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秀爷霸气侧漏 > 第109章 秀爷霸气侧漏

第109章 秀爷霸气侧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秀爷霸气侧漏最新章节!

    因为里昂是他接触时间最多的徒弟,而且曾经国师府只有他一个人住,所以国师府内的结界,斐亚然以前都一直对里昂完全开放来着,反正他也没什么不能让人见到的,但坏就坏在,里昂这次来得太突然,斐亚然和银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后,在结界里的精神又都很放松,所以才会被里昂那个逗比撞个正着。

    虽然斐亚然和银都是男人,上半身露也就露了,但与斐亚然不同,银可是完全没有易容,精灵专属的尖耳朵可还露在外面呢!

    所以,当发觉里昂闯进来的一瞬间,斐亚然就立刻从浴池边拽了银的斗篷,嗖一下就把银从头到胸裹了个严实,同时还不忘对里昂骂了句“滚出去!”

    于是我们悲催的因为浓雾遮掩只不小心看到两个隐约身形的国王陛下,瞬间就被取消进入权限的结界给弹出了国师府,落地时候还不小心坐在了仙人掌上,这才有了那天晚上冲天而起的惨叫……

    为倒霉的里昂陛下点蜡。

    因为国王陛下凄惨的叫声过于嘹亮,早已经睡下的国师府下人立刻就被惊醒了,赶忙开门把国王陛下重新迎了进来,也这才知道,原来国师府的主人早已经回来了。

    这倒是让国师府的下人们吓了一跳,深觉国师大人果然如传说中那样来无影去无踪。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帮国王陛下把屁股上的刺拔下来﹁﹁。

    等下人终于把刺拔完,里昂一瘸一拐重新爬去拜见师父大人的时候,斐亚然和银早已经洗完澡,重新换了衣服。

    斐亚然换了一身月白镶银修身长袍,银则披了个同款绣着银线的斗篷,两人正坐在院子中,悠闲地喝茶,明显正等着里昂的到来。

    里昂见状,顿时对于与师父坐在一起的陌生人十分好奇,不过多年养成的尊师重道到底还是占了上风,当即强忍着屁股上的疼痛,咧嘴对斐亚然露出个笑容,深深作了一揖,“师父大人安好。”

    斐亚然淡淡应了一声,虽然还是有点气里昂之前的唐突,不过看他那副可怜巴巴还强忍着的模样,到底还是没继续折腾他,“坐吧。”

    里昂:……

    师父大人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qvq!

    “师父,我还是先不坐了t^t……”里昂下意识把手放在腰下。

    发觉他的小动作,斐亚然这才想起来他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太适合坐着,心底忍不住有点想笑,不过面上还是严肃正经地给里昂递了个小瓷瓶过去,“今晚回去涂上,明天就好了。”

    里昂笑嘻嘻接了,就知道师父最心软。

    不过,眼睛忍不住往那位戴着斗篷的陌生人身上瞄了瞄,里昂一脸好奇地问斐亚然,“师父,不知这位是?”

    斐亚然看了看银,略微沉吟了下,才对里昂道:“这位是为师的朋友银先生,今后会与为师一同住在国师府。”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你要像对待为师一样对待银先生。”

    里昂:……

    看来这位银先生对师父来说果然不一般,只可惜刚才没看到究竟长什么样。

    不过话说回来,银先生为什么一直戴着斗篷?

    “还有,为师不喜欢有陌生人在府里,明天就把府里的人全都撤走。”

    “可是如果都撤走的话,谁来照顾师父和银先生的生活起居?”里昂诧异地问道。

    虽然从前师父住在国师府的次数并不多,也并不喜欢有太多人出入这里,但总归还是能允许扫撒的下人住在府里的,怎么今天……

    不过,要说师父这次回来和以前有什么区别的话,果然也就只有这位银先生了吧。

    所以说,师父和银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是真的很好奇啊_(:3」∠)_。

    认识师父十年,虽然师父真正在身边的时间并不多,总是神秘至极,但师父从不与任何人亲近这点,里昂还是十分清楚的,师父在里昂的心目中也一直是高冷禁欲的典型,除了里昂这个徒弟外,更是没有人能够轻易近身。

    但就在刚才!他竟然看到师父和这位银先生在一起泡澡!

