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当家的 > 第九章 四幻神果

第九章 四幻神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当家的最新章节!

    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于九变之利者,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五利,不能得人之用矣。

    ——《孙子兵法》

    **********

    命盘虽定,但不认命......

    他们在这书房到底待了多久,她不知道,只知午饭后她就觉得累了,当家的便命人将裘袍铺在书房专门做的软塌上供她休息。可能是睡的久了,她是被饿醒了,睁眼便看到当家的依然在那孜孜不倦的研究百科。

    “怎么了?”虽然在看书,但是大部分心思却全在那人身上。

    “我饿了。”她一定会长胖的,怀个孕太不容易了,她现在还只是容易犯困,暂时还没有害喜的症状。

    “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去备。”*妻就不能让她饿着,都怪肚里的孩儿,让她那般难受,出来准要让他不好受。

    “我想吃热干面。”武汉热干面好怀念,以前每天早上吃了能管一个上午。

    “热干面?百科里面有?”他还没看到那里,但也知道这里没有。

    “嗯,嗯。”找个聪明的老公真好,什么都不用想。

    “那好,我现在去给你做,你要不要吃点先垫垫肚子。”能怎么办?谁让他娶了个贪吃又奇怪的娘子。

    “我那包里应该还有些吃的吧,你拿过来我看看。”这段时间也吃了一些,应该还剩点周黑鸭之类的熟食。

    “哈!果然还有,呀,还有肉松面包,太好了。”不过她只有这么点小吃了,以后可怎么办,不行,她要自力更生,想办法备点小吃。

    “那好,你先吃着,我去给你做吃的,你别到处乱跑,注意你是有孕的人。”这丫头这么大人,不交待准跑的没影。

    “知道啦,真是个啰嗦的老头子。”天高皇帝远,她跑他也办法。

    “...”岂会不知道她的鬼心思,回身走到书桌前,将百科书中周黑鸭的做法找到后记在竹简上,“小金,你速将这送到厨房,让他们立即备上。”

    “是,先生。”

    “呵呵,当家的,来来,我们一起吃周黑鸭,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很善良的分你一点。”果然是小人,看她看的那么紧。

    “当家的,你打算怎么解决苏姬呀?”太美味了,好久没吃周黑鸭,这便是她不愿离开现代的原因之一。

    “你想怎么做便去做。”不影响计划,不过这东西真是鸭子吗?

    “这是你说的哦,这好吃吧?”当然没放过他眼中一闪而过的赞许。

    “...”

    “那我们让厨房多备点当零嘴...”这热干面估计要等到晚上才能吃了。

    今天晚上的唐府特别热闹,当家奶奶已有喜四个月,下午大夫来把脉,确定当家奶奶无碍,他一个开心便自掏腰包请府上的人吃刚学会做的饺子。看着桑备鄙视的眼神,好吧,他承认,银子不是他掏的,但是他准备和监督的,所以还是他的功劳最大。

    “哇,今天什么日子吃饺子?”端午节?不对呀,别说还没到,这个时期还没有端午节了,屈原都还没出生。

    “呃,这个是为了恭喜当家奶奶身怀唐家长孙。”老人家的脸皮总是厚些,说慌脸红也看不出来。

    “可是林姐怀孕这么久才恭喜不是太晚了吗?”

