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走向人生巅峰 > 第5章 择校费要一万八

第5章 择校费要一万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重生之走向人生巅峰最新章节!

    陈寅抱着豆豆走到村口的时候,刚好碰到陈宝,她背着书包从公交车上下来,看见陈寅笑了笑,走过来对着豆豆张了张手,说:“让小姨抱抱。”

    豆豆是那种很招大人喜欢的孩子,谁抱都不哭,见陈宝伸手,就笑嘻嘻的搂着她的脖子凑了过去,然后说:“糕糕,糕糕......”

    陈宝抱着他颠了颠,笑着说“你可真够便宜的,一根雪糕就把自己卖了?”

    豆豆咯咯咯笑着,抱着她的脖子也不知道听懂了没。

    三个人走到就近的小商店,买了两根雪糕,陈寅把豆豆抱回来,把雪糕拿得远远的,自己吃一口,给他舔一口,搞得小孩儿伸长了手来抢。

    陈宝吃了口雪糕,仰头长长的舒了口气,整个人都有点儿活过来的感觉:“你考得不错吧?”

    “还行,应该没啥问题。”陈寅伸长了手把雪糕拿得远远的,逗着外甥来抢。“你呢?有把握考到向阳没?”

    陈宝斜着眼看他,嗤笑道:“你都有把握了,我还能没有?”

    豆豆挣扎了半天,陈寅终于把剩下的冰糕棍儿给了他,笑着说:“那行,咱俩也当一回校友。”

    中考成绩出来的那天,陈寅正被他妈打发去村头的小饭馆里打工洗碗,临走前他打电话查了分数,听着那分儿笑着松了口气,拿上包拐到堂屋跟他妈说了一声:“妈,中考成绩出来了。”

    他妈烫得方便面似的脑袋从麻将桌上抬起,问了句:“多少分?”

    “五百七十九。”

    她的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周围的麻友们先炸了:“考这么好?!”“能上向阳了吧?”“长得排场学习成绩还那么好,翠芝你真有福气。”

    陈寅他妈苗翠芝同志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整个人呆愣了一会儿,问他:“能上向阳?”

    “这还不好说,不知道今年分数线是多少。”陈寅从电视柜上拿了五块钱,说:“我去上班了,你们玩吧。”

    等他走了以后,苗翠芝整个人都有些不在状态,打牌的时候心不在焉的,她没想到陈寅能考出这么好的成绩,虽说这一年这孩子看着上进了不少,但她其实没抱什么希望。又打了两圈儿,实在打不下去把位子让给了别人:“我去给我们陈寅做午饭。”

    能让陈寅他妈放下麻将去做的事儿一般都是大事儿,陈寅也没想到自己还能享受一回这种超高级待遇,上辈子的记忆里他也就娶媳妇儿的时候享受过一回。

    半下午回家的时候厨房里还飘着饭菜的香味,堂屋里也没了哗哗的麻将声,这气氛很诡异,陈寅在院子里愣了两秒钟,狐疑的看了一眼卧在院子里的多多,问它:“出啥事儿了?”

    多多还以为逗它玩儿呢,立刻摇头摆尾就站了起来,围着陈寅直转圈儿,两只前爪也跃跃欲试的往他身上扑。

    “快进来吃饭。”苗翠芝的声音从堂屋里传出来。

    陈寅拍了拍多多的脑袋,拽了拽书包带子进了屋,笑着说:“咋没打麻将?”

    他妈正从锅里盛汤,低着头没说话。

    陈寅想了想,大致也猜出来点儿,就没再讨论这件事。他看着那满满一锅的排骨汤,有点儿反胃。“妈,别盛那么多,我在饭店吃过了,多了喝不下。”

    苗翠芝一听这话,把汤勺撂回了锅里,说:“那你自己盛吧。”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是有愧疚的,当初陈寅的成绩烂得像臭狗屎的时候她都没愧疚,这回他考得这么好,都能上向阳了,她反而愧疚了。她今天坐在沙发上等了半个下午,脱离了喧闹声的房间显得空荡荡的,等到陈寅回来,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陈寅端着汤碗,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去吃,一个是因为他实在吃不下了,另一个原因是,他已经习惯了堂屋里充斥着喧闹的声音,习惯了一个人躲在自己屋里吃饭。“妈,我回屋了。”

    等陈寅迈出步子,苗翠芝才开口:“你等会儿。”

    陈寅回头看她:“咋了?”