    虽说师父和银先生都是男人,但如果他俩真的只是普通朋友的话,师父为什么会那么紧张自己看到银先生赤果的胸膛,甚至这么多年第一次动怒把自己就那么扔出去!

    所以说,这位银先生,果然还是和师父有什么吧﹁﹁。

    可不要小看一位身居高位多年的帝王的敏锐神经!

    不过,看师父不想多说的样子,估计今晚是挖不出来什么八卦了,所以,在狗腿而亲昵地表达了一番对师父大人归来的欣喜后,里昂就开始说正事了。

    “师父,您之前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意外地挑了下眉,斐亚然知道,里昂说是自己之前让他调查的光明神殿在迷雾森林捕捉魔兽的事情,“说说看。”

    见师父完全没有避着银先生的意思,里昂一时间对银先生与自家师父的关系更加好奇了,不过嘴上倒是利索地把调查到的内容都汇报给了师父。

    这些年来,在斐亚然的提点和辅助下,狄龙的联络点已经遍布整个大陆,这不得不归功于系统提供的信鸽系统,倒是让狄龙方面的消息传递快捷了许多。

    据调查这件事的探子回报,当初从迷雾森林押走的那批魔兽,最后被直接秘密送往了中央神殿,而在此过程中,负责在中央神殿附近监视的另一批探子,发现光明神殿不时会向属下国家运送魔兽,有时是一两只,有时数量会更多。

    那些魔兽被运送到指定地点后,会被神殿的人放到人类聚居地附近的森林或山脉中,状态大多不怎么好,似乎在放生前就已经被折腾得只剩下半条命,不过即使如此,对于普通人类来说,这些魔兽的危险性也还是致命的。

    而随着这些魔兽出现,人类出现伤亡的事件便开始时不时发生,这些消息传到光明神殿后,以“拯救人类于水火为己任”的光明神殿,便会派出神官和圣骑士前去剿灭魔兽。

    至于结局,自然是“光明正义”的一方大获全胜,害人的魔兽被彻底消灭,人们对光明神的信仰也因此更加根深蒂固。

    !完美!

    ……

    完美个鬼(╯‵□′)╯︵┻━┻!!!

    虽然当初看到光明神殿的人抓捕魔兽的时候,斐亚然就有过这种猜测,但他真的无法理解,天族竟然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为了一己私利就把人类当成圈养的动物一样随意生杀予夺,这样的天族,即使披着天使的外皮,口中念着慈悲的箴言,本质与魔鬼又有什么区别?!

    而这一切的源头,不过是为了满足自称是光明神的诺拉斯的私欲!

    回想起十年前在五族大会上见到的一脸悲天悯人,仿佛慈祥老者般的诺拉斯,斐亚然只觉得一股恶寒从心底直窜而起,凉得他的手都忍不住颤了下。

    这得心理扭曲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出这样疯狂的事?

    而且,从那些神官和圣骑士的业务熟练水平来看,这种事显然已经持续不是一天两天了。

    而在这当中,完全由人类自己在运作的光明神殿,根本就是只在助纣为虐,本质不过都是些为了权力置把同族于死地的垃圾!

    而与此相比,更加可怕的却是,几乎所有人类,对此完全一无所知。

    一想到这,斐亚然就觉得未来的路,果然依旧任重道远。

    不过,从他把消息传给里昂到现在,不过才两个多月的时间,连“司风”都还没有查出太多东西,里昂的手下又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到这些的?

