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腹黑夫君戏冷妻 > 第112章 孽缘

第112章 孽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腹黑夫君戏冷妻最新章节!

    风千雪一刚入阵,天就刮起了大风。黄褐色的沙尘吹得人的眼睛几乎无法张开,那身着金锁黄铜甲的士兵行动得更快速了。

    她只觉得这人墙在晃,四周响起了疾风狂啸的声音,沉重的脚步不时在身边响起,凌乱,却又好像带着规则。大粒的沙尘像是吹进了眼帘,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眼睛越来越难受,实在是……无法睁开了……

    忽然间,四周似乎恢复了安静,没了风,没了沙,也没了脚步声。

    她揉了揉眼,将那窜入的沙粒搓了出来,终于缓缓的将双眼张开。

    入目,是洁白干净的天花板,全盘状的白炽灯正正挂在中间,虽没亮,但室内的光线却是清晰的。

    淡黄色的窗帘不时被风吹得飘动,窗外似是阳光明媚,是清晨吗?

    她猛一清醒,才发现自己如今正躺在床上!

    蓦地,她坐了起来,摸了摸脸,摸了摸头发,再上下打量了一遍自己……

    这……又是怎么回事!

    她居然又回来了!

    她回到她的家了!

    现代的家!

    她的脸色瞬息万变,掀开被子匆忙下床,打开房门一看……

    “雪,你怎么才起来?今天不是要去医院报道的日子吗?你看看这都几点了?”

    依旧是那身穿蓝色方格子衬衫的中年男子,她的父亲,此时正坐在客厅的懒人沙发上,边翻着报纸,边转头看她。

    风千雪呆在原地,这竟是……

    她又重新回到了这里,又重新经历了同样的时间,一切,就像进入时光机一般,重来了!

    “爸爸……”她生涩的喊着,艰难的迈出了房门。

    夏爸爸皱了皱眉,“你是睡糊涂了?干嘛表情那么奇怪?看我像看怪物似的!还是时差在美国,还没调得过来?”

    她又吸了口气,父亲的这番话,和上次她回来的时候,几乎一样!

    “我今天要去医院报道?”她喃喃的自言自语。

    “废话!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这可是全国最好的医院,你可别以为自己是留学生就摆大架子!”他又催到。

    “我……”她竟一时语塞,心情竟是复杂难辨。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我回来了,我又回来了……”

    夏爸爸瞥了她一眼,“我自然知道你回来了,你昨天不就已经从美国回来了?你不会还以为,自己还睡在飞机上?走走走,别在这里发神经了!”

    她愣愣的,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凌乱的长发,可不像在南陵国时那样一直垂到腰际,还有那张脸,也不再是那么的倾国倾城。她身穿一条普通的棉质睡裙,赤着足,而她的颈部,也不再有那被咬过的淡淡齿印。

    她是夏雪,不是风千雪……

    可是……

    她重新回房,换了身衣服。和上次一样,她选择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及膝的短裙。脖子上,依然挂着的那如钻石般闪烁的水珠型吊坠,她将它藏好在领口,再抹了抹淡妆,瞬间,整张脸精神多了!

    可她如今真的要再去一次医院吗?和之前那样?

    “雪,你还不走?”夏爸爸敲了敲她的门,又在催了,“别忘了你中午回来,我们一家人还要去外面吃饭。你妈妈已经订好位置了,可别迟到!”

    去外面吃饭!

    风千雪脸色忽的一白!

    车祸!

    她想起了!

    就在她从医院报到回来后,去餐馆的路上,十字路口发生的那场车祸,夺去了她父母的命!

    不,她不能再让这事发生了!

    她如今既然能再回来,她一定要制止这件事再次发生!

    于是,她忽的开门,看到被她吓了一跳的父亲,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坚决地道:“爸,我们中午不要出去吃饭!我……我们就在家吃,好吗?今天,你哪都不要去!就在家里等我!我妈呢?妈去哪了?”

    夏爸爸愣了一会,疑惑的看她,“怎么,不出去吃?可是位置都订了,那餐厅很难订位置的!”

