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凤归来之侯门嫡女 > 【086章】苏玉雪,你敢跑

【086章】苏玉雪,你敢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凤归来之侯门嫡女最新章节!

    这人像是天外来客,扑通一声落在他的浴桶里。落进去时还嘻嘻的笑着。他不用想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天下也只有她将跳入他的浴桶做毕生之追求。

    女子娇软的身躯贴上章明启结实的胸堂,让他更加如木桩一样杵在浴桶里,浑身僵硬不敢动弹。

    软玉在怀,阵阵女儿香直袭他的心肺,偏偏他此时身无寸缕,所处的空间又极为狭小。而她穿的衣衫又一惯的单薄且又紧身,让他躲无可躲,除了恼火也只有恼火,当然还有无可奈何。

    她斜倚在浴桶壁上,眼角弯弯,红唇勾起,一双如墨晶的眼珠在他脸上晃来晃去,像是猎人正在欣赏捕获到的猎物。

    而他的怪异的表情与模样,却让她心中恨恨得直磨刀。

    这个世界里,各种传奇话本子上不是说,夜半男女幽会总会发生点什么吗?特别是女人到了男人的屋里,那是会瞬间就爆发出火花,噼里啪啦滚在一起的。为毛面前这家伙,见了她像是见了有人要强他一样的惊恐?

    惊恐你妹啊!她是女人好不好?

    她收了笑容,无比恼火的在他身上乱抓一通。拧,我拧,我拧拧拧!

    章明启一张俊脸涨得通红,两只胳膊垂在浴桶里面,手里抓着什么东西不敢动弹,任这女人抓咬捶打,十八般手段用在他的身上,他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坐定浴桶不挪腚!

    他不敢惹恼她,怕她一怒之下劈开这浴桶。

    其实内心里,他很想将这软骨一样的女人给扔出窗外,可现在她的身上也湿淋淋的,扔她出去,她必定会更加得意的嚷得府中人尽知。说他非礼她,要他负责,或者说她非礼了他,会对他负责。

    章明启只得忍着怒火,低声吼道,“北念瑶,你知不知羞啊?你堂堂北狄国的摄政公主,月黑风高之夜,来偷窥男子洗澡,还跳到人家浴桶里赖着不出去,真不知你们宫中的教养嬷嬷在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你还如何号令满朝文武大臣?”

    教养嬷嶙?

    她眼神微眯抬起头望了望高高的屋顶,思绪飞到多年前,是有那么四个整日板着冰块脸的嬷嬷轮流着来折磨她。不过没出三日,却被她折磨跑了,宫里的嬷嬷们见了她都是绕道而行,从此没人再敢来教训她。至于那满朝的臣子嘛,见了她如同老鼠见了猫,谁敢说她?

    章明启道理一大通,气话一大通,念瑶仍不为所动,两只眼睛像个花痴一样锁着章明启的脸。

    “可是,我要对你负责啊,木公子。”趁他不注意,念瑶伸手扯掉了章明启脸上的人皮面具。“你以为贴着块皮,我就找不到你啦?你难道不知我念瑶号称北方的苍鹰么?任你躲在哪里,我都会将你找到,除非,你化作一堆白骨埋入地下。所以,你还是趁早跟我走吧!免得我翻脸发了脾气。”

    章明启却忽然笑了笑,“公主,我现在可是天辰帝身边的玄甲卫统领,官居二品,公主想带走我,是不是要得到皇上的同意?毕竟,一个官员的出走可不是一件小事,特别是,我还负责着皇城的警卫。”

    念瑶伸出手指在他胸前轻轻一戳,嘻嘻笑道,“那又怎样,以我北狄摄政公主的身份要你,他敢不给?大不了以一个城池做交换,他一定会乐呵呵的将你洗干净了送到我的行宫去。还有,我有你的卖身文书,你少给本公主耍赖!”

