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186 功夫总算没白费求订阅

186 功夫总算没白费求订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最新章节!

    听到卷毛的回答,费伦马上意识到被他击伤的应该就是洪兵无疑了:“以前你们俩怎么没跟我提过这件事?嗯?”

    费伦的鼻音一出,卷毛和中分冷汗直冒,等了好一阵,中分才鼓起勇气道:“费sir,费老大,我们中了那鬼东西,简直生不如死,你没问的话,我俩哪敢乱说啊?”

    “那还是我的错喽?”费伦的双眼棱了起来。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卷毛和中分连连摆手,生怕费伦又给他们好看。

    费伦不阴不阳地扫了二人一眼,道:“说说洪兵和阿定的性格。”

    “性格?!”

    “对,比如沉稳呐,阴险之类的,再有就是他们的生活习惯,比如喜欢吃肠粉或喝可乐,总之细节,越详细越好,只要是你们能想得起来的,统统告诉我,understand?”

    “明白、明白!”

    一个钟头后,费伦带着两人的口供,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卷毛和中分看着桌上费伦故意遗漏下来的季邴雄死状照片,狂汗不已。

    “卷毛,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中分心有余悸道,“这次我们就不该跟雄哥一起来香江!你看看,现在雄哥连命都搭进去了,我俩这还算好的。”

    “好个屁!”卷毛啐道,“你没看出来吗?我们两个眼下已经被那个恶魔(费伦)控制住了。”

    “控制就控制呗,好死不如赖活着!”中分撇嘴道,“莫非你想像雄哥一样躺地上?”

    重案组办公室。

    “sir,问出什么没有?”

    “根据卷毛和中分的描述,季邴雄仅存的俩手下一个叫洪兵一个叫阿定,都有小偷小摸、爱贪小便宜和赌博的嗜好,并且逢赌必下重注,说明这俩人的侥幸心理极重!”费伦阴鸷道,“而今次染布房的遭遇战纯属偶然事件,我想被击伤额头的洪兵一定会龟缩回季邴雄新安排好的落脚点,也就是说,我们重新标注的这些地方,洪兵必居其一。”说着,他的手已拍在了地图上。

    戴岩兴奋道:“太好了,之前做的分析工作总算没有完全白费,我这就去联系ptu!”

    “慢着!”费伦叫住了戴岩,指着地图上旺角的区域道,“我们今次搜索的重点是弥敦道、窝打老道和亚皆老街这三条干道中间的三角区域。”

    莫婉宁凑到地图前数了数,发现三角区内拢共才只有六个黑点,讶道:“费sir,不会有这么容易吧?”

    费伦笃定道:“容不容易,抓到人你就知道了。”

    “那还有一个叫阿定的了?”

    费伦笑笑,没有说话。

    不得不说,有时候真是很无奈,做了大量铺垫工作总会因为种种原因而成为无用功,干警察这一行更是如此,各式各样的线索就像迷宫,没人知道追根溯源下去到底是死胡同还是解决案子的通路,但又不能不去查,因为查或有一丝希望破案,不查只会让凶手逍遥法外。

    旺角,染布房街。

    费伦和戴莫二人刚带着大队ptu赶到这里,罗超和就闻讯而来。

    罗超和大概三十岁出头的样子,身材高大,相貌方正,不过他此时看向费伦的眼神颇为不爽:“费sir,你带这么大队人到我的管区,有何贵事啊?”

    费伦仿佛没看到他的眼色,淡淡道:“没什么事儿,就是想来复查一下现场,看看有没有可能在下班之前抓到那个被我击伤额头的秃顶疑匪。”

    罗超和闻言,眼睛差点没喷出火来,咬着后槽牙道:“费sir,现在搜捕疑匪的工作上头已经交给了我,奉劝你别查过界!”

    费伦目光倏然转冷,厉瞪着罗超和,寒声道:“但是我的兄弟正躺在医院的icu,只剩下半条命,这笔账我怎么也要讨回来!”

