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宋闺 > 266 难以自持

266 难以自持

作者:草原上0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宋闺最新章节!

    许诺回头,逆着光看过去,问:“你怎知道的?”

    “杨六郎前几日去世了,肖长临被派回来送死讯,明日便能到汴京。”

    朱商说话说的久了,口干想喝口水,端起水杯却发现杯子是空的,便举了举示意许诺帮忙倒一杯。

    许诺靠在门框上,心想送讯息的人还未抵达,朱商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她本想多问一句,可一想到肖远要回来,其余的事统统扔到脑后。脸上的笑意挡也挡不住,说了句多谢便小跑着离开了,根本没留意到朱商举着杯子的手。

    朱商将杯子重重地放回凭几上,轻声哼了一声,一脸嫌弃地说了句:“见色忘义。”

    第二日一早,许诺安排七月出门打探,午时七月笑眯眯地进屋,说:“娘子,小的刚才在御街上见到了肖家四郎君,黑了不少。”

    许诺闻言,淡淡地点点头,说:“好,辛苦了,回屋歇会吧。”

    说完话,眼皮垂下继续看书,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

    但是,等七月合上门离开后,她立刻蹦起来手舞足蹈地扭着身体。

    开心、兴奋、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那个少年。

    晚膳后,许诺让春棠找出前些日子刚做出来的一身衣裳,鹅黄的襦裙上绣着茶花,样式和颜色都正适合这个季节。

    换洗后,让春棠梳了头发,画了妆面,之后就在屋中一边看书一边等着肖远。

    可等到入夜,一本书看了一多半,也未见到肖远的身影。

    和官家汇报,至多一个时辰。

    许诺盯着书案上的烛灯。

    小火苗不时晃动一下,正如她此刻的心情。

    想到自己写的许多书信,又想到肖远寄回来的那多得数不清的画和玩物,许诺面无表情地吹灭了灯,二话不说抱着棉被睡觉了。

    说好的心有灵犀呢?

    竟敢不第一时间来看她!

    肖府,肖远跪在肖老太爷身前。

    “祖父,孙儿回来了。”肖远规规矩矩地磕头,过年时未归家的事情惹恼了祖父,虽然用藏品让祖父消了气,但他知道祖父一直等着他回来后再慢慢和他算这笔账。

    肖老太爷看着越来越壮实的孙子,沉声道:“还记得你有一个家!”

    “孙儿知错了。”

    肖远继续磕头,面对曾经的镇国大将军,现在的兵部尚书的祖父,肖远向来是一个言听计从的好孩子,只有了出门,才是那个到处霍霍的纨绔子弟肖四郎。

    听了一个时辰的教训,挨了顿家法,肖远才从肖老太爷屋里出来。

    刚走了几步,就遇到了他的父亲。

    “爹。”肖远遇到了父亲,亦是认真地行礼。

    “不要怪你祖父,他也是不得已才对你用家法,再过两年就好了。”六皇子倍受皇上喜爱,也是皇上如今唯一的儿子,两个月前不过四岁的六皇子被封了庆国公,不出三年皇上定会封他为太子。

    到那个时候,四郎就不用再这般辛苦了。

    “爹,孩儿明白祖父是为孩儿好,又怎会怪他老人家,孩儿先回去了。”肖远说完,立刻转身走了,身后传来一句:“好,回去好好休息。”

    在父亲的目光中,肖远快速离去。

    自从母亲去世,面对父亲,他总是想快些逃离。

    内心深处,他还是怨恨父亲没能救下母亲,就像他怨恨自己没有救下周王一样。

    回屋后,肖远洗了三遍澡,刚躺到榻上就睡着了。

    他一路赶回来,身上太脏,太臭,还带着血气,又是送了死讯回来的,不敢一回来就去许府。

    第二日一早,肖远拎着一包吃的来到许家。

    许诺正在早练,听到屋外的脚步声,迅速蹿到被子里。

    肖远先是敲了敲窗,见没反应便轻手轻脚地进了屋,将食物摆放在凭几上。

    正准备走,却听到许诺呵了一声:“站住!”