    说着,念瑶伸手去扯衣领,章明启见状神色大变,身子不由得往浴桶壁上贴了又贴,恨不得挤到浴桶的木头块里去。

    她唇角一扯,眉梢扬了扬,嘻嘻一笑说道,“我现在又不吃你,你慌什么?”

    说完白了他一眼,手已从胸衣里扯出一件东西来,那东西是用乳白色布料做的,说像个口袋又两头有洞,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不少字,最后落款是“木寒”两字,旁边还有一个红色的嘴唇印,唇印有点大,应该是男人的。

    “怎么样?还想抵赖吗?上面白布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木寒木公子自愿卖身给北狄国念瑶公主一百年,以此为据不得反悔,否则,必受终身孤独之诅咒。”

    念瑶洋洋得意将那文书拿在手中抖着。

    见了那所谓的文书,章明启的脸起初是狠狠的抽了抽。不过没一会儿,他又是一脸淡然,接着勾唇一笑,“公主,你找错人了,我不叫木寒,我叫章明启。”

    “你少来!”念瑶挑眉,“本公主可将你查得一清二楚,你逃离我公主府后遇到了一位南楚国的章姓大人,他无儿,你正好想回南楚,便认了他做义父,改名为章明启,后来赁借你高超的武艺,与章大人在朝中的威望,得到天辰帝的青睐,破格升你为玄甲卫的统领。是与不是啊?”

    “我如何成为章家公子,你说的一点不错,但是,我原来的名字叫苏慕寒,不叫木寒,是羡慕的慕,不是木头的木,所以,你弄错了,那字据上的人不是我!”

    念瑶嘻嘻笑着的脸色顿时大变,水声哗啦响过,她腾的从浴桶里站起来。

    章明启以为她要走了,将一直僵着的胳膊松了松。哪知她柳眉一竖,抬手向他脸上一指,大声嚷道,“我不管,我不管什么木寒,目寒,还是慕寒,你就是那个人。”她突然伸手捏起他的下巴,另一只手在他唇上轻轻一划,狡黠一笑,“你的唇印还在我的字据上面,要不要再印证一下?”

    章明启看了她一会儿,冷冷道,“你来南楚到底想干什么?”

    念瑶提了提裙子,一脚跨出浴桶,对章明启回眸一笑,“我决定了,一定要嫁给那个楚昀!”

    “你回来!”章明启挪了挪身子伸手去拉她。谁知手中力气太大,拽的又是她的裙摆,只听嘶啦一声,念瑶的裙子下摆被章明启给扯破了。她里面又不像北狄或是南楚女子那样穿着长长的里裤,而是一件裁剪得极短到了大腿那里的裤子,此时裙子被撕破,露出她的两条玉白的长腿。

    章明启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朵根,忙将眼神挪开不敢再看。念瑶却也不恼,反而回过身来。

    “你不能嫁给楚昀。”他将头扭向旁边说道。

    念瑶笑了笑,“为什么?你又不要我负责,又死不认帐这张字据,难道让我娇艳如花的年纪就此荒废于人间么?”

    “他是玉雪的。”

    “玉雪,苏玉雪?苏慕寒?”念瑶呵呵一笑,“你们是兄妹是不是,长得又像,不过我好奇得很,为什么你不回苏家,为什么要遮着脸?”

    “公子——”门外有小仆突然说话,让屋内两人吓了一跳。

    念瑶狡黠一笑就要走向门边,章明启眼快将她胳膊一拉,只是他一直坐在浴桶里,念瑶走得又急,那浴桶承受不了这样的力度,哗啦扑通一声之后,翻了,水流了一地。

    翻了之后,章明启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才避免倒在地上弄脏身体。念瑶却又不走了,一双眼珠子在他身上扫过来扫过去,最后落在了他的腰部以下,大腿以上的那个部位。

    章明启脸上马上一脸黑线,他怎么会认识这么一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女人?看哪里不好,偏偏要看他的那里?当然,他哪里都不想让她看见。

