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乌剑 > 一八六

一八六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乌剑最新章节!

    误会倒未必,只是邵宣也这人耳根子软,不知又听了什么人的话——毕竟我青龙教一再东迁,于他们也是不小的威胁。

    那哥哥你派凌大哥去……是想再去和邵大哥解释解释?

    解释?拓跋孤冷笑。派凌厉去解释,那真是要笑掉人的大牙。先前和盟破裂就是因为苏扶风,凌厉那黑竹会的身份在那些人心里根深蒂固,他怎么可能做那个解释的人。如今也无所谓,反正我的目的也算基本达成,从上一次武林大会到现在的这将尽十个月时间,青龙教已经争取到了,现下在徽州的根基也已差不多扎下。这和盟破裂得只是还稍嫌早了那么一点点,若能在拖上两三个月,到时候先翻脸的可就是你哥哥了。

    哥哥你……你原本就有心……

    谁说不是呢。拓跋孤道。不过邵宣也也不傻。现在既然已是如此,也没必要再想破镜重圆。

    那你让凌大哥——还有许山——干什么去了?

    他们两个——不是想争做先锋么?拓跋孤笑笑。那便让他们做点先锋该做的事情。

    邱广寒又是大惊道,你不会是叫他们去挑衅明月山庄吧?他们……那不是去送死吗?

    拓跋孤哈哈大笑起来道,广寒,你未免太令我失望:你全不了解我拓跋孤是什么样的人?

    我只知道你对自己人一贯都好,从来不会让自己的手下无端端送死的!

    那么你还担心什么?

    邱广寒瞪大眼睛。意思是他们不会有事了?

    你总该知道,我就算要挑衅明月山庄,至少也会先救程方愈出来。

    原……原来你是派他们去救程左使了?可是……那还是很危险啊。

    一点危险都没有的事情,对于两个争左先锋之位的人呢,有什么意义?

    而且各大门派聚集的话,就更……邱广寒越想越是紧张。

    我倒希望他们能赶在那大会之前。拓跋孤道。若真的等到各大门派聚在了明月山庄,他们的机会恐怕就少了。

    那你刚刚派霍右使去布置了什么?

    我叫他加派些人手到各处查探情况,这次接到武林贴要去的不知都有谁。他顿了一顿,道,不过此时我尚未告诉太多人。你也先不要在教内声张,知道么?

    为什么呢?邱广寒道。你不信任自己人么?

    并非不信任,不过此事突然提到这样的事,未免扰乱人心。

    可是既然相信他们,就应当说啊。不然如果各大门派真有什么举动。岂不是落了被动,让大家都没了准备?再者,你让凌大哥、许山去救人,还让霍右使派人去查探消息。固然他们都不说,却惹人猜疑,更人心惶惶呢!

    你是军师?拓跋孤不屑道。什么都不懂,不要多嘴了!

    我只是说个道理——何况你也曾说过教中人手不够的话,要我一起帮忙的。邱广寒说着停顿了一下。忽然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想等苏姐姐回来,然后再决定此事,对不对?如是这样也好。

    拓跋孤没有否认,只是轻轻叹了一口,道,只可惜她至今不回。

    不是说腊月初一便会回来了?

    那只是我当初给她定的最后期限——其实按一般脚程,这个月二十就早该到了。我看——她多半又去了别的什么地方。

    不会。苏姐姐不是这样的人,不会随便去别的地方的吧!

    怪我把日子定得太宽。拓跋孤眉头略微锁起。她是不敢随便去我没交待的地方,但有一个地方,她说不定会去的。顿了一下,他随即又道。但她再是放肆,最后的期限,谅她也不敢违抗。

    邱广寒窃窃地笑,哥哥。说实在的,我忽然有点觉得。离了苏姐姐,你好像好多事都做不了了似的。

    依赖自己的部下,该不算什么坏事?尤其是苏折羽——比起霍新、程方愈之流,更得我些信任。

    哼,真没意思。邱广寒似乎很是不满他这样的回答,可是想了想,又挑不出毛病。

    ------------

    离开楚楚夫妇所在的村落,苏折羽放眼四眺。凛冽的冬风将这黄沙的景象都似凝固了,变成一块一块静态的错觉。

    她骑上马,信步散走。日子还早,既然拓跋孤把期限放得这么宽,似乎也可以稍许松弛一下?

