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189 诓神棍出马求订阅

189 诓神棍出马求订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最新章节!

    “这个药,你分三次内服,每三天一次!”至玄依足了费伦教的说法,“不过,就算你病情有所好转,也必须在医院待够六六三十六天,否则于你阳寿不利。”这后半句自然是神棍妞借题发挥,随口胡诌的。

    仇兆强对于至玄的话自然深信不疑,忙不迭道:“大师,我都记下了,一定照办!”

    等费伦和至玄走后,仇母八卦道:“强仔,刚才那女的谁啊?顶漂亮的,好像还很关心你,特意送药过来!”

    “妈,你别闹了,那是人家费sir的朋友,能送我药估计也是看在费sir的面子上。”

    仇母闻言多少有些失望,道:“对了,她送的究竟什么药啊?你现在重伤之中,可不能乱吃药!”说着就想去拿仇兆强手中的乌玉再造膏。

    仇兆强哪里肯给,紧攥手中道:“妈,你是不知道,刚才那位可是真正的大师,我受枪伤的早上碰见她了,她看在费sir的面子上给我批了几个字,说我有血光之灾,结果我还真就出事了。”

    仇母将信将疑道:“这么准?”

    “可不!”仇兆强叹道,“本来费sir叫我去取车的,结果我脑子一热,硬追着费sir和同事们去了,正撞在枪口上。”

    “既然费sir都去了,你干嘛还那么拼命呐?”仇母埋怨道。

    “正因为费sir都去了,我才必须去。”仇兆强正色道,“当头儿的都冲了,我们这些做下属的能不跟上嘛!除非我不干这警察了。”

    仇母听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本想劝仇兆强辞职不干或转做文职,但想想葬在浩园的老公,又开不了这口。

    “去哪?”

    “黄大仙!”至玄头也不抬,专注在刚买来的《天龙八部》上。

    阿斯顿马丁拐上窝打老道,驰往龙翔道方向。至玄倏然娇躯一震,显然是在书中找到了有关生死符的描述。

    “怎么样?中了生死符很荣幸吧?”费伦谑道。

    至玄瞪他一眼,把书扔过来道:“我不管,你必须得帮我解除生死符。”

    费伦耸肩道:“生死符没有解药啊!”

    “少唬我,生死符是没解药,但书上说了,施符的人可以解。”

    费伦随手拿起《天龙八部》,抖了几抖,哂笑道:“我滴神额,小说上讲的你也信?果然不愧是神棍。”

    至玄也不说话,直接掂起驾驶台上的一枚五块硬币掰成了两半,道:“内家玄功我也会,只是没你那么强罢了。你到底如何才肯解掉我的生死符,明说吧!”

    这下,费伦脸上的笑容旋然消失,淡淡道:“很简单,为我服务三年,如果我满意的话,自会为你解除生死符。”

    至玄闻言一愣,跟着愤慨之色溢于言表,道:“哼哼,如果你满意,你要是不满意呢?是不是就不会为我解这生死符了?”

    “你是神棍嘛,客人都不满意,怎么付报酬?”

    “你……是你施符在我身上,解符怎么能算报酬?”饶是至玄养气功夫一流,也差点没气炸肺。

    费伦直感好笑,反问道:“不然呢?不然你这条砧板上的美人鱼想怎样?”

    至玄一听,瞬间泄气,眼下费伦是刀俎她是鱼肉,还真没地儿说理,只能弱弱地问道:“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不是你呢?”费伦满脸的戏谑,“谁叫你挂了个神棍的名头,并且还真有点神,能批中我同事的运程……这样一来,有些我不方便出面的事,你出面倒挺合适的。”

    至玄若有所悟道:“比如呢?”

    费伦手腕一翻,掌中出现一根食指那么长短粗细的透明玻璃管,里面装满了黄金脑髓,道:“像这种东西,你出面收集就比我方便。”

    至玄美眸放光,死盯着那管黄金脑髓。费伦见状随手抛过,至玄手忙脚乱地接下,看向费伦的目光尽是疑惑。

    “为我当牛做马,一年一管这个东西,可好?”

    “好啊!”至玄一口应下,又试着得寸进尺道,“有了这样高的报酬,我十万个愿意为你做事儿,生死符就不必了吧?”

