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凤归来之侯门嫡女 > 【091章】太子之谋,南诏宁王(二更)

【091章】太子之谋,南诏宁王(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凤归来之侯门嫡女最新章节!

    太子寝宫明德殿里。晨光从飘起的杏黄色帏幔里穿透进来,将帏幔照得泛着浅浅的光晕。

    楚曜着一身玉白便装,没有束腰带,长发散在身后,一派闲适隽雅。他略昂起头,修长的指间正捏着几粒碎玉米在喂架子上的红嘴鹦鹉。

    一个小太监踩着小碎步跑了进来,在帏幔后俯身拜倒,“太子殿下,有位苏家大小姐持了您的信物来求见。正候在外殿。”

    楚曜停了手中的喂食,眉毛扬了扬,道,“哦?叫她到这里来吧。”

    那太监道了声“是”,领命而去。

    苏玉秋那日见了楚曜后,楚曜跟她说进宫时同时带上苏玉雪。

    今日,她便早早的就到了映雪园,那守门的小厮见了她一脸寒霜,狠狠的在她脚下啐了一口,眼皮朝上直翻,就是不肯让她进园子,她身边的两个丫头上前骂了几句那小厮,小厮竟将她的贴身丫头给扔到树上去了,惊得丫头们一阵哭喊。

    她气得大发雷霆,那小厮尽然敢跟她瞪眼睛。真是墙倒众人推!想她母亲李氏还在掌家时,谁敢跟她这样?谁不是见了她远远的走来就让道一边?笑着问好?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看门的,他竟敢啐她一口,还敢跟她翻白眼?

    苏玉雪!我迟早有一日会掌权归来,让你拜在我的裙下!我身后还有太子!

    但太子所托之事还是要完成的,尽管她心中无比讨厌着苏玉雪。

    她掏了私房钱从几个在正门处洒扫的仆人中打听到,苏玉雪不在府里,而是被大殿下的人接走了。

    虽然自己的事情没有办好,但是太子给了她信物,也许太子也只是随口说说要带上苏玉雪呢?那丫头长得那里好了?太子会看上她?

    苏玉秋自我安慰一番,便让丫头们找出最华丽的裙子盛装打扮了一番,早早的进了宫来见楚曜。

    隔着长长落地的杏黄色帏幔,苏玉秋看到一个修长的人正缓缓朝这里走来,她心中突突直跳,赶紧低了头。

    她来见楚曜,起初只在外殿候着,哪知小太监说太子请她到内殿来。这内殿可是楚曜的寝殿。楚曜已有了两个侧妃,两个侍妾,正妃之位还空着。他几次到平阳侯府来都特意去见她,在府外时也多次有意接近,会不会对自己心存特别之意?

    有一次,楚曜跟他说最喜欢的是玉兰花,因为玉兰花香气淡雅。她这次来之前,特意叫丫头们用玉兰花瓣整整熏了一个晚上,从里衣到外衫都散着浓浓的玉兰花香。

    一只有着修长手指的手将帏幔轻轻挑起,苏玉秋的心砰砰的跳着,她看到一双绣着暗底龙纹的玉白色男子靴子在她面前停下来,同样玉白色的袍角娓娓垂落,顺着袍角往上看,楚曜淡挑眉毛浅浅的笑着。

    她脸上一红,俯身在地,“玉秋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万福金安。”

    “起来吧。”他温声说道。

    楚曜狭长的眸子将她从上到下扫视一番,唇角勾了勾,心中马上闪过几个字“东施效颦”。

    “殿下,玉秋一早去接堂妹玉雪,谁知她在昨日已被大殿下接走了,至今未归。”玉秋低头说道。手在袖中不安的捏着裙角。太子为什么将她叫到寝殿来?

