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秀爷霸气侧漏 > 第33章 秀太太太太太

第33章 秀太太太太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秀爷霸气侧漏最新章节!

    加西亚从白抱着小精灵去找王开始,心底就一直很担心蓝斯接下来会面对何种惩罚。

    但他没想到,这惩罚竟然来得如此迅速而又无声无息——

    蓝斯凭空在他面前消失了。

    之前一直抱着精灵蛋的水蓝色身影,眨眼的功夫就从眼前消失不见,空余一个艳红色的精灵蛋挂在生命之树枝头。

    反应过来这一切都不是错觉的加西亚,脸色顿时一变,飞速跳下生命之树,向禁地外赶去。

    说真的,他太担心王会在看到小精灵的惨状后,一怒之下直接把蓝斯驱逐出精灵族,虽然在这几千年中,加西亚从未见王有过大的情绪波动。

    就连在千年前的战争中,面对魔族的千军万马,王都丝毫不曾色变,只轻轻一挥手,魔族就在他的指尖灰飞烟灭。

    精灵王安斯艾尔,那是一个强到令人心生敬畏,恨不能连灵魂都匍匐在其脚下顶礼膜拜的强大存在。

    加西亚曾经一直以为,那个如同神明般的王,永远都会高高端坐于王座之上,不会有丝毫改变,但意外来得如此之快,王竟然会把那个新生的明显有问题的小精灵收为学生。

    精灵族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一直都有些邪门。虽然嘴上从来不说,但脑回路天生和其他精灵不一样的加西亚,真心如此认为。

    蓝斯和拉斐尔不就是近在眼前的一对儿例子?

    所以加西亚也不能确定,终于也收了个学生的精灵王,对那个叫翡翠的新生精灵,会不会也是特别的。

    这将直接决定蓝斯接下来的命运。

    加西亚心底不得不为蓝斯捏了一把汗。

    好在当加西亚踩着阵法赶到禁地外时,再一次看到了蓝斯熟悉的身影。

    发觉蓝斯身上并没有丝毫伤口,加西亚心底微微松了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忽然从生命之树上消失?”加西亚问蓝斯。

    蓝斯却并不理会加西亚的焦急,在一遍又一遍吟唱进入禁地的魔法,却统统失效后,这才终于给了加西亚一个正眼,“很明显,我已经失去了进入禁地的权限。”

    加西亚怔了下,一时间有些讶然——不用做他想,整个精灵族能无声无息做到如此的,只有王一个精灵。

    生命之树的所在地历来对族中所有长老开放,蓝斯现在却进不去,说明他已经失去了长老的身份。

    见蓝斯的表情,显然也明白了什么,加西亚发觉他眼神清明,神情也一如平日班冰冷淡漠,显然十分清醒,这才终于叹了口气,“明知道那小精灵刚出生没多久,又是王的学生,你为什么还冲动地出手伤他?如果他真的因你而殒命,你就真的再也没有见到拉斐尔的机会。”

    蓝斯因为一时冲动而失去了进入生命之树所在地的权利,自然不可能随时看护在那颗艳红色的蛋周围,但加西亚从之前蓝斯伤到小翡翠开始,就清楚蓝斯对那颗蛋的执念有多重,现在却再也没有靠近那颗蛋的可能,加西亚几乎无法想象蓝斯心底会有多懊恼。

    但,出乎他的意料,在听到他的话后,蓝斯的声音却依旧冷静如昔,仿佛秋雨滴落在岩石上般清冷自持,“他不会有事。”

    见加西亚难得眼带疑惑地看过来,蓝斯再一次重复,“他不会有事,如果我真的想伤他,你觉得白还会有机会带走他?”

    加西亚怔了下,这才明白蓝斯的意思。

    “霜冻荆棘”的威力如何,千年前的那场战争中,加西亚早就看得分明,如果蓝斯之前真的想对小精灵下毒手,那么小精灵一定会当场殒命回归生命之树,根本不可能有让白施救的可能。

    只是如此一来,眉头拧得死紧,加西亚忽然发觉自己似乎并不了解蓝斯,“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之前蓝斯挥鞭子的时候,加西亚就一直觉得奇怪。

    擅长水系魔法的精灵历来比其他精灵更加冷静,做事条理性极强。

    从认识蓝斯开始,除了千年前拉斐尔身陨那次外,加西亚再没见过蓝斯失控的样子。

    在蓝斯动手伤到小精灵的时候,他本以为蓝斯是因为等拉斐尔等得快要发疯了,才会做出那么冲动不顾后果的事情。

    但蓝斯现在无比冷静的模样,却推翻了他之前的结论。

    “因为,”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蓝斯轻声说道:“因为在见到那颗红色的蛋那一刻,我就发现,我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

    “……加西亚,你不知道,如果你们再晚来半刻,我可能会亲手把那颗蛋砸碎……”

    加西亚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因为那个他看着长大的蓝斯,竟然会说出想要砸碎精灵蛋的话来。

    “你疯了?”加西亚不敢置信地看着蓝斯,因为砸碎精灵蛋,就等同于扼杀了那颗还在孕育的蛋,比起伤害小精灵来说,是更加让精灵无法原谅的深重罪孽。

    加西亚觉得他几乎不认识蓝斯了,同为精灵,蓝斯怎么会有这种残害同族的可怕想法?!

    “你觉得现在的我,很可怕是不是?”怔怔看这自己纤细光洁的双手,蓝斯慢慢说道:“我也觉得可怕,在你们到来的前一刻,我甚至就要动手了……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那疯狂的想法!”

