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秀爷霸气侧漏 > 第34章 秀太太太太太

第34章 秀太太太太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秀爷霸气侧漏最新章节!

    经过精灵王屈尊陪洗澡的安抚,斐亚然的心情已经好转了不少,体力也恢复了许多,但直到一天前还得过且过,借着年幼外表想再安逸一段时间的轻松心态,却在蓝斯那雷霆般的一鞭下,被抽得粉碎,再也找不回分毫。

    一整晚都在反省自己之前消极怠工的不良心态,以及深刻认识到自己现在的武力值低到何种程度,即使夜幕早已降临,斐亚然也还是辗转反侧了一整夜,竟然在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失眠了。

    所以,当第二天天幕亮起来,被小绿蹭着脸颊叫起的时候,好不容易才睡一会儿的斐亚然,精神自然十分萎靡。

    好在因为刚刚受过伤,精灵王免了他今天的精灵语课程,斐亚然因此才得以睡了个回笼觉,直到朵拉通报大祭祀白来探望他,才耐着性子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洗漱后靠近花朵靠椅里,懒洋洋等着白进来。

    白在听朵拉说小翡翠还没醒时,就猜到小精灵昨晚必然没睡好,心底又是一阵心疼。

    虽然与小翡翠相处并没有多久,但新生精灵心思简单通透,很少会有烦恼的事情,所以大多睡眠质量很好,小翡翠平时的作息也都十分规律,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睡到中午还没起的情况。

    再加上昨天小翡翠失血过多,身体本身也十分脆弱,白一时间竟有些进退两难,一面想进去看看小翡翠现在状况究竟如何,一面又担心打扰小家伙休息,而且一想到还要跟翡翠提蓝斯的事情,白的脑袋顿时更大了,直到朵拉告诉他小翡翠已经起了,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宫殿中房间的格局很好,无论是穹顶之上透过的阳光,还是从大敞着的落地窗流泻进来的光线,都肆无忌惮地在房间中游窜,给房中的所有事物都镀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色光晕。

    身着粉白色精致长袍的小精灵,身上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散落着一头顺滑的银色长发,有些懒散地靠在嫩黄色的花朵靠椅里出神。

    平日里灵动的暗红色眸子,此刻正微微垂着,只能看到长而卷的睫毛偶尔颤动,总是泛着健康淡粉色,闪着水润光泽的嘴唇,此时竟微微泛白,昭示着小精灵在昨天还失血过多的病弱。

    看到这一幕的白,脚步顿时一顿,心底的心疼猛地泛滥开来。

    靠坐在花瓣椅子中的小精灵,此时似乎终于察觉到了白的到来,微微抬起头,把目光落在白的身上,暗红色的双眸安静地落在白的脸上,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来,声音柔软却难掩虚弱地道了句:“白,日安。”

    小精灵的脸色雪白,在阳光下更是泛着失去血色的透明,仿佛下一秒就会闭上眼永远睡去,尤其他此刻的模样,和从出生起就活泼好动,永远活力十足的模样根本判若两人。

    白的心中顿时被呼啸而来的绵密疼痛全数侵占,同时却也忽生出一种让他追悔莫及的恐慌——因为直到此刻,看到小翡翠眼底平淡无波的模样,他才发觉,蓝斯昨天的那一鞭子,或许伤到的,不仅仅是小翡翠的身体。

    这个原本轻软脆弱,仿佛透明水晶球般被他小心翼翼捧在掌心的小精灵,仿佛在一夜之间,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悄然蜕变,眼角眉梢都挂上了与其他成年精灵相同的淡然冷漠,再也不见从前那比阳光还温暖灿烂的绚烂笑意。

    白在那一刻,忽然觉得眼睛有些酸。

    因为他最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到底还是发生了。

    在白的心中,小翡翠一直是一处奇妙而又柔软的神奇存在。

    精灵的生命太过漫长,即使是寿命最短暂的低等精灵,寿命也足有七八百年的时间,像白与族中其他长老这样的皇阶精灵,寿命更是有可能长及上万年,这在寿命短暂的其他种族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几乎等同于永生。

    白从出生开始,就跟随族中上一任大祭司学习一切应该掌握的知识,精灵族中的每一任祭祀几乎都是如此,循规蹈矩地按照既定的道路充实完善自身,而后在上一任祭祀陨落后,从其手中肩负起统筹全族的重任,不能有丝毫任性懈怠,日复一日地等待重归生命之树的日子到来。

