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当家的 > 第十二章 破解幻术

第十二章 破解幻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当家的最新章节!

    施无法之赏,悬无政之令;犯三军之众,若使一人。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利,勿告以害。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夫众陷于害,然后能为胜败。

    ——《孙子兵法》

    ************

    阴为善,阳为恶,善恶合,误苍生,顺天意,亦为逆天。

    逆天又如何,只要守得所爱之人,如若要惩罚,便由他受便好。天下苍生又与他何干,他早就知晓他不可能做的一代阴阳师。

    命运时时在变,看着这命盘,他决意与天再做一次斗争。

    “唐师弟,这便是你府上的待客之道?”恢复本性的费无忌没了无间的儒雅,多了一份狡猾。

    “不请自来者何来待客之说。”看着这小子就像看见上良,他此生最讨厌的便是狐狸,府上本有一公一母一老就已经很多,要是再来一个那还了得。

    “无忌给大哥请安。”大舅子先巴结了再说。

    “你,你干嘛突然这么多礼?”真是吓着他了,他以前可从未将他放入眼里,“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哈哈,太好笑了,我可从未见过大胡子这么可爱的表情。”这等狂放的笑声想也知道是谁。

    “还请林先生闭上您的尊口。”最怕这女人说话,能把人气死,却不用偿命。

    要我闭嘴,你真是像天借了胆。“那好吧,到时你可别来求我。”

    “我要是求你我是你孙子。”哦,天啦,又被玩了,只能将可怜的眼神望向自己家娘子,你怎么不拉住我。

    我拉不住呀。她绝对没笑。

    “那最好了,当家,我们就安安静静的在旁看戏好了。”还省了不少麻烦事,他这孙子是当定了。“这位便是那黑心肝的费无忌吧?”果然长成这样的没好人。

    “师弟妹,我们见过。”他虽然想起自己是费无忌,但无间的记忆不代表消除了,他当然知道这个女人不好应付。

    “我们见过吗?”什么时候,没半点印象。

    “...在渚宫,我们还有所交谈。”脸色的笑容有丝破裂,还从未被人忽视过,而一旁的桑备却很开心,终于有人来代替他承受这种苦了。

    “哦,忘了。”她每天要记的事太多了,没脑容量记那些不相干的人,再说她当日也没带眼镜,根本都瞧不清楚人脸。

    “你,弟妹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若不是她与兰儿的关系,岂容她放肆。

    “也对,无关的事我记不住。”这人看情况是人格分裂,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打老婆,先弄清楚再说。

    “那弟妹,何为无关呢?”他们以后关系可大着了。

    “你就是那无关的人。”意思是非唐府人哪凉快哪呆着去。

    “我哪能算是无关呢?以后我娶了小兰儿那便有关了。”

    “你可真是想的美,谁说你能娶兰儿妹妹的?”也不去打听打听唐府谁是老大,谁说了算。

    “我想这也轮不到弟妹来说吧!”话出便听到几声陆陆续续的抽气声,寻声望去,却是一排可怜他的眼神,这里面还包括他未来的大舅子。

    “当然,我说了不算。”小子你真是惹着我了,“兰儿,过来,林姐要教你一些驭夫之术。”

    驭夫之术?为何大舅子闻此会这般害怕?

    “真的吗?林姐真要教我?”以前再教嫂子的时候她也听了些,但是却不是特别懂。

    “当然,但你也知道你还小,有些话说了你未必懂。”话要一句一句说,路要一步一步走,仇要一点一点报,费无忌,等着吧,我会送你一份大礼的。

    “没关系,我就学到我懂为止呀!”林姐怎么会担忧这个,她小才会有更多的时间来学习。

    “可是你一旦嫁了人就不住唐府了,而且夫家肯定也不会允许你总回母家的。”

    好戏来了,面对所有人兴味的眼神,他也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他怎么这么笨,去得罪这个女人。