    “如果那真的是拉斐尔老师的蛋,我会不会亲手杀了他?!”

    眼底满是绝望地看着加西亚,一向冷静自持的蓝斯,声音第一次抖得不成样子,“……加西亚,我控制不了自己……”

    “从拉斐尔离开我开始,我的心中就住进了一只魔鬼……千年之中,我一直遥遥望着生命之树树顶的方向,以为那就是拉斐尔老师,可见到翡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不是!”

    “拉斐尔老师是个骗子!他明明答应过我,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可是最后,他却再也没回来!他甚至连最后一眼都没让我见到,我连他的身体都没有找到……”

    一千年了,加西亚第一次看到泪水从蓝斯眼中夺眶而出。

    就算当初拉斐尔身陨在外,只有长/枪被找回来的时候,蓝斯也只是红了眼眶。

    加西亚那时以为他蓝斯也和其他精灵一样,对“生死”看得并不太重,后来在看到蓝斯整整千年,每天都去生命之树,一直等待那颗蛋出生时,加西亚才终于明白,在蓝斯心底,根本从未放下过拉斐尔。

    他还在等拉斐尔回来。

    喉咙像被哽住一样,加西亚一时也失去言语。

    直到蓝斯转过身,自己控制好情绪开口时,加西亚仿佛被堵住的胸口,才终于重新获得一丝流动的空气。

    “我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但我又没办法说服自己不去关注新生的精灵蛋,这样对我们双方都太过危险,所以我才会伤到那个小精灵。”

    回身见加西亚眼底满是不赞同,蓝斯微微露出个苦笑,“我不是有意要伤他,当时看到他靠近那颗蛋,手自己发就动起来了,如果当时靠近的是你们,也会是一样的结果。”

    但你并没有下死手……加西亚忍不住想为蓝斯辩驳,蓝斯却比他以为的更加冷静,“那是我犯的罪,我不会推诿逃避,也不会有丝毫不甘。”

    遥遥望着远处的虚空,仿佛透过无尽的树海,能够看到生命之树的轮廓一样,蓝斯难得对加西亚露出个微笑,眼底却有着挥之不去的深深疲惫,“加西亚,接下来,可能要拜托你帮忙,每天去看看那颗蛋了。”

    加西亚抿了抿唇,想劝蓝斯不要太过执着,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这次的蛋一定就是拉斐尔的转世,之前那个小精灵的前车之鉴犹在,他不想再看到蓝斯再一次陷入失望的深渊。

    蓝斯却并没有注意加西亚的欲言又止,望着树海深处宫殿的方向,淡淡说道:“短时间内,我大概不会再被允许进入艾泽拉斯。”

    加西亚的脸色,这次终于彻底难看了下去,同为精灵族长老,他太清楚伤害同族的罪行何等之重,失语了半晌,最终也只能让蓝斯放心,他会每天帮他去生命之树看那颗蛋,并且每天都会把那颗蛋的最新情况,传信给他。

    于是,当白匆匆赶来禁地入口,把王的诏令告知蓝斯的时候,蓝斯只是恭顺地单膝跪地,沉默地接受了王的处罚,而后,连家都没有回,只带着那条拉斐尔送给他的“霜冻荆棘”,只身一人前往迷雾森林驻守。

    在他走后,加西亚把蓝斯之前的话,全数告知给了白。

    乍一听说蓝斯差点想毁了那颗蛋,白心中也十分震惊。

    但他与加西亚一样,对蓝斯和拉斐尔的过往都知之甚详,听到后来,心中也难免恻然。

    只是,“看蓝斯的意思,似乎并没有放弃那颗火系的精灵蛋。”

    加西亚面色微沉地点了点头,“但是他如果一直驻守迷雾森林,根本不会有做新生精灵老师的资格。”

    白到底和蓝斯以及拉斐尔相识数千年,也不忍看到他们两个一次次错过,沉吟了一会儿,才艰难地说道:“我会和小翡翠提下这件事,如果他能劝动王,蓝斯才有重回艾泽拉斯的可能。”

    加西亚微微挑眉,“那个小精灵,对王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白听到他对小翡翠的称呼,顿时正了脸色,极其认真地注视着加西亚,“你口中的那个小精灵,他的名字叫做翡翠,是王唯一的学生。”

    见加西亚扔有些不以为然,白的目光顿时变得锐利,“加西亚,我知道你因为蓝斯,所以对小翡翠有些成见,但小翡翠毕竟才出生没多久,他甚至对蓝斯和拉斐尔的过往一无所知,今天却被蓝斯重伤,险些殒命。这件事从头到尾,小翡翠都是无辜的受难者,旁观这一切发生的你我,深究起来都难逃其罪。”

    见加西亚眼底终于闪过一丝涩意,有些话在喉咙口转了半晌,最终还是被白说了出来,“一直以来,我都以我族生而高贵的血统而自豪。不同于大陆上的其他种族,无论寿命长短,力量强弱,属性为何,所有精灵都有同一个母亲,对内也都十分团结。”

    “但是加西亚,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力量让我们变得如此傲慢,再也看不到那些比我们弱小的存在?!”

    掷地有声的一番话,警钟般在耳畔回响,加西亚不由得垂首,陷入沉思。

    白遥遥望着精灵宫殿的方向,看着衣袍上还残存着的血迹,想到小翡翠今天那奄奄一息的模样,以及那双失去光彩的双眸,再一想到自己之后还要为蓝斯的事情去为难他,心情顿时更加沉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