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乌剑 > 二六八

二六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乌剑最新章节!

    邱广寒才沉默了一会儿。

    因为你若要他的一双手,你会立时动手;但你不可能立时取他性命,因为你们都有很多话要问他,所以我至少——能帮他赢点时间,这点时间也许——就可以想出免死之法。

    你就没想过放他走之后有多大的后患?拓跋孤语气终于还是严峻了。你不知道于我们来说会有多大的危险?

    我……没想那么多。邱广寒低声。

    拓跋教主……!苏扶风憋了口气,仍是打断了他。凌厉……真的进了冰川?

    原计划不就是如此。拓跋孤笑得轻描淡写。

    可那时卓燕还在这里,可现在卓燕已经……

    所以我才问你们,你们想过没有,放他走会有怎样的后果!?拓跋孤口气顿厉,众人面面相觑,皆不敢应声。

    他冷笑了一声。你们只知道交情,却不知道还人情是要付出代价的。现在你们只能指望卓燕愿意承这个情,那么凌厉便还有希望。不过凌厉假扮他而去是什么目的、会给他那边的人带来怎样的后果,他是明白人,不可能不知道,他恐怕不会像你们一样本末倒置!

    那你为什么还让凌大哥去呢?既然追上他了,干脆叫他回来好了啊!邱广寒道。

    除此之外,更无别的选择,若此举是让凌厉用性命去赌,也只能赌了。拓跋孤道。我让他进冰川,是想让他找机会对朱雀神君下手,否则他这个昔日金牌杀手、今天的青龙左先锋又有什么用?

    这……这太过危险了!

    哼,没有什么事是不危险的。若然始终畏首畏尾,便始终一无所获。我问你。有没有人真的对朱雀神君出过手?似乎是没有吧?所谓的难以成功也不过是传闻、是自己吓自己罢了。你真的相信一个人可以在任何时候都无懈可击么?只要不是,那么凌厉便该能找到这个机会!退一步说,他若败了,在朱雀神君身边,还有个凌厉最好的帮手不是么?

    ……你是说瞿安?

    他再怎么忌惮朱雀神君。再有任何顾虑,总也比不上自己儿子要紧吧?

    邱广寒咬唇。话虽如此……只恐两个卓燕一出现,他连近朱雀神君的机会都没了。

    是啊,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逼他入冰川?你明知已被卓燕欺骗——你若不追上凌厉,他本也不会去的……

    拓跋孤似是不胜其烦。竟反手一点她喉间,欲封她言语。

    哥哥!邱广寒见状,讶然而呼,但自己无力解穴,看看青龙教诸人,自都不会去拂逆自家教主之意。也只能对苏扶风抱以同情而已。

    却是邵宣也伸掌过来,在苏扶风背上推拿了几下,将她郁气之穴位打开。教主何必如此做法?苏姑娘对于凌厉何等关心,你也该知晓;眼下本是你的做法太过奇怪,试想若换做是尊夫人身遭此险,你又会如何?

    拓跋孤气极反笑。你和苏扶风几个时辰前不还是仇人么?倒是和好得很快!对了,我差点忘了。你们还做过好一段日子夫妻!

    拓跋教主!邵宣也站直。我自能理解苏姑娘,是因为凌厉亦是我好友,如今他孤身涉险,凶多吉少,我也不愿在此坐等。若你是这般态度,我倒想与苏姑娘先走一步去接应。贵教诸位请自便!

    邱广寒听到这里,脑中忽地想起一事。对了。哥哥曾说过,他很爱惜下属的性命的——他该不会是让凌大哥冒险去的,定有了新的安排——他只是不喜欢与人啰嗦、与人解释罢了!

    邵大哥先别冲动。她以手撑地,轻声说了句。凌大哥没事的。

    邵宣也不意她忽然说出这句话来。听她口气肯定,反而狐疑起来。什么意思?他惑然问道。

    我相信哥哥——不会无缘无故地做这样的事情的。邱广寒道。

    当真么……?苏扶风一双眼睛含满了期待。你……早有主意的,是么?