    楚曜的眼神微微一暗,但瞬即又恢得了正常,将手伸向苏玉秋,“我只是特意的请您来,怕你感到拘谨,才说了请你堂妹苏玉雪一并过来,既然她不在府中,就不用去理会了。你来了便好。”

    他的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了了数语让玉秋听了仿佛心神都被他摄去一般,身子也不听自己的使唤了,随着他走向了帏幔后面。

    帏幔后有一架八扇门的雕花玉屏风,上面画的都是各种承欢姿态的侍女图。玉秋的脸腾的一红,马上将眼挪开不敢再看,连脚步也顿住了。

    楚曜回头看着她,“嗯”了一声,尾音调拉得长长,似有不满。

    玉秋马上醒过神来,扑通跪倒在地,语无伦次的说道,“太子殿下,玉秋……玉秋今日……”

    “玉秋小姐心中难道爱慕的不是本太子么?”楚曜已收了刚才的温和笑容,面带微愠。

    玉秋更慌了,“不是……不……只是……”

    楚曜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伸手搂过她的纤腰。玉秋还在混混沌沌时,楚曜已勾开了她腰间的束腰。

    束腰一断,长衫瞬间闪开,露一抹桃红裹胸,他长指轻挑,两团皓雪突突跳了出来。

    “太子殿下……”玉秋已吓得浑身在发抖,“玉秋,玉秋……”

    楚曜的外衫已落,拧眉看着她。苏玉秋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道,“玉秋只是想知道,玉秋在太子殿下的心中是何种地位。”

    这话问得巧妙,她也不直接要名份,让听的人以为这只关乎一个情字,因情而爱,你又舍了几分情与我?

    楚曜的表情开始变谈,但唇角依旧勾着,他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你是第一个被我牵着手领到这张床上的女人。你说,你在我心中是何种地位?”

    玉秋赫然抬头,怔怔的看着他。她也有所耳闻,楚曜对他府上的几个姬妾情意淡淡,既然淡,何来牵了手行鱼水之欢的礼?只怕是为了交差敷衍一下贵妃那里吧?

    楚曜又道,“你几次对我说,愿身心都交付与我,为何到了这里竟还犹豫起来,难道你只是随口说说?”

    他的脸上已有愠色。

    玉秋忙跪下磕头,“玉秋不是那个意思,玉秋只是太爱殿下了,怕殿下不爱玉秋,玉秋会受不了的。”

    楚曜蹲下身,笑道,“我既然将你领来这里,哪有不爱你之理?”

    “……太子殿下。”苏玉秋扑向楚曜的怀里,缠上他的腰身,从头喜悦到脚底。

    太子说喜欢她!她马上就是太子的女人了!什么苏玉雪,什么章氏,倒时候统统得跪在她的裙下,她也可以救回母亲了。哪怕太子不立她为正妃,最不济也是侧妃,而皇上年纪已大,迟早有一日,太子会登基,那她也是贵妃了。

    看着面前的女子抑制不住的得意之色,楚曜眼中露几分讥诮。

    “只要事事都听本殿下的,难道本殿下心中会没有你?”楚曜捏着她的下巴道。“你只需替本太子办好一件事,本太子事后会立你为侧妃。”

    “是什么事?”

    “你只需……”

    他看着她俯下身去……

    红绡帐里温情四溢,虽已入秋,明德殿的内殿里却是一片春意,薄而透的帏幔遮不住那春色。八扇门上的侍女,或低眉浅笑,或两眼含春直直的看着。个个唇角含笑,笑意中都似有一丝讥诮。如果她们是真的人,她们一定记得住,以为是幸福满满的床上的那个女子,其实已是这张床上的第十九个。

    架上的红嘴鹦鹉叫了两声“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楚曜起身捏了捏苏玉秋的脸,微微一笑穿衣而去。苏玉秋发髻歪斜在床上拥被而坐,床上被褥凌乱,乱梅朵朵,一切都说明了刚才的事不是梦,被中还残留着楚曜身上的薄荷清香。