    “咳咳,桑姑娘有所不知,恭喜不在乎早晚。”这丫头真不给老人家面子,跟她那个死板兄长一样。

    “哦,可是就这么点你们有吃的吗?”善良和单纯是同在的。

    “主子们吃好就够了。”不用担心,他们都吃饱了,而且厨房里还有很多,留着当夜宵。

    “哦,是吗?不会是你收了别人好处给下毒吧?”这老家伙什么人他能不知道,铁公鸡一毛不拔的。

    “桑公子,您要是不想吃小老儿这就去准备别的吃食可好?”不吃最好,夜宵又多了一份。

    “大家莫要再谴责陈管事,是苏姬让他做了这些表示前些日子给大家带来的麻烦。”她的傲骨会随着她一身,直至死去,话语中的抱歉也未能让她折了腰,低了头。

    我有谴责吗?他何时做了这等罪过之事,他怎不知。

    你才知道,你就是祸害。

    哥,这次你说的有点过分了。

    对,你谴责了小老儿,伤害了小老儿的尊严。

    够了,过了。这老头哪来的尊严。

    默契是长时间养成的,寡言的唐陆,窃笑的音音,众人眼神的交流是这么和谐。

    看着他们居然如此无视她的歉意?她岂能不恨?特别是那个女人,她定要让她不得好死。

    “咦,陈管事,我的热干面呢?”那么晚了还没做好吗?

    “回当家奶奶话,万六说明天早上方能吃。”这当家奶奶真是难为人,专想一些从未见过的吃食。他绝不承认他也想吃,他只是做好下人的本人试吃有没有毒而已,可能吃的有些多了。

    “陈老头,你要是再叫我当家奶奶,以后有好吃的你那份就给桑备了。”她永远是年轻一朵花。

    “好,好,这便是极好的。”对于好吃的他一直是意犹未尽的。

    “...”你别想,“林先生!”这是他最大的退让,林姐如何能叫出口,闻言兰儿和音音只能吃吃的笑,她们可都说不过林雅青,早就投降了。

    “好了,放过你了。”那么容易认输,太没挑战性了,“呃...”这颗饺子怎么跑到她嘴里去了?

    “吃饺子。”已经吃饱的唐陆现在要负责喂饱某个怀孕女人,眼神威胁在场的另外一老一少的男人闭嘴。

    安静!只有吃饺子的声音,不,还有某个女人的抱怨声,“要是有点醋就好了。”又是一颗。

    “当家的,明天让他们学做醋吧。”饺子要配醋。

    好,好。又有好吃的了。

    一群傻子,到时让他们把醋喝下去。一口一口喂着小宝的唐陆眼中却闪过一丝亮光。

    愉悦的气氛中却有不甘心的,快乐进不了她的心,她也影响不了别人,如此轻视于她,以后可别怪她狠。

    “我也要去。”

    “不可以。”太危险了,如果楚王用她来威胁他,他将无法承受。

    “为什么?你也听到那宦官说的那什么话了。”果然,男人即使没了那个还是一样的色。

    “小宝,你明知我只要你。”此生不变。

    “可是当家的,楚王到时肯定会给介绍好多美丽女子,不像我,现在变的这么胖,好丑的。”真的很沮丧,谁说怀孕了会变漂亮,她觉得她胖的难看死了,才四个月肚子就鼓的像山了。

    “小宝...”他深感无力,最近的小宝有些敏感,大夫说是因为怀孕导致的,他也担心她,不愿离开她,可是......

    “当家的,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好难过,她一个新时代女性变成这样。

    “...”只留下无声的喘息。

    “你肯定心里有鬼,居然***我。”她当然知道他心里只有她,可是怀孕后的她就是不舒服想找他麻烦。

    “啊,不要啦,啊,好痛,不要咬我那里啦!”

    “我在求的你的信任,娘子。”

    “好啦,我相信你就是,啊,不要啦......”旖旎的气氛充斥着整个房间,声音大的让门外的小金和暗里的人都脸红,想找个良人嫁了便是。

    “上良,这些妻子你舅母可是念你那娘子念的紧,怎么不将她带进宫?”此时的楚王确实像个和善的长辈。

    “林儿有孕身体略有不适。”唐陆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瞧见费无忌矗立,便知必有阴谋。

    “哦,那可就不便了,等哪天寡人去你府上看看她。”

    “是。”眼却瞧见了楚王后面丝帛中的女子,只是却一晃而过。

    “寡人听费卿家说你最近将楚国花料拿下了,可有此事?”当然知道他的能力,若不是知道他不在乎权位,他定是留不住的。

    “是。”低头掩盖嘲讽的神色,果然是费无忌。

    “看来唐先生最近可真是风生水起。”他最见不得他那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模样,是他想做却永做不到的,可是唐陆岂会理会。

