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综合]攻略之神 > 第27章 现实卷:黑子的篮球(七)

第27章 现实卷:黑子的篮球(七)

作者:挖坑不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综合]攻略之神最新章节!

    一年级生对于泽越始这位整天里神出鬼没不说,部活基本不参加的部长意见可大了。

    尤其是当二年级的副部长虹村修造压不住他们的意见时,监督只是给了他一个意见。

    “谁惹出来的事情让谁来处理呗。”

    可惜泽越始摆明了“今生我只对妹妹一个人言听计从”的架势,他这家伙就是到外面溜达一圈,把自己看中的天才少年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想办法先拉到自己的篮子里再说,至于怎么安排他们?

    这些事情自然全丢给了虹村副部长。

    或许在别人看来,有这么一个甩手掌柜似地大爷部长,自己的野心都不但可以任意实现,而且出了问题还有上面的泽越始来顶缸——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最起码赤司征十郎完全无法理解虹村修造干嘛整日里一听到泽越始的“我要和妹妹xxxx(一起去刷日常任务)”翘班借口时,怒火是一天比一天旺盛。

    一直到有一天下午,虹村修造专门跑到三年级的教室前,堵住了正准备拎包走人的泽越始。

    “泽越部长,你稍微尽点自己的职责吧。”

    从部长和副部长的地位来讲也好,从学长和学弟的角度来判断也罢,对于虹村来讲,他都犯了最重要的先后辈的忌讳。

    这也是虹村能说的最严重的话了。

    而被学弟日积月累终于爆发了的不满,泽越始只是拿起自己已经收拾好的书包,招招手,让虹村跟着他走。

    “换个好地方说吧。”

    结果今次的篮球部,部长和副部长一起翘了班。

    白金监督一看规定的时间过了五分钟,果断的更换了今天的计划表。

    在热身运动结束后,一军和二军来场比赛。

    .

    .

    而泽越始则带着虹村熟门熟路的翘了(#哪里不对不对#)部活,带着他去刷自己的妹妹的日常任务了。

    泽越止正和丘比闹别扭死磕呢。

    谁能见到自己当年玩了一把“假(真)死脱身”的前男友,结果现在功成名就不算,还时不时的将自己“深爱着死去的恋人”这幅情圣嘴脸暴|露在各种报道上面——这样子还能淡定的下来的啊?

    丘比再怎么好(huo)言(shang)相(jiao)劝(you)都无法阻止泽越止那暴走的心情。

    她也只有在看到自己救回来的兄长时,才会心平气和一点。

    丘比觉得这果然还是魔法少女太少而魔女太多的缘故,它见到有泽越始这位“接盘侠”出现,立刻果断的丢下泽越止,跑去诱|骗新的小姑娘了。

    泽越止的任务是拯救世界没有错,但是为了维护宇宙的寿命,它也需要地球少女的“倾情赞助”。

    “啊,止,这是虹村,上次学园祭你们还见过来着。”

    泽越始粗略的介绍了一下两人后,就拉着这画风完全不同的一男一女跑去了钓鱼池。

    就是为了给“没工夫跑去江河湖海边上钓鱼,就专门建了个钓鱼池让人模拟场地享受钓鱼乐趣”的有钱佬(闲得发慌级)玩乐的地方。

    缴纳了入场费后,泽越始又租了三支钓鱼竿,然后饵食也不拿,就带着三人去了钓鱼池旁入定。

    虹村完全不知道泽越始在干什么。

    莫非他想玩天朝的那位“直钩钓鱼,愿者上钩”的姜子牙吗?

    ——但是哪来的周武王给他钓上来啊?

    三人沉默着钓了半小时的鱼后,泽越始终于开口讲了正题。

    “虹村,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去年的比赛,无论是全国大赛还是冬季杯都只是差一点,仅仅拿到了亚军吗?”

    “好像是——”

    虹村不知道自己听来的消息真伪程度如何,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说,而且也有其他学校的人确认这一点事实。

    所以他回答了。

    “——好像是,泽越部长两场决赛都没有参加。”

    泽越始就这么坐在白金监督的身旁,看着自己一手组建的球队只差一点点——就输掉了比赛。

    而且还是两次。

    这种距离天堂只差一点点,却从顶端掉下的事情——连续发生了两次。

    “嗯。这可不是好像。是真的。”

    泽越始手握着鱼竿,目光平和的看着水面。

    “哦,我可以告诉你,传闻中我‘当时的身体有问题’啊,‘有苦衷’啊等等这些给我开脱的说法都是无稽之谈。我的身体可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情,而且心理也很健康。”

    心理健康。

    当然的了。

    传闻中,泽越始如果精神不正常,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女孩子偷偷暗恋他了。

    “那么,为什么——”

    虹村惊得猛得一转身,与他中间隔着一个泽越始的止不耐烦的移了移自己的鱼竿。

    “我的鱼都被你吓跑了。”

    她低声抱怨了一句,从随身携带的书包里取出了pfp,戴上耳机,玩起了游戏。

    泽越止根本就是放弃了“钓上鱼”这件事情。

    其实,就他们这种鱼饵都没放的节奏,就算没有虹村这一惊动,这三个人也根本不可能钓上鱼。

    “因为,我上场的话,就不是竞技了。”

    泽越始这么回答了。

    他好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样,这么回答了虹村的疑问。

    “姑且不提竞技这件事情,单就赛事啊,游戏这些事情,都是需要状态处于‘对战的双方没有过大的差距’这样子才能比赛的起来吧?就像是英超上流的顶尖球队和地区业余球队如果放在一起对局,所有人都觉得根本就是一方在欺负另外一方,但其实这还是可以比赛的,差距没有到根本不可能比赛的程度。”

    他抖了抖手上的鱼竿。

    “根本不可能比赛的程度是什么呢?漫画书里的主角和漫画书外看书的人这种程度。”

    .

