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乌剑 > 二五三

二五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乌剑最新章节!

    幸好还是仔细看了看。姜菲的母亲、太湖金针道。她脉搏全无,身体冰冷,但竟有微弱的呼吸。我细看之下,却是中了一种特殊的酷刑。

    简直太残忍了!姜菲忍不住在一边插话道。我倒不晓得有什么理由能让人这样对待一个姑娘家。娘说这东西叫“心脉五针”,是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的酷刑,幸好看了出来,把那针起出,但她人就这样了,娘说是因为身体血液太久不流动,恐怕四肢、心肺都难以为继了,心力不逮,自然失却了神智——她现在,谁都不认得呢!

    苏姑娘现在已好得多了。姜夫人道。她偶尔已能说一两句话,不过有时词不达意——虽说是在慢慢恢复中,不过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最好是让青龙教主看他一看。

    为什么要让青龙教主看?凌厉略感奇怪。

    哦,二位可能有所不知。太湖金针道。“心脉五针”这一酷刑,正是源自青龙教的。

    源自青龙教?凌厉与邵宣也对视一眼。可是对她下手的人难道……是青龙教的人?

    这个我不晓得。姜夫人道。照理说,这种刑罚早便不用了,除了加重受刑者的痛苦之外,这刑罚并不能给施刑者带来什么好处。但一切缘由,我想还是要问过青龙教主才明白吧。

    那好,那我们——带她去见教主。凌厉看了邵宣也一眼道。

    邵宣也亦点了点头。等天亮,便带她过去。

    -------

    山坡上的夜风冷冷,凌厉全无睡意,一个人站在漆黑的树底,默默回想。与苏扶风有关的一切事情,一一浮现,从她一开始的笑靥如花,到那两年的千娇百媚,瞬间离别的伤痛万端。箭伤邱广寒的冷酷无情——他以为自己不会原谅她了,即便是在邱广寒安然无恙之后——却又怎料有一天竟见识她另结新欢的决绝,与朱雀山庄莫名的瓜葛——和现实的,躺在这里面无血色的半死之躯。

    天色在逐渐转亮,凉意却愈发重了。他叹了口气,往那借宿小舍走回,屋门微启。姜菲等人已走出门来。中间那个仍然醒目的、淡红衣色的女子——苏扶风——她也醒了,脸上的神色,只是种不确定。他远远地望见,心中一顿。

    她真的还是那个苏扶风么?目光闪烁的她已不记得任何人——即便她记得,她也早不是每日依依在我身边的苏扶风了。

    你没睡么?姜菲先道。我们带苏姑娘出来透透气,她刚醒。

    苏扶风抬头。也瞧见了他,手臂轻轻一挣,脱开了姜菲的搀扶。她像是轻得没有了重量,一片树叶似地向前飘动过去。

    苏姑娘……?姜菲略略奇怪。

    你……是……凌厉?

    空明的早晨,空洞的声音,却清清楚楚。姜菲像是怔住了,她追上两步去看苏扶风的表情。疑心自己是幻了听——因为一个几日都说不出什么话来,更想不起任何事情的苏扶风。如何会在现在突然开窍?

    凌厉也是微微愕然,只是,他与姜菲一样,看清楚了苏扶风眼中的光芒——虽然迟疑,却又兴奋,虽然胆怯,却又期待——是的。这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明白——凌厉。只有凌厉。这个人,这个名字,早已可在苏扶风整个生命里。只要她还活着,她就不可能忘记。

    此刻的凌厉,真的不知道自己要给自己填充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他只觉酸楚、感动与无奈尽皆涌上,但所做的也只是一笑。向她伸开双臂。

    苏扶风竟也突然露齿一笑,万般甜蜜,什么都不用多想。她跌跌撞撞地冲去,投入他的怀里。

    我认得你的。凌厉听见她说。你叫凌厉。对不对?

    他只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用力抱着她,却说不出一个字来。他不知道她委身于俞瑞的一切前因后果。但此刻,他已不需要知道。

    她……她连自己的名字都已不记得,却还记得你……姜菲眼圈一红,声音也哑了。凌厉,你……你别再辜负她,要好好陪着她,知道么!

    我……

    凌厉迟疑。他还是在迟疑,因为这世上还有一个足以令他迟疑的女人——邱广寒。可是——邱广寒——她早已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吧?与此刻这个为了自己受尽苦楚的苏扶风相比,邱广寒又算什么?

    我会照顾她的。他点点头,去看苏扶风的脸。她脸色苍白而瘦削,像极了一具行尸走肉,可是见到他,那双眼睛都已温柔得弯起。

    你……怎么会弄成这样……他也忍不住怜爱,轻触她的眉梢。

    苏扶风只是低首,摇摇头。我不记得了。她抓紧他的手,仿佛唯恐他从自己身边离开。她们……我不认得……我跟着你走……

    凌厉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斜后里穿来一个轻颤的声音。

    扶风!

