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以身相许 > 第6章 小狼哥哥和小兔几

第6章 小狼哥哥和小兔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以身相许最新章节!

    相比于许钊的心花怒放,顾琛的心情几乎糟透了。这一场乌龙事把他因为早下班的心情破坏得一塌糊涂。

    他坐在床边,定定神,仔细回想刚刚那个人的样子,剑眉星目,脸颊的线条深刻的像是一刀刀刻出来的,这样气势的人他如果见过完全不可能没印象。顾琛又一遍确认了自己的观点:莫名其妙的蛇精病!

    ~~~~(>_<)~~~~许小钊哭晕在厕所。

    给顾怀远打过电话,说是六点半才会收工,顾琛看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索性走到桌前,师父常说练字宁心,他也渐渐养成了习惯,心静不下来的时候就练练字,磨磨性子。笔墨纸砚都是现成的,顾琛墨笔挥毫,也不拘字体和流派,随心所欲地从龙飞蛇舞的草书写到横平竖直的楷书,直到心境恢复平静,一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该动身找顾怀远吃饭了。

    刚打开门,顾琛就知道自己的字白练了!蛇精病同学正衣冠楚楚一本正经的站在外面,西装革履气势逼人,本该走霸道总裁承包鱼塘的路子,可惜全被他见到顾琛露出的傻笑破坏的干干净净。顾琛冷眼看着他凑上来,手里还拿着一份食盒,额,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不行!顾琛你要稳住,(⊙o⊙)有糖醋排骨,拿出你吃货的尊严,(⊙o⊙)有京酱肉丝,美食不能淫,(⊙o⊙)有辣子鸡块,香味不能屈,(⊙o⊙)(⊙o⊙)好像还有金桔的味道!顾琛简直要费尽全身力气才能控制自己不向食盒中看,坚定的离开一步步踏上寻找顾怀远的路程,老大啊,如果你今天的外卖不能满足我的话,我们就友尽了!

    “小狼哥哥!”石破天惊的一句让顾琛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上,他震惊的转头看向身后的人。顺便把周围人的目光收入眼中,简直是不忍直视!这都一个小时了,怎么一个人都没走!顾琛用深邃的眼光看了许钊一眼,试图表达自己的意思:有什么事我们进去说。

    奈何许钊完全没有领悟顾琛的意图,他看顾琛没反应,又迫不及待的来了一句:“小狼哥哥,我是小兔几啊!”皇上,我是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啊!你妹的小狼哥哥!你妹的小兔几!

    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蠢!顾琛大步走过去,一手扣住许钊的脖子把他推进了屋里,另一只手还不忘拿住食盒保持它的平稳,最后一脚带上门,留外面一大群人瞠目结舌的呆立在门外。眼科

    许钊任由顾琛粗暴的把他弄进门,即使他知道以顾琛的力道不出一秒就能捏断他的脖子,他仍然毫无反抗。毕竟,这是父母被害之后唯一能给他安全感的人啊!

    顾琛把许钊带进门之后就不知怎么处置他了,幸好许钊识相得很,已经手脚麻利的把摆满墨纸的桌子收拾利落,摆上饭菜,甚至趁顾琛的注意力被菜色吸引,还偷偷折了一张纸放进口袋。

    缀着糖色的糖醋排骨,酱香浓郁的京酱肉丝,颜色鲜亮的辣子鸡块,还有新鲜欲滴的小金桔。竟然还是热的,顾琛看向许钊,后者对他露出一个满含期待的笑容,他收回目光,拿了一个小金桔,吃到嘴里才发现不同,又拿起一个才看出这小金桔被人不知用什么方法去掉了桔核,外表竟然能保持基本完整,不知费心多少。

    顾琛把小金桔塞进嘴里,才含含糊糊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许钊,我叫许钊。”

    “哦。”顾琛咂咂嘴,不知道下面说什么。他们的确有过渊源。大概是十年之前,他刚满十六岁,师父嫌烦把他赶下山,那是他第一次出远门。他径直搭了火车去了个偏远的山区,绵绵延延的群山看不到头。顾琛年轻时的精力用也用不完,他翻遍了所有的山。然后就碰到了许钊,躲在一个黑兮兮的山洞里,扭了脚,衣服破破烂烂,身上也一道道伤痕,也不知道待了多久,跟个落入猎人陷阱的兔子一样。想也不用想,他救了他。绵延起伏的山势提供了绝佳的躲藏条件,他带着许钊躲来藏去,最后真的瞒住了追来的人,他们离开了。直到许钊伤势痊愈离开顾琛也没问过他的名字,反正呆萌的跟只兔子一样,就叫小兔子,相对应的就是小狼哥哥。分开的时候许钊哭着喊他,他头也没有回。师父说人生贵在相识,这是一种缘分,遇到了就珍惜,分开了就忘记。这一忘,就是十年。

    顾琛抬头打量着许钊,半晌才说:“你变多了。”的确变得多了,柔柔弱弱的小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面前这个翻云覆雨的男人,就好像是脱去了兔子的外皮,终于露出了食肉动物森冷的獠牙。

    许钊安静的任由顾琛打量自己,听到问话才对他露齿一笑:“小狼哥哥也变多了。”所以他拼尽全力找了他十年也没有找到。十年前那个锋芒毕露的少年不见了,时常挂在嘴边的冷笑也不见了,顾琛现在笑的懒洋洋的,无害的样子比十年前更像个少年。感谢上苍终于让他遇到他!