    “好了,两位都是我国的栋梁,近ri你们也知各国战争四起,我国自是不能避免,岂不是劳民伤财,对于此事你有何想法?”老歼巨猾的楚王乐得见二人相斗。

    “回陛下,微臣虽不能上阵杀敌,但愿为国家捐献微薄的家底。”揣摩圣意是为官之道。

    “上良你有何妙计?”钱财过多必是二心。

    “陛下,微臣这小师弟为民着想的。”钱财不吐也得吐。

    “哦,是这样吗?”两人一唱一和目的确实明了。

    “是,草民回府便将作战物资备齐运往宫中。”他何等清明之人,岂会听不出。

    “好,好,不愧是寡人的好侄儿。”庆幸他只是皇妹的骨肉,否则威胁甚大,就那些老臣子定会将他作为下一代楚王。

    “......”何惧楚王,若无他的支持,他这场战争可是撑不下去。

    “那唐公子打算为百姓献出多少?”见他不言语,费无忌自是不会放过他。

    “二十箱。”这些钱财他还不放在眼里,仅是九牛一毛。

    “哈哈,如此甚好!”那他何惧他国。二十箱?果真是歼商,他多年的俸禄与他所收受也未能有五箱,他自不会全部捐出,早知如此当年他便去从商,而不是从政,有钱便是王道。

    此番最大收获的定是楚王,解决了作战物资。

    话说某人在这天清晨脱离了怀孕喜睡的过程,却像个小孩似的精神十足。直道无聊,偏生要办个选举,选出最让人捧腹大笑的节目,定有大赏,而那个以妻为要的人必是没有异议的。

    可是他却有不开心,作为当家奶奶口中的负责人关于这个大赏他自是要问清楚,当家奶奶总是说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话语。

    “大赏就是赏银。”电视一般都这样。

    “那是多少赏银呢?”如果赏银高老头也愿意凑上一脚。

    “你说呢?”对与这个时代的银子的价值她不是特别了解。

    “郢爰便是黄金。”低声提醒她。

    “那第一名赏十两郢爰,第二名五两郢爰,第三名三两郢爰,但凡参与者不伦如何都有一两郢爰。”反正又不是她掏腰包,她男人是个大大的歼商,有钱。

    此话一出却惊呆了所有人,在楚国大户人家里做工,一月最低才一钱,待久了才五钱,最好的不过二十钱。在唐府中,月钱算是多的了,最低也有三钱,再往上便有十五钱,三十钱,管事一月月钱有二两郢爰。

    所以现在当家奶奶说这话时,他们如何不惊,这可以抵大半年的月钱了,想到此,大家脸中都不禁现出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表情。

    “唐夫人,你可真是大方,片刻便挥霍这么多银两,你可知会有多少人来参与?”桑备对于女人的态度虽说有所改变,但深入骨髓的大男子主义是难以去除。

    “上良,你有钱吗?”不了解行情的她确实有些担心,还得为孩子留教育基金。

    “不碍事,府里有钱。若有人再多言就拿钱砸死他。”他是*娘子为重的人。

    “上良,你...”碍于他的狠视,只能闭嘴,他可是为他好,金山银山也会被这样的娘子败光。

    “没关系,上良,大胡子也是为你着想。”他既然这么讲义气,就要给他发挥的机会。

    “你,你又有什么鬼主意?”被她看的心里发麻,暗骂,怎么这么不长记性,明知她惹不起,总要惹这女人。

    “唉哟,你干嘛把人家说的那么可怕呀!”眨巴眨巴无辜的双眼表示她可是很单纯善良的,却吓坏了在场其他的人。

    “你不要这样,很可怕的。”虽然他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却见所有人不自觉的全体向后移了一步表示和他不熟,这里还包括了他的亲亲娘子。

    “真的吗?呜呜,上良,我真的很可怕吗?”臭小子,看我不整死你。

    “没有,是那个不长眼的胡说的。”敢惹哭他的小宝,找死。

    “天啦,上良,你一看便知你娘子在假哭,不信你问他们——”呃?他们什么时候离他那么远了,他娘子不是在他旁边吗?怎么现在跑到桑兰边上了?

