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宋闺 > 222 商业机密

222 商业机密

作者:草原上01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宋闺最新章节!

    此案涉及到哪几个人,许诺心中清楚,只是在许谷诚面前却不好显露,便表现出一副吃惊的模样,好让他认为她是误打误撞,不经意间才帮到他。

    许谷诚双手交握,沉吟道:“听过冰铺掌柜的供词,才知他们本意要制造谣言,传谣你手下三家冰铺卖的冷饮不干净,吃了后人会浑身发颤,严重的还会死。六娘,你如何让他们断了这个念想的?”

    这些人长久混迹于商场之间,心思恶毒,想出坏招后绝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六娘竟能堵住他们的嘴!

    许诺被审案的速度惊到了,这么快就让那些人招了?

    是那些冰铺的掌柜太笨,还是审案的人太过厉害?

    许诺听过许谷诚的话后脑中闪过许多念头,最终唯一疑惑的是爹爹为何会问这个?

    难道她要说她只是乘那些人睡着的时候潜进卧房,拿着刀对着他们的宝贝威胁:他们胆敢出去乱造谣言,就割掉他们的宝贝。威胁后堵住嘴、用麻绳绑在屋中,直接将门在外面挂上锁,直到晚间才命人去给松了绑。

    若将这些简单粗暴的过程告诉父亲,父亲恐怕不会再和如今这般和蔼,更不会生出自己家女儿颇有能力的想法了。

    许诺没有任何犹豫,笑着道:“爹爹,这是商业机密,怎能随意透露呢?儿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否则怎会想出造谣言这样的法子?”

    “这孩子。”许谷诚无奈地叹气,却也不逼迫许诺,认真地说:“此事爹爹会处理好,你虽然之前参与了,可自现在开始,莫要再管此事。”他实在是怕许诺被人盯上,惹祸上身。

    说到底,许谷诚是信任许诺的,否则此事只要往深了追究,都会让许诺处于两难的境地。

    许诺乖乖点头,道:“谢谢爹爹,儿晓得了。”

    “好,你回去吧。”许谷诚摸摸许诺的头,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许诺站起身准备离开,突然想到什么,顿了一下认真道:“爹爹,关于此事,还望爹爹莫要告诉娘亲。”

    “这是自然的,你回去歇息吧。”

    许谷诚听到吕氏后面上的笑意霎时便浓了几分,六娘待她母亲还是如往常一般,如此便好。

    许诺走后,他将亲信叫入书房,道:“安排两个人暗中保护六娘。”六娘如今随时都可能处于危险的境地当中,他作为父亲,不可能放任不管。

    “阿郎,需不需要小的去查一查?”

    许谷诚抬头,目光如炬,盯了亲信片刻,坚定地回道:“不用,你先去安排暗卫的事情。”

    大郎前往苏州,除去夙夜暗中保护,也调了一批暗卫随他南下,如今六娘又处于这样的境地,许家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

    他不由庆幸这些年一直在经营暗中的势力,否则此刻恐怕要捉襟见肘了。

    许谷诚安排了两个人暗中保护,许诺当晚就察觉到了二人的存在,警惕了一夜。

    第二日早膳许谷诚告诉她关于暗卫的事情,她悬着的心才放下。

    此事虽然是好意,却将许诺愁地吃不下饭。

    她原本就要瞒着所有人管理朱商这一大摊子产业,还要抽空去和肖远约个会,如今有两个人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她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敢做!

    她确实是向父亲承认了朱商汴京的产业如今在她手中,但只是承认而已,并未细谈,父亲并未让她全盘托出。

    可若被父亲的人跟着她去那些门铺,看到了她处理事情时的模样,必然会吃惊于她的改变,也必然会告诉父亲。

    而那一面,她永远也不愿父亲母亲知晓,那是她绝对要隐藏的东西。

    出门若是想法子将两个暗卫甩掉,父亲那边不免生疑,她又要去解释一通。

    与其出门,还不如乖乖在家中待着。

    许诺在家中闷了几日。

    而这几日间,工部挪用存冰的事情已经断案了。

    工部所有与此事有关联的官员都受到了处罚,开封府通判更是被直接革了职,同时皇上下了一道旨意,取消开封府通判这个职务。

    从此,大宋府衙中唯独开封府再无通判。

    冰市竞价引发此案,吕夷简在开封府的权利会更集中,而父亲在工部也更受重视,许家此次可谓大获全胜。

    一日午后,许诺躺在塌上双手枕在脑后,翘着腿,春棠在一旁帮她扇着扇子。

    后窗突然有响动,许诺翻身坐起,让春棠出去。

    春棠应声是,退出去将门合好。

    许诺这才起身,走到后窗将窗户打开,肖远的笑脸便出现在面前。

    许诺将他拉入屋中,问:“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人给你传话了吗?我爹爹安排了两个暗卫给我,如今哪也去不了。”

    “知道有人看着还敢拉我进来?不怕你爹爹问你与我是何关系?”肖远一边说,一边取了扇子给许诺扇风。

    许诺看他一头汗,扔给他一个手帕,嫌弃道:“擦擦吧,否则春棠等会进来还以为我出了一身子臭汗呢。”

    “好。”肖远咧着嘴笑,六娘分明是关心他,却不好意思说出口。

    “你是不是将暗卫打晕了?”许诺知道肖远不会做出让她处境艰难的事情,既然敢进来,暗卫不是被引走了,便是被打晕了,但引走暗卫太耗时,他势必会选择打晕他们。

    肖远笑着点头,将擦过汗的帕子往怀里塞,道:“还是你懂我,走吧,带你出去。”

    许诺从肖远手中抽出帕子,放在凭几上,道:“若次次都给你,我这帕子用得也太快了些,你不用带走,到时候让人送去洗便是。要带我去哪儿?”

    肖远素来爱干净,自然也不会将自己用过的帕子还给许诺,如今见许诺竟不嫌弃他用过的东西,心中暖地如七月间正午的太阳。

    “去了就知道了。”肖远带着许诺出去,许家侧门不远处的巷子尽头有一匹健硕的黑马,马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帷帽。

    许诺愣住,皱眉问道:“一匹马?怎么骑?”

    肖远忍着笑,将帷帽戴在许诺头上,顺手帮她理了理。他带她出去,自然不能让人识出了她的身份,只能委屈她戴着帷帽。

    “我们一起骑啊。”

    “一起?”

    -

    Ps:夙夜已经暗中跟着许平逸去苏州了,作者君因为更文间距太长,忘记了(很惭愧……),上一章失误让夙夜又出现了一次,已经改过来了。现在尝试着周更吧,尽量快些完结。

    夙夜:还是亲妈吗?前一章才去了苏州,下一章又在汴京待命,武功好也不能这么个欺负啊,呜~

    作者:夙夜大爷,我错了,下一章让你去西北可好?

    夙夜:分明是后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