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越之太监皇夫 > 第25章 惊天秘密

第25章 惊天秘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越之太监皇夫最新章节!

    正拿着花盆里的土要往嘴里塞的商恒之闻声抬头,看见她急慌慌跑近,俊瘦的眼睛里全是茫然,好似在想她是谁。

    商凌月奔到案前,一把扣住他消瘦异常的手,看向旁边时候的婢女和太监怒斥:“你们怎么伺候陛下的!要你们何用!”

    其中的一名内给事当即面认罪之色,还恭恭敬敬大言不惭道:”陛下下了令,不让奴才们靠近,谁靠近他就要斩谁,奴才们也不敢违抗皇命。”言语带着微不可见的轻蔑漠视,根本没把商恒之和她放在眼里。

    商凌月气得面色发红,才五日,皇兄居然就消瘦成这样,面色蜡黄,苏朝恩,他们这一帮太监,连个傻子都不放过,连饱饭都不给吃,欺人太甚,怒火中烧,控制不住自己一巴掌就甩到了他脸上:“滚出去!”

    这内给事估计没想到她会如此,大吃一惊,抬手按着脸,愣了片刻才低下了头似是反应过来刚刚自己受了侮辱,脸色气得发白,忍着恭敬道:“是,公主。”

    商凌月打完以后掌心火辣辣的疼,背到身后紧握着抑制颤抖。她居然打了人!她在现代以为的人人平等,她所受的教育,她的修养素质,竟全都压制不住她的愤怒,她知道这太监是因苏朝恩父子撑腰才敢如此对待商恒之,可她畏惧苏朝恩,这一年来积攒的怒火也只能对这内给事发。想着想着为自己的软弱觉得羞耻愤怒,眼里也火辣辣的难受,眼里的泪不觉多了起来。

    让殿里的其他宫人都退下。商凌月才转身凝视着像个孩子一样恐惧她缩着身子的商恒之,咬了咬牙压下泪水,绕过案几走到他身边蹲下,强露出丝笑,像哄小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去掰他抓着土的手:“皇兄,这东西不能吃,你饿了我去给你拿其他吃的东西。”

    商恒之看她言语柔软,面色温柔,恐惧散去些,手指不知不觉松开,突然眼里委屈地蓄起了泪,跟个孩子般无助望着她:“我饿,他们不给我吃的。”

    商凌月看着心头一酸,那日她寻死落水后的关心体贴她的皇兄再也回不来了,强忍泪水笑道:“我给你去拿,你想吃什么?”

    商恒之茫然盯着她,竟是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

    商凌月酸涩叹了口气,转头避开他擦了擦眼泪,才转头望向殿外:“来人!”

    方才的内给事和两名宫婢进来,她吩咐传了商恒之平素爱吃的饭菜,转才冷冷问这内给事:“陛下饿了,为何不给陛下传膳?”

    内给事显然已从刚才的屈辱中平复下来,丝毫不为她言语里的怒气所动,面色平静,恭敬道:“苏公公说陛下不知饥饱,除了用膳时辰外,其他时间不可再给陛下传膳。”

    商凌月忽然冷笑起来:“你刚刚不是说要听陛下的命令么?陛下说饿了要吃东西,你的耳朵难道是摆设?要是没用了,本公主很乐意给你割下来,泡酒下饭也比在你脑袋上强。陛下饿坏了身子,还要连累阿翁担心,阿翁日理万机,朝堂一日都离不开他,耽误了国家大事,你有几个脑袋够陪!你刚才的话,我不信是阿翁所言,一会儿离开甘露殿我要亲自去问他,阿翁向来疼爱我和皇兄,怎么可能任由你们这班奴才欺负!”

    就在此时,“张误,假传干爹的话,你胆子倒是不小。”苏伯玉文雅的声音平静响起在殿门口。

    内相!内给事和商凌月同时抬头看去,见半遮住殿门的屏风后苏伯玉半个身子,吓得双腿一软扑通就跪在了地上,慌忙磕头:“还请公公明察,确实是九千岁吩咐的,奴才不敢有半句胡言。”

    商凌月此时在掩饰面上的怒意也晚了,就这么大喇喇得暴露在了苏伯玉眼里,面色僵了僵,可也没再掩饰,她今日说的做得反正都要被禀报苏朝恩知道,她没必要遮掩,况且她也品夺出来,只要不触及苏朝恩的底限,她这种小打小闹,他根本不会过问:“阿兄。”说完她红着眼收回视线,落在张误身上,眼里怒气尤在。

    苏伯玉走入殿中,在张误身边微顿了顿,继续走到案前,弯腰施礼:“臣见过公主和陛下。张误忤逆犯上,假传干爹之言,公主想要如何处置?”

    商凌月是有怒气,可理智还没烧掉,本就对苏伯玉有防备,闻言眉头上的怒火更是瞬间消了下去,她要真处置了苏朝恩的人,就触了他的底线了,况且没了张误,还有李误,白误……叹了口气,苦笑道:“阿兄请起,我不懂宫规,阿兄酌情处置吧,我只是不想其他奴才仿效,皇兄有些痴傻,纵使阿翁和你操心,可你们不会总在身旁,奴才们暗地里对他做些手脚,根本发现不了,我怕他受了奴才们欺负,小惩让他们明白就可。”

    苏伯玉闻言起身,转身看向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不住哀求得张误,文雅淡笑道:“公主宅心仁厚,死罪可免,即刻起不用你在甘露殿当职,冷宫正缺个殿内监掌管一应事宜,就派你去吧。”

    张误闻言面色煞白,瞬间身子瘫软在了殿内,脸上再没有了刚才的嚣张之色,比死人的脸还难看,嘴唇颤抖着:“谢谢公公,谢公主隆恩。”说完却是趴在地上腿软得动都动不了,上次被内相贬到冷宫的人没有活过第二日便猝死了。

    苏伯玉略一蹙眉,让人将他拖了下去,他也随即走到殿门外,随他而来得的内给事恭敬问:“内相有何事吩咐?”