    “我妈呢?”她还在问。

    “你妈妈她一早就去做美容了,和我约好了时间去接她,然后我和你妈一起过去,你从医院出来后再自己过去。”

    “不……”她还在摇头,“爸你一定要相信我,中午我们就在家吃!你把妈去的美容院地址告诉我,我自己去接她!”

    “可是……”他还在想那好不容易订到的位置。

    “相信我!我想吃家里做的饭菜!我煮给你们,好不好?”她求着,如果未来已经可以预知,那她为什么不趁机改变?

    她一定要改变!即使她最终还是不能留在这里,她只想抓住这个机会,改变命运!

    “这……唉,那随便你了!你自己跟你妈说吧!她的地址是……”夏爸爸终究拗不过自己的女儿,点头同意。

    风千雪记下了地址,刚刚想拿过车钥匙,才想起自己的国际驾照回国后还没过审,她还不能开车!

    “额,我会打车去接她!爸,记得今天不要出门了!我走了!”她说着,朝他挥了挥手。

    夏爸爸不解的看了看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翻看报纸。

    风千雪出了门,走到楼下时却忽然没了方向。她该怎么做?是继续去医院报到,还是做其他的事情?这一次,她又会在这里待多久呢?

    有了上次的经验,她如今重新回来的时候,居然不兴奋了。

    不知不觉就在原地站了许久,她手中拿着简历,却依然没有定数。阳光毒辣,六月的太阳真是晃得刺眼。她取出了太阳镜,再戴上帽子,终于走了出去。

    来往的车辆行驶在马路上,这是生她养她的地方,她对这里,都是有记忆的。

    站在路边,她伸手招来一辆出租车,说出了美容院的地址,便将那简历收进了包包。她决定,还是不去报到了。她根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如果还是要走,那她去报到又有何用?还不如,多抽时间陪伴家人。

    司机不一会就将她送到了目的地,她给了些小费,便从车内走了出来。

    “什么?雪说不去了?”

    刚进到美容院的大堂,风千雪就听见极熟悉的女声。一身穿旗袍样式套装的中年妇女一边接着电话一边从房间里走出,看到风千雪后,眼睛蓦地一亮。

    “唉,我不和你说了,雪到了!”说罢,她就挂了手机。

    上一次,风千雪回来的时候,没来得及见到自己的母亲,而这次,她见到了。

    一种久违的情绪涌上心头,视线竟然变得模糊起来,差点就看不清面前的人!

    “妈……”风千雪有些哽咽的喊,往前走了几步,就飞奔到她跟前,紧紧的抱住了她。

    夏妈妈有些错愕,愣了一会,然后轻拍了她的背脊,“喲,那么想妈啊?昨天回来的时候,没见你这么想呢?”

    这一瞬,风千雪再也忍不住,哗啦啦的哭了出来。

    这才是她的生母啊!她终于能重新抱住了!

    如果这一切都只是幻觉,那也是美丽的幻觉,美丽到,她不想再走了……

    她心中又升起了回来的欲望,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这或许,才是她最渴望的?

    可那个人怎么办呢?如果她不回去了,他会很快忘记她吗?

    “对了,雪啊!你怎么又说不去外面吃饭了呢?这可不行!”夏妈妈语气不乏责怪之意。

    但风千雪仍然坚持,“不,我已经和爸说好了,中午,我亲自下厨!我这就是来接你回去的!”

    “你去医院报到完了?”

    “嗯……”她第一次在母亲面前撒了谎。

    “可是雪啊,这个……其实今天中午的饭局,是有人请的。妈以前的一个同事啊,她的儿子刚从国外回来。碰巧,你也刚从国外回来。所以,我们就决定,一起吃个饭,给你们共同洗尘!”夏妈妈终于说了缘由。

    风千雪大惊,这饭局,原来另有目的?两家人带着自己刚回国的孩子相互见面,这不会是要顺便相亲……

    她忽的摇头,“妈,我难得回来,在国外锻炼了一手厨艺。这次,是真的想给你们亲自下厨!我们回家吃,你和你同事说,改天再约吧!”