    “那又如何?假哭也是很伤神的,你不知道吗?”同样该死。

    “啊?”这真是他认识的上良吗?他真想掐死那个正对他翻白眼的女人,可是他不敢,除非他不想活了。

    “好了,林儿,莫要再吓大家了,你且说说有何想法?”本来掩嘴而笑看热闹的音音,在接受到大家期望的眼神只能出言解决。

    “哟,音音,你这样可不好噢,这么快就为夫君出面欺负朋友。”他们当真以为她没看见他们的暗示吗?她的隐形眼镜可不是白带的,不行,晚上熬夜的话得带框架眼镜否则伤眼。

    “呃,我不说了。”战火居然烧到她身上,还是羞死人的火。

    “唐夫人,别欺负我娘子,她脸皮可没你这么厚。”

    “呵呵...”很好,居然骂她厚脸皮,“大家听好了,刚刚桑公子说他愿自掏腰包将奖金翻上一倍,还不谢谢桑公子。”

    “谢谢桑公子!”自是没人听到这话,但闻奖金又多了,有谁会不愿意呢?当中陈管事可是叫的声音最大了。

    这可让桑备真是有苦说不出,只得带着红脸的娘子回自己楼里安抚正在滴血的心,唐陆见事也说的差不多了,便牵着小宝出了府,她想出府散散心。桑兰却因如何与兄长说无间的事一直未有话语,见大家都走了,便也回了房。最忙的陈管事赶紧着手去准备,当家奶奶可是交待了十天后申正时刻便开始,时间还真是紧张。府里的仆人都已去准备自己的节目,只留下苏姬主仆二人,她必定要艳压全场。

    夜晚,却有一道黑影入了皇宫,直奔御书房而去。房里无光,来人凭借多年习武却能将房内的布局摸个大概,似乎发现桌上一脚的砚台有些不同,里面未有墨,似乎从未沾过。走上去将它拿起想要仔细看看,却在此时龙椅后方的丝帛画中的女子却流出了血泪,这可惊坏了来人,取出怀中的郢爰用内力将其震碎,放入砚台。可是女子的眼睛却变的空洞,何时眼珠已不见,整块丝帛变的鲜红,又将带来的蜡放到女子眼中,这时女子却笑了,旁边一道无痕的墙去开了。

    果真是让人心动,门后两个黄金做的狮子,一路地上却也全黄金铺满,走到内室竟是满满的郢爰,对这些来人不感兴趣,张扬片刻发现郢爰中有一块陷了进去,定睛一看,这可不正是他要的东西,真是得来全不负功夫。出来时随手将砚台中的郢爰倒出,女子眼中的蜡也正好掉在欲接的手中,便消失在黑暗中,书房内一切已恢复平静,似无人来过一般。

    “不要,不要来找我,我不是故意要杀的,不要!”她不是故意的,可是她为什么要杀她?对,因为她要和她抢夫君。

    “音音,你到底怎么了?”为何她半夜惊醒会变成这样,是做噩梦吗?可她梦见了什么?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不,小芸,是你该死,谁让你要来与我争夫君,你该死。”她已将他认成了小芸,“你为何还没死?”

    “音音,你看清楚,我不是小芸。”

    “不,你就是——”见她疯狂的模样,他竟有些害怕,是害怕接受事实还是害怕她?他只能点中她的睡穴让她安静。

    自从小芸死后的这一段时间她便睡的不安稳,初时他以为是受了惊吓,看来现在不是。

    “音音怎么样了?”怎么会这样,昨天不都还好好的吗?

