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当家的 > 第三十一章 刹神尊盟

第三十一章 刹神尊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当家的最新章节!

    杀一人,谓之不义,必有一死罪矣。 若以此说往,杀十人,十重不义,必有十死罪矣;杀百人,百重不义,必有百死罪矣。当此,天下之君子皆知而非之,谓之不义。今至大为不义攻国,则弗知非,从而誉之,谓之义,情不知其不义也,故书其言以遗后世。若知其不义也,夫奚说书其不义以遗后世哉? 今有人于此,小见黑曰黑,多见黑曰白,则必以此人为不知白黑之辩矣;少尝苦曰苦,多尝苦曰甘,则必以此人为不知甘苦之辩矣。今小为非,则知而非之;大为非攻国,则不知非,从而誉之,谓之义。此可谓知义与不义之辩乎?是以知天下之君子也,辩义与不义之乱也。

    ——《墨子之非攻上》

    人最重要的便是有自知之明,没有这个能力就不要去惹这个事,最重要的是莫要去惹了这个人,否则自取其辱是小,丢了命为大。

          要说事情为何发展成现在这样,这其实也只能怪那几个人命不好,不单是嘴欠,可能还想着轻生。本来所有人皆自个顾着自个吃饭,谈话之时,却听见有人说了句,“小二,快些给老子烫壶酒来!”原来是后面进来的那几位汉子,这时看来这几位汉子身上的感觉与昨日在峄湖上所见的丑汉有些相似,没礼貌又不知分寸,这店里这么多人,他这一大嗓子可吓了不少人,却没人愿意阻止。

    “好呐,客官您稍等,酒马上就来。”小二速度上也是极快,不消片刻便拿着酒到了跟前,“客官您的酒来了,几位客官还有什么需要?”

    “呸!他妈的,小二,你这菜也太难吃了。”其中一个汉子将一盘菜直接扣在了小二头上,另外几人也只是在旁哄笑,敢情这几人是想借着此事立立威。

    本在柜台算账的掌柜闻言立即奔了出来,只是点头哈腰,“真是对不住几位客官了,这道菜也给您重新上可以吗?”

    “他妈的,你什么意思,是说我们哥几个就想多要你这盘菜了是吗?”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那壮实的身体怎么着都有两个掌柜,一双牛掌将掌柜的手臂握住,甚而直接抬了起来。

    “不,不,没有,是小的说差了,几位这顿小的请了当陪了不是。”强忍着痛意,这种客人是得罪不起的,而远处的唐陆几人自是看到你这一切,看到这种事,有人居然能忍的住,郎烈狐疑的看看林雅青,却见她依旧非常镇定的吃着菜,甚至连看都没朝那边看一眼。

    “哼,算你小子识相。”要知道这汉子比掌柜的可高出了一个头,突的放手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来,哥几个喝!”转身招呼上了其他人,烫的一壶酒几杯便见了底,怒吼着踢了踢刚爬起来的掌柜,“多给老子烫几壶酒来。”

    “是,小的马上就去。”他从小便是苦命家的孩子,后因为姐姐做了县太爷的妾,他跟着占了光,可是骨子里却还是纯良朴实,永远做不来这套只知能忍便忍。

    “哈哈,哥几个,那刹神尊到时见了我们兄弟,可要吓的腿软了。”真不知这几没脑子的人怎么能在江湖混迹这么久,真是亏了老天。

    “就是,二哥,想我们兄弟七人在江湖谁敢来敌,今日那刹神尊碰到我们算他倒霉了。”果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想了解一个人知道他的朋友便可。

    “哟,二哥,你看那小娘们长的真不错。”突的,其中一个汉子低声道,原来他是看上了其中一个桌上的精干女子。那女子做了一个男子打扮,正面对着他们,一身白色外袍称的她本就白希的脸更动人,只是脸上的倔傲让人退避三舍。她身边坐着另外几个皆是女子,只是年纪有些稍长,又做了道姑打扮,自是无人注意。

    许是喝了酒,那二哥竟冒出yin秽之语,“呵呵,他妈的,现在的娘们可真是厉害,不在家生孩子,倒还跑出来跟抛头露面,是不是你家汉子没满足你们啊!”

