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红楼之弟弟是只战斗机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作者:清粥没一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红楼之弟弟是只战斗机最新章节!

    涂凌光如今在福建驻守海防,近一年未见,林铭玉对他想念得很。

    但马车赶得再急,也抵不过路途遥远。如此晓行夜宿,林铭玉这样一个从不晕车的人,也有些吃不消了。

    这一日,到得一个大镇上,这已经是福建地界。过了这个大镇,再有一日,便到涂凌光驻防的地方。越往南走,气候越是温润,林铭玉嫌车里气闷,大多时节便在外头骑马。春寒虽渐,却不知哪一日多吹了风,竟然有些发热。

    林大吓得不行,不敢再赶路,正瞧见这城镇状若繁华,忙驱车入城,先调理了林铭玉的身子再做打算。

    京都之中,虽然亲族甚少,未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此番出行,林铭玉刻意低调,轻车简从,连林聪请命护送也拒绝了。虽然林锐十分不放心,但拗不过林铭玉坚持又再三保证,便只好生嘱咐了林大,并亲自挑选了四个年轻气壮又心细胆大的侍卫随行。

    这里头,除了林铭玉这个主子,能说上话的,就数他的贴身小厮林大。

    因而,林铭玉这一病,林大便担着重责,命一个侍卫去请大夫,自个儿不错眼的守着林铭玉,寸步不敢离开。

    等了一刻钟,也不见那侍卫回来,林大便有些坐不住。

    林铭玉靠坐在床上,看着林大皱着两道浓粗眉毛,神情焦急又严肃,便笑道:“阿大,我又不是瓷人儿,哪要你这般小心不错眼的盯着。人生地不熟的,张侍卫怕是迷路了,若是担心,让他们去找一找吧。”

    林大皱眉道:“张成身手不凡,我倒是不担心他,就怕悟了大爷的病。我看,我还是亲自跑一趟吧,只是大爷你这儿每个人手伺候,怕……”

    “那有什么,我是受了寒,又不是手脚不能动了。你快去吧,还有王侍卫他们在呢,有事我自然会吩咐。”

    林铭玉想了一想,交代道:“我这儿留两个就够了,你带一个去,若是有事,也好照应。”

    林大一想,若是来个老大夫,这高大的侍卫一去,真个派得上用。心里又忍不住微微对张成不满,这般简单得事情也办不好,九爷白看中他了。

    林大一走,林铭玉便半眯着眼养神。他也没料到自己的身体这般弱,小小风寒,在前世,硬抗着三两天也就好了,但在这小身板儿上,倒是越拖越是严重,才不过一夜的功夫,就觉得头晕目眩,打不起精神。这一两年间,只顾着东奔西跑,倒是身体来不及养好。林铭玉忖度着,往后可得把身体养起来。

    方才养出点儿睡意,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吵嚷之声,其中张成的大嗓门夹杂在一通俚语口音之中,格外特别。

    外间候命的两个侍卫也听到了动静,一个下楼去打听,一个进了内室,守候在林铭玉床前。不一会,那侍卫便推门而入,对林铭玉禀道:“大爷,张成与几个本地人吵起来了。那些人要闹着叫他见官呢!”

    听了侍卫的话,林铭玉也顾不得身体不适,忙命他们伺候自己更衣,便下楼去。

    张成是个魁梧的汉子,几个侍卫之中,他长得最为英伟,素日里也很爱捯饬自己。只此时被几个矮壮的青年男子团团围住,衣襟也乱了,显出一副狼狈模样。按理那几个百姓就算多人,凭他的身手,也不至于脱身不得。林铭玉细看时,只见他脸上胀得通红,一双大眼瞪得溜圆,额角的青筋也崩了出来,显然是要忍不住努力了。

    而周遭的百姓,再听得那几个青年叽叽喳喳的土话时,也一个个面现怒色,盯视着张成。

    坏了。林铭玉一看这情况,忙对身边一脸跃跃欲试的侍卫王展道:“快快阻止张成动手,不要触犯众怒。”

    王展一听,忙收敛了杀气,对着张成大吼一声道:“张成,别动手!”

    张成已经举起来的拳头险险收住,往这面一看,顿时一脸苦相:“大爷,这帮人蛮不讲理!”张成充满了委屈,这简直是无妄之灾啊!

