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凤凰于飞 > 第九十话我还以为你是羽族的仙家

第九十话我还以为你是羽族的仙家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凤凰于飞最新章节!

    这清霄昨日便早早走了,如今桑落和潮音一走,这紫微宫里顿时就空落落的。先前因着诸位师弟师妹们来修结界,这偌大的紫微宫也是十分热闹,如今这般的冷清,倒叫我有几分不适应。

    我一面顺着怀里滚滚的毛,一面往初阳殿走,不是我想来初阳殿,只是即便是先前与司命到处逛了几趟,我还是觉得这紫微宫的长廊高深莫测,非我这般路痴可以涉足的。

    刚走到初阳殿门口,还没有来得及感叹日头正好,空气清新,便见着殿中一袭紫色的身影闪过。

    那般熟悉的颜色,我下意识地以为是九韶,等那紫色身影走出殿门,出现在我视线里时,我才觉得我这眼神越发不好了,来的明明是个女子,我怎么就想到了九韶身上去?

    “凰羽上神,想不到你竟然还能回来?”那女子几步走到我的面前,带着一股子盛气凌人的高傲,扬眉看着我,冷哼了一声。

    我在一旁,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这才想起她是何许人也,这丫头不就是紫微宫婢女的领班嘛。

    “紫珀师妹,多日未见,别来无恙啊。”先前我与这姑娘在青镜山门前的石阶上便有过一面之缘,那个时候,这丫头在桑落面前一副婉转动人,在我面前却是一副冷漠疏离的模样,我便已经猜出了几分她的心思。

    之后在紫微宫里与君崖司命他们处处厮混,因为过于忙碌,倒也没怎么再见着她,如今桑落潮音他们都走了,想来这紫微宫里,便只剩下我与她带领的一班洒扫婢子们了。既然只有我们同处一个屋檐下,自然是要和谐相处了。

    “见着你,无恙都要变成有恙。”显然这紫珀姑娘是不想与我和谐友好相处的,她冷哼了一声,抱着手臂,冷眼将我上下打量了一遍,“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居然还有脸回来缠着师傅。你以为,你一句失忆便可以将先前做的那些龌龊事情全部抹去了,你将师傅害得还不够吗?”

    “……”她这话信息量极大,说得还这般带着几分怒气几分仇视,我自然是不能好好与她讲,我是真的不记得了,我确实也不是故意失忆的,再者,我也不是有意想要来缠着她师傅的,只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

    “你若是真的还有点良心,感念这几万年来师傅对你的好,便识相地乖乖离开,不要再给师傅添麻烦,不要再缠着师傅了。”见我不答话,她大约是觉得我理亏所以不答话,于是越发咄咄逼人。

    “你是东海水君的女儿?”我歪着头想了想,突然问道,先前桑落似乎确实说她是东海水君家的二公主,想来我应该没有记错。

    大约是没想到我会突然发此一问,那咄咄逼人的小丫头一时间顿住了话头,愣愣地看着我,目光里满是狐疑:“你又在耍什么花招?”

    “我只是觉得奇怪罢了,这般伶牙俐齿,气势逼人,若不是先前师傅与我讲你是东海水君家的公主,我都以为你是羽族的仙家了。”怀里的滚滚已经在我的抚摸下昏昏欲睡,这小东西倒是奇怪,自我回来之后,似乎乖顺了不少,“我们羽族里面,要数鹦鹉最为聒噪了,倒是和姑娘有几分相像呢,原来水族里也有跟鹦鹉差不多的,倒是我孤陋寡闻了。”

    “你……”紫珀被我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面色都气得通红,却是无法回嘴,“你”了半天之后,也只能一跺脚,转身一走了之。临走,似乎终于想起了一句,转头狠狠瞪了我一眼,“你给我瞪着,我定要你好看。”

    我抱着滚滚,目送那紫色的,瘦小的身影远去,回忆着刚刚她被我气红了脸的模样,不由得反思,自己这张嘴是不是太坏了些,人家毕竟是个小姑娘,瞧那么模样,大约比我还小个一两万岁,我这样说她,不就是以大欺小嘛。

    再者,我明明是抱着和平共处,共建和谐社会的心思来的,如今却把她气走了,这空落落的紫微宫里本来就人不多,如今她一跑,我不是更没有人说话了。

    在这之后,果然紫珀仙子就没了踪影,我将我依稀记得路的殿宇都逛了个遍,依旧没有找到这被我气跑的小丫头。如此,我不禁觉得有几分气馁,怎么现在要交个朋友就这么难?