    “顾琛。”中二时期的黑历史顾琛实在不想提。

    “顾琛哥哥。”许钊乖乖叫人。

    “顾琛!”

    “阿琛。”顾琛瞥了许钊一眼,觉得阿琛比顾琛哥哥好多了,也就默认了这个称呼。

    许钊眯着眼笑了笑,指着桌上的菜说:“阿琛尝尝看,不合口味的话我再去做。”

    顾琛倒是真的惊讶了,本以为这菜是面前这位大少爷找厨师做的,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做菜。”

    “因为我觉得阿琛一定不会做,所以我就去学了。”

    Σ(°△°|||)︴顾琛被这个逻辑惊呆了。默默地看了满脸求表扬的许钊一眼,顾琛拿起筷子飞快的吃起来。吃到口中才发现好像有些不同,刚有点疑惑许钊的解释就恰到好处的传到耳中:“我知道阿琛不爱吃葱姜,所以爆香之后就把葱姜挑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顾琛的确从小就不喜欢吃葱姜,只不过挑出来又太麻烦,他又天南海北的跑来跑去,从来也不愿意费这个功夫。他这个小习惯也只有师父才知道,许钊是怎么知道的?

    “我记得当时每次吃到葱姜阿琛就会皱眉头。”

    “你怎么会还记得?”顾琛惊讶的挑挑眉毛,十年时间,他对这件事也就是有个大概的模糊印象,许钊怎么会连这些小的不能再小的细节都记得。

    “因为我记性好吧,”许钊低头笑笑。怎么会不记得,在不见他的十年里,许钊几乎把当时相处的每个细节掰开揉碎了一遍遍回味,阿琛高兴会挑左边的眉毛,生气会压右边的眉毛,所有关于阿琛的一切,他在心里刻得清清楚楚。只是这些现在还不能让阿琛知道。“我还记得阿琛总是威胁要丢掉我。”

    “对啊,你当时太烦人了。”顾琛捞了一块排骨放嘴里嚼的咔吱咔吱响,毫不遮掩的说,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许钊当时还是个公子哥大少爷脾气,刚刚被救的时候还好一点,后来就有点颐指气使的苗头。救了你还这么烦,顾琛也是年少气盛,手一松就把许钊从背上丢地上了,看都没看一眼就跑了。等到顾琛慢悠悠探了一圈地形回来找到他的时候,许钊几乎哭的背过气去,脸脏的跟个花猫一样,看到顾琛跟奶娃娃看到妈一样,哭的更响了。“闭嘴!”许钊果然憋得快背过气去也不敢再吭一声,然后哼哧哼哧的蹭过来给顾琛捏肩揉腿,一边又带着哭腔保证自己会听话,会乖。顾琛铁了心的不惯着他,抓了只野鸡回来烤了,自己一个人吃的喷香,理也不理许钊。许钊也不敢多话,一边可怜巴巴的忍着饥饿,一边小狼哥哥长小狼哥哥短的讨好顾琛。顾琛也是真的狠得下心,整整饿了他一天,直到许钊走路都摇摇晃晃,好像快恢复到刚把他救出来的模样的时候,才终于给了许钊一个正眼,一摆手许钊就巴巴的凑了过来。

    “知道错了?”

    “知道了,小狼哥哥对不起,我错了。”

    “以后听话吗?”

    “听!我保证听小狼哥哥的话。”

    “过来吃饭吧。”

    “谢谢小狼哥哥!谢谢小狼哥哥!”

    “以后再不听话就直接把你丢掉!”

    “不会的不会的!”

    “的确很烦人,所以谢谢阿琛当时没有丢掉我。”许钊显然也是回想起那段时光,他当时从不谙世事的大少爷一下子沦落到四处流窜的猎物,父母生死不明,自己死里求生,落差之大不是他那个年龄可以承受的。他躲在那个山洞中待了两天,不敢活动不敢出来,渴了就舔舔湿润的岩石,饿了也只能吃点干草,到后来他几乎感觉眼睛都失去了作用。

    如果没有顾琛,他真的会死在那儿也说不定。

    顾琛已经吃完饭,擦干净手,漫不经心的说:“你听话当然就不会丢下你。”

    许钊看着顾琛,有几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身上,好像时间没有流逝,二十六岁的顾琛和十六岁的顾琛重合了,“我会听话的。”许钊对着光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