    “那我不嫁了。”她不想离开唐府,反正无间可以常来看她。果然!大家已经猜到结局了。

    “不行,兰儿,你必须要嫁给我。”他可是为了她将自己所设的幻术破了,毫无后路可退。

    “可是,我舍不得唐府,无间,你说怎么办?”好苦恼哦。

    “兰儿......”瞧着心上人微憋的嘴,他也不想逼着她,但他不能心软。

    “我倒是有一计。”别弄得像苦命鸳鸯似的好吧,她又不是那种会棒打鸳鸯的人,她可是大好人一枚。

    “真的?”她就知道林姐是最聪明的,可有人却像如临大敌般不想听,奈何自己未来娘子还在那人手里。

    “你娶他过府不就可以了。”大不了男方入赘么。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大家都用可怜的眼神看他了,因为他此时真的很可怜。想他堂堂一个少傅居然沦落到入赘,还需要等到那个女子同意他才能“嫁”过来。

    本还想和兰儿叙叙旧,可是却被林雅青快一步的将人拉走,并带走了一干奴仆。

    “费兄,看开点吧!”和他一比,他才发现自己何等的幸运,至少他是娶了娘子后被整,呵呵,他绝没有嘲笑的意思。

    “唐府常是这样吗?”若真是如此那他哪还有出头之日。

    “不是,”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是她来后便一直如此。”有人来陪着他,心里便平衡多了。

    “你们就这样允许她如此妄为?”在他记忆中这两个男人可不是这样的人。

    不想允许,但看着音音的变化,他也只能接受,“你以后就知道了,你只需记住,惹狼惹虎勿惹她就够了。”

    “唐陆——”她是他娘子他去管教最合适不过。

    上良可是*娘子第一,“好了,不要再说她了,我们聊聊你吧,你怎么会这样?”

    “幻术?”那方却传来久远的声音。

    “...对。”

    他记得父亲将那对母子带回府那天,就在那一天娘亲离开了他。

    那个总是教他识字,教他做人的娘亲死在自己房里,死于自杀。

    据说,那人只小他不到两岁,便是父亲在娘亲有孕期间便有了关系,想他娘亲如何能不恨。

    当初父亲为了权势娶了娘亲,对娘亲自是百般讨好,只因她是宰相之女,可是一旦平步青云之后便是背叛。更到外公去世后便名目张胆的将他背叛的证据带回府里。

    善良有何用?儒雅有何用?只有权势,仅十岁的他心中有了恨,有了黑暗。

    许是觉着他碍眼了,父亲便将他送到了那蛮荒之地学习。

    那蛮荒之地便是鬼常山,他在那里待了六年,这里除了老师和他,便只有野兽。便是在那里学习了幻术,相传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初,有一位王者想统一世界,奈何心中不愿杀戮,后得高人指示将自己善良的一半牵引出体内封存,最终这位王者也死于众愤之下,因为他的残暴不仁。

    于是这幻术便作为邪术封印在这鬼常山,由老师一行人世世代代守护,他便是继老师之后守护幻术之人,此时他亦未想过会使用这幻术。他相信自己不需要会借用这等邪术来成就自己。

    可是那孩子死的时候他却感到了自己的无能,无间总是用崇拜的眼神望着他,他既恨着这样单纯的他,却又*着这个唯一的亲人。

    那日他刚从外回府,未见无间出来迎接,却不曾想便也是再也见不着了,他是被人从江里打捞上来的。

    此时他感到了孤独,寂寞,似乎这世间只有他一人。他便利用这幻术将自己善良的一半牵引,将他做为无间陪伴自己,多年以后连他都已忘了他们本是一人两种个性,一善一恶。

    而这种幻术除了杀死使用之人,只能由使用之人自己消除,可是得到了权利却有谁能轻易放的下。

    终于到了比赛这天,全府上下可是摩拳擦掌很久,就待今天好好表现表现,好夺得第一名,拿到奖金。

    “好的,欢迎大家来参加唐府第一届全能选拔大赛。”天啦,这都什么东西,主持人台词?据说就是那种别人成亲在旁叫“一拜天地”差不多,至于据谁说的,自然是他家当家奶奶。“今天小老儿非常荣幸在此与大家一起见证这奇迹的时刻,那么,首先有请今天活动的赞助商林先生给大家说两句。”