    见她如此坚持,夏妈妈好是疑惑。不过……如果是自己的女儿亲自下厨的话……

    她眉眼又笑,“那要不这样吧,我打电话,让他们啊,一起来我们家里吃饭!就这么定了!”她说罢已经再次拿起手机。

    风千雪来不及阻止,也没理由阻止。至少现在,她争取到不让他们在外面吃,这样,应该可以避过一难吧?

    她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终于安全的回到了家,一路上,夏妈妈还拉着她去买了些菜。风千雪看了看时间,忽然大大的松了口气。上一次她回来,意外发生的时候,好像就是在这个点上。

    她不由自主的笑了,下意识回头朝自己的父母看了一眼,真心觉得,平安是福。

    突然门铃响,夏妈妈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是他们来了!”

    风千雪仍然在厨房炒菜,听到铃声,她也循声望了过去。进来的首先是一对面容和蔼的中年夫妇,想来女的就是母亲的旧同事了。

    看到这个场面,风千雪心中又默默感叹。如果今天还是像上次那样,大家约在外面餐馆吃饭,那当时这一家人,在听到她父母因为赴约而发生了意外后,又会作何反应?会不会后悔,如果没有那顿饭,所有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夏爸爸也从沙发上起身前去欢迎,客气的接过从中年夫妇手中递来的果,同时也朝他们身后的人打了声招呼,“这位就是令公子了?果然是仪表堂堂,样貌不凡啊!”

    顺着父亲的手往那方向看去,一高大的身影蓦地从中年夫妇的身后走了出来。清爽的短发,挺直的鼻梁,还有那双会笑的桃花眼眸……

    “哐”的一声,锅铲落地,差点砸在了风千雪的脚上!只见她面色骤然大变,并没马上捡起那地上的锅铲,而是死死的盯着入室的那名青年男子。

    “若……若寒……”她喃喃的叫着,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居然……长着和南炎睿一模一样的脸!

    她的手有微微的颤抖,心下,正剧烈的跳动,这,怎么可能呢!?

    母亲要介绍给自己相亲的对象,旧同事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是他……

    难道,他也是穿越……

    可她的脸变了,他的脸却没变!

    厅里的人似乎察觉到风千雪脸上的异样,不由担心的看了看她。

    夏妈妈忙走到她身边,替她将锅铲从地上捡了起来,问:“怎么了雪?不舒服?”

    风千雪摇了摇头,视线不时扫过那和南炎睿长得一模一样的青年,忽然红了脸。可是他看她的神情,为何又像陌生人一般?

    他不记得她?

    不对!是她的脸不一样了!

    “来,雪,我给你介绍一下。”夏妈妈说着,将那还没炒好的菜先用小火焖着,并拉着风千雪来到那家人面前。

    那一对夫妇看到风千雪的样子似乎非常满意,乖乖的,水灵的,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亦是一亭亭玉立的香草美人。而那青年的目光同样在她面上停留几分,醉人的双眼微微弯着,仿若那高挂空中的半弦月般,温润而明亮。风千雪总忍不住多看他几眼,原来,这就是他现代的样子。

    “这是我以前的同事,容阿姨,你不记得了吧?以前妈去参加单位活动还带着你去,容阿姨可喜欢你了!这是南叔叔,这是……”夏妈妈带着同样欣赏的目光看向了那青年,“容阿姨的儿子,南书航。和你一样,刚刚从国外回来!”

    南书航!

    他在现代,原来叫南书航!

    她一直盯着他看,好希望他能察觉出什么,可他在母亲给她介绍完后,却只是礼貌性的点头微笑,半点没有和她认识的意思。

    见她似在发愣,夏妈妈推了她一下,凑在她耳边小声说:“知道你看上人家了,但也不用表现得那么明显吧?”

    风千雪脸一红,这才回神向他们一家问好。

    “听说今晚是小雪亲自下厨,真是贤惠啊!我们书航在国外也是喜欢下厨的,书航,不如你也去帮帮忙吧!我们一家人来吃饭,怎好辛苦人家姑娘一个人?”南母边说边推了一把自己的儿子。

    “是啊,一起去吧!等我们几个老家伙在厅内好好聊聊!”就连自己的母亲也附和着。

    “都老家伙了!哈哈!”父亲笑了。

    风千雪也没推拒,看了那南书航一眼,神情微不自然的转身回到厨房。

    她如今做的是板栗鸡翅,而已经做好了的四季豆腐就放在离她不远的小方桌上。南书航随后也跟了进来,看到那摆盘非常漂亮的四季豆腐,眼眸忽的一闪,不由赞到:“原来小雪也会做这道菜!我还挺喜欢吃呢!”