    .

    与泽越兄妹道别后,虹村直到回到了家中,听到了母亲呼唤他名字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泽越部长说的那番话究竟是什么含义。

    “这家伙……有这么强吗?”

    第二天部活时,补完了昨日欠下的份额以及加倍的练习后,虹村找到了白金监督询问此事。

    “啊,怎么说呢。”

    白金监督示意虹村坐下来,他们两个好好聊一聊泽越始的问题。

    “虹村你比泽越低一届,上一年的很多事情你都不太清楚……虽然和泽越同届的人也没多少人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这些体育社团的监督将那个时候称为‘地狱的春假’。”

    “哈啊?”

    这么一个听上去超级漫画风格——而且还是那种少年系——的名字,怎么看都不像是白金监督能说出来的台词。

    “很漫画吧?嗯,因为确实是只有漫画里才可能发生的超人意料的事情出现了。”

    白金监督回忆了一下当时发生的事情。

    “我说过吧,泽越和我说了一堆的话,最后我答应让他进来试试了,结果三天后当时三年级的篮球部部长就向我递了辞职申请书,同时,泽越始拿来了自己的部长申请书。我当然不会当场答应,不过这个事情太古怪了,所以我去征询了一下其他三年级部员的意见,他们居然对这个转变没有半点的意见。”

    虹村听到这里,就觉得泽越始肯定做了什么。

    当时白金监督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他决定暗中调查了一段时间,可是因为篮球部不能没有部长的缘故,所以在三年级全票通过,二年级唯恐不乱的节奏下,泽越始就成了代理部长。

    然后白金监督还没调查出来个结果,就接二连三的接到了其他运动社团的监督们的投诉电话。

    他们非常重视的正选,居然不断的在这几天内都递交了退部申请书。

    白金监督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些同事要找上自己,结果他跑到篮球场上一看,其他社团的那些正选们,正被泽越始赶着去做基础训练呢。

    泽越始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总之肯定其中有什么花招,居然将其他社团的主力正选们挖到了自己的麾下。

    这回真的是骑虎难下。

    部长对于入部申请书,当然有权利批复同意或者拒绝。

    可让白金监督劝这些正选们回去,他只是稍稍提了这么一点,每一个人都口口声声的“泽越君让我们见到了一个可以自己亲手创造的新世界的可能,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后来白金监督只好让泽越始发誓,再也不许去其他的运动系的社团挖人家的墙角了。

    虹村听到这里已经彻底的傻掉了。

    他以为泽越始将赤司和绿间这两人挖过来,只是见猎心喜罢了。

    尤其是这两人确实是有着极高的、让人心惊的天赋——

    虹村还为自己部长能从文化系的社团里辨别出拥有篮球天赋的眼光而默默的点了个赞呢。

    没想到这家伙根本就是个惯犯!

    而且还是最近从良了,却依然忍不住下手去干一把的惯犯。

    运动系的社团不能挖人所以他就去对文化系的社团下手了吗?

    泽越始你到底让我们篮球部的名声黑到什么地步了啊?

    不过,虽然知道了这么囧然的真相,但是虹村还是想问泽越始说的那句“漫画里外”的话,究竟是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嗯?哦,泽越君很强的哦。不是最强的那种强大,而是无敌的那种类型。”

    白金监督轻描淡写间就回答了虹村的疑问。

    “泽越始就是那种,无论加入到哪一方,都会带来绝对的胜利。就算以一敌众也能毫发无伤的全胜而归——”不过,“只要他认真起来的话。”

    也就是说,现在的泽越始,根本就没有认真起来吗?

    虹村一想到自己的副部长是在oneone时,被泽越始彻彻底底的击溃后获得的认同奖,就觉得当时因为获得了认同就高兴起来的自己,真是太甜(天真)了。

    .

    .

    这边厢虹村小哥刚刚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那边厢,泽越止站在窗前,和丘比讨论着下一个世界的话题。

    【“神大人,你的历史成绩怎么样?”】

    【“当然很好啦。”】

    泽越止不耐烦的回答着丘比的问题。

    她的气可没消呢。

    【“那么,去吧。”】

    丘比耳朵一甩,环住了泽越止的左手手腕,就将她拖下了窗台。

    从底楼的窗口跌到外面的草坪,在旁人眼中也不过是一两秒的事情,可对泽越止而言,在自己落地之前,她还穿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来到了过去的某个时间段。

    .

    .

    【“丘比。”】

    年幼的小姑娘有着一头足以欺骗人性别的金色短发。

    她正是泽越止。

    男装打扮的她,冷静的对着站在自己肩上的丘比发问道。

    【“这是石中剑吧。”】

    【“对哦,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石中剑。神大人不是说了自己历史很好嘛?”】

    【“卧槽!《亚瑟王传奇》这玩儿意不是写来的幻想剧吗?根本没有史料可供支持啊!为什么这是真的?还有你问我历史好不好,我以为你说的是日本不是外国历史啊!”】

    【“那么,神大人。”】

    丘比尾巴一甩。

    【“去拔剑吧。”】

    【“诶?诶诶诶诶——等一下!”】

    泽越止绝望了。

    她指着自己的胸口。

    【“我是亚瑟王?”】

    作者有话要说:#一秒钟拯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