    午后的阳光正照在他的脸上,苗翠芝就着那道光看他,才发现,自己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得这么高这么帅了。

    她想了想,说:“你别去餐馆儿洗碗了,在家看书或者跟同学出去玩儿吧。”

    “那太好了。”陈寅笑着说,这种活儿他上辈子可真是干够了。

    苗翠芝从麻将桌下面的抽屉里摸了三百块钱出来:“给,这是给你的奖励,别乱花。”

    没过几天,向阳高中的录取分数线就下来了——591分儿。陈寅的堂妹陈宝已经顺顺利利的进了向阳的火箭班,可他离普通班的591还差了十二分儿,这着实是一件令人悲伤的事。

    比向阳稍微差点儿的高中——十一中的分数线也出来了,以陈寅的分儿妥妥能上,但他多少有那么点儿不甘心。虽说他不是一个真心爱学习的人,可向阳跟十一中的升学率在那儿摆着,是个人都分得清好坏。而且向阳住校,正好他可以远离他们家每天哗啦啦麻将声的喧嚣。

    第三天,向阳一批的录取名单新鲜出炉,除了恭喜榜上有名的那些莘莘学子,还要祝贺倒霉催的差了十二分儿的陈寅同学——学校第一批的人数没录够。

    降分儿的那天,陈寅一大早就守在向阳的大门外,看着里面的负责人一会儿亮出一面小黑板,一会儿亮出一面小黑板,上面的分数一点儿一点儿往下降,每一分都降得扣人心弦。

    第一次亮黑板的时候,上面写着——585,降了六分儿。外面等着的学生一看自己的分儿够了,拿着成绩单从学校开得那道窄窄的小门进去,高兴得像是迈进了大学的门槛。

    陈寅蹲在那儿一个一个数着进去的人数,一个,两个,三个......十八个,他蹲在那儿喝了口水,头上都冒汗了。

    第二次亮黑板的时候,上面写着——582,降了三分儿,又进去了几个人,陈寅在心里捏了把汗。

    第三次亮黑板——580。

    他坐在地上呼了口气,579,只差一分儿,大约是没什么戏了,这一天不止是向阳录取的最后一天,也是十一中的报名截止日期。他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准备蹬上自行车抓紧时间往十一中赶。

    其实陈寅的分数还是能上向阳的,不过得交择校费,一万八,他没打算让家里掏这笔钱。

    陈寅刚从地上站起来,他的手机忽然在兜里叮叮咚咚响了起来。“妈,怎么了?”

    他妈那头像是在慌着干什么事儿,气息有点重:“你别去十一中了,在向阳门口等我,我马上过去找你。”

    陈寅一听这话,明白了,赶紧说:“妈你别来了,一万八呢,干点儿啥不好,我将来娶媳妇儿还用呢。”

    “别说废话,在校门口等我,我马上过去。”苗翠芝说完挂了电话。

    陈寅站在那儿忍不住笑了,心里有点感动,他爸在他小学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留下了点钱,他们家日子虽然过得不是特紧巴,但也没多富裕。凭着他妈那点儿退休工资跟他爸的抚恤金,苗翠芝同志能做出给他花一万八的择校费这样的决定还是挺需要勇气的。

    没过一会儿,陈寅的电话又响了,还是他妈打来的。“你现在赶紧进学校!你们初中校长刚给我打电话,给你争取到了一个名额,快进去报名!”

    这无异于喜从天降,陈寅站在那儿先是愣了两秒钟,反应过来赶紧往学校里跑。报名站那儿已经没有其他学生了,他喘着气跑过去,负责报名的老师看着二三十岁,见他的样子笑了:“别慌,等着你呢。”

    陈寅咧着嘴也笑了,把成绩单和各种证件交了:“谢谢您。”

    那老师边登记边说:“别谢我,要谢就谢你们十六中校长吧,据说咱们校长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向阳高中的生活跟陈寅两辈子加起来的所有经历都不一样,教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式的生活说实话没什么乐趣,但他必须承认,这里的学习氛围是他有生以来待过的最浓的地方。

    他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拼了老命考上大学,可考上大学之后他要选什么专业呢?毕业之后他又该干什么呢?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陈寅觉得自己即便不搬砖了也不是什么特别能坐得住的人,而且他脑子不是特别好使,要不然随便剽窃个上辈子别人的创意、做生意炒股,随便怎样都能把自己后半辈子的吃穿给赚出来。投资房地产倒是一项稳赚不赔的生意,可他没本钱。

    陈寅利用每节课的课间思考了两天,最终决定去找陈宝沟通一下。他这堂妹一向是个很有主意的人,上辈子说上北大就上北大,说出国就出国,说拿奖学金就拿奖学金,说不结婚就不结婚。

    虽然陈寅上辈子死的时候陈宝只有二十三岁,他很遗憾的没能亲眼见证陈宝到底有没有把不婚主义贯彻始终,但陈寅私心里觉得,以陈宝这姑娘剽悍的性格,实在没什么不可能。

    下午放学到晚自习的这段休息时间挺长,陈寅去火箭班找陈宝的时候,她正低着头一边啃苹果一边翻《国家地理》。

    “又不吃晚饭?你已经够瘦了,不用减了。”陈寅拿了一瓶营养快线给她:“再说你又不交男朋友,干嘛这么虐待自己?”

    陈宝闻言瞥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为了美给男的看,为什么不交男朋友就不用控制身材?而且吃得过饱会影响思考。”

    陈寅立刻举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我错了。”然后他十分认真的向这个剽悍的堂妹诉说了自己的苦恼。

    陈宝嗤笑了一声,看着他说:“当明星啊,不用动脑子还赚钱多,长得帅就行了。”然后她拿眼风将陈寅上下扫了一遍,下了个定义:“嗯,这唯一的标准你已经合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