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凤归来之侯门嫡女 > 【010章】公审白姨娘,计中有计

【010章】公审白姨娘,计中有计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凤归来之侯门嫡女最新章节!

    次日,平阳候府后院内,人工挖成的泌芳湖边上,八角凉亭里凉风习习。

    亭子边上种着几杆紫竹,一只通身翠碧头顶上却长有几根朱红色羽毛的鸟儿停在上面。鸟儿的两只黑亮的小眼珠滴溜溜地转着,煞有介事的看着亭子中的一切。

    苏玉雪坐在苏老夫人下首的小软凳子上。这个位置是平阳候府每个人都争着坐的位置。离老夫人近,有膝下承欢之意。

    如今这位置被苏玉雪坐着,几道嫉妒的眼光频频朝她射来,她低垂眼眸捧着一碗茶,不动声色。

    今日即将上演一出好戏,但主角不是她。

    人人神情紧张的看着不远处的湖面,三年前苏玉雪在那里落水。

    “捞上来了吗?”苏老夫人看了看前方在水里忙碌着的仆人厉声问道。所谓的映雪园里晦气重原来是有人害她的孙女!

    是哪个居心叵测的人?!她将拐杖在地上重重地敲了敲。

    世袭了平阳候爵位的二老爷苏平安,对于府里的事他大多不管,只坐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嘴。

    苏玉雪的父亲苏世安本来也坐在一旁,此时连忙站起身来走向外面。

    “三老爷,捞上来了。”一个仆人递过去一只发钗。那发钗是只五彩蝴蝶的步摇。

    “拿过来给我瞧瞧!”苏老夫人面色阴冷,竟然有人推苏玉雪落水,谁人这样大的胆子?竟将她不放在眼里?

    “哎呀,那发钗瞧着眼熟呢!”二房的丽姨娘一声惊呼,众人都齐齐看向苏世安的手里。

    白姨娘早看到那发钗,脸色霎时白如纸色,一双手抓着帕子几乎要扯碎,嘴唇一阵哆嗦,她惶惶不安的看向苏世安。

    苏世安不解,忙问道,“母亲,一个发钗能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玉雪落水时,曾抓了推她之人的头发,一只发钗被她抓下来,如今找到这发钗,不就是证据么?”苏老夫人怒喝一声,“白姨娘!这可你的东西?真想不到你竟是如此一个毒蝎心肠的人!谋害嫡女,罪大恶极!”

    “老夫人,不是我,不是我呀!”发钗还是被人认出来了,可是怎么会呢?那发钗,三年前她不是丢失在府外了吗?怎么会在湖里?一想到这里,她顿时明白了,有人想害她,她“扑通”跪倒在地,“老夫人,您听我说,这发钗三年前我便丢失了,这一定是那人拿了发钗故意丢在湖里陷害我!老夫人我是冤枉的!”

    她浑身颤抖哭得满脸泪水,谋害嫡女,这要是送了官她就完了。见苏老夫人无动于衷,她又扑向苏世安,“老爷,老爷你救我,我是冤枉的!”

    苏世安搓了搓手,怜惜的看着白姨娘,蹙着眉头对苏老夫人道,“母亲,您看她哭得这样伤心,一定是冤枉她了。”

    “你住口!”苏老夫人狠狠瞪了苏世安一眼。这个儿子,正经的结发妻子不管不顾,成日里护着一个姨娘,像个什么话!

    “丢失?丢失了为什么当时没有说?好巧不巧的出现在湖里!”苏老夫人哼了一声,“传林管家!”

    林管家一路小跑进了亭子,“老夫人。”

    “那日可是你看到白姨娘跟着玉雪到了假山上?”苏老夫人喝道。

    林顺一顿,忙答道,“是的,老夫人,那日午时,太阳正大着,各院的主子们都在午休。后院里只有白姨娘来过。奴才当时还给白姨娘请了安,我家宝儿他娘还递给白姨娘一把折伞遮阳。”

    “是与不是?”苏老夫人冷声问道。

    “是,可是……”白姨娘一咬牙,她是拿了林顺老婆的伞没错,可是没有来沁芳湖这里,而是顺着湖边的小道出了侧门。但是,她那日做的事却不能说出来。

    苏老夫人瞟了一眼白姨娘,“好了,还说什么!”又扭头对她三儿子道,“世安,她是你屋里的,你是交官还是送还她娘家?今日必须了结此事!咱们苏家可容不下这谋害嫡女之人。”

    “不,老夫人,我如今怀了老爷的孩子,您不能赶我走。要说送官,府里也得不到好处,我娘家哥哥如今是京兆府尹,你们说他会向着谁?”

    白姨娘此时提到京兆府尹,苏世安脸上一白,他如今做生意之所以路途平安,靠的都是那位内弟在帮忙。苏老夫人,则身子一僵。白姨娘脸上的惶恐变成得意之色。心下却在思索,此次定是遭人暗算了,证据在前,她翻不了身。

    不过,到底是谁想害她?

    环顾四周,每人脸上表情各异。章氏低头看脚,苏世安不可能害她,李氏一脸温和,二房的两个小姐估计没这份心事,况且当时还小,苏玉雪怯怯地躲在章氏怀里。

    丽姨娘索来看她不惯,却是去年才进的府,不可能与她结仇。周姨娘一向胆小对她又言听计从,她还给过周姨娘不少好处,应该不会害她,会是谁?

    忍,她今日忍了!白姨娘咬了咬牙,左右不过是这府里的人,她一定要找出那害她之人!

    “母亲!”章氏突然跪下,“求母亲还我的玉雪一个公道!玉雪昏睡三年,府中谣言四起!她将来如何出阁?”

    苏老夫人神色一变,“白姨娘,那‘晦气’一事可是你说出来的!看来你果真希望玉雪死!我苏家容不下你这等毒妇!看在你怀孕的份上,暂且不休你,不过——。”她顿了顿,对苏世安道“待白氏生下孩子,即刻送还白府!”

    白姨娘瘫软在地,号哭起来,“老夫人,你听我说,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是冤枉的!”

    “冤枉?”苏老夫人冷笑道,“你当我老婆子眼瞎耳聋不成?这三年来你在三房里做过什么事当我不知?还愣着干什么,将她拉下去!关到寒露院里,没我允许,谁也不准放她出来!”

    白姨娘大哭着叫着苏世安的名字仍被几个婆子拖了下去,苏世安一向在他母亲面前胆小,也无可奈何。

    苏老夫人又看向章氏,“三房里原来就是你在管事,以前是玉雪病着,你走不开,现今她大好了,你们屋里的事还是你管着吧!”

    章氏看了一眼苏世安,恭敬的应了一声“是”。

    ------题外话------

    求收o(n_n)oo(n_n)oo(n_n)o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