    肖远笑嘻嘻地回过头,说:“就知道你在装睡。”

    许诺坐起来不动,盯着肖远,从他的额头一直看到他的鼻子、下巴……

    一贯穿黑衣的肖远,今日穿了一身白色锦袍,竟给人风华少年,玉树临风的感觉。

    昨日听七月的语气,他就是既黑又脏。

    如今看着,却是白白嫩嫩的,比离开汴京时更英俊了。

    肖远见许诺呆呆地看着他,一动不动,指着凭几上的东西,说:“吃的要凉了,去洗漱。”

    说着话就过来帮许诺穿了鞋,又打了水给她擦脸。

    洗漱过后,吃饱喝足,许诺从后面抱住肖远,脸贴在他的脊背上。

    “我想你了。”她没有说昨晚等他很久的事情,只说了这一句。

    肖远听到此话,瞬间僵住,耳朵通红。

    随后,他感受到背上的两团柔软,心底窜出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不由就口干舌燥。

    许诺听到肖远吞咽口水的声音,双手放开,狠狠地踢了他一脚:“禁不住诱惑的家伙,还好是去了全是男人的军队,否则……”

    肖远被踢地倒在地上,装作很痛的样子,龇牙咧嘴,来回打滚。

    无论许诺怎么劝说,肖远就是不起来,只说:“亲我一下就好了。”

    许诺哼了一声,站起来,作势要推门出去。

    肖远急忙翻身起来,半跪着抱住许诺的腰,低声道:“六娘子,是肖某错了,放小的一马。”

    许诺瞪了他一眼,“无赖”。

    肖远斜靠在凭几上,许诺顺势睡在他腿上,抓起他的手,一根一根手指头的看。

    “这次回来,能待几日?我开了个酒楼,叫和悦堂,改日带你过去瞧瞧,里面的菜品好极了,你定会喜欢。”许诺看到肖远手上又厚了一层的茧,未免有些心疼他。

    肖远笑着说:“我已经听说了,明日就去吧。”

    “你知道胡灵离开的事情吗?”许诺说着话,翻身爬起来,两只手摸到肖远的腹部。

    肖远拉开许诺的手,道:“昨日祖父告诉我了。”

    “她中了佳仁县主的计谋,病发了打了朱商一顿,他到现在还在榻上卧着……”许诺的手又伸回去,一块一块地摸,心中想,军队果然是锻炼人的好地方,肖远的腹肌摸起来手感比过去好了太多。

    肖远呼吸越来越重。

    “我这本就是一个爆竹,不带你拿个火把到处晃的。”肖远隐忍着说。

    他没想到不过半年时间,干干瘦瘦的小娘子竟发育地有些线条了,胸前,手臂都软软的,让他十分不能自持。

    “心静自然凉,心里别乱想,就不会难受,看我,从来没对你有过别的想法。”许诺说着话,肖远突然俯下身吻住了她的嘴唇。

    他轻轻地吸着她的唇瓣,舌尖试探地伸进去。

    许诺双手抱住肖远的脖颈,迎合着他,轻轻地咬住了他的舌尖。

    肖远动作停了一下,盯住许诺的眼睛,看到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狡猾。

    他轻笑一声,问:“你对我真的没有过别的想法?”

    许诺瞪着肖远,不说话。

    没有丝毫犹豫,肖远再次吻下去,柔软的唇瓣和少女特有的气息吸引着他,让他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力度,双手握住许诺的腰,让她的身体贴在自己身上,一直到许诺喘不过气才停下。

    许诺的脸泛着绯红,轻声地喘息着,没想到经验还算丰富的自己会被肖远吻地喘不过气。

    肖远吻了吻她的脸颊,又吻了吻她的耳朵,然后吻到她的脖颈,从修长的脖颈一路吻下去,碰到衣领时,他突然停住。

    这时,他的一只手已经按在许诺胸前,另一只手在她的后腰上。

    而许诺,已经被肖远吻得眼神迷离了。

    之前她也与肖远接过吻,那时她就知道这身体敏感地很,如今的肖远浑身散发着荷尔蒙,她根本抵挡不住。

    -

    这章太符合今天的日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