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越女主就是这么高大上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越女主就是这么高大上最新章节!

    在如玉的记忆中,已经去世了六年的君后其实是个很少被回忆起来的存在。

    因为那段时光,对于沈如玉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翻出来常常回味的记忆。

    君后是个长得颇为高大俊美,而性格极为刚强和专横的男人。

    在先帝去世,他权倾朝野之后,那张英俊的面容就很少再露出笑容,神情也一日比一日更加冷酷,为了稳固权势,他杀了许多人,直到再也没有敢于反抗违背——至少是明面上反抗违背他。

    那段时间人心惶惶,人人不安,唯恐下一个就轮到自己大祸临头。

    沈如玉从未接触过这样高度压力的氛围,她在君后的身边看多了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她知道自己管不了,也没有必要去管,她只是觉得……那些决定她们命运的人,是否真的有资格能够决定她们的生死?

    这世界上难道有谁的利益,可以光明正大的牺牲别人的性命来成全?

    沈如玉难以理解“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的忠君思想,她感觉不到身为皇帝有哪里神圣不可侵犯,也不明白那些明明被赐死,却朝着皇宫叩首谢恩的官员们的想法。

    但她在君后的身边,也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绘画弹琴,温和安静的微笑,她年纪尚小,君后倒也不曾为难过她,沈家也早早明哲保身,保持着低调,因此并未被牵连太多。

    只是每天看着君后随意在奏折上,轻巧的用红笔勾一个圈,就能够决定一个人即将人头落地,这让沈如玉完全感觉不到生命的厚重。

    在现代的时候,她从没这么频繁的听见别人的死讯,直面过身边的死亡。

    昨天还好好的人,说不定今天说没就没了。有些是因为自己犯下的事,有些只是因为连坐,甚至有些清清白白,却被莫须有的陷害,那真是要你死就得死,没有理由也要捏造出理由来。

    每天都有人入狱,每天都有人被杀,最夸张的时候,整个朝堂上甚至空了一半,沈如玉听母亲上朝回来说,几乎大殿上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因为已经没有人再敢说话。

    古代,人命有时候真的贱如蓬草。

    沈如玉不喜欢那种感觉。

    她在他身边,非常压抑。

    但是只有君后不再宣她入宫的权利,哪有她自己不去的资格?

    所以无可奈何之下,沈如玉试着在宫廷内寻找能够让她心情愉悦的事物,好让在宫廷之中的时间不再那么难熬。

    ——幸运的是,她遇到了李瞾。

    在李瞾的心中,他十八岁那年,才算是和沈如玉正式认识——之前不过是知道有对方存在的状态,知道这是自己父后所喜爱的家伙——然后对她一见钟情。

    但是事实并不是那样的。

    沈如玉记得清清楚楚,那天,她跟在君后身边的宦官身后,奉召前往御花园觐见,正要进去的时候,却听见从园内传来了一个少年陌生清亮的声音,高兴的在说话,“父后!那匹赤兔火龙驹是我的了!就这么说定了!”

    然后一团火焰就这么跳入了沈如玉的眼眸,她几乎下意识的就仿佛害怕被灼伤一般朝后退了一步,才看清那是一身红色骑装的俊秀少年。

    那年她七岁,他十五岁。

    刚刚脱去了孩童的奶气粉嫩,终于进入了少年时期的男孩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他肌肤白皙,眼眸明亮如星,唇角微勾,眉宇之间带着说不出高傲骄纵,那意气风发的神态好看的紧,只想要人让他一直这么顺心如意下去,一直开开心心的才好。

    沈如玉是第一次见到他,心中隐隐的有了猜测,直到跟着宦官一起朝他行礼的时候,才终于确定了他的身份。

    ——果然是那个先帝和君后最为疼爱的儿子,五皇子。

    李瞾并没有看见沈如玉,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朝这边扫来一眼,只不耐烦的说着“嗯嗯起来吧”,就心里惦记着刚刚要来的赤兔火龙驹,一脸兴奋的跑远了。

    他看起来那么快活,让沈如玉的心情都不觉明朗了许多,她当时不引人注目的望着他的背影想,不如就他吧。

    他们能够相遇的时候其实不多,君后显然也不想让他们接触太多,即使偶尔碰上,沈如玉也大多只能远远的看他一眼,更多的时候,只能听见他的声音。

    而他呢,那个时候,正是少年最淘气,玩的最疯的时候,他看起来满心满眼都惦念着君后那里又来了什么好玩有趣的东西,对于别的事情,半分关心都没有。

    如今世人大多崇尚温润如玉,优雅内敛的男子,这般率真骄纵的性格,不知令多少家中有和他同龄未婚女儿的家族闻之色变。

    尚配皇子不论在哪个朝代都是一个悲剧,从此女子再无出仕可能,就算是皇子外嫁,也像是入赘一般窝囊。

    更有一些皇子极为彪悍,娶回家中根本就不是娶夫子,而是抬回了一个祖宗,早晚三炷香的供着,皇子在外搞三搞四,自己却不能把自己喜欢的人纳为侍郎相伴,岂止是苦逼,简直是苦逼。