    拓跋孤看见她双目含泪地望着自己,微微皱了皱眉。他忽然想起了苏折羽来。

    他转开身。你若相信凌厉,便不须问我。他停顿了一下。眼下都不准私自行动。待今日入夜,我们便向前进。

    当真么?邵宣也道。这么说,你早已计划好?

    拓跋孤只是不耐。我说今夜,便是今夜。苏扶风、姜菲,你们二人到广寒这边来,我有事与你们说。

    众人虽不解,也只得听他调遣。

    哥哥。邱广寒笑道。你单单把我们三个姑娘家叫起来偷偷说话,可不是一贯做派。

    拓跋孤并未理会她笑嘻嘻的轻嘲,面色却很严峻。

    今天晚上要进冰川,意味着必须要解决一件事。他皱着眉头道。否则的话,即使我们这次能取胜,也是后患无穷。

    是说如何对付冰瘴的事情?苏扶风道。

    拓跋孤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邱广寒也看了她一眼。怪道找我们。我和苏姑娘进过冰川,姜姑娘是医家之后——可是这件事情我们从一开始就在想办法,到现在也没万全之策,现在这么短的时间……

    对于此冰瘴,我始终有个疑问。先前听扶风说,人在冰川之中,对于此毒是半点感觉也没有,只有离开一段时间,方才慢慢发作,对么?

    不错。

    那么你呢?

    我?

    你是纯阴之体,人说百毒不侵,但你百毒不侵的原因,却是由于纯阴体气之强,足以冲走任何蚀体之异状——虽则结局是百毒不侵,但这洗净毒异之过程,却该有所感觉,对么?

    他眼见姜菲欲说话,抬手先将她止住。

    广寒是纯阴之体的事情,我不晓得邵宣也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过眼下我们就事论事,你最好不要在此事上多问。

    姜菲果然闭嘴不言语了。

    话是这么说——只听邱广寒回答。但你一说还真奇怪。冰瘴之毒——我真的毫无感觉。

    不应该吧?常人懵然不觉,你却该是对这等侵体之物感觉最强烈的的。

    但真的没有觉得……

    好,那来问问姜姑娘,据你所知,毒侵入人体。主要有哪几种方式?

    这个……很多啊。姜菲道。有自外伤侵入之毒,自周身要穴侵入之毒,若是专门的用毒师,还会有特别的手法。

    那么冰瘴,依你看是从何处侵入的?

    嗯——这个不是外伤内服,那么要么是呼吸此间空气所致。要么是肌肤接触地气所致,要么是地气侵入周身要穴。

    她又顿了一下。不过依照苏姑娘的症状来看,她在此不算十分之久,毒却也已侵至脏腑之深——一般若是因呼吸而致中毒,不至于这么快周身脏腑皆受此毒;若因发肤之接触,也断不会短时便至至如此之深。

    为何不会?苏扶风道。瞬间毒透内里的药。我见得多了。

    但那是毒药,此间的只是地气。姜菲道。平日里全无所觉的东西,又怎会烈至如此?

    所以你的结论是——此瘴气该是通过周身穴道,侵入了体内?

    姜菲点点头。常人穴道平日都作打开状,纳入瘴气,不足为奇。

    所以……拓跋孤又看了邱广寒一眼。这次你不是将毒净化,而是根本没有被瘴气侵入。所以你一无所觉。

    嗯……有道理。邱广寒道。若它要从穴道侵入身体。倒真的对我没用。但……最大的坏处就是旁人一旦受侵,便及脏腑,我想以我的血解苏姑娘之毒,也已晚了。

    那么就是说,要对付这瘴气,唯一的办法便是不要让它侵入了脏腑——一旦脏腑受损,则再无解救之法,对么?

    这个好办啊,入川之前,大家都将我的血饮下一些。似凌厉这般,那么便不会叫瘴气侵入脏腑。

    但他这一次怕会很辛苦——因为他不像你,他穴道全开,瘴气侵入,身体里你的血必起反应。虽然最终会保他无事,但这过程想必痛苦得很——瘴气无处不在,这痛苦想必他在里面多久便要忍受多久。

    那为什么……为什么还让他去呢?邱广寒终于也忍不住问出来。

    此事容后再说。我们现在先要想个万全之策——若天黑仍想不出来,广寒,你也只好再放一回血——总比中瘴毒要好——只是我希望最好不要。

    邱广寒哦了一声。可是谈何容易啊,入川而不中毒,相当于人与天斗!除非你们人人都会闭穴之法——但那应是很高深的功夫吧?