    那些人见到张成对林铭玉的态度,便知道这个才是正主儿,其中一个嘀嘀咕咕了几句,几个人都收回了拉扯张成的手,一个个看过来。

    林铭玉趁着这个空档,忙问张成事由。

    张成道:“我还糊涂着呢,事情是这样的……”张成听了林大的吩咐去城中请大夫,向小二哥打听了具体地址之后,就匆匆离去。他是个爽朗的性子,耐心询问之下,很快便找对了地方,却在这时,遇到两个男子争吵,其中一个清瘦俊秀一些的,被那矮胖的人压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张成本来不想惹麻烦,没想到那胖子太过分,眼看着那瘦弱的便要背过去去,张成就忍不住救援了一把。把胖子打跑之后,张成便扶起地上那青年,谁知道说不到两句话,那青年就晕过去了。

    张成没办法啊,总不能把人丢这路上不管吧。可巧这巷子又静,也怕那胖子再来找麻烦,张成好人做到底,便把人抱起来,想着反正要去医馆,到时候人也脱手了,自己任务也完成了。

    抱着人还在巷子内转圈找方向,就见一群短打矮壮的青年气势汹汹地涌过来,一见他怀中抱着的人顿时一愣,再看怀中人之形貌,就炮仗遇火,一下子着了。张成心知对方可能误会了,忙把人交过去,又好心解释了一番。

    没想,对方接了人咕咚就是一串土话,双方言语不畅,那青年又昏沉未醒,张成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其实就是一个误会,那些人就是不听啊!再说了,一看我这样儿,穿的用的哪不比那瘦子有银子,犯得着打劫他么?用脑子想想就明白了,可这伙人……”张成烦躁地挠挠头,自觉老脸都丢尽了。他这么英俊潇洒一侍卫,没成想有被当成土贼的一天。

    大爷的差事也没办好,惭愧啊!

    林铭玉忙把小二哥叫来,把话重新说了一遍,让他与那些人解释解释。

    在张成说话的过程中,小二哥也在旁边听着,原还对林铭玉等人不屑,现下已经露出笑容,道:“可不是误会么,公子莫急,我这便为你们分说分说。”

    说着用土话高声说了一串话,对方也用土话回了一些话,如此几番,那些人的神情也平静了下来,当中一个走过来,对着张成问了一句,神色一句很缓和了。

    见张成一脸疑惑,小二哥已经笑道:“他是那小哥的契兄,问你对那小哥动手的可是一个左脸有一颗黑痣的胖子,三十许年纪。”

    张成背了那胖子的冤枉罪,心里记得清清楚楚呢,不用多想,就能回忆出他那副尊荣,果真不错。

    他这一点头,那矮壮青年已经低下头去,对他鞠了一躬,又连连做出赔罪的手势,黑脸上透出一抹红,笑呵呵地对他龇了龇牙。

    他做了这一番动作,又到林铭玉身前行了礼,叽里呱啦了几句。然后笑一笑,走了。

    林铭玉主仆不解其意,同时看向小二哥。

    这会儿,围观的百姓们也散了,小二哥先看了看林铭玉的脸色,作出请的姿势,把他让到客栈内,这才解释道:“方才那人是当地码头的一个小头目,方才知道误会了这位客官,又听得误了您找大夫的事儿,说要回去拿礼物来赔礼呢。”

    张成哼了一声:“这会儿倒是懂礼节了,方才可不讲理得很。莫说他那兄弟不像是个富贵的,便是穿金戴银的在我眼前,我也看不上啊。你们这的汉子心思忒不直了!”

    小二哥听了却是哈哈笑起来,道:“客官你可真是错怪他们了。也怨不得你误会,方才你所救之人是吴大的契弟,在咱们这儿,契兄弟如同夫妻,若是一人受辱,另一人必得为他讨回公道,否则为人不齿。吴大以为你害了他契弟,所以才鲁莽了一些,也是不知之罪不怪嘛。”

    听了小二哥这话,林铭玉等人纷纷傻眼,原来这里竟然有如此风俗。林铭玉略显激动的想,这不就是男风合法吗,后世□□也做不到这一点啊!

    作者有话要说:麻子兄与黑痣兄,恶霸必备啊...

    今天有点儿短小君,但是蚊子肉也是肉啊,亲们表嫌弃,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