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红楼之弟弟是只战斗机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作者:清粥没一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红楼之弟弟是只战斗机最新章节!

    林锐已经经历春闱,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不得他做主,只等着放榜罢了。但他先前在京都也没有白呆,况且有林海亲笔写下的几封手书做引,他早便拜访了一些林海昔日好友同僚,再加上对自己才学的自信,林锐觉得,自己上榜是十拿九稳的。只不过,他看中的是榜上顶尖的那几个位置而已。

    有这番自信,林锐便怡然呆在林府,慢条斯理地为殿试做准备。对于林铭玉短短几日之内,便开发出一条足以大赚一笔的财路,林锐觉得很不可思议。他自认是比较博学的人,然而,每每与小自己十岁的林铭玉相比之时,总不免觉得自己眼界还不够。

    当然,林锐对林铭玉是十分信任的,不说林海对他有恩,就是与林铭玉相处的这一年,也让他们之间培养起手足间的感情。

    “铭哥儿,

    想不到你连农事都这样明白,真不知叔叔是如何培养你的。”林锐吃完平菇,感受着鲜嫩的口感,称赞道。

    林铭玉毫不客气的收下赞美,笑道:“九哥不知道的还多着呢,你就等着瞧吧。我总要为林家挣下一份足够丰厚的产业。”

    听到他话里的意思,林锐眉峰稍动。铭哥儿这不像是醉心官场的样子啊。

    “经商虽然能挣下丰厚的产业,但是男儿在世,不博取功名,为国出力,总是遗憾。你的才学不在我之下,再有叔叔的支持,日后在官场必然有一番大作为。还是要把心思放在功课之上方是正道。”这时代的人,再怎么豁达洒脱的,即便对经商稍有重视,也不会在面前有一条官场坦途之时,舍科举而取商道。

    林锐也是如此,觉得自己对林铭玉有一份引导的责任,他正经道:“此番上京时,叔叔便交代过,等黛玉妹妹待选之事已了,便让你回苏州专心读书,以应付三年之后的科举,你也应该着手准备了。”

    林铭玉道:“九哥,我知道你和父亲的意思。你们放心,我并未看轻科举,只是三年时间还有很长,我年纪也不大,日后自可以徐徐图之。至于经商之道,我有分寸,不会让它影响我念书。”当今朝廷,看着稳如泰山,但局势之下,暗潮涌动,只等今上驾崩,一个控制不好,到时必然有大难。林铭玉原就没有混迹官场的心思,他虽然多了前几辈子几十年的阅历,但官场之上的厚黑之道却从未亲自体验过,也不想趟这摊浑水。

    这些话自然不能对林锐说,说了他也不会相信。只能如他说所,徐徐图之吧。

    平菇第一批成熟之后,根据林铭玉的指示,便由各铺面管事当作礼物,送给每个铺面的大客户,林铭玉从中挑出来最好的一份,让林恒亲自送到昌平王府。

    云华郡主一直在宫中陪着太后,有时会让昌平王府的人过来传话,告诉林铭玉黛玉在宫中的情况,毕竟,林铭玉无官无职,在没有诏令的情况下,根本进不得宫门。

    也因此,林府与昌平王府也混了个三分熟。林恒回来之时,带回来一封信。林铭玉觉得奇怪,前些日子他才收到过一封信,这才多久,又收到一封。以京都到涂凌光驻防之处,快马来回也要十来日,这样看来,是前面一封信才发出来,涂凌光便立刻追加了一封。

    信来得如此急,

    到底是何事?林铭玉忙拆开信件,一看之下,不由得击掌欢呼一声,好!

    林锐恰好也在他这边,见他如此喜形于色,不由得问道:“铭玉,有何好消息吗?”

    林铭玉把信递给他,笑容满面:“你看,涂大哥说他已经为我找到了货源,只等我的消息,便帮我把货运送过来。南洋的特产、福建的海产,这些运送到京都来卖,定然可以大赚一笔。”

    林锐却没有这般高兴,他指着一处道:“你先别高兴得过早,这又是怎么回事?”

    林铭玉凑过去一看,摸摸鼻子,嘻嘻笑道:“九哥别生气,是我跟涂大哥说想去福建走一走,既然得了这么个机会,那我更应该亲自过去见见那头的供货商。往后我回到扬州,这些生意要亲自经手便更难了。”

    “不行!”林锐断然拒绝:“铭玉,你要经商我不阻止你,但你要独自出门,我不能看着不说话。叔叔知道了,也不会允许。生意上的事情自然是管事们更清楚,如果你不信任别人,那么聪叔也足可以担此责任。”

    林铭玉也冷静下来,他知道林锐可能不同意,但他却不得不亲自去一趟。海路贸易的利润他们是没有见过,不知道其中争夺之惨烈。他想要捡漏,更想多了解一些情况,万一以后真的没有走官路,这是他准备的一条后路。不是自己亲眼看着,怎么能安心?

    “九哥,无论如何,这个生意对我很重要。你知道,当初咱们是亲自请涂大哥帮忙,如今他帮我搭了线,我如果不领的话,他会怎么想?聪叔虽然打理过田庄,但这些海路商人与咱们内地的不同,他并不知道行情,以及如何选择货物。这些也是我需要了解的,如果我不去,我肯定无法安心念书。九哥,你就让我去吧!”林铭玉死死盯着林锐,用迫切的眼神向他传达自己强烈的愿望。

    林锐多少有些心软,但想到林铭玉的年纪,还是道:“不说别的,就说你这年纪,怎么放心让你独自出远门?若是出了什么事,后悔也来不及了。”

    林铭玉见他言语松动,眉飞色舞道:“这有什么,都是天子治下,能有什么大事发生。再不然,我多带一些护卫也就行了。”

    林锐迟疑了许久,摇摇头道:“你先别急,让我想想。就是要去,也不在这一时,今儿不是你与公主约定的日子么,你先进宫去吧。黛玉妹妹那儿,也要见一面,听听她的打算。”

    林铭玉想着自己确实也不必着急,一时半会林锐也不容易想通,便道:“好吧,九哥你好好考虑,我如今也不是小孩子了,好男儿志在四方嘛。”

    林锐笑道:“别说你的歪理,快去吧。”

    林铭玉抱着匣子入宫时,五公主涂铃儿已经在翘首期盼了。见到他,涂铃儿欢快地迎上来,虽然好奇,但还是忍着没有说话。杨姑姑的礼仪教导还是很成功的。

    林铭玉按规矩行完礼,涂铃儿才道:“林哥哥,上回说的故事书,你写好了吗?”

    林铭玉把匣子呈上去。涂铃儿兴奋地打开,当看到厚厚一叠装订好的手稿时,立刻迫不及待地拿出来翻阅,不一会儿,就沉入其中,竟然忘了招待林铭玉了。

    杨姑姑从宫殿外走进来,看到林铭玉自顾自坐在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