    换洗的衣衫就在旁边的木架上,他放开念瑶,双手捂着一个地方,做螃蟹状的横着往那里挪,因为他也不想让她看到他的后面。

    念瑶却托腮微笑,嗯,屁股后翘的,据说,屁股后翘的男人那啥那啥的很厉害,嗯,还是倒三角型身材,难怪穿衣好看。她咂巴咂巴了下嘴巴,章明启已挪到了架子旁边。

    “公子,奴才们进来了。”外面的小仆手抵在门上,章明启已听到了门吱呀的声音,眼看就要开门了,他将木架上的衣衫迅速一扯挡在身前,又向站着不动的念瑶飞身扑过去。

    这神态!

    这速度!

    这姿势!

    真真是销魂啊!哎呀小心脏快受不了了!

    花痴的念瑶呆住了,只差没流口水了。

    但是,他拿什么衣服遮挡啊,多煞风景!

    念瑶手中红绸一卷,将章明启遮在身前的衣衫给卷了过来,随手扔在了地上的一滩水里,念瑶还抬脚踩了两下。

    素来有洁癖的章大公子脸色更黑了,只好扑向床上,扯过床单往身上一缠,因为怕这唯一的遮身布被这花痴女给夺了去,章大公子的脚便有些慌乱,慌乱中不留神脚将床帐也扯歪了,然后他又快速的扑到念瑶的身边,伸手一揽她的腰身就往房梁上跃去。

    念瑶嘴角一撇,他搞毛啊?将自己好好的活体大卫整成了印度活佛!她要大卫不要活佛!

    章明启一手捂着念瑶的嘴一手搂着床单,坐在房梁上大气不敢出。

    两个小仆这时已走了进来。章明启平时洗澡,里间门是不关牢的,他是男子,身边服侍的也全是男子,便不避讳这些,只吩咐着小仆们到了时间进来收拾就是。

    小仆们走了两步,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大吃了一惊,这是怎么回事?浴桶倒翻在地,满屋子的水渍,挂衣服的架子也倒了,衣服扔在地上,上面还踩了两个脚印,床上一团乱,床单也不见了,蚊帐也扯歪了。还有,还有,那个窗户怎么回事?窗架子怎么碎了一地?

    两个小仆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里均得出一个可怕的消息,于是放开嗓子嚎叫起来,“不得了啦,公子被贼人掳走了!”

    章明启气得差点从梁上掉下来。

    ……

    映雪园里,青凤说完话转身便要走,玉雪叫住了,“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青凤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她伸过手来,揽起玉雪的腰身,脚尖在院墙上几个起落,带着夜色的冷意,两人很快便出了平阳侯府。

    玉雪惊叹她的轻功,想着她都这样厉害了,楚昀只怕更是出神入化。此时心中想起楚昀,她微微叹息一声。

    不得不惊叹青凤的轻功,她一路都是施展轻功,还带着一个人。平时坐马车从楚昀的府邸到平阳侯府要走上半个时辰,而她的速度感觉比马车还要快。

    到了府门前,她也是纵身一跃闪身而入,才刚二更天的府内,异常的静谧,四下里都没有灯光。可见这个主人是个不爱热闹的人。她从高处而过,只看见下面错综复杂的屋子。

    越过前院,转眼来到后院的湖边,湖边亭子里少了白日的喧嚣。月光投在湖面上,泛着点点银光。一轮满月印在水里,便是天上人间。

    青凤在前面带路,玉雪静静的跟在她身后。

    竹风居里药香四溢。窗户里映出淡淡的烛光。青凤挑起竹子串起的珠帘,玉雪看了她一眼走了进去。青蝶捧着几包药从正屋前经过,见了玉雪,她笑着点了点头。

    青凤推开里屋的门,指了指一扇石门道,“主子在里屋药池。每次毒发,他都不要我们管他。在里面呆上一夜再出来。里面的药池可以助他排毒,但是,那是在他没有损耗元气的基础上,可是这次他内伤加内毒,我们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去。”

    言外之意,里面的人现在正处在一个危险时期。

    苏玉雪的心不由得揪起,忙问道,“他什么时候中过毒?”