    “关于这件事,我也正想和师父说。”当初得到消息时,里昂在震惊之余也自然会想到这个问题,在仔细询问过探子后,才发觉在这其中果然有蹊跷,“其实光明神殿放出魔兽的频率并不特别高,行动也大多隐秘,我能得到这些消息,说起来还是因为一个不知名的人所提供的信息。”

    “哦?你是说,这些消息时有人特意送到探子手上的?”这倒是让斐亚然感到意外了。

    “是的,根据探子的说法,完全没有任何人察觉到那封信是怎么放在他房间桌上的,所以这件事到现在还没什么头绪。”

    斐亚然闻言,略微沉吟了一会儿,“近期让在外的人都潜伏起来,暂时不要活动。”雅各镇丢了一个“异端”的事情,经过这两个月的发酵,估计外面现在已经风声鹤唳,而且接下来这段时间,狄龙最紧要的事情,是先把魔武学院正式建立起来。

    不过在此之前,“之前我让你停止所有人员外出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他可还没忘记诺亚的组织安插在狄龙的探子。

    “已经按照师父的吩咐,把所有自外界带来的人集中管理在一个地方。”

    点了点头,对于里昂办事,斐亚然还是挺放心的。

    不过,看了眼仍旧深沉的夜色,斐亚然想了想,“今天天色太晚,明天你派个人来,带为师去看看那些外来人员。在魔武学院正式建立之前,必须把一切不安定因素彻底解决才行。”

    里昂一脸郑重地应了。

    “今晚暂时没什么事了,你快回去休息吧。”见里昂站着的姿势还是有点别扭,额头上都有了一层细密的冷汗,斐亚然稍微有点小愧疚,当即催促他回王宫去休息。

    没想到,话音一落,就见里昂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就差甩着尾巴扯衣角了,“师父师父,您这次真的不走了吗?”

    一说起他这位来无影去无踪的师父大人,里昂陛下就是一肚子的辛酸泪啊!

    虽然距他拜师到今天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但真说起来,他和师父相处的时间,统共也不到半年!师父也总是来去如风,让他完全抓不到人影。当初狄龙尚未统一整个沙漠,四处征战时,师父还会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从天而降,以一双长剑于大漠之中横扫千军,简直霸气侧漏到没朋友!但在狄龙一统后,师父出现在狄龙的日子就越来越少,如果不是师父时不时用那种神奇的千里传音的方式对自己交代些安排,里昂简直忍不住怀疑他家师父是不是想彻底撇下他不管了t^t!

    但是这次,师父之前可是跟他说过,这次来狄龙后,短时间内就不走了!这简直让里昂兴奋得都快飞起来了!

    不过鉴于师父之前十年的太过神秘,患得患失的国王陛下还是忍不住又问了师父一嘴,希望得到确定的答案。

    好笑地看着里昂一脸求解答的表情,斐亚然也不知道怎么,明明这人高马大的小子站着自己坐着,斐亚然却硬生生看到一只大型犬在求安抚求抚摸,“……为师说过的话,自然算数。”

    见里昂听完后眼睛都快亮成灯泡了,斐亚然赶紧把他打发走了——真是奇了怪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家二徒弟这么粘人==?

    把里昂打发走,并且察觉到他顺便把府中的下人也全数带走后,斐亚然心中对里昂这个上道的徒弟不禁更加满意了几分,当即起身来到银身后,帮他把身上围着的披风解了下来。

    “今后我们应该会在这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我会在整个国师府范围都建立结界,以后也绝不会再发生今天这样被人擅自闯入的事情。”

    所以,以后在国师府之内,银也就不需要再披着斗篷隐藏自己不同于人类的外形了。

    莫名的,斐亚然最近越来越觉得,都是因为自己,才会让与自己随行的银长老一直如此委屈。

    人心真是最奇怪的东西,明明两个月前刚认识银长老的时候,自己还怎么看都觉得他不顺眼呢,谁知道两个月后的现在,自己竟然已经把他当做了可以亲近的朋友。

    聪慧如银,自然不会不明白斐亚然的意思。

    斐亚然的愧疚,银不是没感觉到,不过他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仍旧微微垂眸,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想到两人已经连续赶路一个月,又想到银比他还严重的洁癖,斐亚然在把整个国师府都套上结界后,在国师府内选了一处周边风景不错的空地,把树屋种在了此地,供银休息。

