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当家的 > 第二十八章 天命已改

第二十八章 天命已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当家的最新章节!

    地形有通者,有挂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险者,有远者。 我可以往,彼可以来,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阳,利粮道,以战则利。可以往,难以返,曰挂;挂形者,敌无备,出而胜之;敌若有备,出而不胜,难以返,不利。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者,敌虽利我,我无出也;引而去之,令敌半出而击之,利。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敌;若敌先居之,盈而勿从,不盈而从之。险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阳以待敌;若敌先居之,引而去之,勿从也。远形者,势均,难以挑战,战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孙子兵法》

    冬季的夜总是很长,刚回到客栈的林雅青便被大宝直接拉到了他的房间内。

        “郎叔,你说!”

    “今天大少爷回来时被人袭击。”他只记得发生了这事,确实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了人。

    “哦?知道是什么人吗?”那么好玩的事她居然没赶上,真是可惜了!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应该与白天那些人脱不了干系。”

    “哼,问题根本就不在这。”说了这么久都没说到点上。

    “那你说。”真是麻烦的小鬼。

    “他们两个居然没留一个让我打,我在旁边,唉,你去哪啊?小宝,呃——”

    悻悻然的抽回自己的手,有些发麻了,哼,他一定要勤加练功,打败老大为目标。

    “回房睡觉!”远远传来一句话。

    *好眠,却让大宝依旧忘不了昨日种种,早上起来便拉着郎烈要比武过招。

    “大少爷,拳脚无眼。”如果伤了他,他以后一定会想着法的还给他。若是不用尽全力,他就会说他蔑视他,还是会想着法的整死他。

    “你什么意思?”殷桃小嘴一撅,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当然,那是不知情的人。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一个小恶魔。

    “若是伤了大少爷,小的担待不起。”倒不如先把话说清道明的好。

    “郎叔,你就这么断定我会输给你吗?”大宝满脸笑意的问道。

    “是的。”果真是一板一眼之人。

    “哈哈,太好了,郎烈你真是太有趣了!”早躲在一旁看热闹的林雅青此时却嚣张的开始煽风点火,估计除了她,还没人能将大宝气的无语,果然是一物降一物。“谁输谁赢还不一定了,你们比一场不就得了!”

    “怎么?大宝担心打不过郎烈不成?”小子,看什么看?姜还是老的辣不知道吗?

    “哼,比就比。”当然知道她这是激将法,可是他清楚武功必须在实战中才会知道自己的缺陷。

    “那就对了,郎烈,不用客气,给我狠狠的教训这小子。”早上起来开开眼,一天心情都会很好,而郎萍却消失在背后。

    “是。”若说他这辈子最害怕的是谁,那当林先生莫属。

    双方站定之后,却没有行动,看似在估量对手的实力,实际是想着是否太如了这女人的意了。

    “怎么?二位是想赤手空拳的比不成?”这个女人总喜欢将人逼的毫无退路。

    两人心中暗叹一声,索性这时郎萍出现,原来是去给林雅青取了眼镜。乘着一个当口,两人脚下忽动,四拳直接对上,大宝借着自己的小巧身体迅速滑到了郎烈身后。反观郎烈却是非常稳重的一反手将后面的大宝给震了出去,趁胜追击,一拳便迎了上去。

    大宝却不退反进,暗道,好机会,整个身子扑上拳锋,在拳头靠近身体之时,侧身一掌砍向对方的腰间,可对方却早有防范。左手借着力阻止了他,旁边那一丛修竹仿佛被看不见的拳风齐齐拦腰截断,一路纷纷横倒。交手虽急,却一直没有感到任何杀气,只有拳风在空中纵横。在两个人身侧方圆三丈内,隐约居然连流霜一飘入、就化为无形!

    终于,“拍拍”几声破空声后,两个人双双落地,一人踉跄了一步,退开,另一人却稳如泰山。

    “唉!真没劲,郎烈你也太仁慈了吧!”虽然她不懂武,但也看的出来郎烈肯定是留了一手。

    “小的不敢,是大少爷有进步。”他现在可真是有理说不清, 也没想到大少爷的武功招式进展如此之快,只是内力却有待提高。

    “对啊,小宝,你别心里不平衡,自己又不会武功,还在这里充老人。”

    “那又怎样?我身边有武功最强的人,若我也会了,岂不让天都嫉妒。”她可不练,多累啊!