    青凤摇摇头,“不知道。”

    玉雪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我记得我昨日只是中了五神散,五神散不需解毒,睡上几个时辰便可自愈,为何殿下……”

    “玉雪小姐。”青凤冷声道,“你中的根本不是什么五神散,而是催神草的毒,催神草,男人吃了催出神力,女人吃了可是会送命!”

    玉雪吃了一惊,“不可能,你们弄错了!”五神散是章明启拿给她的,章明启又怎么会害她?

    青凤正色道,“玉雪小姐,也许别的什么东西殿下会弄错,但是毒药,天下没有他不认识的。玉雪小姐的确中的就是催神草的毒,主子将你抱到药池里疗毒,几个时辰才出来。他出来时还吐了血。”

    玉雪低头抿唇不语,章明启不可能害她,如果她真的是中了催神草的毒,那么这毒又是怎么下在她身上的?她昨日之前都没有离开平阳侯府,那么由此可以推断,侯府一定还有一个人在暗中害她,会是谁呢?

    昨日的局她与章明启前后商议了很久,本应是完美无缺,谁知还有漏网之鱼。而且,这个人看上去比李氏藏得更深。

    李氏的计谋都写在脸上,要的是这侯府的掌家之权。与人合谋害死她生父,再除掉生母,然后又是她与哥哥。

    而最近出现的这个人连是谁也不知道,害她又是为了什么?

    她揉了揉额头,进了里间的暗室。暗室的中间,有一个用青石砌成的圆型池子,池内水气缭绕,药香阵阵。

    屋子的墙壁上有个凹进去一点的小槽,槽内放着一颗夜明珠,照得一室旖旎。

    楚昀闭了眼靠在药池壁上,身子半蜷缩着,头发未束,散在身后,有一半浸在水里,飘散开来。

    夜明珠淡淡的光照在他脸上的面具上泛着浅浅银光。他只着了件白色里衣,胸前衣襟半敞着,露一线玉色肌肤,几分慵懒几分诱惑几分消魂。他紧锁着眉头,脸色有些白,连带着唇色也苍白无色。

    远看,是满室旖旎温香的惑,走到近前,却是一阵惊心的痛。

    他的身子正在不停地颤抖着,连嘴唇也在哆嗦,似乎忍着某种极大的痛楚,他脸上的表情也因痛苦而扭曲着,额上青筋暴起,有细细的汗珠浸出。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楚昀,无论是初见时的一袭玄色衣袍脸带冷俊还是后来常见的白色或月色的锦袍一身的惬意与闲适,都带着几分尊贵与雅致,不曾像现在这般几近颓靡。

    “楚昀!”她慢慢走过去蹲在他身边,轻轻地叫了一声。他没反应。

    她又叫了一声,“昀!”

    他仍没反应。

    她叹息一声,伸手去抚他的脸,指腹轻轻的在他的脸上划过,最后落在面具上,她还没有见过这面具后的脸。指尖轻挑,面具上的绳子断开了。

    突然,楚昀睁开双眼,一把将玉雪劈开,“谁!”

    动作太大,面具掉进了药池里。

    玉雪摔倒在地,不停的喘着气。

    楚昀看了她一眼,眼里起初露出一丝惊色,随后被淡漠遮盖,“你怎么来了?”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冷清和疏离。

    她怔怔的看着他的脸。

    他的脸并不是像人们传说中的那样已毁了容,而是匀净的白皙,倘若不是唇色太苍白,这张脸可以说是极为妖艳的。他的眉毛略浓黑,略略向鬓角里飞去,两眼狭长。他半张着苍白的唇,胸口起伏得厉害,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你……你的脸……”她张了张嘴,也不知说些什么好。

    “诚如你看见的,我的脸上没有受伤。”他淡淡说道,眼睛一直看着玉雪,“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怎么来了?”