    台下一阵鼓掌声响起,可见大家有多激动,稀稀拉拉这台下少说也有五十人,这样比下去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大家安静,我先在此说两句,之所以办这个活动无非就是希望大家能玩的开心快乐,在这里我希望大家忘记自己的身份,不要太在意输赢,重在参与。”心态最重要,看大胡子那么安稳的坐在那热闹,她的心态自然很好,“今天,我们这个赛制有些改变,我们将分为两组,每组内部先比试选出最优秀的,然后再来做最后的对决。”

    此时坐在远处的桑备却感到有阴谋的气息,便想拉着娘子先撤,可还是没快过那个女人。

    “那么两组分别由桑公子和陈管事来做出选择。”想跑,没那么容易。

    两个时辰两组也分别选出,桑备这边是是小沟子,而陈义那边却是苏姬。

    “那么现在即将进入最后的比拼,小沟子对苏姬。”

    这对苏姬何尝不是一种侮辱,与这等奴才比试,着实难堪。此时她已不在乎别的,只要能将他们分离,她便在所不惜。即使她做的可能都是无用功,但她确实不甘心。

    “苏姬献丑了。” 话音落、舞步起。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随着心中的节奏舞动曼妙身姿。似是一只蝴蝶翩翩飞舞、似是一片落叶空中摇曳、似是丛中的一束花、随着风的节奏扭动腰肢。若有若无的笑容始终荡漾在脸上。又清雅如同夏日荷花、动人的旋转着,连裙摆都荡漾成一朵风中芙蕖、那长长的黑发在风中凌乱。曲末似转身射燕的动作,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一舞结束、站起身来。

    全场静默,众人皆已被她的舞姿吸引,除了那个她想吸引的人。

    “好,真是太好了。不愧是涟漪阁的头牌。”没曾想这苏姬平日一副高冷范,果然是有两把刷子。如果不是对她老公有想法,或许她们会成为朋友。

    “啊,对,那我们有请下一位选手小沟子。”唉,真是丢人,老头子居然被迷住了,瞧着当家奶奶那抹深意的笑,他就知道他会被取笑好一段时间了。

    “在下小沟子,年方十八了,今日本打算在这给大家献上一丑。”话音刚落便是一阵嘲笑,这小沟子他们可是相当了解,现在这般显得可笑极了。“但我,我能不能放弃?”对手太强了,怎么也斗不过她,倒不如放弃,保留一点男子汉尊严。

    “......”老头子都为他感到丢人,“那好,现在我宣布——”

    “等一等,还有人未表演了。”她教了这么久,当然不能浪费。

    “林先生......”还有谁?不是已经比完了吗?

    “当然,音音,兰儿,出来吧!”若不是她怀有身孕,她便是要亲自上台了。

    对于当家奶奶,大家自是期待的。兰儿轻抚上古琴,对另二人点头示意已备好。琴声轻起,那方音音的 玉足轻旋,水袖乱舞,裙摆旋舞,似有朵朵莲花在她脚底绽放,柳腰轻摇,勾人心魂。此时竟有歌声迎合琴声而起,

