出望外。可是仍只有他能入眼,不知为何,仅因那日他无视她的眼神,依旧了无波澜。

    “是这样的,公子。”喜妹护主,抢先将事实告之,“那日...”

    昨天小芸前来求夫人收留她,明知她定有诈,可是心善的夫人却无法拒绝便应了她。那小芸确实也勤快,一直未停歇的在跟前忙活,夫人便对她放了心。晚上用膳时,夫人见她辛苦,便特意赏了她一道吃食,可谁曾想,到了下半夜却这样了。当时小芸不知怎的居然跑到夫人房里,她赶到时夫人已被吓的不轻,小芸却无气息。

    该死的,昨晚在她最需要他时,他却不在,国家之事与他何干,此时他明白了上良。

    “小芸为何刚来你楼里便出了事?你为何如此残忍?连一个丫鬟都不放过?”平日那么清高的一个人现在却为了一个丫鬟如此咄咄逼人,人心不古,她当真把别人都当成了傻子。

    “哟!真是贼喊捉贼,谁知是不是你故意栽赃陷害。”电视里可都这样放的。

    “你...”像是被人说中了心思,脸色变的更加难看,可是片刻变回清高,质问道,“唐先生,夫人如此侮辱与苏姬,你便任她如此吗?”

    “你...”在她开心之际,岂料当家的斜昵了她一眼,道,“自作自受。”

    “当家的,绝!”在外人面前他本就话少,可却是句句经典。

    “...”你给我等着,我定会得到你的。

    “苏姬,你如何能如此肯定是内人毒害了小芸?”好不容易安抚好音音,又快速来了解此事,以免上良没耐心听完便走了。他现在是关己则乱,只能靠他了。

    “她可曾与你说过,小芸想做你的填房?”她如何会不做好万全的准备。

    “...”有这回事吗?

    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公子,并非是这样,当时小芸说时,夫人以为是让苏姑娘做填房。”夫人就是这样,所有的苦只会埋在心里。

    可是一句话却是各种反应,苏姬是不屑,却未表露。

    “什么?填房?音音,你同意?”她这么长时间的教导全白费了。

    “我...”她能怎么办,夫君原喜欢的便是苏姬,是她拆散了他们。

    “不可以有这种想法,我不是说过我们要死守一夫一妻制。音音,我告诉你,绝对不能妥协,男人都是*的,如若他们再娶,我们便休了他们,另寻良人。”一定经常给她灌输这种思想,女人当自强。

    “不准。音音,你以后少和这女人来往。”本来听到音音有意让他纳妾时他有些生气,可后来听到林雅青大胆的话时,他却忘了要生气,就怕音音真如她那样休了他。

    “你...”这人胆肥了,不但凶她还不让音音和她玩,他算老几。不过当家的才是最过分了,居然在她耳边一本正经说那么肉麻的情话来惩罚她。

    他们却忽略了苏姬眼中的杀意,不让他再娶,那你死了他便不得不娶。那该死的践人居然未将意思传达正确,害得她现在确实进退两难。有人注意,却未把她放在眼里,她的一举一动可都在他眼里。

    “可是,小芸怎么办?”大家都忘了,这是这个时代的悲哀,人命如此轻贱。

    “......”他自有打算,惊扰小宝,她们是要付出代价的。

    “参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此刻费无忌心中却不像表面那么平静,唐陆既是皇亲,那他为拉拢他所做之事陛下是否知晓?

    “费爱卿,起来吧!”楚王是何等精明之人,臣子的惴惴不安全在他眼底,却不点破。

    “谢陛下!”努力让自己露出心虚,矗立在跟前。

    可楚王却似享受这种气氛,起身拿起挂在一旁的剑,却不说话,缓慢的来回擦拭,一丝光透过剑射入费无忌眼中,他顿觉心中寒气直充大脑。

    “爱卿,你说...”楚王似乎腻了,簌的将剑指向费无忌,“这剑可锋利?”