    “我……”玉雪咬了咬唇,“你救了我多次,不管以后会怎样,我总得还你恩情不是吗?我们之间还是两清吧。”

    “还我的恩情?两清?”他呵呵冷笑了一声,“还——?”语音拉得老长,带着几分讽刺几分调侃。

    “是的。”她叹息一声,她不想欠他的,从他葬了她的前身,她便想着几时还清这份恩情。

    楚昀涩然的笑了笑,将目光从她脸上挪开,“好,还我的……”

    他微微闭上双眼,眉尖突然开始拧紧,脸上是更加痛苦的表情,嘴唇也哆嗦得更加厉害,并且眉眼上开始泛起淡淡的白霜,渐渐地,连头发上也结了白霜,她甚至能听到他牙关打颤的声音。

    他这是……

    她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他这岂不是会冻死?他中了寒毒吗?

    玉雪赫然拉开暗室的门,青凤与青蝶还有青龙白虎都守在外间,四人见门开了立刻站起身来,忙焦急问道,“主子他怎样?”

    “你们,马上去搬两床厚被子过来。”玉雪道,心下却想着也不知这管不管用,且让他度过今晚再说。

    青凤与青蝶各搬了被子过来,玉雪接了过来放在药池边上。

    暗室里,此时的楚昀已快成一个雪人了。

    玉雪用力的将他从药池里拖出来,一直拖到被子边上,又怕他穿着湿衣服更觉得冷,索性将他里衣给拔了。拔到最后,只剩了一条亵裤,她脸一红,手僵在那里,再不能拔了吧,再拔就全露了。哪知那亵裤也渐渐地结起了白霜。

    这怎么行?

    这个样子裹到被子里,被子也会弄湿啊,不是更冷?要不全拔了吧?心中着实纠结。

    不管了,救人要紧,她闭了眼,将手伸过去,摸索着去扯他的亵裤。

    她脸上火辣辣的烫着,摸摸索索着将楚昀先拖到一床被子上面,又在他身上盖上另一床被子。将他严严实实的裹着。裹得像个大棕子。

    其实,现在也才刚入秋,还算不上特别的冷,给他裹这么厚的被子,已属反常。

    做完这些,她才睁开眼来喘了口气。

    楚昀头发上的白霜渐渐消失不见了,她心下暗暗欢喜,原来还是有点用的。

    只是没多久,又见楚昀的脸上潮红一片,额上开始冒汗。她吓了一跳,这是什么状况?又赶紧的将被子掀开,只是掀了一半,才想起他没有穿任何衣服。

    玉雪凑到楚昀脸前,发现他一直昏睡着,毫无知觉,应该不知道吧?遂咬了咬牙,一把将被子掀起来。

    但他的皮肤红得几近不正常,伸手摸去,竟如火炉一般滚烫。冷了可以盖被子,这发起烧来可怎么办?

    她想起小时候自己发烧时,甄氏是将她的衣衫全退了,用布巾沾着温水做全身的擦试降温。后来竟也好了。要不也试试?

    她推开暗室的门,唤过青凤端些温水来。

    “主子怎样了。”四个人又急忙问她。

    玉雪皱着眉头,“他身上一会儿奇冷一会儿高热,这是中了什么毒?”

    青龙摇摇头,“主子问过很多名医,没人看得出来。谁也不知他中的是什么毒,这毒已经在他身上潜伏了十多年了。每次发作,都会让他生不如死。”

    “十多年?”玉雪吸了一口冷气,十多年前,楚昀还是个孩子,谁在他身上下的毒,让他隔上一段时间发作一次,还生不如死?