    并不那么擅长沙地行走的马却拿出了十二万分的力气,努力抵抗艰难的气候。我有多久没回大漠了?苏折羽想。一年?——两年。对,随着拓跋孤离开大漠,已经两年。而这大漠深处呢?离开这大漠深处,又是多久了?更久吧?她细数——十年,十一年。十一年了么!她在心里惊呼。对,我二十岁了,九岁时离开的家,我还找得到么?

    她想了许久,似乎始终在摇摆应该选择即刻回去向拓跋孤复命,还是该遵从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偷偷地回一趟家。她从来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多到奢侈。

    她停住,突然一调马头。瞬间万变的大漠,当年她走出来的那条道路早不知被埋在多少层黄沙之下,可是她心里却突然发现自己竟那么执着——想知道当年究竟是因为什么,她才不得不走,也想知道多年以后为什么她的妹妹苏扶风,也会漂泊在中原?

    也许,苏扶风知道一切的答案,只是,她没有问她,她也什么都没来得及说。

    ------------

    拓跋孤料得到她的这种举动;他默许了,所以,宽限她在腊月初一。他知道以苏折羽的自律,甚至仍然可能加紧脚程,以提早几天赶回。然而,十二月终于来临,苏折羽竟杳无音信。

    她难道出事了?邱广寒有这种猜想,却不敢说出来。

    拓跋孤自然决不可能当真去大漠找她,苏折羽显然也不应该误解他的原话。不过拓跋孤还是意料之中的变得易怒。他想如果当初在“如果你十二月初一还不回来”后面添上的那句也是“我就杀了你”,效果会不会好一点?

    不过,便在此日,凌厉与许山的消息却传来了。

    -----------------

    这两人途中一路思索对策——凌厉固然有自信独个闯入明月山庄将人救出来。不过他很明白许山是绝不会容许他一个人夺去功劳的,是以默然未语。两人在途中倒也遇见不少已经接帖前往明月山庄之人。许山心中一动,道,不若我们抢他一帖,混入明月山庄应当容易多了。

    问题是人却不对。凌厉道。

    许山呵呵一笑道。邵宣也认得你。却未必认得我。

    你想一个人去?凌厉故意嘿嘿冷笑。没那么容易。至少你背个箭筒,就不像这边哪个门派的人。

    那你说怎么办!许山略有忿怒。

    我看——不必自己拿帖,挟住一家,跟了进去还倒好些。

    这样是不是有点……太冒险了?

    哪个不是冒险呢。凌厉道。咱们只要过了头一天。后面就不必靠他们。

    许山略一思忖。也好。那么依你看——哪一家比较合适?

    凌厉朝四周看。这个地方算是个交通要道,我们便在此地等着看有哪门哪派经过,趁人少时,挑软柿子捏。他停顿了一下,道。到时候,我动手,你以弓箭掩护我?

    行。许山答应下来。

    又在商量什么坏主意呢?冷不防一个略嫌尖怪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凌厉大吃了一惊方回头去看,一个人已经坐在了他的长凳一侧,那手臂竟也屈上来,就此搭住了他肩膀。两人皆骇,暗道此人是何时在此的,竟毫无所觉。凌厉一怔之下,认出了他来。失声道,卓燕!

    不对不对。那人手指轻轻摆了摆,慢悠悠道,鄙人姓颜,兴汉帮颜知我是也。

    哼。颜知我还是卓燕,难道不是一样?

    颜知我轻轻一笑,凑上来低声道,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

    凌厉和许山对视一眼,斜目瞥了瞥“颜知我”:怎么帮?