    檀色点唇

    额间用鸳鸯黄淡淡的抹

    铜镜里岁月的轮廓

    光线微弱

    拂烟眉勾描得颇有些多

    剪裁成贴花的金箔

    闪烁着诱人的独特光泽

    再没有什么可以诉说

    自从跟随风尘而沦落

    假戏真做又有何不妥

    舞榭歌台即使是场梦

    也无需去捅破

    *满座

    只有风雨声在门外沉默

    那姗姗来迟的我

    尽管微醉却依旧倾城倾国

    飘扬的彩绘披帛

    就足以把所有的心

    全部都捕获

    全部都迷惑

    檀色点唇

    额间用鸳鸯黄淡淡的抹

    铜镜里岁月的轮廓

    光线微弱

    拂烟眉勾描得颇有些多

    剪裁成贴花的金箔

    闪烁着诱人的独特光泽

    再没有什么可以诉说

    自从跟随风尘而沦落

    假戏真做又有何不妥

    舞榭歌台即使是场梦

    也无需去捅破

    *满座

    只有风雨声在门外沉默

    毛笔已蘸上了墨

    正慢慢朝着宣纸写着什么

    含苞欲放的花朵

    在一阵往昔过后悄悄折落

    谁能读懂的落寞

    烛光也微弱

    映红了夜色

    *满座

    只有风雨声在门外沉默

    那姗姗来迟的我

    尽管微醉却依旧倾城倾国

    飘扬的彩绘披帛

    就足以把所有的心

    如此哀怨凄美,诉净她心中所想,如她所言,她不过是一介*女子。又有几人会瞧得起她,然音姬是认命之人,定不会写出这曲。莫道唐先生会如此珍爱这女子,如此灵性聪慧之人她如何能比的过,倒不如早些放手是好。她竟能将她们这些女子的可悲刻画的如此真切,但她也未可知未来之路如何走下去。

    最惊艳的莫不是桑备,但他也是最忧心的,自家娘子美丽动人自是好,但却是给别人看,他这心中总不是滋味。

    以后定不会再让她出这个头了。

    这比赛的结局已不重要,她的目的已达到,让苏姬知难而退,不敢宵想她老公,也让音音在她夫君面前立了威,岂不快哉。

    “呼......”安静的廊道,只能听见沉重的呼吸声。隐约能看见一人提着一挂灯笼照着路,后面正跟着一人。这人似像男子,却无男子的魁梧,只有女子的身材,不细看竟会将他认成女子。

    走到御书房外,前面那人便轻声通报一声,“陛下,叶统领到。”

    后面的男子也未敢出声,只待里面的主子召唤。霎时,月光照在那人脸上,原来竟是苏姬身旁的叶诗,他竟是男子?

    “召,叶施,进见。”突的里面传出声尖锐的声音,吓坏了一旁胆战心惊的叶施。

    深吸一口气,然后屏气凝息的鼓足勇气踏进御书房。

    “参见陛下。”叶诗对于这个男人的害怕不仅是因为他的权位,更因他的狠毒。

    “嗯?”微眯着眼,不瞧眼前仆扶的人。

    “回陛下,苏姬已离开唐府。”那个没用的女人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认输。

    “哦?那就是你失败了?”输了一成的人还有脸回来。

    “陛下饶命,属下定不会再负龙恩。”阴冷的语气吓得叶诗将头不敢高抬。

    那充满杀意的眼神让叶施感到了死亡的气息,他必须为自己找得生存的理由。“陛下,属下还有话说。”

    “说吧!”人命于他不过蝼蚁,他让谁生谁便死不了,他让谁死谁便不能再多活一刻。

    “属下已设有棋子,只要擒的那唐夫人,那唐陆定会为陛下所用。”在唐府一月有余,已探得府上的根本。

    “哦?”那女子竟有这般重要。

    “回陛下,属下在唐府这些时日,发现府里皆由唐夫人发话,而且那唐陆深*妻子。”若想招揽唐陆,定要由他去做。

    “那好,你且去做。不过若是不成,便下了手。”

    “渃。”冷汗滴落,出了房,方叹了口长气,消失在黑暗中。

    上良啊上良,可别怪寡人于你不善,若是你早为寡人所用,何以会如此。

    “喂,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我们可以谈谈吗?我可没什么钱,难道你想用我向我夫君拿赎金吗?要不到时咱两平分怎么样?我可是很值钱的。”听到这里,在场的人都不禁翻了白眼,他们这位唐夫人也太镇定,这种情况下还能这么侃侃而谈。不过这个男人究竟是如何轻易进这府里,竟能将林雅青捏在手中威胁大家。他们还是被通知而来,他们对府上太放心了,可见定是府府上出了内歼。

    “你闭嘴。”该死的女人话真多,继而对面对面如狼的男人,即使害怕,但他更怕宫里那人,“唐陆,如果你让想你妻子活着,便将这瓶毒药喝了。”换只手将林雅青控制,另一只手伸到怀里拿出一个小瓶扔给唐陆。

    “呵呵,原来你便是这种想法。”此时她的害怕感已到了极点,但她不能表现出来,“那你这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男人三妻四妾很是正常,没了我他还可以娶别人,断不会为了我去死的,这世间的漂亮女子可不少。”上良,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即使没了我,你也要在娶个好女子为妻。心中或许不平,但也只愿那个男人开心快乐便好。

    “是吗?”难道他又判断错了?

