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综合]攻略之神 > 第170章 来自新世界(四)

第170章 来自新世界(四)

作者:挖坑不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综合]攻略之神最新章节!

    见到业魔——

    这种事情谁都没期待过。乐-文-

    不,谁都没想过。

    谁也不期待,谁也不想见到。

    谁也不想——

    变成业魔。

    明知道栖子的判断出错率无限接近于零,可怀抱着半是否定半是绝望的心情,镝木肆星踏进了本来他不可能再踏入的地方。

    完人学校的老师带着过于谄媚的笑容走了过来。

    “我来学校看看教学情况。”

    这一件事情本来是例行公事,一般而言,不可能会出动镝木肆星这种拥有强大咒力的安全顾问。

    毕竟,这是教育委员会的工作。

    因为教育委员会会长鸟饲宏美已经与完人学校打过招呼的缘故,学校的老师也不会因为镝木肆星的前来感到过于的惊讶。

    或许有惊讶的元素在里面。

    但是一方是教育委员会,一方是安全顾问。

    这两方人联起手来……

    谁都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知道的越少越好。

    这是保命的常识。

    于是根据教育委员会的日程安排,镝木肆星一间间教室的走了进去。

    最普通的观察,最正常的交谈。

    见到优秀的学生就会交流一番,见到咒力才能优秀的学生会与之沟通一番。

    这不仅仅是为了隐藏目的的视察,看到小町的未来正在茁壮成长,也会打从心底感到高兴。

    畏惧……

    要说畏惧的话,可能普通的大人会感到畏惧。

    毕竟这些未成年的小孩子,会诞生种种的不幸,种种的遗憾。

    视力上有缺陷的小孩不能留下。

    心理上有缺陷的小孩不能留下。

    这个世界不允许所谓的“知错能改”。

    为什么要犯了错之后才后悔的说要改?

    为什么不能一开始就遵守规定?

    明明千叮万嘱了,不能用咒力干涉另外一个施加咒力的对象。

    为什么一定要在做了之后才后悔?

    如果没有后悔那就更遭。

    不能遵守规定,擅用咒力的小孩更加没有活下来的机会。

    但是也很可惜。

    镝木肆星再一次想到栖子的判断。

    如果是业魔的话……那太可惜了。

    业魔和恶鬼的诞生不同。

    业魔无法控制自己的咒力。

    这是基因上的缺陷,很可惜,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恶鬼……恶鬼是人格上的缺陷。

    两者的问题源头都能追溯到基因上的缺陷,然而结果却截然不同。

    在进入到下一个班内后,镝木肆星看到了班级中的某位红发少女。

    在空中自由飞行的少女。

    稍微……意外了一下。

    和栖子一样的课题啊。

    在心里感叹了一下后,他走向了下一位学生。

    这个班级里有朝比奈富子女士专门抽出来做为特别照顾的“自由放养”的五名学生。

    大家似乎都很期待镝木肆星能和名为青沼瞬的学生见面的场景。

    青沼瞬……

    在两年前……不,或许是更早一些的时候,镝木肆星就听过这个名字了。

    两年前,他也算是认识到了这五个学生到底有多胆大包天。

    欺瞒小町。

    擅自解开封印咒力的催眠。

    抄下自己的真言。

    这些全都是严令禁止的项目。

    结果这五个家伙全都犯了。

    “也算是服了他们了。”

    栖子的感叹还回荡在耳边。

    可就算是镝木肆星也没能料到,他要找的“业魔”居然就在这里。

    就在他的眼前。

    青沼瞬。

    就像是栖子说的那样,镝木肆星一言不发的掉头就走。

    业魔的咒力泄露会对周围造成异化。

    咒力泄露本来不是什么大事。

    人在无意识中就会对周围造成咒力泄露。

    业魔不过是……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内的咒力,让它们不受控制的四溢——最后造成巨大的破坏罢了。