    可为什么她觉得这些都不太真实?就在刚才,楚曜对她说,要她将苏玉雪带到贵妃的寝殿锦华宫。

    他与她欢愉之后不久,竟然要她去约别的女子!她心中堵得慌,可是,她已是他的人了,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就像刚才他说的,他荣她才贵,否则一切都是空。

    对,只要他想要的,只要对他太子之位有利的,她都会替他办到。

    她穿衣出殿,有管事嬷嬷拦住她,手一招,身后一个小宫女端了一碗汤药过来。药汁递到她的面前。嬷嬷微笑道,“苏小姐,这是太子殿下赏的滋补药。”

    她的身子微微一颤,手心有冷汗冒出。她在他心中到底是何等地位,一碗汤药便已知!……

    楚昀的府邸。

    玉雪望天无语。他居然大言不惭的说他是天才!天才的会弄懂一堆她都穿不好的女子外衫与至今都不太熟练的女子发型。

    他居然说他会!

    与厚脸皮的人谈话的结果是,你在生气,他仍在侃侃而谈。玉雪投降了,投降得很彻底。

    青蝶服侍着两人洗漱后,问楚昀,“主子,是不是可以将早点端上来了?”

    楚昀瞧了一眼玉雪,“不用了,太后那里还等着呢,先安排车马,早点你们几人吃掉吧。”

    苏玉雪的眉梢一挑,大大的“嗯”字写在脸上,楚昀视而不见。

    “为什么不吃了早点再走?”她拉着他的袖子,楚昀不理,径直往外走,玉雪一直拉着不放,“不吃东西肚子会受不了的!”

    楚昀总算回了一下头,淡淡道,“我不饿。”

    玉雪唇角一撇,心中暗骂自私,“你不饿,可是我饿啊!”

    “哦,我忘记了!”楚昀望着身后已走过的长长的一段路,抚额,“可怎么办?已走到这里来了,再回去,只怕早点早被青蝶白虎他们吃光了。”

    “让青蝶再做一份?”玉雪试探着问道。

    “做一份也不是不可,只怕太后那里等得急,她老人家会不高兴的,再说了,你现在又是头一次去见她。第一次的印象很重要。”楚昀认真说道。

    玉雪无语,她可真是个免费的啊,免工钱,连早点也免了。她叹着气跟在楚昀的后面一步一挪的走,间或的揉了几下咕噜咕噜叫着的肚子。

    竹风居离楚昀府前正门有两里多的路,两人一路走,沿路都有仆人屈膝行礼。

    有几个多话的待她们走开马上聚拢起来聊起来,“我说,老齐,咱主子与苏四小姐越看越般配啊,特别是今日,看着像是主子带女主子回门……”

    玉雪虽然走得远了,但她的耳朵一向很好使,听了这话后,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滚到一旁的金鱼池里去,被楚昀一个眼快给拽了过来。

    她暗暗抹掉额头上的汗,口无遮拦会害死人啊。

    但楚昀的心情却似乎很好。府里的七辆马车,只有一辆马车的门修理好了,楚昀也没有发怒,指着修好的马车还表扬了青龙。乐得青龙咧嘴直笑。

    青龙将那辆唯一修理好的马车赶至府门前,楚昀携了玉雪的手坐了进去。

    玉雪一落座,便闭了眼不语。

    “你似乎不大高兴?”楚昀问,“今日进宫,可不能这样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你可能要见很多人,想别人对你有差印象吗?”

    不给她早点吃,还要她装作开心的样子?换谁也会不高兴啊!她闭目靠在车壁上依旧不语。

    这时,马车里突然传来一阵清香,大约饿肚子的人鼻子最灵敏吧,她居然能分清这清香中有好几种味道,有点薄荷味,还有点玫瑰清香,间或夹杂着桂花香。

    “饿极了吧?”楚昀突然说道。

    玉雪赫然睁眼,只见车中的小几上摆着四个白瓷小盘,每盘中都盛着一样精巧的点心,有一盘水晶梅花糕是她最爱吃的。

    她嘴角一撇,伸手便捏了一块梅花糕放在口中。

    看着她饿狼吞食的模样,楚昀莞尔一笑,说道,“也不要吃太多了,压一压肚中的饥饿就好。我带进宫这么早,是因为太后那里也备有早点,她喜欢看吃东西吃得香甜的人。要是在府里让你吃饱了,到那里准不会吃,她必定会不高兴,这次又是你头次去见她。”