    “是呀,你也是男人,你也知道没有一个男人会一生只爱一个女人的,就算你现在杀了我,他也最多只会难过几天,便又有了良缘。”希望他能听进去。

    “所以啊,你就放了我,我帮你想办法杀他。”自救行动不能断。

    “嘶!”一阵抽气声,他们家唐夫人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呸,呸,什么死不死的,真不吉利。

    “你这个践人,闭嘴。”想到自己的失误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以为她在嘲笑他,恼火攻心的他一巴掌狠拍在林雅青身上以发泄,反正是个无用的东西,杀了便是。

    “你该死。”一个阴沉的声音似是从耳边响起。

    警觉的抬头望去,却见到那含怒的眼神,不自觉的扣着跟前的人踉跄后退,可很快便想到自己的优势。

    “哼,唐陆,既然你不在乎这女人我便替你解决了她。”看你怎么选择。

    再见了,当家的。脖子上的紧致让她感到空气稀薄,她似乎看到死神在像她招手,她还看见了老爸老妈,他们是来接她回家的吗?可是她真的好舍不得当家。

    “住手。”该死的,他一定要将那人千刀万剐,他更恨自己,是他陷她于此境的。

    “哦,唐夫人,看来唐先生对你很是在乎。”缓慢松开手,这女人现在可还有价值,就知道他不会看错。

    “咳咳,不,当家的,你不用管我,咳咳杀了这个畜生。”是她连累了上良,如果不是她乱跑,也不会这样。

    “你——”一巴掌又待呼上去,手臂却想被狼盯上一般不敢拍下,只得放下,“想要救你娘子,就速度喝下。”

    “唐先生,不可以......”怎么可以,虽然他们很担心夫人,却更不愿让先生受到伤害。

    “对啊,上良,林先生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即使平日不喜欢这女子,但此时他竟有些难受,恼恨自己无法救下她。幸的这时兰儿和音音不在,否则此时他便不知如何是好了。

    “快喝。”害怕失败的他欲将手有掐上她脖子。

    “不要啊,先生。”在众人担忧的眼神下,他依然镇定的将药拿在手上。

    “不要,上良,我不准你这样做,”哭喊声让大家动容,他们从未见过夫人如此失智,“我会恨你一辈子的,你要是死了,我便再找个良人嫁了。”不要,不要,上良,我最不愿见的就是你受到伤害。

    “啊!不,上良......”此时他已将毒药倒入口中,血霎时从口中逆出。

    “上良......”所有人都想上去扶住欲倒下的人,却听他说道,“放人。”

    “当然。”虽然完成任务,心中却无一丝成就,似乎心中的最后一点良心也被泯灭。人便飞上屋顶,又回身望了一下府内,便离去了。

    “小宝...咳咳...”知道吓着她了,想唤她过来,可是血却不自觉的吐出,身体内想有虫子在啃咬。

    “不,不。”血,为何上良会吐血?她一时间竟有些忘记刚才的事情,脱下外衣想将那血擦净,可是却擦不净。此时她的手害怕的竟连一件外衣也拿不住,“不要,上良,我以后会听话,不要。”

    “小宝——”人已被痛折磨至昏厥。

    “上良,上良......”带她一道走,不要只留下她。即使心中慌乱,但她必须冷静,他若走了她便随他一道走。

    “他又有气息了。”突然发现他的脉搏有些颤动,虽然微弱,又转身对身后的陈义悄声吩咐道,“赶紧找神医,一定要隐密。”必须和阎王将人抢到,她不允许有人将他夺走。

    “好的,我这便去。”此事可耽误不得,他老头必须亲自去请神医,免得给*之人钻了空子。

    “他会没事的。”此时桑备是佩服她的,作为一个女子竟能如此冷静的解决此事,真是不简单。

    “嗯。”给她肯定亦是给自己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