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青阳在舞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名动!

第三百八十九章 名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青阳在舞最新章节!

    四院联合举办的纳新试炼在中炎大陆可是有着不小的重量,几乎所有势力都是观望着这场试炼,它将决定着四大院的新生质量,而四大院同时又会为中炎大陆培养出无数的强者,这种正循环,大部分人都是热烈关注着。

    而同时,试炼的结果也是犹如一阵风刮过了整一个中炎大陆,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所有人都是收到这结果,不少人都在感叹这新一代的质量是越来越好,群雄并起的年代,注定是纷乱的开始。

    而这结果之中,一个陌生却又十分耀眼的名字也是映入了中炎大陆所有人的眼中,纳新试炼冠军——青阳。

    中炎大陆里所有的大势力在收到这个消息时,都是震惊无比,青阳,此人是谁,居然打败了妖孽之后杜守炎,夺得冠军?

    几乎所有人都在疯狂地传播着这一个消息,青阳这两个字也一时之间爆火于民间,一时之间,在酒馆,客栈,乃至是平民口中,都是可以听到不少人议论着这个名字,很多人都想知道,这匹奇黑无比的黑马到底是来自哪里,有什么背景。

    但答案却是让得他们更加地诧异了起来,因为这个青阳,居然是没有什么背景,并没有依附任何势力,要勉强说有,那便是他跟商界巨擘夏家有着来往关系,其它的,一片空白。

    而最令人在意的,便是他的来历,他居然是来自南炎大陆!

    南炎大陆是什么地方?在中炎大陆的人看来,南炎大陆那就是个蛮荒之地,那种地方出来的人,居然夺得了冠军,这其中就有着很大的传奇色彩了。

    一时之间,青阳名动中炎。

    巡回拍卖会的总部。

    “呵呵,来自南炎么?有意思。” 一位华贵老者手中把玩着两颗铁球,目光深邃地望着远方。这些年来,巡回拍卖会的声势是越来越弱了,倒是需要让部内的人想一些法子了。

    “告诉那个女人,如果想真正地解救她的姐姐。那么便在一年之内,想办法提高拍卖会的声望,我相信她能做到的。”华贵老者对着一旁的仆人淡淡的道。

    “是!”

    炎都境内,一处高阁,一道艳丽火爆的身影正站在阁台上,黄昏洒落的片片血红落在她那凹凸有致的丰满身子上,更是使她变得娇艳欲滴起来,只是火爆身躯之上,却是有着一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自从她从南炎大陆回来后,她的追求者是越来越多。可是她脸上的喜意却是从未有过,她的目光里似乎总是深藏着一道清瘦的身影,正是那道身影,乱了她长久以来的方寸。

    如今,已经三四年过去了。他也该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了吧。

    “老家伙果然还是太天真了,仅仅是声望根本拯救不了巡回拍卖会,说到底,还是蛀虫太多了。可恶,若不是华佗再造丸根治不了姐姐的病情,我定然不会如此缚手缚脚!”女子的红眸中闪过一丝寒芒。

    “只是,如果老家伙真有办法根治姐姐。那这件事情倒也无妨做一做,只是,眼下这局势,该如何提高巡回拍卖会的声望呢?”女子陷入了思考。

    这时,一名清丽的侍女走了进来,恭敬地道:“小姐。天穹山那边传来消息,纳新试炼已经结束,夺得冠军的人是...”

    话音未完,红眸女子却是自语道,“恩?对了...纳新试炼?四大院?新生?这也许是一个办法!”

    红眸女子惊喜地看了一眼侍女。她如今能想到的也就是这个办法了,不过,得稍微跟这一届的新生多多接触了。

    “小姐,你还在为那件事烦忧么?”侍女显然很贴心,关心地道。

    “是啊,小槐,你说我要是能彻底治好姐姐的病,那就好了,我们就不用一直在这里处于一种尴尬无比的地位了。”红眸女子微微叹道,这几年来,她顶着首席拍卖官的压力,可是煎熬地很啊。

    其中艰辛,也只有贴身侍女小槐知道了,闻言,小槐立即回道:“小姐,小槐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很快来临的。”

    “恩,希望如此吧。对了...你刚才说纳新试炼结束,然后怎么了?”说着,红眸女子随手拿起手中一个杯子,轻轻地喝了一口水。

    “噢,这次的纳新试炼有些不一样,据说夺得试炼冠军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名字好像是叫...青阳。”侍女立即回话。

    “而且...传闻他是来自南炎大陆。”

    哐!

    红眸女子手中的杯子忽然掉落在了地上,发出铛的一声,水花溅了满地,那无数人想要获得的火热娇躯此刻却是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

    “青阳?你居然败给了此人?”炎都境内,杜家深宅内。

    杜守炎站在了房屋内,身上的凌厉之气尽数消失,有的只是一抹平静,对于父亲的惊讶,他不以为然,道:“想尝尝失败的滋味而已。”

    “你没有暴露实力吧?”

    “没有,我想,其它四人也没有。”杜守炎嘴角微微上扬,他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玩了,青阳啊,你可要好好再强一些了。

    ......

    “臭小子,干得不错,没有弱了我的名头,哈哈,这酒不错,有当年的味道。”在一个小酒馆内,一个邋遢的老家伙正翘着二郎腿,喝着黄酒,时不时瞄着外面来往的青春女子,笑眯眯地道。

    店小二看向他的目光里,有着浓浓的厌恶,这种类似叫花子的人最为讨人厌了,可惜又不能赶,好歹他能掏出一点点钱来。

    只是,来来往往的人海,却是没有一个人能看到这个老家伙目光中偶尔闪过的深邃。

    神秘的青域内,那个身材伟岸的男人的目光落在青玉桌案的一张纸张,纸上有着显眼的两个字,青阳。

    在其对面,有着一个苍劲的中年人正负手而立着,他缓缓地道:“主,他夺得了冠军,为何你脸上没有一丝开心的心情呢?”

    “莫要小瞧了那几个小家伙,他们能称为妖孽,实力又岂会单单如此,恐怕是藏拙了。冠军倒是其次,我是怕这冠军的名头迷惑了青阳,这年头最怕的,便是心高气傲了。”那个男人摇了摇头,沉声道。

    “可是,从我的判断上来看,他能有如今的成就,想来应该不会有太多的傲气吧?”中年人继续道。

    “恩,那倒也是。不管怎么说,能凭一己之力走到如今,哈哈...真不愧是我的儿子。”男人想到这,忽然摇头大笑,笑得很酣畅,他很久没这样大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