    玉雪正要放入第二块水晶梅花糕,听楚昀这么一说,便不吃了。楚昀又倒了一杯水给她,“当心咽着。”

    “你怎么不早说?”玉雪横了他一眼。

    楚昀并不介意,又伸过帕子给她拭掉嘴角的糕点末子。

    青龙驾车的本领是四个护卫中最好的一个,马车赶得又平又稳。玉雪无事,从暗格中随意的抽出一本书来看。楚昀也不扰她,侧过身来同她一起看书。

    “玉雪。”楚昀突然说道,“你会御兽的本事最好不要让人知晓。”

    “为什么?”玉雪抬头看他,却见他的神色有些凝重。

    “总之你记着就是了,这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害处。”

    玉雪点了点头,他是担心着她吧。她看着他的眉眼,不知从何时起,他看向她时,眼中已不似初初相见时那样带着冷意与疏离,而隐隐藏着几分柔。

    在离开楚昀府邸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时,车外突然响起妇人的尖声呼喊声。玉雪忙挑帘往外瞧。

    只见一匹黑色的骏马正在发狂的奔跑,一个三四岁的小孩正匍匐在马上,而那匹马显然是匹烈马,正在街市上撒蹄狂奔,冲撞得行人跌到无数,掀翻小贩的摊子不知多少,沿街都听到人们的惊呼声。

    小孩不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已经吓傻了,竟也不哭不闹,双手紧紧的抓住马背上的棕毛。

    “那是南诏国的宁王世子。”楚昀指着那小孩说道。

    马还在不停的狂跳着,那小孩眼看就要掉下来,玉雪心头一紧,“我去救他。”

    “玉雪!”楚昀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不要用御兽的魔音。”

    她点了点头,伸手去拉车门,却拉不动。

    楚昀探身过来,在什么地方轻轻的弹了一下,车门上的一个搭扣瞬即开了,门也轻易的被打了开来,一个马车门也搞得这样复杂?玉雪撇嘴。

    两人下了马车,一齐奔向那匹烈马。烈马边上站着一个捂脸惊慌的妇人,她正焦急的朝那孩子喊道,“子默,抓紧了,别害怕,你父王就要来了。”

    孩子也的确没怕,只是他母亲已吓得脸色发白。玉雪拔腿就要冲上去,被楚昀一把拉住,“让我来!那是南诏国的宁王妃,你去安慰一下。”

    青龙已解下马车上的一匹马递给了楚昀,楚昀飞快的翻身上马朝那烈马奔去。

    玉雪走到宁王妃身旁,朝她略行一礼,柔声道,“王妃您别着急,已经有人去救小世子了。”

    宁王妃看了一眼玉雪,见走来的女子穿着华丽,举止温柔,想必也是一位官家的小姐,对她感激回礼,“多谢这位姑娘,只是那匹马实在太过狠烈,只怕那位公子驯服不了啊。”

    玉雪虽不知楚昀驯马的本事如何,但他轻功不凡,一定也能救下那孩子的。

    楚昀已骑马到了小世子的近旁,正要伸手去接。谁知那马突然又嘶叫一声,撒蹄朝另一条街奔去。玉雪心道不好,那方向正是出城的方向,出了城,马儿势必更加撒欢狂奔。

    她奔回楚昀的马车处,解下了另一匹马。

    “小姐,不可,让属下去吧。”青龙伸手去拦。

    玉雪早低哨一声,打马去得远了。

    街对面的一辆马车里,一位青衣男子正挑帘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唇边现一抹冷笑,“果然还有会御兽的人活着!”