    玉雪没再问了,不用说,他从小失了母亲,又是皇上长子,该有多少人想害他,想必身上的毒便是来自暗中加害他的人吧!宫闱之中,从来都有暗流涌动。他是个牺牲品,却又幸运的活了下来。

    暗室的门又关了,玉雪将楚昀身上的被子扔在一边,她仰着头,尽量不去看他。尽管如此,脸上还是火辣辣的很,心中一直在安慰自己,“你面前的是个小毛孩,小毛孩,小毛孩……”

    手中却不停下,湿布巾在他身上前前后后上下下的擦试着。只是刚擦试好,他的身上又开始结霜,玉雪只得又将他裹起来。却见他整个人都在发抖,她只好隔着被子搂着他。

    如此几次折腾,她早已是筋疲力尽,连抬胳膊都抬不动了。这一世的身子又不比前一世是个从小练武的,这个身子睡了三年,恢复过来也没多长时间,还很虚弱。

    好在楚昀也没再像刚才那样忽冷忽热了,渐渐地睡得安静了,苏玉雪折腾了一晚上,力竭体乏,倒在他身边也沉沉睡去……

    ……

    征西将军府,西间小花厅里。

    苏玉秋神色不安的在花厅里坐着,手里的帕子绞了又绞,怎么也平复不了她的心情。

    她的贴身丫头红萼忍不住安慰她说道,“小姐,别急,舅夫人会来的,刚才管事的嬷嬷不是说舅夫人午休好了正在更衣吗?很快就来的。”

    “很快?”苏玉秋冷冷一笑,“我都等了一个多时辰了,她还不来!还说很快!这哪里快了?”

    “小姐……”红萼咬着唇,不敢再说什么,小姐近来脾气不是一般的不好。不过,这也难怪了,二夫人与世子同时关在牢里,侯爷只去牢里过问了一下世子,对二夫人问也不问。

    这让小姐如何不担心?

    苏玉秋焦灼的看了看走廊,她等不了了,母亲在牢房里无故失踪,京兆府尹只报说有人劫狱,将母亲也劫走了,说是正在查,可这要查到什么时侯?

    她派人去府衙打听过,都回说在查。银子也如流水般送进去不少,可一点进展也没有。

    母亲年岁不小,入狱前是诰命夫人,资产不少,按说有人劫了她只可能是为财,对府里会进行敲诈勒索,却又不曾听到有勒索的消息,叫人着实想不通。

    平阳侯府里对这事也不大关心。她知道他父亲的为人,母亲表面上看着温柔贤惠,实则对父亲苛刻得很,几个妾室除了一个狡猾的丽姨娘,其余的都被母亲以更种理由给打杀了或是撵走了,父亲早怀恨在心。现在母亲出了事,他更是乐得自在。

    老夫人更不要说了,除了能给她带来金钱与荣耀的人,余者一概不管。

    真正是日久见人心!

    苏玉秋冷笑一声,他们不管母亲,她可不能不管,母亲手下还有二十余家铺子,还有几处田产庄子,她得抓紧时间收到自己手里,哥哥是个赌棍,被他得了去,只怕不出半年便会输得一干二净!

    舅舅是将军,以舅舅的人脉一定能让那白仲办事利索点。

    正等得焦急时,苏玉秋听到一阵环佩的脆响从花厅外的走廊里传来。

    她连忙站起身来迎上去,只见一个中年贵妇在几个丫头婆子的簇拥下缓缓向这边走来。妇人的年纪看上去也就四十来岁,眉眼细长,梳着贵妇人们流行的牡丹髻,左右一只金步摇随着她身体的走动,颤巍巍的晃着。未语三分笑,只是那笑不达眼底。

    来的正是李贤的夫人宋氏,也就是李元枫的母亲。

    宋氏听到丫环们来报,说小姑子李婉的大女儿来了。彼时丫头正在给她修指甲,她眉梢扬了扬,冷哼了一声。

    半晌,她对来传话的丫头说,“让她等着,就说我在午休。”

    她如何不知这妮子来的目的?要不是当年李婉的搅局,她至于这么多年来受到老爷的冷落?李婉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敢破坏她的姻缘!这仇,她会记着一辈子!

