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走向人生巅峰 > 第9章 被包养的男生

第9章 被包养的男生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重生之走向人生巅峰最新章节!

    一行人出门的时候正是晚霞满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独属于夏末的香甜,陈寅使劲儿嗅了嗅,嗯,还有各种层次的香水味儿。

    宿舍里其他三个人的家境都挺好的,不光衣着打扮,就连那些电子配件也无一不是名牌,四个人走出去只有陈寅略显寒酸,不过他擅长以颜值取胜。

    秦琰把胳膊搭在他的肩上,一路说说笑笑的出了宿舍大门,迎面一辆宾利开过来,陈寅被那车标闪了下眼,旁边三个人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彭安哲看他那副土包子样儿,笑道:“在帝都电影学院这样的地方,豪车随处可见,以后你见得更多,指不定还有人要送你呢。”

    陈寅笑了笑没支声儿,扭头瞥了一眼刚刚从车上下来的人,是个身量高挑的清秀男孩儿,从副驾上下来之后又绕到主驾的车窗那儿,脑袋伸进去半天不知道在干什么。等他从车窗那儿站直的时候,轻咬着嘴唇,笑得婉转风流,那一脸春光比涂了胭脂还好看。

    陈寅张大了嘴,是他想得那样儿吗?

    秦琰也向后看了一眼,皱了皱眉,一只手把陈寅的脑袋转到前面:“看什么呢那么专注?都快撞到电线杆子上了。”

    “不是......”他用手小心翼翼的指了指身后的那辆车子,有点不敢相信。“不是吧?”

    “是啊,怎么不是?”

    他小声再次确认了一遍:“被包的?”

    “你看他那样儿能包养别人吗?可不是被包的?”秦琰一脸乐呵。“那小模样儿估计能换一套房。”

    他一直以为只有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人才会迫不得已出卖自己,高等学府也这样儿?陈寅兀自沉浸在震惊里,一抬头见那宾利从眼前缓缓滑过去,主驾的车窗还没关,里面分明是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男人!卧槽!男人!被包养就算了还是个男人!陈寅觉得自己的三观在这一天里被刷新了无数遍。

    秦琰看着他那样子简直要笑倒在地上,扶着他的肩膀东倒西歪的:“寅哥你也太可爱了吧?”

    毛玉衡也是一脸见怪不怪的说:“寅哥没想到你这么单纯啊。”

    到底是我太单纯还是这个世界太疯狂?一个十六岁的小男孩儿竟然都能如此淡定的面对社会丑恶面了,我到底进了一个什么地方啊?

    秦琰还嫌不够,笑着说:“你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帅的,肯定比他赚得多。”

    陈寅叹口气瞥了他一眼:“小朋友,保持我们初见时的单纯可爱好吗?”

    秦琰被那一眼瞥得愣了一下,舔了舔嘴唇笑了。

    宾利主驾里的男人故意放慢了车速,看着陈寅的表情慢慢牵起了嘴角。

    这世界不止疯狂,还现实,开学才一个多月,陈寅就感受到了帝都物价水平的高不可攀,原定的生活费在现实面前已经十分捉襟见肘,他开始考虑找个兼职做一做。

    打工的事儿其实他开始也有设想,不过被他安排在大二了,大一准备好好学习来着,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他把银行卡上那点儿数字刷了一遍又一遍,想着接下来的生活费该如何分配,然后跑到大学论坛的兼职版块儿看有什么活儿没。

    彭安哲正换了衣服往脑袋上喷发胶,一张小脸儿抹得跟剥了壳儿的鸡蛋似的:“寅哥,酒吧去吗?”时间长了他也放下身段开始跟着毛玉衡他们一起叫寅哥。

    “不去,我正找工作呢。你玩儿得开心。”秦琰一边点鼠标一边把眼睛从电脑屏幕移到彭安哲的脸上。“嗯,帅!”

    “找工作啊?”彭安哲抿了抿嘴:“我有个工作你干不干?工资挺高的。”

    陈寅这才放下鼠标:“什么活儿?”

    “我有一个朋友开酒吧的,正缺服务生,你要是愿意做,今天晚上就跟我去看看。一个月底薪五千,平时还有小费,就是有点辛苦。”

    陈寅思量了一会儿,有点儿心动,一个月五千就完全不用让家里打钱了,辛苦倒是不怕,就怕跟上课时间冲突。

    秦琰刚从操场上打球回来,听见彭安哲说工资跟小费,就问:“寅哥要去打工啊?”