    楚昀一路追着小世子的马,眼看到了城门处,他大声喊道,“我是楚昀!快关城门!拦住那马!”

    守城的兵士正打着哈欠调侃着前一晚谁的赌技烂,冷不防有一匹马冲了过来,看看马上小孩的衣着还十分华丽,身后还紧跟着一人,那人似乎还大声说他是楚昀。

    啊,那是大殿下,快快快拦住那匹马!

    哪里还来及!马儿像一阵风一样,一闪而出。

    玉雪也渐渐的追上了他们。

    她站在马背上,单指放在唇间,急急打着呼哨,但是,宁世子的马却还在狂奔。

    怎么回事?她竟然操控不了那匹马?

    身后又响起了数匹马的奔跑声,有人在高喊,“子墨不要怕,父王来救你来了!”

    宁世子仍然没有吓哭,玉雪与楚昀两人一左一右的护着那匹烈马。

    “我操控不了这匹马。”玉雪朝楚昀喊道,“这匹马有问题!”

    马上的宁世子回头看了一眼玉雪,慢慢的腾出一只手。

    玉雪吓得忙朝他喊道,“小世子,别,要两手抓牢了,我再试试看能不能让马停下,你别慌别怕。”

    宁世子并不理会她,依旧单手抓着马背上的棕毛,另一只手从身上摸出一只短剑来。

    玉雪吓了一跳,他想干什么?杀马?他这一个三四岁的小毛孩杀得了这匹马吗?搞不好会刺激马,马会跑得更快的!

    “别!”楚昀也看见了,他大喊一声。

    宁世子却根本不理会两人,他咬着牙,使劲将手中的短剑就着马的脖子扎下。马儿长声嘶叫起来,跑得更狂。

    玉雪只得打马紧紧跟上,心中想着要不要再试试?也许刚才是失误呢?

    她又将手指放在唇间,更加大声的吹响了哨音,不远处紧跟着的南诏宁王,宁王眉间突然一凝,手中马鞭子将跨下的马狠狠一抽,朝玉雪那里奔去。

    想不到这一试,果真有用,宁世子跨下的马终于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楚昀眼快,将他一把抓住手里,避免了摔在地上。

    “有人在马身上下了毒,难怪你操控不了它。”楚昀看了一眼玉雪道。

    “马的毒在脖子那里。”宁世子也说道。

    玉雪看着宁世子,总觉得这小孩不简单,他有着不同于同年纪小孩的沉稳,眉眼间竟然有几分傲慢。这才三四岁啊,长大了可得了?

    宁王与宁王妃也双赶到了。楚昀将小世子递给宁王妃。

    宁王妃忙朝楚昀俯身一礼,“多谢殿下相救,要不是殿下,世子恐怕会凶多吉少。”

    宁王却紧紧的盯着玉雪看,楚昀的眼神一冷,将玉雪拉了过去,她有点无语,知道这家伙心中在腹诽了。只是这时候不好解释。

    她微笑着看着这位南诏国宁王。

    “妍玉表妹。”宁王笑道,“想不到你还活着。”

    楚昀赫然扭头去看玉雪。

    城外的荒草中,一直有个灰衣人紧紧的盯着他们几人看,听到宁王对苏玉雪喊了一声“妍玉”后,从袖中放出一只鸽子,那鸽子扑腾了几下翅膀,直朝皇宫中飞去。

    明德殿,太子楚曜正负手立于廊前,口中发出咗咗咗的声音,逗着他的红嘴鹦鹉,一只灰色的信鸽从远处飞来落在他的面前。

    信鸽的腿上绑着一只细竹管。他从细竹管中取出一张字条来,看了一眼,随手揉烂后丢弃在廊下的荷花池里。他脸上的表情舒缓开来,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

    二即四!字条上如是写着。

    苏家二小姐即是四小姐,苏妍玉便是苏玉雪。

    果然如他猜测的一样!

    这次你可还逃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