    “哼,哼!”亏这个厚脸皮的人讲的出来。

    “哼什么哼,不服?当家的,和他比比……”

    “大人欺负小人……”

    在一伙人挣的不亦说乎之际,却有一人来报,“各位,竹柳山庄的大公子和三少爷前来拜访!”

    来的还真是快,“小萍,你去问问他们有什么事。”

    “是!”提脚便往外走。

    “哎呀!各位客官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呀!这竹柳山庄在峄县可是不能得罪呀!”若真是如此,怕是他这个客栈也会受连累。

    “是这样吗?那好吧!”正当大家疑惑她竟如此好说话之时,“小萍,他们若没什么事,就让他们离开。”

    果然。

    且说前来客栈的姬文和姬轩在来之前便差了人送了拜贴,不过今日因为依旧是庙会,所以人特别多,索性他们坐在马车里。

    “轩,等会到了客栈切不可鲁莽。”

    “知道了,大哥,你不要再说了,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昨晚大哥就在他耳边耳提待命了一整晚,扰的他都未有睡好觉。

    “你还闲我唠叨,若不是你惹的祸,我岂会在这里。”这便是严肃的姬文,说起教来比二哥还可怕。

    “好好干,我什么都不说了,行了吧!”透过马车帘看到外面的情景,突的,马车停下了。

    “怎么回事?”姬文提了车帘便要下去,却被拦下,“大哥,我去吧!”

    “嗯,你别惹事!”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坐不住了。

    “好嘞!”提帘下了马车,却见马前坐着一人,看不清样子,他穿着一件普通的农家衣服。

    “回三少爷,因为这里人太多了,我们的马车不小心撞到了人。”

    “喂,你没事吧?”走到那人面前也不扶他,直接问道。旁边的车夫连忙上前扶起那人。

    “呃,我没事!”声音如蚊蚁一般小,不过姬轩往他面前一站,却发现他的头只到他胸前,怎么会有这么矮的男子,又见他摇摇欲坠的晃了两下,好在姬轩眼疾手快的将他扶住。就在这时,却也遮住了那人的异样,直接将他推开退了几步,顺手带走了姬轩腰间的玉佩,转身就想走,却被叫住。

    “老马,给他拿点银子。”看他文弱的样子就来气,男人完全没有男人的气概。也再未搭理他回身回到了马车旁,“大哥,前面就是客栈了。”

    “嗯。”应了一声下了车便往客栈走去,方到客栈之时,这里的人似乎特别多,虽说这是吃饭的地方,但他自也看的出来大都不是来吃饭。见此面色未变,“掌柜的,昨天那几位贵客可在客栈?”

    “这,大公子,他们——”他要如何说明。

    “什么意思?我们亲自来道歉,居然拒而不见不成?”他可没有大哥这么好的耐心,怒道,“立即叫他们出来,乘小爷现在还有些耐心,否则——”

    “否则怎样?”正当大家等着看热闹之时,却听一声冷冽清语,而姬文未拦住三弟,便就是想看着这些到底意欲何为。却见这女子着一身水蓝色外袍,秀丽的脸上满是嘲弄。她的眼神却只盯住三弟,不再说话。

    “这位姑娘,是舍弟鲁莽了,请见谅。”自然看出这女子的气质不同,也不敢怠慢。

    “找我家先生有何事?”眼神终于看向了她, 剪水双瞳中清澈的冷光,可是却似乎有什么力量让他竟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你这女人不过是个奴婢,叫你家主子出来见我们。”姬轩何时受过这等气,特别是一个女子,她脸上的嘲弄更是让他怒火攻心。而一旁的手下见此自是想好好表现一番,便上前想给这女子一个教训。

    “住手——”姬文本想去阻止,可是却惊的无法动弹。

    “啊!”那个手下的手应该是断了,垂在两旁晃动。

    “姑娘手下留情!”见她的眉头一皱,似乎对这哀嚎很是恼火,暗示一旁的人将受伤的人领了回来,“还是别伤了姑娘的手,在下自当会给姑娘一个交待,还不将人带下去。”这倒是真的,此时他竟不在意手下的性命,却只是不愿见到她杀人。