    “哈哈,就是,二哥,若是咱们兄弟定让他们下不了*。”这话便是有人开了头,他倒也肆无忌惮了,却未发现在坐的人皆是鄙夷不屑之色,只是在未完成任务之前不便惹事。

    “你们说什么?”却见那女子抬头,眼中尽露杀气。

    “老子——”有一人还尚有些清醒,知道惹了江湖之人,定少不了一番恶斗,只会让旁人钻了空子,拉着老二,笑道,“真是得罪了,姑娘,我二哥有些醉酒了,才说些胡话,还望姑娘别和他一般见识。”

    “哼,既是喝醉了,就该回房,何必在这丢人现眼。”那女子岂是省油的灯,语带讥诮,神色依旧倨傲。

    若是那汉子就这样安身了,便也安宁,可他偏就不依不饶,看来定有一番好戏可看。“你个臭娘们说什么?”

    “你心中自是清楚!”想来此女从未受过这种侮辱,看几位道姑对她的尊敬之意,地位自是甚高。

    “你,看老子好好教训你这张嘴。”摸了一把下巴,人便直逼那女子,身形灵活的不可思议,那女子还未有反应,他已到了很前。好在身边几位道姑非一般人,想接上他一掌却低估了对手,估计已有几条经络已被震断。那女子岂能容忍,抽了随身的长鞭,直接挥了出去,那汉子一时未防,硬是受了这一鞭,脸上瞬间鲜血直流,衣衫也被划了道大口。见状女子便想乘胜追击,却被他看穿,一手便接住鞭尾,暗使内力将她从另一端拉到自己怀里顺便点就了她的穴位。

    “少宫主。”几名道姑眼见少宫主在人身,却无奈担心伤了她也不敢轻举妄动。“大胆无赖,还不放开我们少宫主,你可知我们是谁?”

    “哈哈,老子管你们是谁,如今老子是美人在怀,岂不乐似神仙!”说话同时还将粗口黄牙欺上了女子的脸,顿时那女子恨声道,“我一定会杀了你!”

    “哈哈,那倒真是好的很,小美人今天咱们,哈哈……”

    “那是,还是二哥厉害……”

    本来动手之间,满客栈的人皆已躲了起来,以免受了这些波及,却有一桌一直未动,也因为他们在窗边,不搁眼。

    “哟,这是谁家的狗放出来乱咬人了?”本不想管这闲事,一来就是闲事才被当家的惩罚,二来那女子的狐媚眼一直盯着她男人,还一脸倨傲,傲给谁看啊,哼,终于踢到铁板了吧!活该!

    “回先生,许是没人要的疯狗吧!”就说她定会按耐不住的。

    “你们找死!”伴随一声怒吼随着而来的便是庞然大物般的身影。

    “等等,”在那汉子迈脚之时,林雅青道,“你们一起上吧,免得浪费时间!”接着望向郎烈,你行吗?

    不行可以退缩吗?林先生可真会给他找事做。

    当然不行,可不能丢了她的脸。

    “你这小娘们,口气倒还不小,”怒极反笑,“好,你等着,哥哥解决了你身边两个男人再来好好与你逗。”且看她身边一个男人虽说有些壮实,从他的面上可以看出此人是个练家子,而另一个身材瘦削的男人一直坐在也未说话,径直喝着酒,看不出深浅。他在面对两个未知的敌手,可是骑虎难下,也不能输了气势。

    “郎烈,退下!” 沉声毫不留情地宣布,忽然间——四周变得静寂无声,徒留呼吸声。

    一场混乱,不,一点都不乱,一会儿的事。虽然知道是怎么开始,却不知是如何结束的。

    “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最后他将先前那大汉掐住了颈部,这时才发现他的手掌竟如此之大,他竟将他抬离了地面,可是没人敢惊呼,他的面孔像极了地府里的阎王爷。

    他无法回答,只有冷汗涔涔而下,不单是因为痛因为无法呼吸而说不出话,而更多的是因为害怕。

    林雅青偷偷瞄了上良一眼,暗吐了下舌,想来这人是吃味了,刚才她说人家武功好时,他就不乐意,而现在这几人又犯在火气上,也只能怪他们自己倒霉了。

    不过——这时一旁的郎烈却清楚的瞧着林先生眼中的歼诈,为何他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这几日她也确实后悔,当初为何多管闲事,心慈手软的去救下上官雪。听这名字她都起了鸡皮疙瘩了,看看,什么名啊!看她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这丫的以为她是她仆人不成。莫道她本就是个被*坏的人,若她是个好脾气之人,估计也会被气死,这女人确实有气死圣人的本事。孔老先生说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估计说的就是她了,等等,孔老夫子?似乎也是这个时代吧!啊!天啦!别又来了!