    凌厉一怔,回身。这分明是苏折羽的声音。这新婚的教主夫人既然来了,那么拓跋孤自然也在左近。

    他此际倒有点后悔昨晚写了信过去,因为他心里本来已有了个新的打算。

    是谁?苏扶风也茫然回头。

    拓跋教主,你来得正好。姜菲首先道。我娘说……

    话未说完,幸得姜夫人阻住了她。来人果然是拓跋孤与苏折羽——这夫妇两个。

    拓跋孤首先看了一眼凌厉。朱雀山庄的所在,她说了没有?他开口,只是问出这么句话来。

    凌厉一怔。朱雀山庄的所在么……

    是了,苏扶风该是去过朱雀山庄的,找到她原本的目的,是要知晓朱雀山庄的所在;知晓朱雀山庄的所在,是为了找回邱广寒,可是……

    苏姑娘现在身体神智都未复原,你怎么上来就……

    姜菲虽然说话直率,却也对拓跋孤有些顾忌,说了一半,弱了下去。

    拓跋孤也看了眼苏扶风。凌厉早在信中说她情形不妙,他料想并无好转。

    你……不认得我?苏折羽看着这个已躲到凌厉身后的、自己的胞妹,竟也没有了主意。

    好了——教主——凌厉朝拓跋孤看了眼。扶风她现在也记不起什么来,是否——先别多问她了?

    拓跋孤已将苏折羽拉过,向姜夫人道,你便是太湖金针?

    不敢,正是。

    你也没办法么?

    我已尝试过许多办法。姜夫人道。苏姑娘能捡回这条命已是大幸,至于其他的——恕我也无能为力。

    她停顿了一下,见拓跋孤并不说话,想了想,开口道,恕我直言,拓跋教主,苏姑娘这次受伤,恐怕与贵教不无干系。

    怎么说?拓跋孤略略皱眉。

    我曾闻青龙教有一酷刑,称作“心脉五针”,拓跋教主可否知晓?

    心脉五针?拓跋孤似是回想。本座并无听闻。

    教主不知此技?姜夫人反倒惊讶了。

    姜夫人由何得知此术,又有何断定此术与青龙教有关?

    在下自幼研习金针之术,“针法”与“刀法”、“剑法”一样,亦可称是一类兵器之法。“心脉五针”乃针法之一种,若熟知针法之人,当有所耳闻,恰如青龙刀法之于习刀之人一般。这针法出自青龙教,据传乃青龙教常用酷刑之一,虽然从未当真听说谁受过此刑,但原想教主作为青龙教之首,总该知晓才对。

    本座孤陋寡闻,此等旁门之术,殊无才学。拓跋孤冷冷一笑。

    那便麻烦了……姜夫人沉思道。苏姑娘正是为心脉五针所伤,这五针极是厉害,封锁心脉,叫人血液停固,痛苦万端而亡。苏姑娘似乎因为什么机缘,中此针后应已有数日,尚有气息。

    难道他们只是一心要折磨扶风么……?苏折羽似乎打了个寒噤。朱雀山庄的手段——好狠毒!我们……

    她说着,怯怯望了眼拓跋孤。我们……先带她回青龙谷好么?

    教主,夫人,凌厉有个不情之请。。凌厉突地开口

    拓跋孤冷笑了笑。你想带她走?

    凌厉一怔。是……

    你想的倒是不错。拓跋孤哼了一声。不过我告诉你,昨日喜筵失职的账,我尚未与你清算,想就此一走了之,凌厉,你把青龙教当作什么地方?

    教主,我——没这个意思。凌厉道。只是扶风现在只认得我,我想带她到以前我们去过的地方走走,或许她能好一些——或者能起些事情来,回忆起朱雀山庄的所在——并不是要一走了之的意思。

    便算是如此,你也要先与本座回青龙教一趟。拓跋孤道。待到事项处理完毕,你再带她游山玩水不迟。

    凌厉只得点点头,道了声是。

    --------

    却原来,回青龙谷最紧要的事情,是从单疾风身上剜下块肉。

    苏折羽当然是不能见这场面的——与单疾风有关之事,万万不能让她知晓——她亦不想知晓。可就算是凌厉,见到单疾风的样子时,也足足地吃了一惊。

    何止是吃惊。任是谁见到这般场面,又岂会只是吃惊。

    竟然……真的……这样?

    ------

    他不敢相信,一瞬间脊背竟也有些凉。那个被千刀万剐得竟还剩下气息的人,已看不出本来的样貌。那血已流得污了,皮肉将骨头都掩得模模糊糊了。他人不知是清醒着,还是昏死着——凌厉想,他纵然想昏死,只怕也昏死不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