    苏伯玉温和看他一眼:“如此败坏义父声名,留着也没什么用处。按老规矩去办吧,处理干净些。”

    内给事了然,施了一礼:“是。”随即转身离开。

    殿内的商凌月不知道外面的动静,只先端了点心让商恒之稍微吃些垫垫肚子,商恒之吃得狼吞虎咽,一块儿没吃完就接着往嘴里塞另一块,碎屑掉了一身。

    商凌月看着心痛,他这模样哪儿是正常用过膳食的人会有,分明是饿极了,苏朝恩这个老贼,他暗中怎么折磨皇兄了,急忙端起茶杯凑到他嘴边:“喝口茶!慢些吃!”

    商恒之眼睛含着乞丐一般得感激看了她一眼,就张嘴乖顺地喝着,喝完一杯就又接着闷头吃点心。

    商凌月的眼泪差点儿又下来,她转头放下茶杯,偷偷抬手抹了抹,却不料离开的苏伯玉何时回了殿里,正好站在案前不远处,阴柔文雅的凤眼直直凝视着她,将她刚才的举止都看在了眼里。商凌月面色一僵,不自在刷得收回了泛红的眼睛,暗恨自己怎么能在仇人面前露出自己的脆弱,真是耻辱,赶紧调整好心绪。

    苏伯玉收回了视线,不动声色行礼谦卑道:“膳食来了,公主请陛下用膳吧。”

    商凌月侧脸对着他点点头,苏伯玉一个手势,等候在外的宫人鱼贯而入将珍馐佳肴摆在案上,商凌月则哄着让商恒之放弃了点心,香味扑鼻而入,商凌月没费多大力气,商恒之喜滋滋地就用手去抓膳食吃。

    商凌月想要阻止,让他用竹箸,可根本无济于事,只能由着他,静静跪坐在旁边凝视着用膳的商恒之,眼睛不时得泛红又压下。

    苏伯玉道:“陛下自从神志不清后就如此用膳,臣和干爹想尽了办法也不能让他改变,只好顺着。”

    商凌月闻言不由得眼前浮现那日下午情形,深藏的恨意骤然翻滚,微垂眼帘掩饰叹了声:“有劳阿兄和阿翁了。”

    苏伯玉微微笑道:“幸好干爹不放心让我每日都来看看陛下,否则那奴才还要作威作福。是臣失职,没有挑选好侍奉陛下的人,还请公主恕罪,日后绝不会再让此事发生。”

    商凌月闻言心底嘲笑,他和苏朝恩故意为之,却是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可笑卑鄙,抬眸凝视他急忙道:“阿兄切不可自责,这事怎是你的错,那些个奴才背地里做什么,主子再管得严,也总有疏漏,阿兄今日以儆效尤,日后其他人也就不敢了。”

    苏伯玉笑点点头:“多谢公主。”

    商凌月让他坐下,苏伯玉恭敬道:“臣还有事要办,陛下安好,臣看过也放心了,这就告辞离开。”

    商凌月一笑:“我送阿兄!”说完就起身,苏伯玉阻止告退离开。商凌月也没坚持。

    一下午,她都一直陪着商恒之玩儿乐,直到夜□□临,二人一同用过晚膳,天色越来越晚,见商恒之打瞌睡,商凌月才软语笑道:“你该睡觉了,明早我再来找你玩儿。”

    商恒之虽然痴傻却是懂事,闻言乖乖点点头,瘦弱俊秀的眼眸带着对明日的期待:“你记得来哦。”

    商凌月笑了笑:“嗯。”随即放下陪他捏了一下午的泥人站起,商恒之急忙也跟着站起,学着她今日送苏伯玉时所言:“我送你。”

    商凌月看出来他见样学样,眸中是真的恋恋不舍,心头一涩,笑了笑:“走吧。”

    走出殿门了,他还要送,商凌月看他眸光不舍,心头复杂,便继续让送到宫灯昏暗,照得不甚清楚的殿前石阶前:“就到这里吧。”

    商凌月仰头凝视着痴傻望着她的商恒之,商恒之身形修长,在她身上投下了一片黑影,将宫灯昏黄的光芒几乎阻拦在了身后。

    商恒之扁了扁嘴,瘦愣的眼睛里有泪翻滚,似是想哭,却在强忍,商凌月看着也不由红了眼睛,安慰拍了拍他的胳膊:“你回去吧,明早我一早就过来。”

    商恒之点点头突然伸出一手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她的双手也被也在二人身间:“姐姐一定要来!”

    商凌月闻言心里酸得急忙将头埋在了他胸口隐藏落下的泪,就在此时,她只觉手里被暗暗塞入一物,商凌月难以置信怔住,慌忙紧紧握着,皇兄!急就要抬头去看他,商凌月却发现商恒之随即抬起一只手紧紧按在了她脑后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