    桑落先前要我在紫微宫修养,只说了不许我跑出青镜山的结界,却没有告诉我要如何修养,于是,我逛了大半圈之后觉得无趣,又不敢贸然去探索那些我不熟悉的区域。

    想着先前回来的时候,忘忧花海的忘忧花枯了大半,如今也是无聊,不如去看看那些花到底长回来没有?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我想,我那一堑,大约是连着我的脑子一起被吃了,才会让我在这种时候做出这么一个愚蠢的决定。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我会在这忘忧花海栽了两次。

    我抱着滚滚拾级而下,走了不多时,便又到了这片一半盛开,一半枯萎的花海前。这忘忧花海,与我上次来时并没有什么两样,那枯萎的一半忘忧花依旧突兀地立在那里,没有人照管。

    我有些感叹桑落的执着,若是换做我,哪里还会等它再开那日,使个术法,将它们通通铲掉,种上其他花才是正经事。

    这般想着,我走到了一朵枯花面前,瞧着失了颜色,皱成一团的忘忧花,带着几分嫌弃地伸手去轻轻戳了戳。

    手贱终究是要遭报应的,我是没有想到,我只是轻轻一戳,手指刚刚碰触到那枯萎的花朵,都还没来得及感受它是个什么质感,便见整朵枯萎的花微微一抖,在我面前瞬间化作齑粉。紧接着,在它周围,所有枯萎的花都瞬间化作齑粉。

    刚巧一阵风过,吹起漫天银灰色的粉末,灰茫茫的一片。

    我心中的第一反应是,好大一场雾霾,接着便是觉得我这次大约是要完了。先是让半片忘忧花海枯萎,接着又让它变成了一场雾霾,影响了青镜山的环境不说,等桑落回来,找不到他的枯花,大约要狠狠修理我一顿。

    下一刻,我便发现,我大约是无福让桑落修理我一顿了。因为迷迷茫茫的烟尘里,隐隐有人影朝我这边靠了过来。

    不,不应是人影,那些影子看起来足足有两米多高,壮实得不似人形。

    我终于想明白了,这忘忧花仙灵们大约是记恨我将它们从八荒六界搜来,还没事就往它们的仙灵里封印妖魂,所以,如今它们找到了机会,便要将那些怨恨从我身上一一讨回来。我突然就有些后悔了,我早该想明白这一点,然后离这片克我的花海远远的,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自己送上门来。

    这一次,我可是学乖了,眼瞧着面前的场景不对,转身拔腿就要往紫微宫跑,这里离紫微宫不过九十九道阶梯,等我跑回紫微宫,关上宫门,大约就安全了。

    我是这样想的,不过往往我的想法和现实都有很大的差距。就好比这一次,我才迈出两步,便觉得脚下一软,身子一歪,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呼啦啦倒在了石阶上。手里的滚滚也因着我手一软,在我倒地之前,便跳到了地上,想来是怕我压到,它还自觉地往前跑了几步。

    我躺在地上,发现自己的手脚根本无法动弹,心中暗叫不好,抬头去看石阶上的滚滚,只见它盯着我身后,溜圆的眼睛瞪得老大,瞪了没几秒,它突然低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就往紫微宫跑去。

    看着那跑得欢快的身影,我十分痛心疾首,想来我捡回来的不是一只什么瑞兽梦貘,而是一直实打实的白眼狼,从前我就不该待它那般好才对。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伏在地上,只觉得有大片阴影投下来,尖细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还带着几分嫌弃:“不是说是个上神吗,怎就这般本事,我不过是用了送风散,她就倒下了。”

    “这样轻松还不好?这里可是东华帝君的地盘,我们还是快些,若是他回来撞个正着,兄弟几个怕是都要栽在这里。”另一个同样尖细却又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紧接着响起,我感觉有人用脚踢了踢我,“不过,消息可靠吗?她真的有主上要的东西?”

    “这次的消息是护法带回来的,上头来的消息,自然是可靠的。快走吧,明日便是晦月日,正是挖心的好时候。”紧接着,我只觉得腰间一紧,一只大手将我拦腰提起,就这样带着我往山下走。

    大约是闻了那个什么送风散的缘故,我的脑袋一直晕乎乎的,眼前除了晃动的石阶,就是在石阶上晃动的一双大脚。那脚足有半米来长,赤红色的皮肤,尖利的脚趾甲,看着虽然是人脚,却让我怎么都觉得,那是鸟类的脚。

    那脚的晃动越来越快,我便觉得脑袋越来越晕,支撑了许久,我终于支撑不住,两眼一黑,又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