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凤凰于飞 > 第一百零七话崆峒山上的绝仙剑

第一百零七话崆峒山上的绝仙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凤凰于飞最新章节!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我一直走出山门,都没有被人发现,大约是因为除了隐身珠我还带着隐仙珠的缘故,所以直到走出结界,走到青镜山脚下,都没有天兵天将发现我。

    先前因着为了避免被发现,所以在山门的时候我选择步行离开,而没有驾云离去。此番离得远了,我收了隐仙珠,抬手掐诀,驾云而起。虽说我不知道昆仑山的确切位置,不过东华帝君曾说过,它在八荒最西边,所以此番先朝着西面飞一定是不会错的。

    “等一下,去昆仑山之前,我们还得去取一样东西,”身边是层层叠叠的白云和簌簌的寒风,我只听得剑中的魂魄这般说着,“不远,再往前飞便能看到崆峒山。”

    崆峒山?听着这个名字,我只觉得有几分熟悉,似乎从前在哪里听到过,只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了。

    “崆峒山上云霄洞中,有我的绝仙剑。”我还在想着为什么会觉得崆峒山熟悉,便听得她解释到,“绝仙剑取地火练就,神魔皆斩,带着它去昆仑,要保险些。”

    “带着你不行吗?”说起崆峒山我或许不能记得,不过说起绝仙剑的话,我倒是想起了,在这崆峒山上守护绝仙剑的,正是我的师弟玄玉。一想起当初玄玉因着九韶而那般讨厌我,我便有点害怕去见他,更不用说要从他手上拿回绝仙剑了。

    “这柄流霜剑只能克我们四族,昆仑圣境里的灵兽们说不上是神是魔,还是带上绝仙剑保险些。”剑中的凰羽显然没能体会我的这份心情,只是平静地解释到,说完,想了想,继续说,“若是我记得不错的话,这云霄洞原来是玄玉的府邸吧,他是九韶的师兄,平日里倒是常去重华殿走动。”

    “你记得不错,这云霄洞如今还是那玄玉的府邸,他如今奉命看守绝仙剑,此番我们要取剑,大约要费些功夫了。”我有些泄气地说了一句,彼时,层层叠叠的云雾散开,已经可以见到脚下青山隐隐。

    崆峒山本来只是神界西边一座有几分灵气的小山,山上奇险,山中多洞,所以也只是山脚下偶尔有一些灵物。天帝大约就是看上了崆峒山这一点,五百年前,收了那柄刺穿他儿子的绝仙剑之后,就将这神剑封印在了这里,还专门派了擅长布阵的玄玉驻守。

    这绝仙剑,本来是从前以收藏剑为爱好的凰羽在东皇岛上寻来的。听说是几万年前一位剑痴堕仙所铸,也不知那堕仙往剑里铸了些什么东西,反正这剑邪门得很,不管是神是魔,被捅上几剑,保管魂飞魄散。而且,这剑还噬主,所以,那堕仙铸好剑之后,还没来得及好好使用使用,就挂了。

    他死了之后,这剑也没人敢用,于是被丢在了那鸟不拉屎的东皇岛。后来同为剑痴的凰羽听了传言,不远万里跑去东皇岛,还真让她把这剑找回来了。

    作为辟天剑的宿主,噬主一说在凰羽身上大约是无法体现了,所以,得了宝贝之后的凰羽一直将剑带在身上,之后去重华宫还顺便拿剑捅了捅倒霉的九韶。

    听着剑中的凰羽跟我讲绝仙剑的来历,我只能在心里感叹这九韶也实在够倒霉的,好死不死,偏偏在凰羽寻到绝仙剑之后惹她生气,被这么捅一剑也实在是时运不济。

    等我落到云霄洞前,看着大开的洞门里提剑快步朝我走来的玄玉时,我才发现我居然还有闲心去感叹别人时运不济,此时此刻要时运不济的明显是站在洞口前的我才对。

    果然,还没等玄玉走出洞口,便见他抬手举剑,朝着我这边猛地一挥,接着便见了数十把飞剑从里面飞了出来,直直朝我这边逼来。

    我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却发现我的脚根本动不了,心中一惊,看着飞来的剑,想着我是不是该往后一倒或是往前一扑,躲开这么多剑,我的身体却是比我的想法还快,右手一扬,长剑一挥,一道华光中,凌厉的剑气将飞来的剑全都挡了下来。

    看着落在脚边的飞剑,我忍不住抬左手抚了抚心口,若是再晚一点点,我大约就要被捅成刺猬了。

    “我道是何人如此大胆,敢闯云霄洞,却不想居然是你这个妖女。”那边玄玉一击未成,提剑大步走了出来,看到来人是我之后,那张冰块脸上的表情更加凝重。那恼火的语气,仿佛要我把生吞活剥了一般。

    我一时间没有想明白,神界也不过短短十数日,先前在紫微宫我们相处得虽然说不上好,但是也没坏到这个地步,如今我怎么就变成了妖女了。

    “玄玉师弟,此番前来,我是想取回绝仙剑……”我堆着笑脸,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迎面而来的长剑打断,我足尖发力,侧身一闪,才堪堪躲过了玄玉刺过来的一剑。

    “来得正好,今日我便杀了你,替九韶报仇。”

    “等等!等等!玄玉师弟,你听我说!”我瞧着他面上闪过的几分纠结,忙挥手阻止他的动作,“我没有杀九韶啊,我是要去救九韶!”