    至于他自己,国师府毕竟是他自己的地盘,睡够了精灵族的床后,斐亚然偶尔也会享受下自己亲手布置的高床软枕。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斐亚然在和银一同吃过早餐后,便和银打了个招呼,准备出门去看看那些被里昂暂时圈着的外来人口了。

    只是没想到,一出门,就被门口高头大马排了一溜的队伍给惊到了。

    而本应该在王宫中处理政务的里昂,则一脸兴奋地从马上跳了下来,高声招呼道:“师父!您怎么起这么早?”

    虽然这里因为属于皇城范围,普通百姓不能行走,但住在内城的权贵也有不少,再加上皇帝陛下亲临,一大清早,安卡拉整个城的人就都知道国师兼帝师“翡翠”大人回来了,于是凡是有点地位的,就都忍不住跑来围观了。

    可惜皇帝陛下带来的骑兵队伍把国师府大门围了个严实,好不容易等到国师府的大门洞开,他们却连国师大人的头发丝儿都没见到一根,只隐约听到几声极好听的透着凉意的清淡嗓音。

    “这是怎么回事?”一脸黑线地看着国师府外乌压压的人群,斐亚然无语地看着颠颠跑过来的里昂。

    “师父不是说今天要去看那些人吗?所以我早早就过来等着了,打算亲自带您过去。”皇帝陛下一脸傻白甜,末了还忍不住问道:“师父,您的国师府我怎么好像进不去了?”

    不动声色地看了眼熙熙攘攘的人群,斐亚然一把拽过里昂的领口,直接把里昂给拖进了国师府。

    “你的政务都处理完了?”斐亚然脸色不善地问他。

    里昂眨了眨眼睛,“昨天连夜全部处理好了。”

    斐亚然:……

    不用里昂说,斐亚然都知道他这完全是为了今天能亲自带自己过去。

    眼看着快三十的人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

    不对,他怎么记得当初刚认识里昂的时候,这货还挺有王子范儿来着?

    不过,不管怎么说,里昂想要亲近他的意思斐亚然还是能够看得清楚的,所以也不忍再多苛责他什么,只是有意无意往他下半身看了一眼,“身体没事了?”

    里昂立刻一脸阳光灿烂,“多亏师父的药,已经完全没事了!”

    点了点头,想到门外那群仿佛等着看猴子的人群,斐亚然眯了眯眼,对里昂道:“去把门外那群家伙打发走,你身边的护卫可以留下。”

    里昂闻言,明白师父这是同意让自己带路了,立刻笑眯眯去了。

    “还有,以后不要再有类似的事。”斐亚然补充道。

    他是精灵又不是猴子,就算习惯被人注视,也还是不喜欢被陌生人用那么炙热的目光围观。

    等里昂的人把门外的人群清空后,斐亚然这才重新开了门,牵着沙沙出了门——虽然原本他是打算步行去的,但谁让里昂他们都骑马来的!

    看押外来人口的地点,也在皇城内部,位于皇城一处被里昂特意圈出来的宫殿。

    斐亚然和里昂到达这里后,直接命人把所有人都召集过来,而后直接拉开焦点列表,简单粗暴地把所有等级在而是级以上的人全都单独放在了一边,一共有三十几人。

    狄龙土生土长的法师预备役,斐亚然并没有怀疑其中会有诺亚的人,毕竟即使诺亚的手再长,也不可能在十年前就找到穿越“死亡之海”的办法,不然他后来也不会让人以“异端”的身份,借着狄龙解救“异端”的行动,潜伏进来。

    那么间谍可能存在的范围,就只有可能是在后来进入狄龙的外来人口中。

    而这些人中,又数在那样恶劣的外部环境下,仍能自主修炼到高等级的人,最为可疑。

    斐亚然要找的,就是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