    拥有最强咒力的镝木肆星一旦与之相对,咒力和咒力的相撞会造成什么恶果根本无法想象。

    被镝木肆星拦在家里的栖子,只能一个人翻阅着关于业魔的记录。

    这本记录手册是图书馆的司长渡边瑞穗借给她的。

    希望能找到什么解决的办法。

    然而这并不可能。

    “做不到啊。”

    泽越止合上了手上的记录手册。

    这本册子里面关于业魔的记录,也不过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位叫做湫川泉美的事情。

    居住在黄金乡的某个农场的湫川泉美因为无法控制的咒力泄露而成为了业魔。

    最后选择了吞下由伦理委员会准备的□□自尽。

    二十多年前。

    泽越止回想了一下之前的剧情记录。

    好像那段时间的食物的数量也比以前略有减少。

    似乎是黄金乡的农场出现了大面积的疾病之类的问题。

    没想到当时的问题源头在这里。

    将手上的书册合上之后,刚将这本册子收好,镝木肆星就回来了。

    开门的声音较往常相比略显的粗暴了一点。

    而后,是显得更加慌乱的关门声。

    啊,我就知道。

    栖子抬头看了看屋顶。

    嗯,真是没办法。

    “肆星,”她招呼镝木肆星过来,“吃晚饭之前,先陪我走一走吧。”

    生孩子前要保证适量的运动,晚上出门散散步也是日常的运动量。

    “……”

    栖子叹了口气,伸伸手,招呼对方坐到身边来。

    “所以,”让四星坐到自己的身边后,示意他躺在自己的腿上,“见到业魔了吧。”

    “对。”

    因为栖子也是事件相关人员,所以也能告诉她这些秘密。

    “是青沼瞬。”

    栖子的手停了一下后,才放到了镝木肆星的头发上。

    意外柔顺的头发。

    “真是遗憾啊,”这意味着什么谁都能想得到,“明明是那么优秀的孩子。”

    备受期待的天才偏偏遇到了这种事情。

    “……”

    “对了,还记得吗?应该马上要到值日委员搭档分配的时间了。”

    除非是单数,或者是男女比例有出入的情况,否则值日委员都是以一男一女为一组。

    并且还是自己私下安排。

    “那个时候你来问我要不要搭成一组的时候,我还是挺意外的。”

    啊,这是镝木肆星没想到的事情。

    “你觉得意外吗?”

    “对。”

    “因为,你总是那么一副难以捉摸的样子嘛。”

    “我可没想到会被你这么形容。”

    就算是到了现在,镝木肆星也会被栖子的话惊到。

    “明明你才是那样……”

    镝木肆星没说下去,此刻——栖子的笑容看上去有点危险。

    “刚才说了什么?”

    “不,没什么。”

    人类的动物本能让镝木肆星相当干脆的回避了危险。

    “啊,说起来,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吗?”

    “嗯……”

    “我呢……女孩子的话,不,不管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想叫——”

    她的表情忽然变了。

    被疼痛掩盖了脸上的笑容。

    “肆星……”

    她的手紧紧抓着男人的手臂。

    “痛死我了。”

    在一瞬间的慌乱之后,镝木肆星冷静了下来。

    “医院!我送你去医院!”

    “别傻了。”痛了一阵后,好不容易能有说话余力的栖子死命的掐着男人的手,“先把册子还给渡边司长。记得,那个不能看,一定要亲手交给她才行!”

    “但是!”

    “快点去!”

    对于栖子不可理喻的坚持,镝木肆星做了另外一个决定。

    他将那本记录有业魔的册子带在身边。

    “这样就行了。我送你去医院,之后再将册子给渡边司长送去。”

    “拜托你了——”栖子疼得脸上又是一阵扭曲。“啊啊啊……痛死了!”