    不光如此,李婉居然还将主意打到了元枫的身上,她那两个女儿哪里是上得了台面的东西?哪里配得上元枫?灵泉寺里敢算计元枫,她会跟李婉没完!

    李家老夫人也太偏心,居然将最好的两处庄子给了李婉的两个女儿,她得想办法弄到手。

    如此想着,那妮子还是要见上一见的。一个黄毛丫头而已,还能怎样?

    宋氏此时见到苏玉秋,脸上挤出一丝笑来,笑吟吟的将双手伸过去,一把抱住她的双肩,“嗯,玉秋啊,有些日子没来了,越长越水灵了啊。”

    “给舅母请安。”苏玉秋在妇人的面前行了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礼。

    宋氏扶着丫头的手在主位上坐下,伸手朝一旁的椅子上虚虚指了指,“坐吧,站着怪累的。”

    苏玉秋倒觉得站着舒服,她都坐了一个时辰了。心中有怨言不敢说,她还要有求于舅舅。

    “舅母啊,近来身子可好?前几天就想来看您,只是家中有些事情走不开。还有舅舅他身子可好?”

    宋氏嘴角扯了扯,心想李婉当家当回去了,苏家近段日子丑事不断,居然让府尹在家中审起人来,在南楚国这么多高门贵户里,怕是头一回发生吧。

    “你舅舅啊。”宋氏心下冷笑,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妮子怕是为李婉的事来吧。“他就要出征了呢,皇上已下了旨,过两天就要去营州了。听说营州那里出现了叛军,你舅舅要带兵去镇压。”

    “啊?”玉秋一脸失望。“舅母,其实玉秋这次来,是想求舅舅帮忙,找找我母亲。母亲在牢里无故失踪,府尹却是不管事。”

    宋氏安慰她道,“府尹哪能不管事呢,这案子哪是一日两日就能破的?”

    玉秋坐了半晌,也没得到个具体解决的方法,她踌躇了一会儿,便起身要告辞。东西没到手,宋氏哪里肯这样轻易放走她?

    宋氏拉着她,叹息一番,说道,“你舅舅虽然脱不开身,不是还有舅母吗?舅母的娘家人脉广,会帮你找母亲的,只是……”她代头看着脚下,脸上微露难色。

    苏玉秋也不傻,心下已知晓了几分,口中只说道,“舅母有什么只管说,只要能找到母亲,怎么样都行。”

    “这就好办了。”宋氏爽快道,“玉秋啊,其实呢,这事儿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的,不就是要点银子么。你也知道,光靠着衙门里,那案子十有九层是要拖个几年的,还不如自己也想想办法。”

    话说到这里,苏玉秋已心知肚明,银子,银子能使鬼推磨。她手里还有一处外婆送的庄子,是做嫁妆用的。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为了母亲手里的二十几处铺子,她这就舍了这一处。

    “舅母,我知道你的意思,玉秋手里有一处庄子,明日我会将地契拿来,给舅母当掉做行走费用吧。只要母亲能找到,我不在乎这点东西。”

    宋氏心下大喜,心说你不在乎,我可在乎,李家老夫人送出的那两处庄子都是风景秀美的场所,留着用或是变卖都是极好的。

    当下就下了保证,只要苏玉秋的钱到,就立即派人去找李氏。

    苏玉秋从征西将军府出来时,在门口碰到了一人。那人的身影让她心头跳了几跳,她惊喜的奔上前去,离了三步远,朝那人盈盈一拜,“苏玉秋见过太子殿下。殿下万福金安。”

    楚曜正要进将军府,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待看到那人是谁时,眉头不禁微微拧起,讥诮一笑甩袖便要走。这个女人相貌与她有几分相视,做的事却是天上地下之别。

    苏玉秋却哪里肯这样让楚曜说走就走,她忙追了上去。“殿下,上次的赏花宴惊扰了殿下实是玉秋之过,还请殿下不要责怪玉秋,玉秋也是因爱慕殿下而……”她抬起头,见楚曜正微笑着听她说话,不禁大喜,眉眼含情默默的看着楚曜。

    楚曜心中嫌弃的哼了一声,面上却依旧保持微笑,“本太子并没有怪你,也知你的爱慕之心。”他挑起她的下巴,手指在她脸上划过,“那么,你既然爱慕本太子,是不是全心全意的爱呢?”