    白有时候其实很羡慕蓝斯,因为他的老师拉斐尔,对他真正是好到了骨子里。

    精灵虽然生来就有老师照顾,但因为生命漫长,几乎所有精灵在漫长的时间洗礼下,感情都已经被时光打磨得平淡而又泛不起波澜。

    是以多数师生之间的相处模式,并不像蓝斯和拉斐尔那么亲近,更多的只是在承担教育族中下一代的责任。

    等到新生精灵能够独当一面,独自生存时,这种师生关系便开始弱化。精灵都是骄傲而又独立的生灵,不可能永远依赖他人。来自生命最初的温暖虽然刻骨,却也敌不过漫长时间的磋磨。

    而当师生中的一方陨落时,这段关系便到此为止。雏鸟羽翼丰满时终将离巢,选择独自一人远行。

    “精灵本就是独居的生灵,像蓝斯和拉斐尔那样的奇葩,你以为能有几个?”

    在白偶然和加西亚聊起蓝斯和拉斐尔的时候,加西亚曾如此调侃。

    白那时看着正抱着拉斐尔手臂撒娇,被拉斐尔揉乱一头水色长发,笑得眉梢都飞扬起来的蓝斯,忽然觉得奇葩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精灵族太过安静沉寂了。

    千年的时光不过弹指一挥,大陆上其他种族的王朝都不知道更替了多少代,艾泽拉斯却仿佛被神施加了时光驻留的魔法,按部就班地一如往昔。

    白想看到更多不一样的色彩和鲜活的生灵,那让他能够察觉到,自己还活着。

    漫长的生命并非其他种族所想的那般美好,有时你甚至会觉得,活着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感到疲惫的事情。

    所以实际上,很多生命漫长的高等精灵,都是自行选择永远沉睡,重归生命之树开始新的轮回。

    白曾经也偶尔有过类似的想法,但他是精灵族的大祭司,下一任祭祀还没有出现,他的身后还有王与整个精灵族,他生来就不允许有丝毫任性,而且,实际上比起他,拥有永恒生命的王,想来或许更加疲惫也说不定。

    白曾经如此想过。

    但后来,在经历过无数危机,终于明白王究竟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后,白才渐渐明白,原来有时候,对王的担忧,对王来说都等同于亵渎。

    永远不会疲惫的身心,不会为外物所扰;永远公正严明,端坐于树海深处;掌控着整个艾泽拉斯运转,却从来不会为琐事而折眉的精灵王,那是只能远远仰望膜拜,丝毫不能靠近的精灵的神明。

    白曾经一直如此认为。

    直到小翡翠出现。

    白不知道小翡翠身上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抑或有什么其他特别之处,但只被王收为学生这一点,就让白不得不把小翡翠放在一个极特殊的位置上。

    时日一长,白就发觉小翡翠与其他精灵的不同,究竟在何处。

    或许是因为先天发育不全,小翡翠几乎没有得到任何精灵传承,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到分毫其他精灵对精灵王的崇敬,小翡翠甚至可以一脸光明正大地拽着王的衣角撒娇耍赖求抱抱,并且没有丝毫负罪感;

    精灵生来便大多心性淡漠,小翡翠的眼底却永远闪动着明亮愉悦的光芒,你永远不会知道这小家伙的脑袋里下一刻会生出什么鬼点子,但当他眨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你时,所有人都几乎不能拒绝他的请求,恨不能立刻把他所求之物捧到他眼前,然后在他心满意足的笑容中,心里也被填得满满的,被巨大的快乐包围。

    白甚至曾想过,如果可以,他希望小翡翠能一直不要长大,就这样保持着伸手就能被他们抱在怀里的小小的身体,被他们呵护在怀里,每天只要想着怎么玩怎么高兴就好。

    虽然这样的想法很自私,但白喜欢看到小翡翠单纯地快乐着的模样。

    因为小家伙笑的时候,好像整个艾泽拉斯,在白的眼中都鲜活了起来。

    但就在昨天,他却眼睁睁看着小翡翠被蓝斯所伤,看着他在自己怀里无助地颤抖,看着他在王怀里渐渐黯淡了双眸,直到今天,看到他在一夜之间迅速褪变,身上第一次出现了稳重的痕迹。