    风千雪心下更是震撼,他的口味,和那时候的也是一模一样?

    “你现在在做什么?”他走近她,来到她的身后。

    和之前不同的是,如今的他,身上并没有那令她魂牵梦绕的紫荆香,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薄荷味。他穿着一身干净清爽的白衬衫,一条水纹细磨的牛仔面料长裤,整个给人的感觉,是阳光帅气的。

    风千雪心中又是一颤,可她知道,他终究不是那个他。

    只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巧合?

    如果在上一回她回来的时候,那场车祸没有发生,那么,她也将会见到他的,不是吗?

    这会不会就是……孽缘?

    她又再次分神,忽然南书航接过了她手中的锅铲,急急的将那鸡翅翻了个身。

    “天啊!差点焦皮!”他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这女孩子,注意力怎么那么不集中呢?

    “啊!抱歉!”她又重新回神,从他的手中抢回锅铲。

    南书航收回了手,垂眸的视线落在她衣领间的吊坠上。水珠型的晶石,有着和钻石一般闪烁的光芒。这让他非常的感兴趣,于是刚想问她拿来细看,就听见厅外的长辈们和他们道了一声:“书航、小雪!我们到楼下一会!你们做好了饭菜,就给我们打电话啊!”

    代表说话的,是南书航的父亲。

    南书航听后不由问了句:“菜都要好了,你们这是干什么去啊?”

    南父笑了笑,“你老爸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抽上一支,咱都好久不抽烟了,瘾子又犯了。可惜口袋的烟早就被你妈掏光,所以就出去买烟顺便在外头抽一下呗!你妈和夏阿姨不就是陪我们去走一走咯!”

    “都要吃饭了还抽烟!快点啊!”南书航虽然埋怨,但也没有制止,朝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快去快回。

    风千雪也没太在意,只叮嘱了自己的父母一句“小心”,便继续在厨房忙活。

    她此时正在剥虾壳,今天母亲为了不让这顿饭显得太普通,去市场买了许多海鲜。好不容易剥完了一碟,她刚要下锅,突然,急急的手机铃声在大厅内响了起来!

    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从心头袭上,她快速擦干了手,几乎是横冲着奔了过去,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按下接听。

    “雪!你快过来!快过来!在楼下!叫书航也一起!快!”迫不及待的男音,在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回应的时候,就已经挂了。

    真的出事了?她有些颤抖的放下手机,忽然转身拉起还在炒菜的南书航,将炉灶的火快速一关,忙对他道:“我们下楼去!出事了!”她急得双目通红,知道这事一定和她父母有关!

    南书航不由皱眉,二话不说随着她一起奔下了楼。

    千万不要看到那幕!千万不要!

    想起了上次回来时亲眼目睹的那场意外,风千雪一边奔走一边祈祷,好希望这只是有惊无险,她真的无法再接受那残忍血腥的车祸现场!

    可事与愿违,就在她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双腿一软,几乎跪跌在地!

    南书航出手将她扶住,亦是不忍让她看那现场的惨烈之景,于是一把将她抱在怀中,一边轻拍她的脊背,一边安慰,“没事,没事……救护车到了……”

    没事?

    她还是忍不住回头,只见她父母不知为何又走到了马路中间,而两辆相撞的轿车被迫停在了转弯角处,车头深深凹陷。

    车轮下,一对伉俪倒在血泊之中,男的似乎要伸手推开女的,可时间来不及了,两人纷纷被撞,脑浆迸裂!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她瞪大了眼,只任凭那泪水哗哗流下,却呆若木鸡,无法回过神来……

    远处的救护车嗡嗡的响着鸣声,听在耳中是那么刺耳,她下意识伸手将双耳捂住,泪水模糊了眼前的一切,回去吧!回去吧!她实在不愿再看到第二次了!她宁愿这只是个梦!