    “大公子,管好你家的狗!”狗仗人势,出来咬着人就是他的不对了,哦,她好像也被林先生影响了。

    “你别太过分了,呃——”若不是大哥拉着他,他肯定不会放过她。

    “还请告知你家主子,我兄弟二人是来赔礼道歉的。”虽说是面对她,但语气依旧严肃一丝不苟。

    “大公子且在这里等着。”她只知道,人皆是可怕的,唯有冷酷无情才能保护自己。

    “大哥,你看这女人——”看着离去的背影,姬轩立即想找得同仇敌忾之人。

    “闭嘴!”声音低沉,但他知道大哥要发怒了,可不巧他可能会是那个惹怒他的人。不久便出来一人,正是当日在庙堂里的另一个男子,竟与先前的女子一般,冷着一张脸,却多了一份稳重。

    “大公子,三公子,我家先生有请!”二人随着郎烈来到了客栈后院,却见到一番不可思议的一幕,刚才那女子站在另一个红衣女子身后,而那女子头靠在旁边男子的肩上呵呵直笑,那男子一身青衣,神色淡然,在看到他时竟像无物一般,闭眼假寐,竟这般蔑视他们。

    索性姬文也是见过世面之人,纵横江湖多年,什么人皆有接触。依旧能看出他的气场的浑厚。

    “先生,客人来了!”他的任务完成了,只需在一旁看戏方可,只要战火别烧着他就好。这话明显是对那女子所说,略有眼色的人方知此人地位不低。

    “哟,大公子,三公子,我真是有失远迎了。”说实话,她最讨厌古代女子的自称了,起身说道,“还不给二位公子看座!”虽说这话像是对着仆人,可是表情却不像。

    “听说几位昨晚受了惊吓,不知可有伤到?”不卑不亢,不娇不纵。

    “谢过大公子关怀,一群小毛贼不值一提。”这却像是将巴掌打在姬轩脸上,顿觉无光,打狗方要看主人,虽说是不听话的狗,那也如同打他的脸。可是看见兄长警告的眼神,只能暗暗将不满压下心底。

    见他们看了看上良,便道,“我家当家的不爱说话,二位公子可别介意。”

    “不会,今日本就是我兄弟二人叨扰了。”他当然知道人嚣张是因为家世,狂傲是因为自身的能力。

    此人必非池中物。

    一众坐下后,方才道出目的,“我是带舍弟为昨日之事给几位道歉的。”看的出来他们中便是由这女子作主。

    “呵呵,昨天二公子已经赔过礼了,今日大公子怎的又前来了?”

    “实因舍弟所犯之错,还是由他亲自来赔礼的好。”姬文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威望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严于律己之余,对于赏罚自是十分分明。

    “我怎么看他一点悔改之意都没有。”看着别人不痛快,他就特别痛快,一齐把刚才被小宝坑了的气撒出去,怪只怪来的不是时候。

    “你这小鬼能看出什么来?”想他堂堂腾国小世子竟被一个小孩玩弄。

    “呜呜,小宝,他吓唬我。”本想躲到她怀里“撒娇”,想想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是拉拉小手算了。

    “好好,不哭啊,大宝。”借着为他拭泪的机会,狠狠捏了一把他的脸,爽啊!从这孩子懂事后就没捏过,“三公子,你与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也太过分了吧!”

    “我……”他为什么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可是聪明如大哥都没发现,难道是他想多了。

    “轩,道歉!”他刚才似乎看到她的嘴角上扬了,虽然很浅,但他依然能感觉她的轻松愉悦,这个孩子是谁?竟能让她开心?