    “是,当然是,这颗心全是太子的,太子让玉秋做什么,玉秋绝不敢违抗。”苏玉秋的粉脸被楚曜一双情场老手的手指撩拨得艳如海棠,鲜艳若滴。

    “好。”他在她脸上轻啄一下,但很快抬起头,浅浅笑道,“明日宫里会举办欢迎北狄国念瑶公主的宴会,你也来吧。”

    “是,殿下。”苏玉秋喜得都不知身在何方了,赶紧对楚曜深深一礼。

    楚曜微微笑道,“你来的时候,记得带上你的妹妹苏玉雪。”

    “啊,还要带她啊……”苏玉秋眼神一暗,太子什么意思啊,说喜欢自己怎么还要带上那个女人。

    “玉秋小姐难道没听过这样一句话吗?红花需要绿叶衬,你是红花,当然要找一朵苏玉雪那样的绿叶来衬,才能显出你的美嘛。”

    楚曜几句话便说得苏玉秋心花怒放。“是,殿下。”原来在太子的心中,她是红花,苏玉雪只是绿叶。

    楚曜看了她一眼,嘲讽一笑,从她身边走过去了。玉秋还站在原地好半天都在回味着楚曜的话,一个人傻兮兮的站地那里发笑。

    ……

    快到晌午时,竹风居的暗室里,楚昀的头脑渐渐清醒了。他微微睁开双眼,发现旁边有一个人,这气息是如此的熟悉,他有些贪享的嗅着。

    可是,他慢慢的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他不是在药池里躺着的吗?怎么在地上?还有……,他身上的衣服哪里去了。

    难道是这个女人干的?

    他的眼神一暗,没有经过他的允许敢脱他的衣服,胆子是不是太大了?

    当然,他心中欢喜着,也心虚着,他也是在没得到她的同意的时候脱过她的衣衫,好吧,算两相扯平了。等等,什么叫做扯平?他不喜欢这个字眼,她说要还他的恩情要两清要扯平来着!

    楚昀醒来后,心中带着怒火,他在被子里不安分的动了几下,将趴在被子上面的玉雪给惊醒了。

    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看楚昀,见他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你醒了?”说着还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你在做什么?我摸了你的额头需要你也摸我的额来还吗?”他冷冷说道。

    “……不是。”玉雪叹了口气,这家伙怎么越来越口舌犀利了,叫人无法接话啊。

    “那又是什么?”他翻了个身,侧着身子对着她,一张脸离得她很近,鼻子都要挨着她的鼻子了。

    玉雪下意识的将眼帘垂下,却又看见了他的一线薄唇,唇色已恢复了正常色,唇角微微勾着,透几分诱惑。

    她忙将身子往后一挪,哪知身后便是药池,她的一只胳膊已挨着水面了,再动一寸便会掉进去。

    “当心!”楚昀忙伸出胳膊来捞她,人是捞住了,被子却从他身上滑落。

    玉雪心神刚定,这才回头看他,不看还好,看了之后,脸上马上红到耳根,只见楚昀裸着身子,墨发倾泻半身,双手搂着她的腰身,这姿势……

    楚昀微微眯着眼看着她,嗯,她脸红了,居然不好意思了。

    苏玉雪直想快点遁走,她一把将楚昀推开,腾的跳后三步,然后以骏马狂奔的速度夺门而出。

    太丢脸了!

    楚昀一定知道是她干的,为什么不是她先醒来啊,为什么是他啊,她不要活了!

    身无寸缕的楚昀坐在暗室的地上,脸上黑云密布,冲着玉雪逃走的方向勃然大怒,“苏玉雪,你敢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