    自然很高深,若人人都会闭穴,早不用想啦。姜菲道。

    拓跋孤似在沉思。青龙心法在与苏折羽的大礼前,他无论如何无法练至第七层,不过第六层上,倒的的确确有一篇闭穴之心法的。他原本未曾想过这一篇有什么用——因为对敌之中,闭穴等于锁住自己一大半功力无法发挥,只有极少数情况下——例如骗过旁人点穴手法——才有用,只是这等情形于拓跋孤来说全然碰不上,便算碰上了,他穴道之上真气充盈,直接弹开旁人点穴的手亦非难事。

    倒想不到此处却可派上用场。他寻思。但我便算可以,其他人又怎么办?

    说到闭穴,我倒想到样东西。苏扶风道。

    什么?姜菲问。

    心脉五针。

    邱广寒似是吓了一跳。你别再提那东西了,那分明是送死用的——瘴气倒是侵不入心脉了,可是人也活不了啦!苏姑娘,我可不想再看谁像你那次一样,我都要哭啦!

    苏扶风笑了一笑。我不是说要用心脉五针,我是想,心脉五针既然可以有类似的效果,那,有没有相近的其他针法,可以起到闭穴之效,却又不伤及人本身?

    说到针法,两人自然都转向了姜菲。后者似乎是一怔。闭穴的针法……?她摇了摇头。

    拓跋孤却还在看着苏扶风。“心脉五针”让他想起了些青龙教的往事。

    上次你说,“心脉五针”是瞿安对你下的手,是么?他忽然插言。

    哥哥,瞿大哥他——不是要害苏姑……

    我知道。拓跋孤道。我只不过突然好像想起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拓跋孤以手按额。现在脑子里事情太多,我一时之间竟想不明白。他顿一顿。广寒,你帮我理下头绪。

    嗯。

    “心脉五针”,原本是青龙教的酷刑。他说道。

    啊?

    据我所知,从来没有一个人用它来做这样所谓“救人”的事。青龙教掌刑长老是有记载,以往施行“心脉五针”之刑,都是想折磨此人——若想让他死,便施刑后不再理他,他三十六个时辰之后便气绝而亡;若又不想让他死了,便三十六个时辰之内以磁石将针吸出——但也曾有人未熬到这么久,已然死去的例子。

    那……那瞿安为什么要对苏姑娘这么做?我不信他想害人……

    瞿安为什么会“心脉五针”才是谜题。我出来之前曾彻查了几个长老以及青龙教相关人等的家史资料,应该并没有人能将此技外泄。

    若瞿大哥真与青龙教有什么关系,他必也不想让人知道,非到必要也不会用出这“心脉五针”吧?邱广寒道。他一定是想救苏姑娘的,然后,又没别的办法,迫不得已才如此。

    但是我后来又听说,单疾风会如此憎恨于我,便是因为我们家曾对他们家做了极不好的事情,其中一件——是对他哥哥用此“心脉五针”之刑。

    单疾风有哥哥?

    有。他哥哥名叫……

    拓跋孤言及此处,忽然顿住。

    怎么了?他叫什么?

    拓跋孤语声已转为冷冷的。他叫单疾泉。如果你要把“泉”字拆读成两个字,你会拆成什么?

    邱广寒一惊。苏扶风也一惊。

    泉——瞿,安?

    你说——瞿安就是单疾泉?单疾风的哥哥??

    当年他受“心脉五针”之后,被弃于荒野。

    这么说来他非但没死,而且——被俞瑞救走了,还成了黑竹会的金牌杀手。苏扶风道。

    邱广寒脑子里却似乎再转一个很奇妙的念头。这也许——是件值得恭喜的事情。她忽然面带微笑。

    值得恭喜?

    因为这么多波折之后,青龙教的左先锋——仍然是单家的后人。

    拓跋孤略略一怔。

    邱广寒一笑。这就是天意。

    拓跋孤沉默了一忽儿,抬眼道,倒说岔了。方才提到——有无办法可闭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