    忽然眼前一亮。只见颜知我食中二指之间,赫然夹着一张请帖。

    ---------------------------

    不两日,一行三人的“兴汉帮”便已到了洛阳。凌厉始终深感蹊跷邵宣也为何还会给这来历可疑的兴汉帮“颜知我”发下请帖,但问卓燕,他却只是不说。凌、许二人心下暗道反正进了明月山庄也便与他各图各的,是以并未深究。

    谁料洛阳城中的气氛却不那么对。日子未到,兴汉帮这样的小帮会自然是只能在城中自寻住处,但城中竟也不乏一些江湖上知名门派,亦在酒馆茶肆之中长吁短叹。

    凌厉未敢便露面,卓燕这“颜知我”扮相亦是上一次见了光的,尤其他似乎对这诡异的气氛全不在意,剩下的也便只好是许山的事了。

    许山便向人打听,一问之下才知原来早到的几大门派前去拜会明月山庄时,得知明月山庄竟原来根本未发过这英雄帖——至少并不承认自己发过。但武林中重要人物既已闻讯聚来,明月山庄自也只得临时准备了,招待众人。

    奇怪了。凌厉道。不是他们发的?那是谁——那么好事?

    依我看此事并不简单,把这么多人聚集起来,必有图谋。许山道。

    青龙教这次倒没收到,反而兴汉帮却收到了……凌厉瞥了卓燕一眼。我早便在想这不似邵宣也的做派。

    但程左使之事却想必不假。许山道。无论如何,明日仍需混入山庄才行。若能进得去,现在趁乱,说不定更好得手。

    只不知此刻凭着这张请帖,还能不能进得了山庄。

    想进山庄,又有何难。卓燕诡异地一笑。有本帮主在,嘿嘿……

    卓燕,朱雀洞收到请帖没有?凌厉突然问。

    卓燕还未及回答,突然外面一阵喧哗,只听一人咚咚咚跑了上来,奔去一桌向那为首之人说了几句什么;那人大惊站起道,什么!几乎亦是同一时间,楼下也有人拍桌呼道,竟有此事!只见那桌为首之人手一挥道,走!隔壁一桌便好奇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这问题似乎也不用别人回答了,楼梯上接二连三又跑上来三四个报讯的,向三四个门派的首脑都说了些什么。那几人脸色都是大变,那些没收到报讯的,此时倒不知是喜是忧了。

    凌厉与许山也是心中莫名,却只见卓燕突然站起,向着那些欲待离去的众人道,诸位请留步。

    几个人都回转头来看他。卓燕已经苦着了脸色,口气不无沉痛,道,若在下所料不错,诸位,是否家中出了大事?

    那几人互相看看,一人道,你是何人?

    卓燕抱拳,表情悲愤道,在下“兴汉帮”颜知我,也是在路上接到帮中兄弟传来的消息,说是我们前脚离了兴汉帮,后脚便有人欺上门来,竟将我帮中二十余人不论男女老幼尽皆屠杀——兴汉帮原本人丁就稀,此事说来丢脸,我们一个小小帮派,也不足人挂齿,但颜某既然也接了帖子,进了这洛阳城,如今发生这样的事,便想着要面见明月山庄诸位大侠,好叫武林同道来替我们讨回一个公道——可方才见几位突然也听到什么消息就要走,在下斗胆猜测,是否几位也遭了一样的事情?

    那问话的还未吭声,旁边一名脸色煞紫的汉子道,既然颜帮主如此说了,张某也不隐瞒——不错,方才的确是敝门一位侥幸逃脱的兄弟跑来报说——门中已发生惨事,张某这便要回去看个究竟!

    张大侠请留步!卓燕叫住他道。各位,此番大家都是接帖而来,明月山庄说不是他们发的,倘若的确如此,那么这发帖之人,想必是调虎离山,故意引开我等,好去下此毒手,乃早有预谋。这发帖人如此狠毒,这是要与武林为敌!各位若此刻回去,保不准又落了什么圈套,我看倒不如将错就错,借此机会聚到明月山庄,我看遇事的门派也不在少,大家同心协力,商定一个法子,找出凶手报仇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