    “噗呲!”看着小宝一副大难来了的表情,他可真是大快人心,谁让她总是赢家。

    “看来大少爷很是得意?”斜眼睨了下大宝,暗暗咬牙,这小子太嚣张。也难怪,这几日上良也不知在忙些什么,她都是夜里睡觉才见着人,更别说这小子,没了他爹他可真就像匹脱缰的野马。

    “还好,还好,一点点啦!”可表情完全不是这样,嘴角差点没拉到耳朵边上去。

    “小萍,这谁家的孩子,是不是抱错了?”臭小鬼,你给我等着,没有上良我一样有办法。

    一旁而立的郎萍突的被叫到,面色有些讶异,却是一闪而过,可是她所面对的母子是何等精明之人,两人相视而笑。

    “小宝,这小萍是不是被那大公子欺负了?从前几儿个回来就一直魂不守舍的。”请原谅他,日子太过闲散,需要找些有意思的来充实充实。

    “应该是,走,咱们去那竹柳山庄找姓姬的问个清楚。”终于可以出去了,当家的临出门前交待不让出客栈等着他回来,可她也没曾想会这么些天。她等的都快发霉了,特别这几日那刁蛮丫头总是早也来烦,晚也来烦。

    “好,小宝,我们要不要再叫上一些人,撑撑场面。”人多了才热闹。

    “也对,也对,你且去多叫——”

    “够了!”深吸了口气,道,“你们想让我做什么?”自打先生带着郎烈出客栈办事后,林先生便一直大呼没意思,若真让她掺上一脚,本没有的事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别说她对他本就无意,就算对他有意,他们也是不可能的,她此生绝不会离开无忧谷。

    “那帮我解决那个刁蛮女!”就等你这句话了。“而且要让她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未答话,颌首径直步入前厅。

    “别看我,我就是一条小虫,什么事也干不成,只会给你添麻烦……呃,我记得老大给我留了任务,我要去读圣贤书做圣贤人了!”在她不怀好意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就做了逃的准备,结果还是棋差一招,可恨啦!真是天要亡他唐大宝啊!

    “慢着,大宝啊!”

    诡异,她的笑太可怕了!

    “娘亲,您怎么了?”

    “呵呵,没什么?”就是不想让某只小鬼头好过而已,“只不过还不知有没有人记得年初摔在书房里的电路板,哎呀!那个可是当家的花了一年的时间才研究出来的,宝贝的很啦!若不是我一直没让他有机会发现,恐怕此时估计就有人要倒霉了哟,唉,真是家门不幸,竟出了个这样的败家子,大宝,你说该怎么办呢?”

    寂静的夜里不时传来几声狗吠,却也无人,因为这几日大家也都习惯了。自这些江湖之人进了峄县,峄县就注定不太平了,好在竹柳山庄已派了人日夜巡视保证百姓的安危,才使得他们睡得一个安稳觉。

    已入了下夜,一道黑影寂静无声的进入客栈后院的某间厢房,窸窸窣窣竟能听见宽衣的声音,若门外此时有人,定然会被里面的声音惹的春意萌动!

    “唔!上良,你回来了!”眼未睁,闻着气味也知是他。

    “嗯!”一天未见,思念全在行动上,一个挺身!

    “啊……你慢点……呜呜……啊……”果真是满房*挡不住。

    “讨厌啦你,把人家一个人丢在客栈,自己去潇洒,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惨!”特别还是他红颜祸水,却让她招了罪。

    “怎么了?”食指摸拭着她光裹的手臂,暗潮依旧未完全消失。

    “还不是——唉,算了!”这是女人间的战争,更何况对方还是个没一点重要的路人甲,“不过,当家的,你白日里都出去做什么了?”

    “有人在四处打探我们的消息!”若是不让她知晓今夜怕是睡不了了。

    “什么?打探我们?莫不是楚王?”她只得罪过他吧?

    “楚王去年年底已死!”并且伍子胥还带了人去开棺鞭尸,以报父兄之仇。

    “咦?死了?我怎么不知道?”是不是你故意瞒着我的?

    “唉,我记得去年年底有人在研究冰室,结果自己被冻在里面出不来,若不是我去找,岂不是拿了个冰人回来不成?”不说还好,说来倒真是气,她总是在他人生中给了太多惊吓,他估计她就是被派来整治他的。

    “呵呵,有吗?我不记得了!”旋的一转,媚眼一挑,轻咬了一下唇,“当家的,今夜要不要来点刺激的?”