    她哭喊着,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也听不见周围人的声音,忽然眼前一黑,真的晕了过去。

    ……

    花天佑一直看着静静躺在眼前的绝美女子,白皙的面庞像在承受着什么痛苦,额头处,几滴汗珠豆大的落了下来。

    “殿下,她真的不会醒来?”拓跋峰也一直在旁边看着。当那漫漫的黄沙完全覆盖住人们视线的时候,他按照花天佑的指使,从那人墙中冲了进去,将已经昏倒在中央的风千雪抱了出来。

    所谓迷心阵,欺骗的是人的眼,迷惑的,是人的心。

    肉眼看到的东西,不一定是真实的,但心中所渴望的,却是无法对谁隐瞒。

    自从他知道她的秘密之后,也便掌握了她的弱点。他可以不得到她,但,他还是要困住她。即便她不会醒来,他也要将她留在身边。

    想罢,他唇角微微一笑,伸手抚上她的脸颊,缓缓回答到:“除非我让她醒,否则凭她自己,是绝对不会醒的。”他顿了顿,又继续道,“人,总有七情六欲,亦是受了七情六欲而摆布。又有谁,会舍得放下呢?”

    他说完,垂眸,看她红润如水的双唇,忍不住低头就想要采摘,却被一跑来的士兵止了动作。

    “殿下!殿下!”那士兵一闯入就跪了下来。

    “什么事?”花天佑好事被破坏,心情十分不爽。

    “林姑娘来了,还带了……带了南陵国的七王爷!”

    听到这话,双眸攸地一亮。

    “七王爷来了?这不会是个假的吧?”拓跋峰有些不信。

    “如假包换!绝对是七王爷!”那士兵回答到。

    拓跋峰视线朝花天佑一转,看向了他,“殿下……”

    花天佑点了点头,即刻站了起来,“很好,我们去接待一下。”

    说罢,他甩了甩衣袖,朝暗室的门外走了出去。

    而另一处,依然在那浩瀚的戈壁滩上,咆哮的沙尘已经旋转了两天两夜,那被金蝎围起的结界,南炎睿真的怎么也突破不了。

    不行!他一定要冷静!

    他太心急了,心急到失去了原有的理智!

    “殿下,可否让属下去试?”莫无痕说着,便已经开始朝那结界迈步。

    他命属土,与金相生,自然不会受其属性制约。可是,他才刚越过那结界一步,沙子中那躁动不停的金蝎便朝他袭了过来。他情急之中猛一出剑,“砰”的一下,他竟被弹回来了!

    “剑是利器,同样属金!”南炎睿看他入阵失败,亦是道了一番。

    莫无痕咬了咬唇,“属下抱歉!但那金蝎太厉害,刚刚我踩地那一下,就见了千万只金蝎沸腾的要向我奔来……”

    南炎睿沉默了阵,骤然转头对莫无痕道:“你去通知卫凌风,让他尽快给我送来一定数量的行军蚁,越多越好!”

    莫无痕反问了一句:“是沙漠行军蚁?”

    “是。它们和那些金蝎互为天敌,有了它们,我就可以对付金蝎,解除结界。”南炎睿肯定的看他。

    莫无痕醒悟的点头,拱手而道:“属下这就去办!”

    言毕,他立即动身,脚步往后轻盈一跃,只眨眼间,那漆黑的身影,便已在戈壁中消失无踪。

    南炎睿又朝前走了几步,抬头看那漫天翻卷的风沙大阵,心底也十分清楚。即便他硬生生的闯了进去,他可能也不一定唤回得她。那个花天佑,原来就是在依祁江上设置了阵法的人。而人心中的秘密和渴望一旦被人看穿,就会成为一个致命的弱点,让人受其控制。而如今,花天佑又再次使用了这个阵法,必定会更加防范,绝不会再让他还有机会唤醒她了……

    雪儿,这次,你一定要靠你自己才能醒来。

    要记得我们的约定,我们对彼此的承诺。

    千万,不要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题外话------

    感谢会员xbby0910和zhxl2009投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