    白忽然发觉,在看到这样的小翡翠后,他竟然对蓝斯生出了一丝怨恨。

    因为此刻,就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蓝斯的所作所为。

    见白进来后,就一直盯着自己发呆,脸上失却了平日温暖的笑容,最后甚至现出几分悲凉,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的斐亚然终于又叫了白几声,这才把白从沉重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发觉小翡翠眼底明显的担忧,白这才勉强露出个笑容,在小翡翠对面坐定,柔声问道:“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斐亚然摇头,“安斯老师昨天已经帮我治好了,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问题,就是浑身还是没什么力气,总觉得懒洋洋的。”

    说到这里,想到白昨天火急火燎带着自己去找安斯老师的模样,斐亚然微微露出个笑容,“说起来,昨天还要感谢白及时把我送到安斯老师那,不然……”

    想到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对自己态度冰冷的蓝斯,斐亚然皱了下眉,心底闪过一丝疑惑和凝重。

    从昨天蓝斯那毫不犹豫的一鞭,就能看出他对自己的态度绝对与友好挂不上钩,甚至有可能对自己心怀恶意,但斐亚然想破脑袋都想不出,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得罪过蓝斯,因为就算算上昨天的两次照面,他也只堪堪见过蓝斯三面。

    而且,从斐亚然第一次见到蓝斯开始,蓝斯对他的态度就一直十分微妙,这让斐亚然心底有些不安。

    如果非要说他和蓝斯有过什么交集,那么在武器库中遇到拉斐尔那次,不知道算不算?

    但拉斐尔的事情,明明只有精灵王和斐亚然两个人知道,连白对此都一无所知,想来蓝斯也应该不清楚才是。

    脑海里闪过拉斐尔与精灵王那短暂的对话,以及当时拉斐尔那微妙的神色,斐亚然脑海里迅速闪过什么,还没等抓住就转瞬即逝。

    “白,你知不知道蓝斯,为什么那么讨厌我?”问题在心底盘桓了多日,斐亚然终于对白问了出来。

    他是被蓝斯所伤,必须要问个明白。

    明面的敌人好过潜在的不安全因素,因为蓝斯的那一鞭,斐亚然已经没办法再一厢情愿地认为精灵族是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该来的问题总会来,在看到小翡翠周身的变化后,白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再为蓝斯求任何情。

    或许连蓝斯自己都不清楚,他那一鞭子,究竟毁了什么。

    见小翡翠眼底满是必须要给他个交代的认真神色,白沉吟了一下,这才把蓝斯和拉斐尔的关系、过往以及蓝斯的现状一一述说给小翡翠。

    斐亚然听着听着,就忍不住拧起小眉毛,这才明白自己原来是受了一场无妄之灾。

    在听到白说,千年之中,蓝斯曾一直守在孕育自己的那颗精灵蛋旁时,斐亚然忍不住抹了抹头顶的黑线。

    而在白说到蓝斯在见到自己的第一眼,就确定自己不是拉斐尔的转生,从而迁怒于他的时候,斐亚然脸上终于显出一丝无力的无奈来:生出来的不是拉斐尔,怪我咯?

    直到后来白艰难地提起昨天蓝斯为什么会伤到他,以及王对他所作出的惩罚以及惩罚背后的意义后,斐亚然才终于正了神色,问白,“距离拉斐尔离开已经这么久,难道你们都丝毫没有察觉到蓝斯的反常么?”

    白可能是因为当局者迷,所以不太清楚蓝斯是怎么回事,斐亚然作为旁观者,自然把蓝斯对拉斐尔的感情看得分明——这明明就是死了爱人又等了千年却彻底失望后,有点精神分裂变成蛇精病的前兆,面对这样心理有问题还位高权重的精灵长老,不关起来好好做心理疏导,反而放出来让他祸害别人,昨天那种袭击别人的事情早晚都会发生。

    听闻小精灵的问题,白的脸上不禁现出一丝无奈,“蓝斯性情冷淡,自从拉斐尔陨落后更是惜字如金,少与其他精灵来往,也从没发生过像昨天那样失控的状况,所以我们谁都没想过他会忽然做出那样的事情。”