    罗超和被费伦瞪得浑身不自在,竟半天没吭出一个字来。

    费伦懒得理他,向戴岩和莫婉宁打了个眼色,两人随即各领一支ptu小队,按照每人两个落脚点的预定分配方案搜了过去。

    跟着,费伦也带着剩下的ptu扬长而去,气得罗超和差点没摔了手机。

    莫婉宁小队距离要搜的两处“预估”落脚点最近,ptu很快包抄到位,搜过之后,除了抓到两只野鸡之外,什么也没有。

    费伦要搜的两处落脚点也不太远,只是方向与莫婉宁小队正相悖,ptu分两拨迅速扑上去之后,一个点扑了空,另一个点先有几个放风的被制服,最后竟把两帮交易古柯碱的家伙堵在了房内,当场搜出近千万港币的现金和近十公斤的古柯碱。

    得知这一消息,费伦多少有点喜出望外,毕竟有了这一茬,相信不会再有人拿他擅自调动ptu的事情来说三道四。

    “费sir,我这边第一个落脚点扑空,第二个落脚点有异常情况,正在包抄!”戴岩在通讯器里呼叫道。

    “详细描述一下。”

    “我现正在kn55落脚点楼下,据附近居民反映,上面的落脚点在中午时分隐隐有惨叫声传出!”

    “是花卉街康宁楼五楼五号吗?”

    “对对对,就是这个落脚点。”戴岩应道。

    “让ptu包抄到位,屋里的人不可放漏一个,如有持枪反抗,就地击毙。”

    “yes,sir!”

    待费伦赶到康宁楼楼下时,五楼五号传出了乒乒乓乓的驳火之声,接着就听戴岩在通讯器里报告道:“屋里有两个人,我们击毙一人,控制一人,击毙的那人额头上有类似枪伤的痕迹,请过来看看!”

    费伦到了五楼五号,进屋一看,被ptu乱枪打死那人正是染布房街枪战中被他击伤的洪兵,而另一个略微秃顶的家伙被堵着嘴蒙着眼绑在窗户铁架上,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

    “阿定!”费伦学着卷毛的嗓音叫了一声。

    铁架上的秃顶立刻激动地扭动起来,戴岩上去一把摘下塞住他嘴巴的臭袜子,秃顶顿时欣喜地叫道:“卷毛,你怎么从警局里跑出……”说到这,他渐感不对,止住了声音。

    费伦哂笑道:“卷毛好着呢,他摆好了牢饭在等你!”顿了顿,声音转寒道,“押走!”

    总区总部。

    费伦刚一回来就被陈泽昆叫到了办公室。

    “费伦,你到底想干嘛?擅自调动ptu,你到底还想不想升职了?”陈泽昆桌子拍得山响,“还想不想干警察了?”

    费伦一脸的满不在乎,还狡辩道:“我没有擅自调动ptu,这可是大sir你同意过的。”

    陈泽昆愕道:“我同意过的?”旋即声音提高了八度,“我什么时候同意过的?”

    “就今天早上啊,王sir带话说,你和他都会全力支持我(详见182)!”费伦好整以暇道,“我一想,既然你们都全力支持我了,我调一队ptu,搜几处可疑民居总是可以的吧?结果如何,大sir你都看到了,我可没给你丢脸!”

    这话一出,差点没把陈泽昆气得爆血管,他捂着心口朝费伦猛挥手,示意他出去。

    费伦却在临出门前多加了一句:“大sir,其实我就办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您别太激动!”

    “滚——”

    等陈泽昆缓过气来,正在计较怎么解决费伦捅的篓子,没曾想白纪臣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老陈,听说费伦抓到季邴雄团伙的残余份子了?”

    “是!”

    “那这小子可是立了大功啦!”白纪臣兴奋道,“又是击毙季邴雄,又是将其团伙一网打尽,还顺带端掉一个贩毒集团,这功劳大得都可以升警司了。”

    “还警司呢?他个臭小子居然擅、擅自调……”

    “老陈,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儿呢,夏侯那家伙刚就费伦调动ptu的事儿询问过我,我说你那张调令早交给我了,到时候他再来问你,可别说漏嘴。”

    陈泽昆听得一惊,道:“sir,这不合规矩呀!”

    “什么合不合规矩,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是上面的意思,understand?”

    陈泽昆掀眉道:“莫非是一哥的意思?”

    “啪!”白纪臣直接挂了电话,对此问题并没有给予正面回应。

    陈泽昆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极度纳闷,上面?哪个上面?想半天,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禁摇了摇头,随手拿出张调令签了,时间落款为中午一点半,脱蓝那份让秘书存档,原件他亲自送到了隔壁大楼白纪臣的办公室。

    费伦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虽然已快下班了,但他还是开车赶到了警方指定医院的羁押病房。

    “阿定,怎么样?手脚筋都接好了吧?”

    “哼!”

    “说说吧,季邴雄洪兵等人在染布房街跟我们警方枪战的时候,你跑哪儿去了?”

    “哼!”

    “不想说?”费伦嘴角扯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随即从兜里掏出个小型录音机,“给你听点东西,保证你听完之后就想说了!”

    “别唬我,什么东西能让我一听就吐白,我他妈才不信呢!”阿定撇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