    以至于等到君后准备给自己的宝贝儿子寻找好人家的时候,才发现满京城的适龄女子全都定好亲了。

    季子卿:“……”

    李瞾很不在乎,甚至显得很高兴。

    十六岁的他对于男欢女爱,风花雪月一点也不感兴趣,比起一般君子们喜欢的弹琴,吹笛,下棋,他更喜欢骑射和剑术——

    粗暴至极!!

    这样的皇子娶回家简直是家门不幸!

    几乎京城里的世家大族们都在心中默默的如此评价,但是沈如玉却怎么看,怎么欢喜。

    她在君后的身边,因为想着和他同在宫中,所以才能露出真心的笑容,因为偶尔能够听见他的声音,听说他新鲜的事迹,所以才不那么抗拒入宫。

    在他所不知道的时候,她的目光曾经为他久久的停留过。

    而她掩饰的太过完美,以至于谁也不曾发现。

    甚至在李瞾的脑海中,他都不记得他们曾经相见过。

    后来,李瞾渐渐长大懂事,当他十七岁的时候,姐姐们的被贬和死亡,以及自己父亲越来越迫不及待的动作,让他仿佛一夜之间成熟了起来,而沈如玉因为一直在君后身边,他才慢慢将视线投注到她的身上。

    但真正让沈如玉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的,还是他十八岁时,她在他手心写下的那个瞾字。

    在那之前他的世界里,从来不曾存在过沈如玉。

    而在那之后,沈如玉的世界里却已经不再存在他的印记了。

    因为君后死后,沈如玉再也不必进宫,也再也不必在宫中寻找自己的感情寄托了。

    喜欢与不喜欢,权利从来都在于她。

    只是……君后,真的重生了吗?

    沈如玉站在门口定定的望着院落中的如琢,怎么也无法将那个冷酷的□□者和这个纤细瘦弱的清秀少女联系起来。

    过了好半晌,她才重新扬起笑容,走了过去。

    当她走到半路的时候,如琢便转过头来发现了她,顿时露出了笑容,“如……阿,阿姐!”

    那笑容含羞带怯,如同清晨带着露水轻轻绽放的白莲。

    如玉就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她下意识的口误一样,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乌金耀辉,你看起来很是喜欢?”

    如琢矜持的抿着嘴唇笑了起来,“嗯!”

    如果她真的是君后重生而来,把这个灿烂明媚的笑容安在记忆中君后那张总是深沉莫测的脸上,沈如玉总觉得十分诡异,更何况,他如今的身体,是和她同父同母,身上流着一样血液的妹妹。

    她压下心中的不适,露出了逗弄妹妹的亲近模样。

    “我原本是觉得,乌金耀辉过于贵气,你还小,可能不大合适,不过,看你这么喜欢,我也放心了。”她拿出手中的泥人,朝着它微微叹了口气,“只是这样看来,我这个礼物,你可能倒是不大喜欢了。”

    如琢的目光在她手中的泥人上微微一顿,露出了迟疑的表情,“这是,捏的我吗?”

    泥人的表情是个大大的笑脸,这是沈如琢几乎从来没有露出过的表情。

    沈如玉温和的将泥人放进她的手中,摸了摸她的头顶,“你之前总是缠绵病榻,如今好不容易好起来了,姐姐希望你能像这个泥人一样,多笑一笑。”

    如琢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她抿紧嘴唇,眼神晦暗的抬起了头来,“……姐姐喜欢这样的笑容吗?”

    “……多笑一笑总是好的。”沈如玉淡淡的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并不接话。

    ……这下,看来又要去找善水楼一趟了。

    除了崔家,王家,连她自己的沈家都要纳入监视范围了吗……

    简直心塞!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好像老天爷看她之前已经悠闲了太久了一样,最近这段时间事情一件跟着一件。

    沈如玉跟沈如琢说了会话后,就准备离开,沈如琢立时便有些不满的皱起眉头,“阿姐又要去哪?”

    沈如玉想起她体内的灵魂或许是君后,就忍不住恶从胆边升,抿着嘴唇面带微笑的去弹她的额头,“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情。”

    看着沈如琢一副呆滞的模样,沈如玉就觉得开心。

    她不打算去见温明,但她得去找找王子君,弄明白温明的信笺上,怎么会有她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