    “你血洗赤峰林,屠杀赤妖族,杀死九韶的消息,如今传遍六界,我亲眼九韶的尸首沉如千灵峰的云海里,如今你还想如何狡辩?”剑锋一转,直直指向我,玄玉却没有动手,只是冷冷说道。

    “我的确屠杀了赤妖族,不过那是因为我魔气入体,无法控制。可是,我真的没有杀九韶,他还活着啊。”瞧着那剑锋上的冷光,我忙说道,“我不知道你在千灵峰看到了些什么,可是,那必然不是九韶的尸首,他如今在昆仑,我来取绝仙剑,便是为了去昆仑找他。”

    我到如今,其实也不是很明白,这天帝对九韶,到底是存的什么样的心思。先前听说,九韶被凰羽刺了一剑之后,是天帝以自身五万年修为救了九韶一命,九韶在九重天上住的也是灵气最胜,离天帝的金霄殿最近的殿宇,想来,他从前是颇受天帝宠爱的。

    可是,此番天帝对这个颇受宠爱的儿子不管不问就算了,还对外宣称他的死讯,甚至还要派人追杀他,这变化之快,实在是让我始料未及。他这般做,也只是想将九韶的死加在我的身上罢了,难道,为了扳倒我,天帝甚至愿意牺牲他儿子吗?若是这样,我在天帝心中的分量是不是太重了些?

    “你便是不信我,也该相信师傅吧?”眼瞧着玄玉一副不相信的模样,我知道我自己对他来说,是没什么说服力的,忙将师傅搬出来,“若是我真的杀了九韶,你觉得师傅会原谅我,维护我?还会愿意娶我?”

    这种生死关头,说起桑落要娶我之事,我倒是丝毫没有脸红心跳,看到玄玉面上的一丝动摇,我继续说:“相信我,只要你将绝仙剑给我,不出十日,我必将九韶给你完完整整带回来。”

    “你……”眼瞧着就要动摇的玄玉,却是突然目光一凛,手腕一转,手中的长剑便直直朝我刺来,“你这般迷惑得了师傅,可迷惑不了我,今日我便杀了你这个妖女,也算是为师傅除一害。”

    我没想到,搬出东华帝君来,非但没有说服他,倒让他将我变成师傅身边的一害了。

    他迎面刺来一剑,我还没有来得及抬手去挡,手中的剑却突然脱手,在空中划出一道淡紫色的剑光,就这般轻而易举地架住了玄玉落下的剑。

    “这是……”这才看清那柄剑的玄玉微微一愣,随即有些不解地看向我,“这柄流霜剑怎么会在你这里?”

    “我从我房间里寻来的,放我房间里的,自然就是我的。”知道那剑里有凰羽的一缕神魂,对于从前的凰羽的剑术,我是十分放心的。此番瞧着玄玉与那柄剑缠斗,我抱臂站在一旁,笑着看着他,不无得意地说道。

    “你可知,这柄剑是紫璃姑姑的,你这妖女,怎么配用紫璃姑姑的剑。”那边玄玉的声音里满是恼火,然而,在听到“紫璃姑姑”四个字的时候,不仅是我,就连那边的流霜剑都涌起十分浓烈的怒意,长剑低鸣,紫光大甚,刺向玄玉的剑招也越发狠利。

    我瞧着玄玉招架的姿态已经有几分狼狈,不由得心生快意,叫你提谁不好,偏偏要提那个紫璃,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不过,在知道这玄玉与紫璃竟然是亲戚的时候,我倒是颇有几分震惊的,先前还觉得他虽然讨厌,但是还算是个不错的人,尤其是他那般回护朋友九韶,可是如今知道他居然与紫璃有关系知道,我对他实在是没有半分好感了。

    “你倒是别只在这里看热闹,快去找绝仙剑啊。”我正抱臂在一旁欢喜地看着玄玉被怎么修理,却是突然听得空中又响起凰羽的声音,有几分气喘吁吁,带着几分无奈。

    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此番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趁着玄玉与流霜剑缠斗得分不开身之际,悄悄跑进了云霄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