    把白眼底的自责和疲惫看得分明,多少也清楚白和蓝斯的交情匪浅,毕竟他们已经相识至少千年之久,斐亚然心理上能够理解白的挣扎和为难,但所谓的理解是站在旁观者的立场,现在受罪的是他本人,他自然不可能装圣母轻描淡写地对白说他会原谅蓝斯,甚至会让白根本没办法开这个口。

    “虽然很同情蓝斯和拉斐尔的遭遇,但死了爱人是他自己的事,我不会因此就同情甚至原谅他。”

    垂着眼睛说着冷漠毒舌的话语,斐亚然不想看白现在的神情。

    他其实挺喜欢温柔可亲总为他忙前忙后的白,但蓝斯与白相交千年之久,与才认识白才不到一个月的自己相比,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斐亚然不想看到白眼底的失望,因为那会让他对白和精灵族更加失望,只能垂着头梗着脖子继续自己未完的话,“残害同族本就是重罪,就算白你觉得我不近人情,我也不会为蓝斯去跟安斯老师求情,那本就是他该承受的惩罚。”

    说完,斐亚然把自己往花瓣更深处缩去,已然做好了白会拂袖离去的准备。

    白看着把自己缩成一小团,满身抗拒的小精灵,一时间不禁有些讶然。

    虽然今天他原本确实希望能说服小翡翠帮蓝斯求情,但在见到小翡翠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站在了小家伙的这一边。

    小翡翠周身的变化,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白,蓝斯究竟犯了怎样的重罪,只是之前给小翡翠讲蓝斯和拉斐尔的过往的时候,显然他在不经意间透出的熟稔和同情,被思维敏感的小家伙察觉到了。

    蓝斯已经伤到了小翡翠,白又怎么会在小家伙心上再添伤口?

    所以白只是伸出手掌,在小精灵的头上,轻柔地抚了抚,而后眉眼温和地对小精灵道:“抱歉,小翡翠。”

    斐亚然闻言,诧异地抬头看过去,就见白眼底满是显而易见的温柔和心疼,低声对自己道:“你说得对,蓝斯所犯的罪,并不能被原谅,所以我不会让你原谅他,也不会让你去向王帮他求情。”

    蹲下身抱住小精灵逐渐放松下来的身体,白声音中满是郑重和真挚,“抱歉,昨天没有保护好你。”

    这句抱歉,才是白最想说的话。

    斐亚然怔了下,心中却渐渐暖了起来,他的心底甚至因为白的这句抱歉,生出一丝感动和庆幸来——还好白没有让他对精灵族彻底失望。

    发觉小精灵周身的空气开始变得柔软,白心底也微微放松下来,这才把刚才就想说的那句话,说了出来,“小翡翠,蓝斯和拉斐尔并不是……并不是恋人。”

    说到“恋人”这个词的时候,白的神情甚至有些古怪。

    斐亚然汗了下,从白怀中退出来,原本温馨的气氛,因为白的这句话还有他脸上的古怪神情,瞬间荡然无存,只余淡淡的尴尬和囧然——话说为啥有种从感动真情节目,忽然跳到八卦电台的感觉啊!

    挠了挠头,斐亚然囧囧有神地看着白,“可是他们两个之间的感觉,确实很像……恋人,不然蓝斯为什么对拉斐尔那么执着?”

    白闻言却露出个哭笑不得的表情,“阿尔每天到底都给你读了些什么?难道是人族那些描写爱情的无聊话本吗?”

    斐亚然正一头雾水,就见白像哄小朋友一样,揉着他的脑袋,带着笑意耐心地对他道:“精灵没有爱情。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他族为繁衍行为冠上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本质都是为肮脏的肉/欲服务。”

    说到这里,见小精灵眼神都开始放空了,白忍不住笑了下,轻声继续道:“虽然知道你讨厌蓝斯……但是用爱情来形容蓝斯和拉斐尔之间的感情,对他们来说,等同于亵渎……所以,以后不要再这么说了,好不好?”

    斐亚然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回归神来后,被白的话雷得三观都快碎了的斐亚然,看白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认识这么久,第一次觉得白原来这么有神棍的架势!

    不过话说回来,精灵族的三观竟然这么奇葩!连爱情如此美好的感情,都被他们如此不屑一顾!

    难怪蓝斯在沉默中变态了,原来根源在这呢!

    而曾经身为白口中的其他种族,以及未来还要为继续回到二十一世纪变回人类而奋斗的斐亚然,再一次久违地觉得,膝盖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