    结果,等栖子能够下床去保育室见自己孩子的时候,才听镝木肆星说了业魔事件的后果。

    “是吗?青沼瞬自杀了啊。”

    结果还连带着松风乡都毁掉了。

    整个小町的居民基本上都被大范围的修改了记忆。

    “朽木乡啊……”

    这个名字听上去真是惨痛。

    明明原来是个适合散步的好地方,高大的树木以及独门独户的房屋都很棒。

    实际上松风乡的居民能够被抢救出来的也没几个。

    基本上也没几个小孩能够继续去完人学校上学。

    “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吗?”

    “是的,我想好了。”

    “玉衡。”

    “嗯?”

    “是个好名字对吧?”

    在图书馆当管理员的好处之一,就是能够翻到很多不会有人去借阅,然而也不算是禁止类的书籍。

    “是北斗星的斗柄与斗勺连接处的那颗星星的名字。”

    多么有趣,明明人类的生存状态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结果天上的星星毫无变动的倾向。

    “啊,是个好名字。”

    虽然不符合镝木家的起名传统……不过算了。

    “不过,不是重瞳欸……”说起这一点,栖子的声音就有些降了半度音,“真是有点遗憾。”

    “是这样子吗?”

    所以我才会说你难以捉摸。就这种冷淡的态度,真的是要多努力才能发现你这个人其实不是现在表现出的样子啊。

    “对对。不过,我稍微有点得意欸。”

    “啊?”

    “因为啊,你那么漂亮的眼睛……目前只有我看得到。”

    总觉得,栖子说的话好听的让人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词句。

    但是——

    这就是爱的话,人类与其他生物之间决定性的差异就在此处。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青沼瞬的存在被抹去了。

    但是他的朋友们却因为记忆上的不协调感,挖出了其中隐藏的答案。

    “这种记忆上的精确工作,应该让栖子你来做比较好。”

    因为说这话的是富子女士,朝比奈栖子也不好糊弄过去。

    只能暧昧不清的“啊。”了一声,算是认同了这个说法。

    “日野在精神方面的咒力操作确实是很了不起,但是一晚上要修改几千人的记忆,这种工作压力对我而言也只能靠想象来推测——是相当辛苦的作业呢。”

    “这样子啊。”

    “对的。”富子女士相当和善的看着自己的孙女。

    “那么,需要我去补救吗?”

    “不,这倒不必。”

    情况正好相反。

    表明了一点后,富子女士继续讲了下去。

    “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正好。”

    作为判断渡边早季是否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继任者。

    以及对观察了两年的那几个小孩子的最后的判决。

    要留下?

    还是要剔除?

    “这一次的事件,正好作为结果判定。”

    “那么——”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如果不需要记忆修正的话,我没有能做的事情了。

    “那本关于业魔的册子是你向瑞穗借的吧。”

    “是的。”

    “作为胎教读物,这本书的内容过于刺激了呢。”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不该说这种话,可栖子还是这么回答了。“还好。”

    如果不是这种回答的话,反倒和她的个性不符。

    “我希望有始有终。”

    “嗯。”

    “既然是你提出来的留待观察的结果,就应该由你来收尾吧。”

    “好。”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最后的审核啊。

    看着自己孩子的睡颜,栖子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的表情是什么。

    自己的双亲也是在自己的小时候这么看自己的吗?

    大人对于小孩的恐惧。

    对于成长中的小孩子的恐惧。

    对于他们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的未来报以深刻的恐惧。

    亦或者是——

    如果达不到合格标准的话,就会被清理的恐惧。

    因为是可能会“失去”自己的孩子而恐惧。

    说到底,就是如此的恐怖。

    “那么,接下去要怎么做呢?”

    总之先写计划书,然后打申请。

    富子女士的考试真是恐怖啊。

    还好没当上下任继承人,这还真不是正常人能够干的事情。

    不过因为性格原因而被刷下来的朝比奈栖子,也不见得有多么的平凡。

    “首先是……”

    堡垒永远是从最脆弱的地方被攻破的。

    没有丝毫的恶意。

    纯粹的计划。

    “伊东守。”

    先用不净猫(猫怪的正式名称)去测试一下吧。

    看看他的状况。

    至于他本人的精神状况是否应该被优待?