    费伦哂道:“生死符只是保险而已,我之前的压制能管半个月,只要你按时向我报到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不然生死两难的滋味如何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至玄听到这,娇躯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求什么。

    费伦见状,拍了拍她的香肩,道:“放心,只要你诚心为我办事,好处少不了你的。”顿了顿又道,“往后半个月,你就帮我打听打听,看看东南亚这一带有什么地方在进行古怪玩意的拍卖或交易,东西越古怪,玩意越特异,我就越有兴趣,如果有类似你手上黄金脑髓的物品,我就更有兴趣了。”

    至玄默默点头,已然明白了费伦的打算。

    晚上,费伦去了沙湾,例行修炼之后,和古精灵还有妮露在泳池里玩起了一皇二后,直到两女都精疲力尽,费伦才命惠子她们将二女抬回房间休息。

    翌日一大早,费伦还在车上,就被白纪臣一个电话叫到了他办公室。

    “阿伦,听说你推荐了你们重案组的戴岩去考员佐级警员的升级试?”

    费伦扫了眼白纪臣脸上的戏谑,答道:“是有这么回事。”

    白纪臣闻言点了点头,板着脸道:“我得承认,戴岩这个警员的功劳足可以升见习督察了,但他曾经有过不良记录,你不知道吗?”

    费伦道:“这点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没想让他升职成为见习督察,只是想让他跨越一小步,由警长变为警署警长而已!”其实他还有半截话没说,如果戴岩一旦成为见习督察,可不会像费伦这样受到谢爆妞老爸谢季泉的特殊照顾,铁定依足规矩,调去别的地方担任小队指挥官。

    更糟糕的是,三年之后,要是戴岩无法通过升级试,照样会被降回原级,也就是现在的警长衔。相对的,若升为警署警长后,只要没犯大错,是不会被降职的。

    白纪臣意味深长地瞟了费伦一眼,道:“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遴选委员会那边未必能通过你的建议。”

    听到这话,费伦哪还不知道白纪臣想跟自己讲条件,可他偏偏不提这茬,只是道:“白sir,你这么早叫我过来,不会就是想跟我谈戴岩升级的事儿吧?”

    “这当然不是重点!”白纪臣摊手道,“我想说的是,你昨天的那些反恐建议我已经都跟叶太和一哥聊过了,虽然没有书面的报告,但他们依然相当重视,并下决心一定要建立起完善的反恐机制,不过鉴于目前的经费问题,只能暂时先组建临时的应急小组来处理相关事务,而组长人选非你莫属。”

    先提戴岩的事,再点出组长人选,这就是在“交换”了。费伦自然清楚,不过他的脸却沉了下来:“白sir,我已经说过了,临时编制无法反恐,这样一个临时组长恕我不能胜任。”

    白纪臣挑了挑眉,道:“如果有正式编制呢?”

    “多少个正式编制?”费伦反问。

    “五个!”

    费伦否道:“不够,至少得九个,职级不重要,但待遇必须是警长级的。”

    白纪臣眉头大皱,道:“这恐怕不好办呐!再说了,你要这么多人来干嘛?”

    “如果只有九个编制的话,连我都不能算在内。”费伦撇嘴道,“这还多吗?”

    白纪臣吃了一惊,道:“看来你是早有想法,能跟我说说嘛?”

    “没什么不可以讲的,这九个人只是一个情报窃听分析小组,他们必须三班倒,24小时工作,其工作过程会相当的枯燥。”费伦直言不讳道,“你说,如果没点高待遇,谁愿意来?”

    白纪臣又吃了一惊:“什么?窃听?”

    “放心,如果由我来领导这个小组的话,合署内部我们是不会窃听的。”费伦淡淡道,“如果窃听这个事上头不同意,那即使这个小组是四十人的正式编制也毫无意义。”

    “这……”对于如此重大的问题,显然连白纪臣这个行动副处长也做不了主,“关于这个问题,我得跟叶太和一哥请示一下。”

    “那我先去忙了,等有了结果再说!”费伦说完就想走。

    “诶~~你别走、别走!”白纪臣叫住他道,“关于窃听的事,我可解释不清楚,你得自己跟叶太和一哥解释。”

    费伦一听就囧了,看来又得大费唇舌了。

    很快,一个三方电话会议就形成了,费伦向两位大佬解释了窃听的重要性后,叶太和一哥都沉默了下去。

    好半天,叶太才道:“费督察,这种窃听非常必要么?”

    “自然很有必要,因为我们不是美国,有庞大的情报系统,所以必须自己收集相关情报和危险信息。”费伦侃侃而谈道,“我假定相关的危险只来自于外部,所以对合署的监听是不必要的。”事实上并非不必要,但这一块涉及的东西实在太多,连叶刘姝怡也没法把控,所以费伦不想掺和进去。

    叶太又沉默了一阵,才道:“费督察,就算只对公众场所进行监听,这个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得了主的,因此我没法立刻答复你。不过你是否可以就应急小组的架构写一份报告递交上来?”

    “这个自然没问题!”(。)