    “大哥……”大哥怎么能这样,也不帮自己人,但看着大哥严肃的脸,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低头,“小鬼,你不要哭了,哥哥等一下带你出去玩。”

    “好耶,那就先谢过轩哥哥了!”厚脸皮如他,直接和人攀上了关系。

    “不知先生对于昨天的事有何看法?”对一个女子称先生,以前他是万万不会的,可今日却不同。

    “看法?我该有什么看法?”这家伙的余光总是盯着小萍,想来小萍也已快过了适婚年龄,终是他们夫妇耽误了人家,还是看看此人是否能值得托付。

    “先生若是有什么想法直说便是,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

    “那我可就说了。”

    “但说无妨!”

    刚出客栈,便见姬语迎了上来还未等他说话,姬文直接说道,“先回庄。”兄弟三人皆上了马车直接往山庄敢去。

    “什么?他们居然提出这种要求?”若是他们山庄之事,他们自然好应允,可如今这事既然牵涉到腾国,岂会这么简单。

    “就是啊,二哥,我是万万没想到他们会提出这种要求。”本以为无非就是道歉,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看着姬轩的激动,他却是满心担忧,“大哥,你同意了?”

    “当然同意了,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啊!”若是将此事完成了,看叔父还会不会见着他就叹气。

    “大哥,此事你有什么打算?”既然答应了,他们就必须赶紧想办法解决。

    “官税被盗有几人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在腾国,他太过于孤芳自赏,现在才知他只是凤毛麟角罢了。

    “就我们几人和何大人。”此等大事自是不可到处宣扬出去。

    “可是他们是如何得知?”为什么见到那个男人时,他竟有一种自己被看透的感觉,好像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他们知道?难道我们中间出了内歼?”不会的,他们的人非常安全,至于何大人也绝不会拿自己的人头来冒险。

    “而且她还说……”

    孤高不见真,万众不见实,若是你放不下你的世子身份,你也永远只是个瞎子而已。

    “还说了什么?”

    “没什么,你去查查这些人,虽然可能会什么都查不到。”他心中就是有这种感觉。

    “是,大哥。”

    “顺便你安排人去国都查官银之事,多多探听各位大人的事。”就税银丢失,倒是可以好好查查贪官之事。

    “可是陛下那边——”这总也不是个小事,若真做起来,上面定会知道。

    “陛下那边,我自会递上奏折说明,不过,语,你多多注意何大人那边才是。”

    “大哥是怀疑何大人,他自渎,这可是冒着杀头的风险啊!”

    “二哥,这你就不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银子要他杀了他爹也是可能的。”终于让他插上话了。

    “也是啊,人总是残忍的。”想来当年土匪劫杀之事他应是历历在目。

    “还有一事,大哥,我们一定要找到解签人。”现在既然有两位兄长陪他一起,那有些事就没什么可瞒的。

    “那他当日没有说明那人的来历?”这是一个隐藏的对手。

    “对,但从他的表现看来此人不是达官也是显贵,我甚至怀疑他可能是帝王。”每日总是打打闹闹,现在看来真是浪费了时间。

    “我听出他身边两人一个应是楚国人,一人是吴国口音,而那女子的口音确实非常奇怪,我也是从未听过。”他们着实遇到了奇人。

    “可是就那二人的身手来看,若是在江湖上也定会有人知道吧!”有人不是笨,而是不思考。

    “大哥,我这便去查!”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如此高深的武功,在江湖定会有人得知。

    “嗯,注意别让他们发现。”

    应承一声径直就出了府。

    “轩,这几ri你就陪着那孩子,看看是否能从他口中得知一些我们所需要的消息。”小孩可能会是一个好的突破口。

    “什么?大哥,你让我去陪那个小鬼,会不会有些大材小用了。”他想极力证明自己的聪慧。

    “轩,这个任务才最关键,若是你二哥那里查不到,就只能指望你这里了。”他确实担心他是否能做到,可是他个性严肃,也做不来。

    “对哦,到时我可就是这件事的功臣。”

    阴阳只为今生,不为来世,不为亲,不为爱,不为己。

    阴为孤,阳为恨,我为癫狂,你为靡靡之音,皆为累。

    哼,若是都随了你的心,你的意,那还了得。

    从他们遇见的那刻起,一切皆已改变。

    阴为疑,阳为命,命为疑,疑为重生,生为变。

    阴为知,阳为愿,知事愿就。

    想知道他?那便如了你的意,小宝这些日子可是太过清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