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重生之锦书难托 > 第12章

第12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重生之锦书难托最新章节!

    第12章提亲

    抚西大将军,姓周,名慕寒,二十有二。周姓乃大历国姓,周慕寒乃先高祖皇帝第九子荣亲王的嫡子,是当今圣上的亲侄子,外祖一脉是大历赫赫有名的簪缨世家——镇国大将军府林家。

    周慕寒十三岁投入林老将军麾下,排兵布阵调兵遣将深得老将军亲传,加之个人性格杀伐果决,实战不拘泥于常法,冲锋陷阵勇狠无双,很快便在军中崭露头角。十六岁时率领三千骑兵深入草原腹地截断鹘军粮草供给,十八岁、十九岁,两次率领骁骑长途奔袭,深入敌境数百里,将数支驻守鹘兵杀得四处逃窜。两次西征,周慕寒率轻骑军打破突厥防线,尖刀般插入敌人内部,配合三线大军围剿突厥主力,生擒敌军主帅。漠西之战大捷后,周慕寒获封抚西大将军,统帅西军,并兼任川省总督,成为名副其实手握军政大权的封疆大吏。

    白素锦的记忆里对这位年轻的抚西大将军的印象很深刻,倒不是说白三姑娘以前多关注他,而是大将军的“威名”,放眼整个大历,除了还在娘胎里的和尚且听不懂人话的,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能拥有如此广阔的群众基础,除了赫赫战功,还要“归功”于大将军的另外两项“盛名”——狠戾、天煞。

    外族将士“谈寒色变”,不仅因为周慕寒用兵如神,更因为他的战场上——没有俘虏。和周慕寒两军对决,要么逃、要么死,绝对没有“降”这第三条路。漠西之战,当胜负已分情势一边倒的状况下,直到大历士兵杀尽最后一名敌军后才鸣金收兵。漠西大捷的战报送抵宫中,周慕寒获封殊荣的同时,也遭到了数位御史大人的联名弹劾,狠戾之名传遍天下。

    周慕寒出生时难产,母妃林氏执意保子,导致产后身体极度虚弱,小心将养近六年,最后还是殁了。十四岁,周慕寒与翰林院掌院秦大人的嫡次女定亲,不足半年,秦二姑娘身染风寒,殁了。十八岁获封骁骑参将时,与理藩院左侍郎石大人的嫡女定亲,不足三个月,石姑娘春游落水,殁了。二十一岁荣封抚西大将军,圣上亲自赐婚,与兵部尚书陆大人家的三姑娘定亲,结果还没到一个月,陆三姑娘就出天花,殁了。从此,京中凡有适婚女儿的富贵人家,皆提及抚西大将军色变,据说太后娘娘有意将都察院右都御史家的四姑娘指给大将军,结果右都御史韦大人闻风后跪在太后娘娘跟前哭了好一通,这桩指婚最后不了了之。

    是以,提及周慕寒的名字,常常被贴上明晃晃的三个标签:战神、索命阎王、天煞孤星。

    如今,这位威名满天下的抚西大将军,竟然就坐在自家花厅的茶室。

    白素锦第一眼看到周慕寒,还是挺意外的。

    一身锦衣常服,腰间坠着一方镂空雕刻的玲珑玉佩,长身负手而立,抬眸间凝望过来,宛如墙角那株玉兰,挺拔静谧,花开无声。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周身气息平和的人,竟然就是外夷人眼中的“索命阎王”。

    白素锦亲手泡了一壶茶,这是许家大爷去年特意让人给送过来的顶级红袍,统共得了不到半斤,就给她分了二两过来,白三姑娘一直舍不得喝,白素锦于茶道是个外行,如今倒是便宜了周慕寒。

    摒退随侍,茶室内只有两人,白素锦将七分满的茶盏递与周慕寒,近距离打量这位身份尊贵的不速之客。

    他的脸很瘦,但天庭饱满,眉眼清俊,举手投足从容有礼,配上一袭月白锦袍,俨然富贵人家的谦谦公子,饱读诗书,芝兰玉树。

    在白素锦悄然打量周慕寒的同时,周慕寒也在观察着她。不若困在内院长大的深闺女子,待人落落大方,坦然不怯,即便是面对他,也能不卑不亢,从容有度。颜色嘛,虽不是倾国倾城,但五官柔和,双眸清透,看着极为悦目。

    不动声色地喝完两盏茶,周慕寒直接开口道明来意。

    提亲?!

    从见到周慕寒开始,白素锦就在心里猜想了数种他造访的可能:为了布匹?为了纳粮?为了通过自己和许家对话?

    ......

    可是,再多的猜测,也断没有“被大将军看上了”这一种可能!

    不管怎么说,白素锦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皇亲贵胄,股肱之臣,封疆大吏......就算名声再不堪,如此荣耀加身之人上人,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商户女头上,尤其是自己这种还退过婚的。

    白素锦也不是贬低自己,门当户对在择偶一事上还是很有道理的,彼此落差不大,一起生活更容易磨合,生活起来也更自在些。尽管生存于这个可以三妻四妾的封建男权社会,白素锦还是想为自己好好谋福利,毕竟,这世界上还有钱塘许家那种“不得纳妾”的人家存在。

    这种人家,可能是清流寒门,可能是财势相当的商贾之家,也可能是地方官宦府第......不管哪一种,都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位皇亲权贵。

    周慕寒说起提亲一事从容淡定,白素锦也索性不和他打太极。

    “冒昧一问,将军如何想到向民女提亲?”

    周慕寒轻轻转动指间的茶盏,看向白素锦的双眼中泛上淡淡笑意,“数日前,偶然经过令府门前,有幸一睹姑娘风采,再难思迁。”

    这是......一见钟情?

    不作他想,周慕寒口中所说的数日前,应该就是家门口发生闹剧的那天。想到当日自己众目睽睽之下对苏/荣毫不客气的反驳,在当下世风看来,即便有理,也有违妇德,难免被那些封建卫道士们诟病。

    白素锦自然是不在乎的,但听周慕寒这么一说,心里不禁暗道:这大将军口味还挺重!

    “既然将军当日在场,自然也知晓民女的性情一二。相信将军此行之前,定是做了一番准备,坦白讲,民女在外的名声......不甚好,将来也不会为了博取所谓的好名声而蜗居后院,如寻常妇人那般相夫教子,足不出户。更重要的是,民女那日当众也说了,此生容不得妾室。故而,民女福薄,怕是要辜负将军的错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