    “你们怎么来了?”他不是已经交待不能泄露出去,看来楼里的人嘴真杂。

    “我又不是来看你的,音音呢?”

    若不是喜妹通知她,她可还被蒙在骨子里。

    “她刚睡着。”知自己也辩不过她,而且音音似乎是噩梦不断侵袭着她,即使点了睡穴依旧不安稳。

    “她怎么突然这样?”急步走向*上的音音,天啦!为何会这般模样,嘴唇发白已发干裂开,眼下一片黑影,即使是睡着了,但她的手却依然强拧着被角,她是在承受什么样的痛苦折磨。

    “我也不知道!”此时他已没有了主意,开始他确实有些怀疑小芸的死可能与音音有关,可现在他却不这么认为。

    “罂栗!”这让她想到了新闻里说的吃了兴奋剂的人反映一样,这害人的东西原来在古代就被人用在崎路上了。

    “什么?”罂粟?

    “呃...”她要怎么解释,这里现在应该还没有种植这个,可是为什么症状是一模一样呢?以前她就憎恨毒品,她有一个朋友便是吸毒把命都搭上了。

    “和罂粟情况一样?”他在百科里看到对它的介绍,少量能让人没有知觉,不知疼痛,大量则会失去神智,出现幻觉。这让他想到了曾经在齐国见过的四幻神果,与罂粟不同的是没有依赖性,但长期食用毒性却更大。“那便是四幻神果!”

    “齐国的四幻神果?”那她还能救吗?

    “既然知道是什么毒,那就好解了,赶紧叫医师。”越拖一刻越多一分危险。据他们的说法这四幻神果乃齐国圣果,本是祥物,用于医治病人,让人无知觉般的忍受疼痛,亦是他国求都求不来的。可是后来却被有心人士用到了现战场,人一旦吸食过量后便会产生幻觉,将所瞧见不好的事误认为是自己所为,直至自己将自己吓死。那音音现在这样岂不危险。

    “这种毒至今无人能解。”类似罂粟却不相同,治疗方法那就更不同。

    “那怎么办?不能就这样看着音音死,这下毒的人也太狠了。”不行,她得想办法。,毒,解毒,怎么解?太伤脑筋了。

    “对了,排毒排泄,小金,你赶紧和喜妹去准备蛋清和羊奶,还要准备多一点浓烈茶水。”应该就这些了。

    “你有办法救她?”萎靡的桑备总算有了反应。

    “我只能尽量。”她也希望能一次就成功。

    “尽量?你怎能如此轻率的说出,她可是你朋友。”明知不能怨她,可是刚有的希望却又破灭让他精神变得脆弱。

    “桑备,够了,是你自己未保护好她,不是小宝的错。”他都不舍得对她大声说话,这小子居然敢吼她。

    “我——”绝望让他不自觉的扒拉着头上的发,仿佛这样能减轻心中的痛。

    “但我至少能减轻她现在的痛苦......”

    望着众人期盼的眼神,她的压力顿时大了许多,闭上眼想放松一下,却感到有一双大手握住了她,她只要知道他在就信心了。

    “小金,你将羊奶和蛋清......”  她记得这都是解毒的,既然这种毒这么难解,那么配上浓茶,就没问题了,只是需要长期的调理。

    此时的时间是如此煎熬,看音音吐完后的情绪越来越安定,大家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成功了。

    “当家,我饿了。”耗脑过度的她有些饿了,但债还是得讨,“大胡子,你欠我一个人情。”

    “嗯,我欠你。”只要她能好起来,一个人情算什么。

    “好,够爽快!对了,每隔两个时辰便要喂她一碗浓茶,她可能还会想吐,让她多把有毒液体吐出来就好了。”交待清楚后她要去吃热干面,饿死了,宝宝可不能饿着。

    “陈义。”去吧,计划提前。

    “是。”居然敢害府上的人,绝不能轻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