    “陛下饶命,微臣知罪。”兵临一线的最后一丝清醒已破灭,只希望自己能逃过一劫。

    “哦,爱卿何罪之有?”庸才,费无忌却不知他此时的胆怯模样救了他一命,君王要的便是这种怯懦之进臣。

    “臣,臣不知唐先生是浦仪公主的公子却与他师兄弟相称,不合体,臣有罪。”

    “哦?还有呢?”将剑放回剑鞘。

    “臣为了给陛下招揽贤臣将得到的宝贝赠与他,却未献于陛下,臣有罪。”老狐狸,还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哦?”楚王怎能不解费无忌的为人,只是无伤王位便由着他走,他也确实能猜中他的心,如孟嬴,单是想到她那妖娆的身躯,白希的皮肤,他便是精神百倍。

    “陛下,臣有一事不知当说不当说?”挡他官道的人都该踢走,唐陆便是第一个。

    “说吧!”楚王瞥了一眼故作为难的费无忌,冷笑在心。

    “这,唐先生与伍大人交往甚密,臣也多次劝他为陛下效力,可他却说,”费无忌试探道,“陛下非明君,他不屑为之。”

    “哈哈...果然是他会说的话。”很好,这费无忌敢骂他非明君,上良基本无言语,岂会说这些话。若不是留你有用,早将你千刀万剐。

    “陛下...”为何会如此?作为臣子他必是了解陛下的性情,陛下是多疑的暴君,残忍,纵欲。现在却对唐陆如此纵容,更加深了他要除唐陆而后快的心思。

    “发现他有谋逆之举。”没有也必须有。

    “...”很好。

    “臣安排在他府上的人传出消息称府上有异动。”如若没有他便去制造异动。

    “不可能的,他乃皇妹独子,定不会有负于寡人的。”背叛他的人,他定要一网打尽,让他们无法翻身。

    “陛下,臣知陛下念及亲情,可为了楚国,为了苍生,莫要再纵容了,陛下。”揣摩心思是他的长处,楚王这招无非是想让他出头,“臣愿为陛下分忧。”

    “可是,爱卿...”

    “恳请陛下。”伏身跪下,连磕几个响头了表忠心。

    “罢了,罢了,你且去罢,可是不得太过招摇。”凡事暗里来,莫要被人抓主把柄。

    “渃,臣定不负陛下。”

    “太子...”这是他教导多年的太子,为了他,为了楚国,他还有何事不能做。

    “不可以,老师,本宫怎能为了自己而牺牲老师,本宫是万万做不到的。”老师是母后之后对他最好的人,他不愿承认那个夺他妻子的楚王是他父亲,他却希望他的父亲是眼前这个人,那他怎能自私的牺牲他来成全自己。

    “太子,您听老臣说,老臣这不单是为了您,我更为了楚国百姓。他们太苦了,长年的战争让多少百姓流离失所,他们需要一个仁慈的明君,太子,却只有你能担当。”那是他的愿望,愿楚国再无战争。

    “可是,老师...”他无法做这样的决定。

    “太子,此时不是你再优柔寡断之时了,请答应老臣。否则老臣将长跪不起。”做势真要跪下。

    “老师,你何必定要如此...罢了,你且去吧!”将他扶起,也知老师是固执之人,无法劝阻,他又能如何,如若可以,他愿意代他去,他累了。可是他却不能,他有母后,有那么多臣子在看着他,他不能倒。

    “是,老臣告退。”万般不舍也只是无奈,“太子保重!请做个为民的好陛下。”

    天上一轮弯月却将他心里的凄凉照的透测,他能感觉到国将不国,君将不君。他恨,为何要生在这帝王家,若是失败有来生,他希望投于百姓家。他依稀却回到了小的时候,父王那时不是陛下......

    “夫人,你这几日便收拾行装速去找子胥,定要远离楚国。”回到府中伍奢便安排妻子与小儿子的离去。

    “老爷,为何?发生何事?你呢?”多年的夫妻必是知道有事要发生,可是妇道人家却只在乎夫君儿子如何。

    “你莫要再问这么多,赶紧去办便是。”知与她定说不清,便转身离去打算与大儿子传去消息,“过些时日我便会去找你们。”只要他还活着。

    黑夜给了她安定,却也让她失了良善,她也曾是单纯不争,何时她竟成了这般丑陋,如同那女人所说。她亦是讨厌,却也无法改变,因为她不甘心。

    “姑娘!”一个声音却打断了她的思绪,原来是叶诗。

    “怎么样?”抚上自己的眉尾,心道明天要将它画的上一点。

    “已成。”此事已让他人代劳,她不便出面,因为她感觉有人盯上她,却未告诉姑娘。大人曾说过有太多自己思想的棋子便失了利用价值,只能怪姑娘自己贪心妄想大人的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