    “来吧!”本已消退的暗潮又如泉般涌来。

    “那好,那你就慢慢享受吧!”确实是慢,很慢的将舌头伸了出来,慢慢俯下头……

    刹神尊盟是华夏这几年突而兴起的组织,虽说人数不多,但盟中却个个是精英!他们的盟居不固定,似乎哪个国家都有它的影子,只能说,若是你被它盯上了,就将脖子洗干净吧!但你若是有钱,可以委托它做任何事,是所有事。对于峄县百姓来说他们只知竹柳山庄与墨家,虽说都是解决百姓与官道间的问题,却有不同,只因不同为竹柳山庄本为官,而墨家为民,所以墨家在百姓心中地位自是更高一层。

    而今刹神尊盟来到峄县,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不知江湖之事的老百姓也已知道刹神尊盟在峄县传了话,

    他刹神尊便在峄县,有何怨有何仇只管来报!

    刹神尊盟成立至今残害了多少武林人,又杀害多少官宦,只是苦于根本无人知道他的盟居。而今他竟明目张胆的拉上仇恨,自是惹的众人前来,有人来报仇血恨,有人来立威显嚇,有人却是来瞅瞅热闹。

    刹神尊盟此时落在峄县外,一座山脚下,所有人自然是知道的,可是却没有人敢夜闯,因为曾经夜闯的人皆未出来,而也未有人被请,里面具体有什么,外面没有人知道。

    光秃秃的盘山躺卧在苍灰的蓝天下,莽莽黄土浩瀚无垠,绵延至天的尽头,北风呼呼地吹号,卷起尘尘沙雾弥漫。

    这片雄浑剽悍的景致实无半点可人之处,却是那样粗犷,那样豪迈,就像男子汉的性灵,英雄的魂魄,足以激荡起人满心悲壮的情怀,执拗于那份高傲的不屈,不畏死亡,不惧痛苦,苍凉的心只想坚持男人的自尊。

    刹神尊盟将盟居落在此处其心思众人皆知,你若来战,我便以男人之姿而战。

    而今日这里却来了一辆马车,峄县百姓也是好事,早早的便有了许多人在山脚不远处远远望着里面自然不伐江湖之人,现在瞧了盘山竟是这般不同,他们竟将它比作一般山。

    那辆马车他们有些熟悉,好像是竹柳山庄大公子的马车,啊,大公子终于出动了!耶!不对,那不是大公子,大公子没有这般阴沉,虽说严肃,却也没有远远就能感觉的寒气。

    原来是缘来客栈中那几位客官,由于太远,只能瞧着是谁,却也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突的,从里面出来一人,却跪在他们面前!

    这几位客官到底是谁?受了刹神尊盟邀请,还受了拜,那可是文武百官皆惧怕的刹神尊盟。

    人间仙境也不过如此了,看来人真是学无止境,这些格局她得好好学学,等着以后用到无忧谷中去。抬头眺望着上良,他虽然在听对方说话,眼神却一直在她身上。

    在花海中行走,金波旬花、野百合花、野罂粟花缤纷乱眼,在微风中轻轻摇曳,映的林雅青本就白希的容颜更加带有了花儿娇艳的颜色,称的她更加炫目光彩。 

    远处的上良自也瞧了这一幕,心中一动,一跃而起,没有助力,竟直达十丈之高,却是毫不费力。一帮刹神尊盟盟众无一不瞠目结舌。

    而这边上良直接抱了林雅青便飞了好几丈远,借着这个机会,她也将这美景尽收眼底。可她如何能安分,指指这边,又嚷着要去那边,待他们落地之时,上良依然面不改色,似乎只是走了圈,但这对于旁人却是多少年才能达到的境界。

    刹神尊盟盟主刹神却无吃惊之色,似乎他早已知道一切,回头道了句,“去准备些吃食来!”

    久久未从美景中回过神来的林雅青见到面前的人竟恍如隔世,“你,是你在寻我们的消息?”她从未想过还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是啊,小弟这厢见过堂嫂!”听着这熟悉的话语,看着熟悉的面容,她终究是些许哽咽了。

    题外话:

    小安子最近被朋友们逼婚了,可能会有些忙于应付,会少些时间与大家交流,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