    这是没有人权的未成年人根本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就连成年人也不会有任何的优待哦。

    要动用不净猫的话,就要得到伦理委员会和教育委员会的双重同意。

    但是两次测试都失败了。

    无论是没有经过确认就直接用咒力攻击身后来袭的阴影,亦或者是丧失了判断力的紊乱的精神状况。

    这个孩子不行了。

    得到了这种结论后,鸟饲宏美也没有说“我早就说了应该……”这种话,而是很干脆的下达了处分的决定。

    问题是,在处分真正到达前,这个家伙已经跑了。

    “啧。晚了一步吗?”

    平日里说话细声细气,也和善可亲的鸟饲宏美,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露出和恶鬼一样的表情。

    那种不屑与不满。

    “在逮回来之前,还有一个坏消息。”

    这是在会议上作为安全顾问的镝木肆星给出的一个事实。

    “渡边早季,秋月真里亚,以及朝比奈觉,同样失踪了。”

    最差的情况。

    “男孩子也就算了!”鸟饲宏美对于这种事情异样的敏感,“连女孩子也失踪了?!不可以!这群小孩子太……”

    她在富子女士的注视下,声音像是突然被掐掉了一样。

    “我去带他们四个回来。”

    栖子站了起来。

    “我去就好。”

    “不,再给12小时的时间。”

    富子女士的优待再一次不合时宜的出现了。

    “12小时内不回来的话,就让不净猫去。”

    这个决定,让渡边瑞穗和杉浦敬的脸色惨白。

    明明是能够左右小町未来的图书馆的司长与小町的村长,偏偏就算是手握这种大权的这对夫妻,也无法阻止对于自己孩子的判决。

    他们两个的第一个孩子因为视力上的缺陷而被处理了,而第二个孩子却几次与“处理”擦肩而过。

    这种精神压力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够负担的。

    拜托了渡边早季。你可要早点回来啊。

    栖子在心里半是叹息的想着这些事情。

    然后,渡边早季回来了。

    然而回来的只有两个人。

    明明是三个人追着一个离家出走的朋友跑出了村,但是回来的却只有两个人。

    “一个女孩子被留在了外面吗?”

    栖子深深叹了口气。

    “真是服了这群小鬼了。”

    没有将真相全部说出来,或许大人也要背起一部分责任。

    可难道这样子就可以违反规定吗?

    泽越止相当不爽的戳了戳站在自己肩膀上的丘比。

    丘比甩了甩尾巴,跳到了她的头上。

    下一秒就被赶下来了。

    丘比看着泽越止。

    那双无机物一样的红眼睛里头没有丝毫的情绪。

    但是却比满怀恶意更加可怕。

    丘比一甩尾巴,绕上泽越止的脖子。

    丘比从来不会承认这种事情的。

    虽然它在安利比点科技侧那边的技能树更糟糕的东西。

    明明在实现少女们许下的愿望时,完成愿望的做法简直和魔法没什么区别。

    简直是挑战人类的下限和理解能力。

    就算泽越止这么说,丘比这种没有感情的物种也不会对此产生什么反感。

    泽越止一把抓住了丘比的耳朵,将这对耳朵一左一右的扯开。

    比起能不能做到,更重要的是麻烦不麻烦。

    这个家伙真的是“世界的恶意”啊。

    如果想要快速打出ding的话,这次应该让栖子将那四个小鬼全部带小町才对。

    要处理也还是早点处理吧。

    但是啊,如果只是打出ding就没意思了吧。

    说不定更加有意思?

    单纯的,就像是每一个游戏玩家一样,不会满足于简单淳朴毫无瑕疵的ding,而是向着充满了商家恶意的ding出发。

    ——毕竟我花了钱啊,不把剧情全打出来多浪费。

    ——毕竟我花了时间啊,不让我多看一点剧情那多浪费。

    本质上来说,泽越止还是最初的那个样子。

    在遇到丘比之后,她想要做出人意料的事情。

    想要自己无聊的人生过得精彩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