    “嗯,安哲给我介绍了个酒吧服务生的活儿,底薪五千。”他站起来,准备换身衣服:“安哲你等我一会儿,我换身衣服跟你去。”

    “别啊。”秦琰一双汗唧唧的大手直接抓住了陈寅的胳膊,然后对愣在一旁的彭安哲说:“你去玩儿吧。”

    彭安哲抿了抿嘴笑道:“行,秦琰肯定有更好的工作,你听他的吧。”

    秦琰平时做人做事都不高调,但是陈寅感觉他家里的背景应该不一般,宿舍里的另外两个人平时对他都挺客气的,连彭安哲这种高傲到不行的人都有意无意的巴结他。

    陈寅诶哟了一声:“您那一手汗全蹭我衣服上了。你有什么好活儿啊?”

    秦琰逮着空儿就要调戏他:“我活儿肯定好。你周末空着时间别跟小姑娘撩骚,我就带你去挣钱,保证比服务员赚得多,而且跟上课时间还不冲突。

    “我什么时候跟小姑娘撩骚了?”陈寅突然想起了之前秦琰说过的关于包养的话题,又有点忐忑的问:“什么活儿啊?你搞得那么神秘,不违法乱纪吧?”

    秦琰看着他笑,两只手揉上他的脸:“寅哥你怎么那么可爱呢?你当我媳妇儿吧。”

    “你这孩子是分不清公母吗?”陈寅抹了把脸:“我都跟你说了你一手汗,蹭完衣服蹭脸,我这一身儿算是给你造好了,还得去洗。”

    “洗洗更健康,咱俩一块儿洗。”

    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得很快,周六一大早陈寅就把秦琰从床上抓了起来:“快快快,你不是说不能迟到吗?”

    秦琰摸着床头看了眼表:“我去!大哥这才七点啊,九点见面,我开车咱们半个小时就到了,乖乖的,再睡会儿啊。”

    毛玉衡昨天晚上住他表哥家没回宿舍,彭安哲还在睡,听见他俩说话的声音翻了个身。陈寅有求于人,而且怕把别人吵醒,也不好再说什么,他跑到食堂吃了早点,又买了份儿带回来。

    秦琰刚好从床上爬下来,揉了揉眼睛,说:“我还以为你生气跑了呢,我从小就赖床,不好意思啊。”

    “没有,我吃早饭去了,你赶紧去洗漱,吃点东西再走。”

    秦琰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去了卫生间。

    彭安哲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挤着一只眼说:“寅哥,我的早点呢?”

    “我不知道你几点起,就没给你买。”陈寅说着把彭安哲的被子往上拉了拉把他的脑袋全盖上,还拍了拍。“还早呢,快继续睡。”

    彭安哲哼哼了一声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唉,别找借口,你们俩是真爱。”

    你们这电影学院的人是不是都不正常啊?还是咱们中国的社会文明已经开化到这个境界了?

    等秦琰从卫生间出来,陈寅火速把煎饼果子和豆浆给他打开放好:“皇上请用。”

    秦琰神清气爽的看了他一眼,笑着说:“小寅子干得不错。”

    等他们吃完东西找到秦琰的车的时候才刚刚八点二十,陈寅看着眼前的越野咂了砸嘴,同人不同命啊。坐上车的时候他还有点儿忐忑:“你有驾照没?”

    秦琰在车顶摸了一会儿把驾照扔给他:“喏,还热乎着呢。”

    “不是吧?陛下,你才刚刚拿到一个月啊?”

    “准确的说是一个月零八天。”他拍了一把陈寅的大腿:“我十五岁就摸车了,放心吧,你的命包在我身上。”

    陈寅条件反射的收了一下腿,认真看了看秦琰:“那你开得时候小心点儿。”

    秦琰被他这一眼看得心里咯噔一下儿,但是这拍也拍过了,没法儿再收回来。

    干活儿的地方是一个摄影工作室,到五环了,秦琰根本没听陈寅的,一路上开得飞快,到目的地的时候还是迟到了十分钟。

    陈寅下了车扶着路边的树吐出一口浊气,镇静了一会儿才说:“陛下您的车技真是非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